我就是不想写一个标题让你们知道内容是什么

住进租房的第三天,我宅在房间里一整天,看了四五部电影以及电视剧的结局。看着看着我产生了一种“原来世界上被讨论的东西还是有局限性”的意识。

例如我前段时间看了一部美剧《西部世界》,编剧用建构宏观世界的方式来讲述或者说讨论一个很长时间被讨论得有点老掉牙的问题——关于人工智能的自我意识(觉醒)与伦理道德问题,今天我也很偶然地点开了斯皮尔伯格的最新电影《头号玩家》,关于我对这部电影的感受大概可以另起一篇了,回到主题的话,我觉得这部电影与《西部世界》在框架上不能说存在着异曲同工之嫌,而是有着同曲异工之差。

如果你没有看过这两部作品,当然我猜测没看过《西部世界》的占多数,所以我引用百度百科上的介绍:

“该剧讲述了由一座巨型高科技以西部世界为主题的成人乐园,提供给游客杀戮与性欲的满足,随着接待员有了自主意识和思维,他们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本质,进而觉醒并反抗人类的故事。”

而《头号玩家》讲述了一个现实生活中无所寄托、沉迷游戏的大男孩,凭着对虚拟游戏设计者的深入剖析,历经磨难,找到隐藏在关卡里的三把钥匙,成功通关游戏,并且还收获了网恋女友的故事。

尽管西部世界讲述的是成人乐园里面机器人(接待员)与人类之间矛盾,而头号玩家里的游戏世界则是真实玩家的通过vi进行的虚拟对抗,通过不同的故事讲述,两部作品的编剧都在影响里不停地重复着告诉着观众:

“what’s the reality?”

影片价值观的输送,头号玩家非常“正确”地告诉大屏幕前的观众,游戏很好,但不要过度沉迷喔。影片拍得不错,但是这个价值观的输送让我想起了初高中读书时,父母亲总期望自己的子女玩得好,学得好————bullshit。

西部世界让“不真实”的机器人寻找真实,而“真实”的人陷入不真实的陷阱,整部电视剧通过机器人(接待员)不同的故事线让我们更多地站在机器人这一边,更消极地担忧人类暴行,思考着人工智能未来、认识人类本质。

其实引导了这么久,我就是想讨论一下我思考中的人工智能。

首先,什么是人工智能?

概念之所以可以被讨论就是因为定义的角度、宽度、广度等等都有所不同,比如引用维基百科上对人工智能的定义——

“人工智能(英语:artificial intelligence,缩写为AI)亦称机器智能,指由人制造出来的机器所表现出来的智能。通常人工智能是指通过普通计算机程序的手段实现的人类智能技术。该词也指出研究这样的智能系统是否能够实现,以及如何实现科学领域。同时如此,人类的数量开始收敛及功能逐渐被其取代。”

昨天凑巧也看了李开复在人工智能讲座上对其的定义,如果同意并套用其的定义,那么人工智能大概存在实体与非实体两种,尽管前者也是后者的一种外在表现,我很早之前看过一部关于黑客的日剧,里面的黑客大概通过插上内部电源就可以进行网络入侵的活动,复仇者联盟第二部里的奥创,这些似乎都属于非实体性。那么在人类现代工业文明下,人工智能是无所不在的。维基百科定义的最后一句余韵悠长——“人类数量开始收敛及功能逐渐被其取代。”,之前看报道,中国的人口红利正在慢慢消失,我们的发展将会因此受阻,甚至可能功亏一篑,所以我们干嘛要拒绝人工智能,它就像你不想生小孩,不想为了社会制造劳动力这个想法或者行为提供的安慰,安慰着你“不要怕,还有我们,你们爱生就生,不生拉到。”

在影视作品里,我们更爱讨论实体性的人工智能,更简单地说机器人、人造人,这个讨论让我思考了几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为什么我们有繁殖的能力,但我们还要去造出与人类相似的机器“人”?如果只是为了单纯的机械式工作等,我们有必要设计成人形吗?关于这一点,我在上一篇介绍动物科普类书籍时就有捎带提到,人类非常爱“拟人”,动物我们喜欢将其拟人化,植物我们喜欢将其拟人化,甚至太阳、月亮、宇宙,我们都可以将其想象成(或许真实地看待)为爷爷、姐姐,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看待狗、猪、猴等等常见的动物也是从映射人性的角度,比如狗的通常印象,每一个似乎在说狗,其实都暗指人,猪、牛、猴等等亦然。“拟人”这一人类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的古怪癖好与那些恋脚癖的区别大概只有社会群体规模的区别吧。

对此我的古怪想法:

1.可能说到底人类还是一个高高在上、极其排外的种群。

2.可能说到底人口就算爆炸增长,人类依然永远孤独。

第二件事情,是为什么我们热爱给机器人想象地赋予自我觉醒的能力,并且极大可能地想象着给人类带来的恶果?李开复在其人工智能的讲座上强调人工智能不可能有感情,不会懂得爱,不懂得幽默,我们人类在文学艺术领域依然会是无可取代的,尽管如此,我们依然热爱去想象机器人们懂得了爱、懂得了一系列人类的抽象大脑活动,我们似乎害怕又冥冥中期待机器人像终结者一样来终结人类,我们虽然千百次地清楚地认识到我们正在制造恶果,但是我们从来不停步,是人类对自己的信心爆棚了吗?或许有吧,但也或许人类从诞生起就有自我毁灭的基因深深印刻在我们的双螺旋结构上,我们是否期待着有一天人类的灭绝?

第三件事情,这或许是一个解释,也是一个启迪,我们究竟是上帝还是亚当?

这是我前几天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乱写的,我对上面说的任何一个字都不负有任何责任。

我发现知乎上我的问题竟然都有人在讨论,但没有人给出答案。

不幸又要听我叨逼完的有缘人们,睡个好觉。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716G0LP1K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