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思乱想、想入非非……这才是人类不被人工智能“啪啪打脸”的技能?

最近,美剧《西部世界》第二季正式完结,围绕人工智能“复制自我”的探索也再次引发关注。

虽然目前为止,类似“西部世界”那样的主题公园还是遥不可及的幻想,但毫无疑问,人工智能已经渗入我们的工作和生活,给人类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带来巨大影响。

围绕它的讨论也有很多,其中有两种极端的观点:

一种观点是,人工智能肯定取代人的智能。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甚至做出大胆预测:2045年左右,人工智能将来到一个“奇点”,跨越这个临界点,人工智能将超越人类智慧,人们需要重新审视自己与机器的关系。

另一种观点是,人工智能很危险,大家一定要小心。今年刚刚去世的著名物理学家霍金就持有这样的观点:人工智能具有深度学习的能力,甚至有自己设计繁殖的能力,会给人类带来危险。

基于上述两种观点,产生了许多追问:人工智能到底能不能超越“人有智能”?人类到底有什么东西是人工智能没有的?

本期《海上畅谈》,复旦大学顾晓鸣教授和你说说《孕育和超越科技的“人有智能”》。

顾晓鸣 |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担任上海市信息化专业委员会委员、上海群众文化学会副会长和上海电影评论学会副会长等职。主编《中国的智慧》、《世界的智慧》、《犹太文化》等丛书。

1

有历史的人是人工智能无法逾越的坎儿

有一个坎儿,机器人永远不能跨过去。那就是机器人没有历史。

人的很多经历和体验都凝固在历史中。在人的成长过程中,交往过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影响你的价值和意义。

我们知道有个词叫“存在”,英文是being 。中国人既是自然人,也是有几千年历史的一个“存在”;每个具体的中国人都是不同的在各自历史中长成的“存在”。

在我看来,历史是人类有目的、有理智的预测、策划的行动本身,是与出其不意、层出不穷的实际事件之间最复杂又最具启发性的写照和分析。未来的事件不可捉摸,新的历史产生,正是越来越多的人可以通过规划和行动介入历史的结果。

因此,要理解和预见未来,一定要换一种角度回视历史。这是一种指向未来的历史学,我将之称为“逆向历史学”。“逆向历史学”有助于揭示未来,指明处在每个历史当口的人们曾如何、今日又该如何预见机遇,把握未来。

今天的人们看上去似乎是自己作出决策,但在一定程度上只是其民族的个人的过往经验和基因的显现。

这样的“历史”是“人有智能”创造出来的,人工智能是很难模仿和超越的。这就是“人有智能”的第一要义:

人是具有创造和记忆历史的、传宗接代的生物,由此形成的智能本质上为不同时代不同民族及其人群阶层等所决定;又在有目的的历史活动中形成自己的新的存在及其智能。

2

“猜想”是“人有智能”无可替代的禀赋

科学发展是从猜想开始的。如果你不猜想,意味着你不可能有发现;如果你只是不断地进行实验证明定理,不过就是在原来的地方走人家走过的路。

所以,我们现在不妨也多一些“想入非非”,这将是今后人工智能和“人有智能”竞争的最重要的一环。

这是人有智能的第二要义:

以“无中生有莫名其妙”的思路思考探索科学和生活的难题和悖论的解决方案,是人有的天然智能,是人发明人工智能的智能,即使有了人工智能,要破解层出不穷的矛盾悖论和“黑天鹅”,还得靠“人有智能”。

为什么我推崇奇思异想、胡思乱想?因为这里藏着“种子”。

机器是按照程序设定来行事,而人类具有机器所没有的胡思乱想的能力。就文学艺术而言,现在所谓的“二次元”设计,当中重要的一点就是幻想,即奇思异想。

霍金是著名的物理学家,但在我看来,他也是特殊的胡思乱想的人。他有些想法在一般人看来非常荒诞,甚至有人认为他只是科幻小说家,但他的胡思乱想能够启发人在宇宙学中发现实验和观察未能发现的东西,激励人们在数学上开辟新的路径。诺贝尔奖得主其实是把前人的“胡思乱想”用实验证明了,变成了可使用的理论。

当然,不能为了猜想而猜想,否则就变成了空想,关键还在于你是被动接受安排还是主动创造未来。就像学习一样,你不能被动接受,只有选择主动创造,才能把个人真正的才华、才能和潜力给激发出来。

通俗地讲,“人有智能”是一种文化智能。而文化,如民族文化及其音乐绘画、文学戏剧、语言文字等各不相同甚至难以同化,因此就有与普适性的人工智能不一样的禀赋和特质,且无法为其所替代。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723A1E0N5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