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中美欧逐鹿,谁笑到最后?

曾大江认为工业化必然质变为信息化,信息化的必然质变为智能化,智能化必然质变为超脑化,超脑化必然质变为网脑化,网脑化必然质变为星际化,星际化必然质变为天体化,天体化必然质变为星系化,星系化必然质变为宇宙化。工业化(1765~1945)→信息化(1945~2016)→智能化(2016~2035)→超脑化(2035~2050)→网脑化(2050~2070)→星际化(2070~2100)→天体化(2100~2300)→星系化(2300~2500)→宇宙化(2500~)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必然。人工智能的终点是超越人脑的超人脑智慧结构,即超人脑智慧结构的发明是超脑化的起点。曾大江认为谁最先发明超人脑智慧结构,谁就夺得人工智能竞赛的冠军。中国可以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利用超级计算机和人工智能技术在全力破解人脑之谜的过程中,大力发展类脑计算机、人工智能芯片、量子计算机和量子通信,全力推动中国的信息化、智能化和量子化,最后破解人脑之谜,集人脑、经典电子计算机、类脑计算机和人工智能技术之大成发明第一代超人脑智慧结构,进而集人脑、经典电子计算机、类脑计算机和量子计算机之大成发明第二代超人脑智慧结构,使中国继四大发明之后,在人类文明最核心的科学技术上再次大幅领先于世界。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803G1WQHJ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