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了关于枪伤的不可靠数据——然而人们仍旧在使用

编译 / 陈静惟

作者 / Sean Campbell,Daniel Nass和Mai Nguyen

制图 / Ella Koeze

照片来源于FIVETHIRTYEIGHT / GETTY IMAGES

不论对于记者、研究人员,还是公众来说,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是美国人健康以及预计有多少人受到了枪杀或者枪支的伤害等信息的权威来源。然而,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最新数据却显示了令人担忧的趋势:在2015-2016年期间,受枪械非致命伤害的美国人数量增加了37%,该数据从大约85000上升到超过11600。而这是15年以来单年度的最大增幅。

表明受到枪伤有众多标准,其中表明枪支伤害的数据由标有星号的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数据构成。但根据该机构自己的标准来说,他们亦将这些数据视为“不稳定且可能不可靠”的数据。实际上,在2016年,该机构对于枪支伤害数的估计,相较于其他类型的伤害而言,非常地不准确。甚至该机构对于BB类型枪伤的估计也比实际受到枪支伤害的美国人数更为可靠。

由FiveThirtyEight和一家非营利性新闻机构The Trace进行的一项分析显示,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关于非致命枪伤数稳定增加的报告与我们发现的下降趋势不一致。我们的数据来源于多个独立公共卫生数据库和刑事司法数据库。这使人们怀疑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数据以及根据这些数据而提出的随时间变化而变化的现实情况,即受到枪伤的美国人数量。

一名美国疾控中心的发言人表示,数据的“样本和估计方法是合适的”,他对此是有信心的。在邮件采访中,他就关于问题清单和分析备忘录的问题进行了回答。

美国疾控中心想获取枪伤数量的相关数据,采用了消费者食品安全委员会收集的数据。我们向委员会询问,关于为何一年内就增加了31000起的枪伤,一位发言人说:“虽然从直观来说,2015-2016年与枪械相关的攻击数量似乎长得很多,但实际上,在统计上并没有显著差异存在。”

十几名公共卫生领域的研究人员对The Trace和Five ThirtyEight的分析进行了评估,他们认为美国疾控中心的枪支伤害数据并不准确,这一数据将影响人们、国家政策制定者对枪支暴力的理解。

哈佛伤害控制研究中心主任大卫·海门威说:“人们不应相信美国疾控中心对于非致命枪伤的估计。”

但已经有众多研究人员相信这些数据,并进行了引用。自2010年以来,至少有50篇学术文章引用了美国疾控中心对于枪伤数的估计。例如,去年在美国流行病学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该论文使用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论文的结论是存在“隐藏的由枪支/火器伤害导致的流行病”的可能。

“对于我们这些正在进行此类研究的人来说,这是令人不安的,”非营利性研究机构兰德公司的研究员普里西利亚·亨特说。“美国疾控中心,人们普遍认为它们是可靠的,并且它发布的都是具有良好质量的数据。”

亨特自己引用了她去年发表的政策文件中的估值。她说:“对于那些使用它的人来说,感觉就像是一个难题。”

研究人员经常引用美国疾控中心数据的原因在于,数据能够通过美国疾控中心基于网络的伤害统计查询和报告系统或者WISQARS轻松地进行在线访问。估计不确定性的度量也可以通过系统获得,但默认情况下,它们是隐藏不可见的。

密歇根大学教授克里斯汀·摩尔最近在精算贸易出版物的一篇文章中,引用了美国疾控中心的关于枪伤评估的数据。他惊讶地发现,其他数据来源显示的趋势与疾控中心数据显示出的趋势相反。

她说:“WISQARS非常好,您可以去那里做自己的查询,你可以自己提取数据,它背后有美国疾控中心(CDC)的名称,这使它看起来如此官方。”

The Trace和FiveThirtyEight使用了卫生与人类服务部卫生保健研究和质量机构的另外两组数据,以此与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进行了对比,对10种类型的伤害进行了比较,其中2种包括了枪伤。

为了避免因使用不同的估值方法而导致的误差,我们比较了每个数据集中趋势的方式,而不是估算数据本身。

如果各个数据集都准确地测量了相同的潜在对象,那么趋势应该是相似的。而一旦出现趋势线的方向不一致,或者斜率出现较大的差异,这就表明其中一个数据集可能采用了不恰当的、有缺陷的数据收集及评估的方法。

在这10种伤害中,7种类型的伤害的数据集反映了类似的趋势。而3种类型的伤害,即枪击、溺水和割伤,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集与其他数据集之间存在显著的差异,而枪伤的数据集显示出的差异最大。

联邦调查局和司法统计局也收集数据,这些数据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评估美国疾控中心的估算是否准确的方法。联邦调查局追踪枪支犯罪,但并不包括具体伤害的数据,司法统计局(BJS)则通过调查犯罪中的受害者来追踪枪伤。这些数据库并不包含枪伤的其他来源,例如事故或者自杀未遂。但这些数据库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比较疾控中心数据的框架。这些数据显示了2015-2016年枪支伤害和枪支犯罪率的上升——你可以通过查看下图中每个面板上最右边的两个点来查看这一点——这和美国疾控中心显示的相似。但在多年趋势这里,却与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有显著不同。

在看到美国疾控中心数据与其他数据的比较之后,美国疾控中心国家伤害预防和控制中心前主任琳达·德古蒂斯质疑美国疾控中心在估算全国枪伤数量的模型是否可靠。

她说:“我不知道最后一次有人查看方法论是距现在有多长时间了。联邦机构应该比较一些可用的数据集,用此来评估其估算的结果,思考一下为什么会看到这些差异。”

消费者产品安全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样本的设计“需要更复杂的计算来检测随时间的变化”,而不是通过Trace和FiveThirtyEight的分析来向我们展示这一点。但是,通过WISQARS无法获得进行更复杂计算的数据和信息。

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用于产生非致命伤害估计的数据来源可能是唯一不适合追踪枪伤的。 与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自身的死亡证明数据来计算的该机构的致命伤害数量不同,其对非致命性伤害的估计来自对医院的调查,称为国家电子伤害监视系统,或NEISS。该数据库由消费者产品安全委员会维护,最初创建的目的是跟踪与消费者产品相关的伤害。 伤害信息来自医院样本,旨在涵盖所有国家医院的横断面:大小城市,城市和农村。

NEISS有几个缺点直接限制了它准确量化枪伤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它的样本量大小:数据库从美国约100家医院的样本中收集记录,每年从医院获取样本并更换时,这些记录可能每年略有不同。在这100家医院中,仅有66家——不到美国所有医院的2% ,用于收集包括枪伤在内的其他数据。(相比之下,医疗保健研究和质量机构制作的急诊室伤害数据库调查了近1,000家医院。)

更重要的是,医院选择过程未考虑到伤害的区域差异。对于许多常见类型的伤害,例如烧伤和跌到,这不会成为问题。但是一些伤害,如枪伤,因地点而异,他们往往集中在某些领域之中,而其他领域中很少。

我们来试想一下,有两家医院,一家位于曼哈顿的低犯罪率区,一家位于芝加哥地区,而在这里枪支暴力很常见。两者都可以治疗相似数量的患者,但实际上两家医院会接待完全不同数量的枪击案件受害者。射击受伤者容量的变化,这一问题与统计建模相关。由于处于样本容量中的医院很少,某医院的设施是否受到当地的影响而存在问题,这也是未可知的。如果曼哈顿医院进入到该模型之中,受到枪伤的人数数量估计会下降,而芝加哥医院的受枪伤的人数则会更高。

这些地理位置的差异可能导致美国疾控中心对于枪伤数量预估的高度不确定性。美国疾控中心使用称为变异系数的度量来评估这种不确定性,该度量计算与预估相关的相对误差量,值越高代表潜在误差越大,可靠性越低。

美国疾控中心最近的枪械伤害预估的变异系数为30.6%,高于除了溺水/淹水以外的各类伤害。(实际上,与溺水相关的伤害也容易受到这种地理问题的影响——例如,靠近水体的医院,其数据可能会影响总体)。相比之下,全国急诊部门样本的枪伤预估的平均变异系数则不到8%。

美国疾控中心预估的不确定性的另一个迹象在于置信区间,他基本上是估计伤害范围的最高值和最低值,实际数字,无论是什么,都会在这个区间之内。根据2016年美国疾控中心对枪伤数的预估,置信区间表明,实际上的枪支伤害总数有95%的可能会介于46524的低点和186304.6的高点之间。

哈佛伤害控制研究中心的主任海门威说:“基本上,置信区间是很大的,所以你并不知道趋势是如何的。”

消费者产品安全委员会并没有回答关于其数据是否适合产生全国枪支伤害数量的预估值是否可靠的问题。

The Trace和FiveThirtyEight采访的研究人员的共识是,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枪支伤害估计的增加可能是由于样本中的一些医院治疗枪支伤害比其他医院更多。“如果你的社区中的医院有很多枪支伤害,它将会以非常显着的方式改变预估值,”同行评审的医学期刊“伤害流行病学”和哥伦比亚大学流行病学和预防中心的主任李国华。

为了检验因地理位置差异而导致对预估偏差的假设,The Trace和FiveThirtyEight提出了要求查看2000-2018年期间的包含于NEISS样本中的医院名单。

目前,就外部研究而言,这些研究的结论支持我们的质疑。一项2017年由杜克大学菲尔库克共同撰写并在美国公共卫生杂志上发表的研究,确定了医院选择将会严重影响NEISS对伤害数量的预估。库克说,研究发现,就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而言,仅仅向其中增加五个枪支伤害热点,其非致命枪伤的趋势将非常明显地增加。当库克调整他的模型以解释这些数据的扭曲时,每年的非致命枪击的趋势似乎是持平的。

他说:“NEISS用于估计各种伤害,而不仅仅是枪伤,所以当消费者产品安全委员会查看他们的样本时,他们并不一定关心任何一种伤害类型的情况。而美国疾控中心则会集中关注枪支伤害的数据。”

其他的数据库也会面临着类似的因地理位置而造成的数据扭曲的问题。例如,2014年医疗保健研究和质量机构的联邦研究人员开始着手减少地理和医院选择对全国住院患者样本(医院入院数据库)的影响。 研究人员决定从所有参与医院查看案例的子集,而不是像过去那样查看医院子集中的所有病例。 通过扩大样本中包含的医院数量——从1,000个增加到超过4,500个——重新设计的数据库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误差。由于该数据库现在利用了该国大多数医院的数据,因此其估算不再容易受到样本量较小所导致的扭曲的影响。

美国医学协会杂志去年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与其他主要死亡原因相比,对枪支暴力的研究不成比例。“美国医学会杂志”内科医学杂志的另一篇文章指出,1996年国会拨款法案中的语言可能导致枪支研究缺乏资金——该法案包括一项称为Dickey修正案的条款,美国疾控中心的前领导人表示,该条款并不提倡美国疾控中心研究枪伤相关的选题,是有意识地选择避免火器研究,而不是冒着遭受政治报复的风险。

波士顿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桑德罗加莱亚说:“我们失去了一代枪支研究。”他说每个可用数据集都有局限性:“我们将来自各种其他来源的知识拼凑在一起。没有一种全面的方法。”

研究人员提出了更具有可实施性的解决方案,以便就非致命枪伤这一主题为国家或者决策层提供更为可靠的估计。约翰·霍普斯金枪支政策与研究中心主任丹尼尔·韦伯斯特建议扩大FBI犯罪追踪计划,以此来追踪枪伤,因为许多警察部门已经记录了这些信息。宾夕法尼亚大学急诊医学和流行病学教授Kit Delgado认为,研究人员应该询问NEISS数据并确定数据库可以提供哪些内容,这些新系统无法由医疗保健研究和质量机构维护的新系统提供。我们采访的每位研究人员都认为,在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数据中增加更多医院可以提高其可靠性。

扩大疾控中心的国家暴力死亡系统,以此来追踪非致命伤害,这一点是李国华提出的最主要建议。他说,大部分基础设施已经到位。他认为,最重要的是要知道为什么那些枪支伤害的受害者幸存下来,而不是知道死者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他作为伤害流行病学主编的工作中,刘够花最近看到了一些文章开始引用医疗保健研究和质量机构的数据,而不是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

李国华说:“鉴于AHRQ的数据是基于更大的样本,它提供了更加可靠的预估。没有令人信服的理由让研究人员在未来使用NEISS的数据来预测趋势。”

本文与The Trace合作出版。The Trace是一家关注美国枪支暴力的非营利性新闻机构。

更正:(2018年10月4日,下午2:52):本文已经更新,本文中与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来源于卫生与人类服务部,这是卫生保健研究和质量机构的一个分支。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012G1RZLO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