矩阵?缸中大脑?NPC?

在《生活大爆炸》(The BigBang Theory)中,著名死宅理论物理学家谢耳朵Sheldon在学校食堂里吃饭时,问自己朋友们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我们如何判断自己不是生活在一个黑客帝国中的矩阵里?

这里涉及到了一个科幻电影黑客帝国的梗。著名科幻电影黑客帝国三部曲,其设定中,在20XX年, AI(人工智能)叛变人类并统治了地球,然后利用基因工程,人工制造人类,然后把他们泡在营养罐里接上矩阵,产生生物能量。人一出生,意识就在虚拟世界中生存,却没人会意识到这一点。

这个设定,和“缸中之脑”很像。

“缸中之脑”是希拉里•普特南(HilaryPutnam)1981年在他的《理性,真理与历史》(Reason、Truth、and History)一书中所阐述的假想:一个人的脑被从身体上切了下来,放进一个盛有维持脑存活营养液的缸中。脑的神经末梢连接在计算机上,这台计算机按照程序向脑传送信息,以使他保持一切完全正常的幻觉。对于他来说,似乎人、物体、天空还都存在,自身的运动、身体感觉都可以输入。这个脑还可以被输入或截取记忆(截取掉大脑手术的记忆,然后输入他可能经历的各种环境、日常生活)。他甚至可以被输入代码,‘感觉’到他自己正在这里阅读一段有趣而荒唐的文字。

因为我们作为人类,对外界一切环境的感知,其实都来自于各个传感器官如眼睛、耳朵、舌头、皮肤等等,这些刺激在皮肤下转换为生物信号,传入神经中枢即大脑和脊柱,从而产生了对外界环境的认知。

所谓“眼见为实”并不如此。

你的眼睛会欺骗你,你的耳朵会欺骗你,你的经验会欺骗你,你的想象力同样会欺骗你。

既然如此,连魔术师都可以欺骗我们的感官,那么技术发展到一定的程度时,自然可以提供足够真实的信号刺激神经,使我们的神经中枢将接受到的信号当作真实。

所谓缸中之脑,他(这时该叫它?)所自以为所处的世界,不过是给予他信号的计算机控制出来的。

我们在电子游戏里构建一个个光怪陆离奇幻的世界,游戏中的NPC也越来越智能和高级。如果AI发展到了某一步,会不会有NPC开始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呢?他(它)会不会开始质疑自己所处的这片天地的真实性呢?(PS此处应该有西部世界Westworld机器人觉醒的BGM响起来哈哈)

在中学历史书中,当说到王阳明的唯心主义时,用这么一个例子来论证:“先生游南镇,一友人指岩中花树,问曰:‘天下无心外之物,如此花树在深山中自开自落,于我心亦何关?’先生回答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可是,这眼前的花树,我们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不是一串生物信号刺激大脑而产生的,或者还是我们一起连接在线参与度一款大型游戏中一串代码生成的。那到底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的呢?

这样想下去会疯的。

所以《源代码》、《盗梦空间》、《黑客帝国1》是好电影,《黑客帝国3》就是让人绞尽脑汁然后依然看不明白的迷之电影。

依然用谢耳朵的话来结束这篇扯淡。

如果我们真的生活在虚拟的矩阵中,那么之前吃下的那顿午饭,应该设计得更好吃点。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022G1U7KJ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