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viness In Darkness 暗流-琐事

背负着秘密过去的秦简在S市遇到了一个面貌熟悉的神秘人,好奇驱使下,他一步步接触这个名为Kevin的人。

在逐渐揭开一个又一个秘密的同时,二人也被卷入了暗流涌动的局势之中。

再度重逢时,才发现你我之间当得起一句物是人非。

好在只要是你,哪怕是在暗潮汹涌的混乱之都,也能一起坠入爱河。

46

暗流

琐事

秦简很少被人拒绝,一直以来,只要是他努力争取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

最让他感到遗憾的是,Kevin一直以来对他的特殊,仅仅是怀着感激之情的举动罢了,并不是因为产生了好感。

被Kevin直接拒绝时,除了意外,还觉得有点讽刺。

没想到当初那些轻飘飘的话,在Kevin心里留了那么多年。

明明只是觉得丢了自己的脸,才勉强出了头,丝毫没有掺杂善意在其中,逃婚之前的告知也只有倨傲的态度……他没做什么善举,却在后来受到Kevin的信任和帮助。

就连得知青衣死讯的时候,他也只是觉得有些后悔,没有感受到如此铺天盖地而来的羞愧之情。

秦简双手掩面,很久才发出一声喟叹。

把水温调到最低,冰冷的水迅速打湿全身,为了转移注意力,秦简又想到了X的事情。

前两天Kevin给他一份加密资料让他试着解一解,才刚刚用十六进制打开,就有种熟悉的感觉——是他被X勒索的数据。

秦简毫不客气地手下这份意外大礼,归档了数据,并且拿出了青衣的记忆,联系了Jesse准备正式启动沼泽人计划。

X毫不意外地对他所执着的数据有了好奇之情,按照正常人的思路,一个高段位黑客所执着追回的数据一定有非同凡响的价值才对,但够幸运的是秦简在云端存放的数据是他自己加密过的,能写出那种病毒的X虽然密码学技巧非同凡响,但如今看来似乎还是比秦简弱了一筹。如果当初秦简不是无法百分百保证自己能破解勒索病毒或者骇入X那里盗取勒索病毒的反解工具,秦简也不会窝囊地接受与X的丧权辱国交易。

好笑的是,X无法破解秦简加密的密钥,对到手的数据无可奈何,大概是病急乱投医一般的心态让他把数据提供给其他人试图进行破解,没想到落回了秦简手里。

秦简看了看邮箱里X半个月前发来的长篇邮件,心道这个家伙为了给解密文件争取时间,一直压着后面几单黑客交易不下发,连工作很忙无暇他顾这种理由都用上了,也是实在不容易。

秦简从Kevin那里得到的说法是,野原一彦给他发了个文件问他有没有意愿帮忙破解。Kevin表示他还没有回复,但是这种情况一看就知野原一彦又试图把委托外包出去了。

野原一彦没等Kevin同意就直接把文件发了过来,安全起见,Kevin不想让文件在纸牌屋内部网络流动,更何况纸牌屋的J组因为情报工作忙得团团转,绝不会帮这种忙。Kevin本想直接删除,但念及身边恰好就有一个专职网络安全,不用忙内勤其他工作,每次任务都轻松搞定然后剩下大半时间划水的超级黑客,就把这个活儿丢给了秦简。

借着这个机会,秦简把之前被勒索的情况向Kevin和盘托出,Kevin点了点头,给秦简发了一份关于野原一彦的档案。

Kevin立刻联系野原一彦说实在太忙没空管他的事。野原一彦那边对此表示遗憾,但也表达了感谢之情。

秦简读了之后才知道,有求必应屋之所以能屹立不倒,很大一个原因就是野原一彦会为雇主保密,有关委托的部分,什么话也别想从他嘴里套出来。

如今这种情况,数据已经拿到,也就没必要追究了。

面对野原一彦按兵不动是个正确的选择,但野原一彦这个人越发让人感到疑惑。

秦简没想到,一向以达成顾客愿望为宗旨的有求必应屋竟然经常搞外包,为了高额佣金巧妙钻保密协议的漏洞,隐瞒雇主身份将委托按照一定的门类外包出去,比如将暗杀单子转给其他杀手组织,这一次则是将需要保密的数据外泄给其他黑客。虽说能理解二道转手能更快地赚钱,但也有些讲不通的地方,如果接收外包的第三方泄密,野原一彦一直以来小心维护的人设绝对会就此崩塌,看上去风险实在太大,除非野原一彦有些别的途径能确保信息的安全。

这件事上还有另外的疑点,一般而言,遇到这种情况,应当把任务委托给相熟的黑客来做,不该这么粗暴地直接把文件塞给一个杀手组织的成员——哪怕这个文档的加密复杂程度远超想象。秦简有点怀疑野原一彦是否就是那位神秘的X,编了一个糟糕的谎言掩盖事实。可是疑点又太突兀,像是故意摆在那里的诱饵等待被人发现,这种情况,反而更有可能是由于不清楚其中细节而产生了误解。

秦简起初并不知道他在美德公园里遭遇的大金毛、小萝莉和猫系大叔就是有求必应屋的班底,Kevin向他仔细介绍有求必应屋时他才通过影像资料认出了那个像猫一样懒洋洋的人就是传闻中的野原一彦。

之后才觉得,相比于猫,他更像是狐狸一点。

这一次遇上的事,就像是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面对新晋猎人藏头露尾地躲在山洞里,竟然让猎人感到不知所措。

真是令人头疼。

秦简一个人去冲冷水澡冷静的时候,Kevin则是接到了Jack的通知,去安全屋开了一个短会。

Jack说:“有确切消息,Роман是红星背后的指挥者。”

红星近些日子突然冒出头来,在市内大兴动作,但是他们阵容精锐,行动非常迅速,来势汹汹但撤退也非常迅速,留下的线索少之又少,只有混战里身份清白宛如假造却查不到一丝痕迹的死尸和早已退出原雇佣兵团的顶级杀手Елена。

虽然有Елена这条线索,但是她擅长伪装,接触对象也非常多,筛选困难。有关这个组织的线索还是非常少,调查一度陷入僵局。

但是近些日子红星行动频率逐渐提升,甚至出现两队人马同时行动的情况。经过坚持不懈地调查,终于有几个成员的身份浮出水面,也顺藤摸瓜找到了Роман。

“虽然很少露面,但是证据表明他与已知的几个红星成员交往甚密。进行线索汇总后,基本可以确定,Роман就是红星的领导者。”

Kevin听到Роман这个名字的时候觉得有些耳熟。

“Роман?”Kevin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的发音,“Дмитрий说过这个名字。”

“我知道,不过Дмитрий已死,Роман这个名字在联合体很常见,没有证据表明是同一个Роман。”Jack没有轻易定论。

Kevin迅速浏览Jack发来的情报。

红星的领导者,Роман,男,生于2075年11月7日,犯罪专家,擅谋略、通晓人性。2103年至2112年就任于任联合体情报局特殊行动部,曾获一等功勋,后因谋杀直属上司而被通缉。据媒体报道,他的父母死于经济危机时期一场失败的救援行动,时任救援行动总指挥,背负指挥不力罪名而被调职的,就是Роман后来的上司。虽然没有确切证据表明Роман的谋杀动机是复仇,但Роман被媒体冠以‘蛇蝎公子’的称号。有证据表明,Роман在逃期间,仍在联合体连续犯下多起案件,包括但不限于欺诈、谋杀、绑架、勒索等。2114年离开联合体在其他国家活动,虽然偶有其出没的线索,但再无其参与大型犯罪之中的证据。业内普遍认为他已经成为某些犯罪组织的核心。

“真是漂亮的简历,本人也长得非常帅气呢,我喜欢他灰色的眼睛和头发。”Kitty感叹道。

“太没有美感了,”Kirk指着其中一起谋杀案的现场说道,“完全看不出他对生命的理解!果然这个肮脏的世界就是容易滋生低劣的审美。”

“你们能不能稍微严肃一点……”Jack有些不满,“端正你们的态度,我们现在在工作!”

“Jack叔,你们在讨论什么?”Jack那边突然窜出的John用看零件的目光欣赏新换上的摄像头。

Kevin什么也没说,在各自阅读材料的时间里,他是最安静的一个。

King揉了揉额角,放下手里的茶杯:“咳咳……”

Jack趁机把John关在门外,视频会议终于回归安静。

King悠悠开口:“还真不希望对手是这种人啊……”

红星是近期主动走到公众面前的,没有前期的发展迹象,仿佛凭空出现的一个组织突然大兴动作,本来就很不合理,红星还违背阴暗面小心行事的准则,甫一出场就搞了个大新闻,把事情闹到了明面上,后期的一系列行动也毫无章法一塌糊涂。

各方对红星的警惕,在于其粗暴的作风和恶劣的社会影响力。

如果真的是Роман在后方坐镇,他老谋深算的名声与红星粗犷的行事风格产生了非常大的矛盾。事已至此,不得不警惕红星是否有某些更加隐秘的目的和手段,红星的危害评级必然要再提升几个档次。

Jack表示赞同:“Роман在联合体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如今竟然和红星有所关联,实在需要我们更加谨慎。”

“对了,如果Дмитрий当初真的与这个Роман有所牵连,最起码可以说明,红星早在几个月前就有组建的动作了。”King吹了吹茶水。

“已经有非常多的工作积压在手头了,寻找红星老巢的任务非常艰巨。没有充足证据的事情,还是不要费心再去推测比较好。”一向务实的Jack打断了这种推测。

“你们都挺忙,这次就先到这里吧。”King点了点头。

众人依次挂断视频通话。

结束会议之后,Kevin从安全屋出来,三楼的灯已经熄灭了。

Kevin揉了揉脖颈,回到二楼主卧室,准备休息的时候,在床头发现了一杯热牛奶。

就是还没放弃的意思吧。

Kevin叹了口气。

次日,Kitty在金源大厦三层的一家甜品店坐下,点了两杯甜蜜风情冰淇淋,坐在椅子上等待Kevin的到来。

她事先以逛街的理由约到Kevin,虽说因为红星这档子破事她已经很久没闲功夫逛街了,但为了关照年轻人的感情状态,抽出一点时间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虽然刚刚又临时来了些事情,逛街是逛不成了,估计只能凑合着把话说完。

Kevin令人意外的迟到了。

Kitty靠在椅背上硬是玩冰淇淋配套的勺子玩了几分钟,中途来搭讪的几个人都没心思好好应付。

Kevin看了看定位,确认是这家装修风格粉嫩无比的甜品店就是会面地点,闷着头冲进店里搜索Kitty的身影。

“小甜心,这里哦。”Kitty向他招手。

Kevin过去拉开椅子坐下。

“迟到了,抱歉。”

Kitty张了张口,一脸怨念:“真是的,让人家等了好久……”

“逛街?”Kevin说话一向直奔主题。

Kitty指了指面前的冰淇淋:“临时有事,逛不成了,先吃吧。”

“你和秦简的事情,怎么样了?”Kitty舀起一勺冰淇淋塞进嘴里。

Kevin没说话,用一种追问“什么事”的目光看了一眼Kitty,也端起冰淇淋开始吃。

Kitty对Kevin的表达能力相当有觉悟,对语言及其吝啬,能不说就不说。

“他是在追求你对吧?”Kitty不打算绕弯子了。

Kevin埋头吃,不知道Kitty提这些是什么意思,没抬眼与她对视,只是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我就知道是这样!上次他没立刻回答,就有点苗头了……”Kitty又吃了口白桃果粒,“他是认真的吧?都干什么了?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你没受委屈吧?”

Kitty实在担心,忍不住想问些细节,但随即意识到面临这种需要详述的问题,Kevin大概率是不会仔细回答的。

“我拒绝他了。”Kevin盯着冰淇淋说。

“什么?”Kitty惊得忘记把嘴边的那勺冰淇淋塞进嘴里,“你拒绝他了?你真的不喜欢他?不对,你拒绝他了,他还在追你?”

如果秦简这么锲而不舍,就执着地求一个金石为开,那这个所谓的花花公子怕是动真格的了。

“对。”Kevin垂着眼用勺子敲击巧克力棒,把原本十多厘米长的巧克力棒碾碎成几十块碎片。

“没有给你造成什么困扰吧?有没有过激行为?死缠烂打之类的?”Kitty追问道。

Kevin摇头。

秦简机敏非常,向来不是那种莽撞的人。

“还真是意外,本来觉得你好像对他很特殊,担心你会受伤的,现在看来那小子是先完蛋的那一个,”Kitty手肘靠在桌上撑着脑袋,“人生啊。”

Kevin抬起一双漆黑的眼,看向面前艳丽的女人。

Kitty笑着说:“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吃完冰淇淋,我们去19层新开的蛋糕店吧?”

摄入过多热量之后,Kevin回总部,Kitty则直接去往任务地点。

途中,Kitty拨通了King的号码。

“秦简确实在追Kevin,Kevin说已经拒绝过了。”

“年轻人哟,”Kitty勾起嘴角,“对了,Jack那边你去说服他,我可不想被他念经。”

“哈,想到Jack这小子,还真是烦人呐。”King放下嘴边的茶杯,手指飞快地轻点桌面。

“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挂了哦,老头子。”Kitty看了看车窗外的车流。

“你去告诉Jack,那个HATTER的师父沈惜山,是曾任雄鹰计划联络员的小沈,沈念,我的老战友。”

言毕,King端起茶杯送往嘴边。

Kitty有点惊讶,原来之前King无视Jack的风险报告,任由Kevin保下秦简,是因为沈念让他关照自己在S市的徒弟。做黑客难保不会触及城市这一面的利益,所以沈念早早就向King打过招呼,也许是危急时保他一命之类的请求。

怪不得King在知道秦简就是HATTER的时候意外地表现出了一丝惊讶。

真是无巧不成书。

Kitty揉了揉眉角,说:“好吧,我去和Jack分辩一番,把这一重关系告知他,他大概就能对秦简放心了。不过,既然受老友之托保护他,这个时候把他送走不是更好吗?恕我直言,就算有Kevin在他身边,就现在情况发展看来,还是非常危险——所有组织都在战备状态。”

“这个嘛,”King舔了舔唇角,“年轻人的主观意愿也是非常重要的嘛,既然他真想冒着风险追逐爱情,尽量给他们创造一点机会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Kirk这臭小子已经找回来了,尖端战力的压力少了许多。哎呀,爱情是件非常珍贵非常美好的事情……”

“够了!我知道你现在仍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我这就联系Jack,再见。”

Kitty迅速挂掉通话。

King听着对面的忙音忍不住自语:“也许是真的老了?我有这么爱讲述自己的峥嵘岁月?”

“你才发现?你那老旧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门外传来一阵敲击声,“老头子,快打开你的结界!迎接来自我的审判!新时代已经到来了!”

King耸了耸肩,告诉自己,对年轻人要宽容和善,最好揍到第二天爬不起来。

封面图 || 第五星辰

文 || 第五星辰

the5thstar

我是

第五星辰

我想

讲个故事

摸鱼|摸鱼|摸鱼

脑洞|脑洞|脑洞

大坑|小坑|大坑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126G1PR9Q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