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一幅Ai画作卖出43万美元,钱归谁?

关注知脉,了解游学前沿动态

不久之前,一幅叫做 Edmond Belamy 的肖像画在全球知名拍卖行佳士得进行拍卖,引起了各界的关注。

这幅作品是唯一一件没有列出艺术家的拍卖品,画作中的男人并没有什么特别。佳士得预计的拍卖价格,介于 7000 ~10000 美元之间,但没想到最终竟拍出了 43.25 万美元(近300万人民币)的高价。

这幅画究竟有什么奇特之处呢?我们仔细看看作品的右下角。

这幅画的“作者”跟这行代码有关,此画是由 AI 制作,背后技术全称是“Generative AdversarialNetworks (GAN)”,即“生成对抗网络”。

AI绘画的技术原理

“生成对抗网络”是谷歌研究员 Ian Goodfellow 提出的,它是由两个相互博弈的神经网络构成的,一个是生成器(Generator),另一个是鉴别器(Discriminator)。

生成器的工作主要是负责输入并生成数据,鉴别器则是鉴别图像,推测哪些是来自于数据集的“真实”画像,哪些是来自生成器的“虚假”画像。

当生成器骗过鉴别器时,它会从失败中学习,周而复始。最终,当它成功骗过鉴别器,无法区分这幅画到底是人类手工完成的,还是通过计算机生成时,这个过程也就完成,会生成一个新图像。这幅Edmond Belamy 的肖像画,正是画作通过鉴别器后,在画布上印刷出来的副本。

“代码”的背后作者是谁?

这幅画的作者是三位 25 岁法国年轻人Hugo Caselles-Dupré,Gauthier Vernier 和 Pierre Fautrel ,我们可以称他们为Obvious团队。该团队的座右铭是:“艺术创造不只是人类的专属品”,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他们创作了11幅艺术作品。

这三位年轻人喜欢探索,Pierre Fautrel有着很深的艺术造诣,Hugo 是深度学习领域的博士候选人,研究方向是机器人强化学习。他们经常将科技和新事物结合进行创作,于是这幅人工智能与艺术结合的作品因此诞生。

在这幅画的制作过程中,生成器一共被输入了超过 1 万 5 千张14 世纪到 20 世纪间肖像数据集。值得一提的是,整个过程并不是对现有的15000幅图像进行简单复制或者拼凑,而是一个原创图,他们将这项新艺术运动称作“GAN主义”。

为了向 GAN 算法的创造者 Ian Goodfellow 的致敬,Obvious“画”了整个家族的照片,并将系列命名为“La famille deBelamy”。

人工智能画作侵权吗?

手工画作不容易存在侵权问题,只要有落笔签名,剩下的都只能叫“模仿者”。但是,当这幅画的作者,从人变成了一段段“代码”时,并且还是开源代码,那作者到底是谁呢?拍卖后的收入该归谁呢?

在Edmond Belamy 被拍卖后,一位名为Robbie Barrat 的少年举例出自己一年多以前,运用神经网络模型训练出来的画作,与这幅被拍卖的画进行对比,表示这幅画的代码大段引用了自己在 GitHub 上开源的代码。

Robbie Barrat 是一位艺术家,他曾用人工神经网络来制作艺术作品,包括风景画、裸体画、时尚 T 台照片等,每过一段时间,会把旧的训练数据集和训练模型放到 GitHub 上进行开源,供大家使用。

据 Obvious 主创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团队主要用 Barrat 的代码完成数据抓取工作,获得所有艺术作品数据,确实很感激 Barrat 的贡献。但团队本身在这个过程中调整了超参数,也关注了不同的数据集,从而才得出最后的结果。

关于谁是这幅画的作者,众说纷纭。如果 Barrat 的代码是在开源许可下共享的,那他到底是否可以对艺术品的所有权提出索赔呢?如果以后都由 AI 来作画了,一旦画作卖出,钱又该归谁呢?

除了这些,还有另一个问题值得深思,AI绘画会是艺术的一场变革吗?有人说AI绘画不再是在画笔和画布上动脑筋,它是一条新路,将催生是整个艺术体制和美学体系的变革。

一件作品,离开作者将无法言说作品的意义,而AI绘画的作者恰恰无法像传统那样被定义,且“风格”可能都将本质化为算法,那么“风格”的意义又何在?

RECOMMEND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213A16OB1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