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不是青蛙的形象,而是一位你故去的亲人

又一场全民狂热,一只旅行的青蛙,竟然让母爱泛滥。我甚至看到一篇文章说,因为这款游戏,文章作者的儿子懂得了照顾和分享,独生子女一代的孤独问题,似乎也得到了有效解决。

这款游戏,这种商业模式,毫无疑问是成功的。但这种成功其实我们似成相识,我们或许还记得多年前我们在网上“偷菜”,全民偷菜偷得乐此不疲,那时候,连我妈都闹上闹钟去准时偷菜。这种商业的模式之所以能成功,证明了一件事情:大众愿意把一些情感(比如某种爱、某种拥有感)寄托到一些虚拟的东西上,只要这些东西以合适的方式出现。

比起朋友圈里那些母爱泛滥的青蛙软文,我昨天倒是留意到这样一篇文章,文章说90后一代生育小孩的欲望已经降到历史最低点。看到那篇文章时,我想起曾经一位同事,他是一位心理咨询师,我们唤他“大师”。我有段时间发现自己离不开手机,走到哪里,无论有事无事,都喜欢拿出手机来刷。有次闲聊时我问大师,我这样子是不是属于心理疾病,比如“网瘾”什么的,大师说没事,因为你的功能还没有丧失。大师的意思是我还是在正常的一日三餐,该吃饭吃饭,该学习学习,该上班上班,该谈恋爱谈恋爱,一切功能都还在正常运作。但我看到那篇关于90后不想生小孩的文章,再想到大师说的“功能丧失”,再想到让人们母爱泛滥的青蛙,突然觉得,细思,极恐……

那只不过是一只青蛙,就已经让我们全民狂热。那么试想,如果那不是一只青蛙的形象,而是一位你故去的亲人呢?甚至,当你戴上VR眼镜,穿上特制的布满了传感器的衣服,你的故去的亲人便如同真人一般出现,你可以抚摸他/她的肌肤,和他/她对话。甚至,你可以在嘴上插入一些吸管,当你有了饥饿感,系统会探测到并自动送入食物让你果腹,如果是这样,你甚至可以永远不摘下那只VR眼镜……

就像黑客帝国,世界万物,包括我们的情感,全都是代码,全都是已经预设的既定的程序。

我们试想,假如现在出现了这样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广泛搜集大众的生理和行为习惯数据:面部图像、身高、体重、皮肤颜色、皮肤粗糙度、声音频率、常用词汇……那么这家公司就可以制造出千千万万个虚拟的真人!我们试想,假如你有亲人刚刚故去,你可以到这家公司去订做一台专门的设备,当你实在忍不住痛苦的时候,就穿戴上这套设备去和亲人重逢。如果是我,我会把这种商业模式从“卖”变成“租”,因为这显然是一种可持续的刚性需求。但这是不是一种精神的毒药?会不会让人上瘾?如果会上瘾的话,我们需不需要立法来制止这类产品的开发或限制流通……

我想说,其实这样的事情离我们并不遥远。我最近在很多商场里看到一种免费测量身高体重的机器,放在餐厅的门口,消费者吃完饭,闺蜜们开着玩笑说去称称体重,纷纷站上去,所有的生理数据便全部被搜集到了……

当阿尔法狗战胜了李世石和柯洁,人工智能展现出巨大威力的时候,人类依然不曾担忧过来自机器的威胁,因为人类深知,人工智能只不过是一个算法,人类可以随时调整参数嘛!实在不行,拔掉电源好啦!面对人工智能,人类的优越感从来没有失去过。但假如,人类的情感也可以人工制造,我们还敢不敢那么轻松地拔掉电源?试想,你正对着手机屏幕和你因车祸逝去的爱人重逢,你们正在视频通话,她告诉你她正在某个地方远行,你知道那是假的,但在那个时候,你有没有关机的决心?如果你没有,你无疑被控制了,而控制你的不是机器,而是你自己。

一切,都如佛学的道理,万物皆虚妄,证悟到那个“空”,才能明心见性。但为了证悟到那个“空”,需要多么强大的修行!

在挑战人类的道路上,人工智能好比是正规部队,面对这气势汹汹的正规军,人类其实并不害怕,因为随时可以釜底抽薪。但人造的情感人类该如何面对呢?人造的情感攻陷人类的方式,不是依靠比人类更出色的仿生技能,而是抓住了人类最致命的弱点进行打击——

——我们是有情的动物。

会不会这只青蛙真的带着某种敌意而来?我想起了电影《色戒》。我们就好像是易先生,而这只青蛙好像是王佳芝,她接近我们,让我们产生爱的错觉,但她有没有背后真实的目的?是不是想要摧毁我们?比如摧毁我们的某些情感机能?如果是这样,这只青蛙毫无疑问会比王佳芝更理智,因为青蛙若真有敌意,它不会真的爱上我们,它不会像王佳芝一样,在生死关头选择提醒我们说:“快走”!

如果真是那样,我们自己才是那只青蛙,是一只在温水里正被煮着的青蛙。

而上帝正看着我们。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27G0QMEG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