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Linux系统的历史,绝不是只有Android而已

1991年8月26日,开源操作系统minix的新闻讨论组里突然收到了一份与众不同的投稿。在这份言辞略显紧张生涩的声明中,当时还在上大学的Linus Torvalds宣布了他正在开发一款免费操作系统。随后,他公布了一部分的开发进度,并同时表达了希望大家积极提出需求的愿望。

是的,可能已经有一部分人看明白了:这款诞生于28年前的全新免费操作系统,正是如今已经统治了世界的Linux。在超级计算机领域,各种Linux的衍生版本不仅已经完全干掉了Windows,甚至挤走了自己的前辈Unix;在个人电脑领域,基于Linux的Ubuntu系统早在2015年全球用户数量就已经破10亿了;而在手机上,众所周知的,基于Linux的Android系统,更是“干掉”了塞班、WM、Palm等众多曾经的巨头,如今已然成为绝对强势的世界第一移动操作系统。

没错,我们用了“众所周知”这个词,这是因为除了Android之外,其实还存在着数不胜数的许多其他基于Linux的移动操作系统。它们有的也曾风靡一时,只是大多数消费者都没意识到其Linux的“真面目”;有的在发展过程中相互融合、演变,在手机之外的领域活得风生水起;还有的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现如今已经变成了一潭死水……

这一次,我们三易生活就借着Linux二十八周年的机会,为大家介绍几款大家可能听说过、甚至可能用过,但却没有意识到其本质的Linux移动操作系统。另外,本文中所指的Linux移动操作系统仅指基于Linux内核原生开发的操作系统,不包含那些“Android换皮固件”,特此说明。

第一个大获成功的移动Linux,并非来自谷歌

2003年11月,当时还是全球手机巨头的摩托罗拉在中国市场发布了旗下最新的旗舰商务手机A760,它最大的特征就是采用了小窗翻盖的造型,同时拥有当时商务人士最喜爱的大屏触控设计。不过,这台手机其实还有一个技术上的重大意义:它是摩托罗拉第一台Linux手机,也是整个手机业界第一款由一线大牌推出的、销量出色的Linux手机。

但是,A760、以及后来推广到国际市场且更加成功的A780所使用的Linux存在一个问题:它们并非由摩托罗拉自主研发,而是使用了MontaVista Linux公司开发的嵌入式解决方案。这导致早期的摩托罗拉Linux手机空有智能的系统,却没有专属的软件生态,需要极客用户自行修改Linux MPKG安装包才能实现第三方软件安装,非常麻烦。以至于它甚至被一些国内媒体称之为“准智能手机”。

面对这种情况,摩托罗拉当然心里有数。2007年4月,摩托罗拉在发布滑盖音乐手机Z6时,第一次将MontaVista Linux与自家的移动软件生态以及特定的硬件(飞思卡尔CPU,其实就是摩托自家原来的芯片部门)进行了统合。新的智能平台被命名为LJ平台,版本号则根据手机名称(Z6)被称为“L6.1”。但不久之后,或许是觉得“LJ平台”实在是太不适合进行公众宣传,摩托罗拉将其与自家的一系列软件开发工具、中间层技术再一次打包改名。“MOTOMAGX”就此正式诞生。

说实在的,“MOTOMAGX(读作moto magic)”如果只看当时的官方宣传文案的话,其实是一个理念相当超前的Linux智能手机平台规划。因为它同时兼容彼时的主流JAVA功能手机程序、Linux专用程序以及面向未来的Web在线小程序。而且开发工具统一、所适配的手机市占率和口碑也极高,照理来说比后来的Android甚至技术上还要更先进一些。

那么,MOTOMAGX系统获得市场成功了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获得了,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它却又输得十分彻底。这是因为,第一台MOTOMAGX系统的搭载机,就是全球热销的RAZR2 V8。这使得MOTOMAGX系统“名义上”在当时获得了不小的市占率。可是,相信用过V8这台手机的人都懂,摩托罗拉根本就是拿着一台智能手机在当功能机卖!新生的MOTOMAGX系统的扩展性、智能可升级特性、对多个软件平台的广泛兼容在V8这台手机上完全一点也没有展现,却获得了巨大的销量。

从现今可以找到的一些历史资料来看,当时的摩托罗拉内部开发部门其实手握大量先进理念和技术,但却过于分散、缺乏交流。与此同时,一套根本没有好好建设软件生态的Linux智能系统,却仅仅因为搭上了时尚热销的机型而大获市场成功的事实,也蒙蔽了摩托罗拉高层的双眼。正是在这种“不需要努力也能赚钱”的错觉中,摩托罗拉错失了彻底进军Linux智能手机业界的大好机会,更埋下了后来衰退的伏笔。

诺基亚、三星、英特尔2007齐发力,但已然太迟

2003年,摩托罗拉首倡在移动设备中使用Linux系统,虽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最终失败,但却着实增大了Linux在手机业界的影响力。特别是由于Linux开源、免费、再加上其在网络性能上远胜那些纯粹的移动操作系统(典型就是塞班),这使得希望推出高性能便携上网设备的厂商纷纷开始了自己的Linux手机/平板研发之路。

2005年,诺基亚发布了一台只能上网、不能打电话的特殊产品,它的名字叫做770网络平板(Internet Tablet)。而它所运行的操作系统,就是诺基亚基于Debian Linux打造的初代Maemo。不过,它正式“上位”是在诺基亚推出了旗舰“电脑平板”N800、N810之后:它们并非由摩托罗拉自主研发,而是使用了MontaVista在产品定位上凌驾于所有N系列手机之上,而它们所采用的Maemo Linux系统也被诺基亚寄予厚望,定位为超过塞班的最旗舰互联网设备专用系统。

无独有偶,2007年,为了推广自家的超低功耗(Atom,也就是凌动)处理器,Intel也提出了超便携移动上网设备(MID)的产品概念。考虑到当时的Windows Vista对Atom实在是压力山大,Intel也选中了Linux“魔改”之后作为他们新型移动设备的御用操作系统,这就是Moblin。

LiMo系统的三星手机,因为价格便宜,水货在国内也曾风行一时

同样是在2007年,为了与当时强势的WM与塞班这两大收费移动操作系统相抗衡,包括NEC、松下手机、三星电子、沃达丰、NTT DoCoMo在内的一系列芯片厂商、手机品牌以及移动运营商共同成立了LiMo基金会,并随后推出了“官方”移动智能系统Linux Mobile。

不得不说,2007年,几乎可以被视作是Linux在移动设备上大爆发的一年。但是,这个“爆发”来得有点太晚了。因为就在同年,初代苹果iPhone已然发布,而仅仅一年之后,联合了全手机行业主流厂商的谷歌Android操作系统更是正式上线,不仅强势压制了苹果iOS,更瞬间冲垮了以往这些厂商自研Linux系统的影响力。

iOS和Android崛起,老牌移动Linux系统却迎来危机

2007年爆发式增长,2008年遭遇iOS和Android的双重阻击,到了2010年,由于既无软件生态又缺乏热销产品,不少厂商自研的Linux移动系统就已经开始面临着生存的基本问题了。

所幸,由于这些小众移动版Linux系统都源自同一条“根”,这使得它们在技术上并无太大的隔阂。因此,项目相互合并、改名自然就成为了这些移动Linux系统主要的生存之道。

诺基亚N9,开完发布会就被抛弃的悲剧旗舰

首先“动手”的是诺基亚和Intel,2010年2月,两家共同宣布放弃各自之前的移动Linux系统,将其合并为全新的MeeGo分支,并且不再由两家企业主导,而是直接“甩锅”给了Linux基金会。希望藉由正统Linux官方组织的影响力,为新系统开辟应用场景和保证技术迭代。在那个时候,诺基亚和Intel甚至还曾宣称,结合了两家技术特长的MeeGo,将会成为“跨越手机、计算机、机顶盒、平板电脑、智能汽车”的全场景操作系统。当然,以上这些场景,不是诺基亚已有的业务范围就是Intel芯片擅长的领域——换句话说,MeeGo的本质依然封闭而商业。

N9的开发者版本,诺基亚N950……但实际上它还没能起到“开发机”的作用,MeeGo就没了

由于依然缺乏其他的厂商支持,MeeGo操作系统实际上只活了一年多时间。2011年9月,就在推出首台MeeGo手机N9三个月之后,诺基亚宣布放弃MeeGo转向微软WP系统,而Intel也立刻跟进宣布放弃MeeGo。由此,Linux基金会不得不将MeeGo系统与之前已经半死不活的LiMO合并为全新的项目,这就是Tizen。

事情发展到这里,说实在的对于小众Linux移动系统来说已经是很绝望了。但正如古话所说的“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样,Tizen系列,甚至包括刚刚被放弃的MeeGo系统,都分别迎来了自己的转机。

为了利益也好信仰也罢,小众移动Linux系统依然在战斗

2012年1月,三星突然宣布接手Tizen系统,并同时将此前自主研发的手机操作系统Bada(这其实是个很牛的玩意,因为它是可选多内核的,并不完全基于Linux)融入Tizen项目,开启了Tizen的高速发展新时代。

定位入门级的三星Tizen手机Z4

和之前的LiMO、Maemo、Moblin以及MeeGo不同,三星很聪明地意识到用一款缺乏行业支持的Linux操作系统去直接挑战苹果和谷歌是完全不现实的。但是,和iOS还有Android相比,Tizen具备轻量化、低延迟、省电等等各种优势,这让它非常适合用在低功耗智能可穿戴设备、以及对操作系统实时性要求很高的智能家电和物联网产品上。于是,他们一方面依然坚持推出廉价的Tizen手机供给第三世界国家,另一方面大量地将这套Linux移动系统引入了自家的智能手表和智能家电产品中。

当前续航性能最好的全功能智能手表三星Galaxy Watch

结果,Tizen充分地证明了自身在流畅度、省电和安全性上的优势:和同期的“苹果表”以及Android Wear智能手表相比,三星智能手表可以轻松实现前者数倍的续航时间;而和智能家电上的Android系统相比,Tizen系统不仅更稳定更不易死机,而且低延迟的特性也使得它更适合一些需要精密控制的领域。可以说,在避免了在手机领域的正面竞争之后,Tizen系统反而大放光彩,终于迎来了自身的市场成功。

刷入旗鱼系统的索尼手机

而在世界另一端的芬兰,一群从诺基亚离职创业的人们对于MeeGo在智能手机上的失败耿耿于怀。他们创立了Jolla公司,在Linux基金会的允许以及诺基亚的扶持下继续研发MeeGo系统。最终,这帮人搞出了一个符合现代手机需求,安全性高、兼容安卓的全新Linux移动操作系统分支——这,就是Sailfish(旗鱼)OS。现在,它已经成为了俄罗斯政府“替代Android”的首选操作系统,也得到了业界巨头索尼的支持。

当然,客观地来说,不管是从技术先进程度还是从系统本身的兼容性、亦或是从应用开发的简便性上,以上所列出的全部这些小众Linux系统都不可能和iOS以及Android这两大巨头相比。但纵观移动Linux系统这横跨十数年的发展、抗争、求生的历史,我们又岂能说业界就只容最优秀的选手存在呢?

毕竟,Linux本身就是一种自由的精神,而移动版Linux,也不应该只为一家巨头所把持。或许Tizen、Sailfish将来也会变得强大,强大到足以挑战Android这位巨人的程度;或许他们也可能会失败、会消亡,就像历史上那许许多多的项目一样。

但,只要Linux本身还在,移动版Linux系统,就一定会有新的分支、新的可能性产生——它或许生于技术人员的不满、或许生于企业的商业期冀,但不管怎么样,感谢这些小众移动Linux系统,让我们总归会多一种选项。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30A0JP8Z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