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志康其人:想做坏事的时候,我就这样问自己……

戴志康自首了!

最近,这条信息炸开金融圈、商界。一边是涉嫌非法集资陷入P2P泥沼,一边是众多令人仰慕的标签:“92派”企业家、中国私募教父、上海滩大佬,还是独角兽企业喜马拉雅FM的天使投资人等。巨大的反差让众人惊愕不已。

今年55岁的戴志康纵横商界二十余载,在股市、楼市等行业都是先行者,几度沉浮,与众多大咖过手:宋卫平曾是他的下属、郭广昌是他外滩地皮的接盘人、马云买过他开发的两个房产项目……

从巅峰到身陷囹圄,真实的戴志康是什么样子?岛君找到他2005年在中国企业家论坛的一段发言,他说“企业家要有火一样的热情,又要有一种冰一样的冷静,这两者必须在企业家身上体现”。

戴志康的身上无疑集冰与火于一体。戴志康经历了什么?他又做错了什么?他留给我们哪些启发?

作 者:曹雨欣

图 片:IC photo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成也金融,败也金融

早年的戴志康充满励志色彩,上演了“生于海门,求学于海淀,创业于海南,发展于上海”,从金融到房地产再到金融的寒门逆袭传奇故事。

谈及早期为何下海时,戴志康曾说是“被逼的”。家庭的贫困让他不得不面对生存的压力,这种记忆是深刻的。

戴志康兼具人大和五道口金融根正苗红的背景,在接下来的20余年,都精准地踩在多个行业浪潮爆发的起点上。毫无疑问,戴志康不安分而又充满冒险精神。

“中国私募教父”:起步于金融。戴志康1990年、1992年曾两次下海南,成为“九二派”的代表人物。

1992年,28岁的戴志康出任中国第一家公募基金公司-富岛基金总经理;同年他又以300万元创立了中国第一家真正意义的私募-上海证大资产管理公司。

此后,戴志康在A股市场低迷之际投资股市,一举盆丰钵满。他由此坐实“中国私募教父”的称号。

房地产行业:是非成败转头空。2000年左右,上海的房地产还不见任何起色。戴志康华丽转身,进军房地产市场,他在上海浦东先后低价圈了2000多亩地,可供10年开发,延续了高歌猛进的势头。

证大喜玛拉雅中心花费10年、超出预算的30亿巨额投资让戴志康捉襟见肘。曾尝试翻身的外滩项目最终也折戟。在2015年,戴志康黯然宣告几乎不再涉猎地产业务。

进军互联网金融:成也金融,败也金融。在多重试错后,迈入50岁的戴志康重新创业,干起了金融老本行,跳入互联网金融新风口后。直到今年的8月29日,戴志康向上海警方投案自首。

这段传奇人生暂时画了一个逗号。

“不愿做下一个‘吴英’”

戴志康的商业实践跌宕起伏,岛君试图走到他的背后,发现另外一条主线。

在某种能程度上,戴志康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曾坦诚说:

我们做企业不全是为了发家致富,但是理想主义、天下关怀的思想贯彻着整个做企业的过程,做企业的哲学没有彻底颠覆掉、埋葬掉我们的人文关怀。

在我看来,做企业家只是我承担的一个社会角色,是一个比较适合发挥我自己的角色。企业家同样要承担天下关怀,虽然说天下关怀过去都是那些从政的人去承担的,但今天,我们商人也要有这样的责任。当然,商人本身的角色属性跟这些还是有一定距离的,但我还是希望商也能载道。

早些年在“董事长致辞”中,戴志康写道“资本的积累,是一个充满艰辛、充满刺激、又令人着迷的工作。今天,作为资本的代表,我的每个毛孔里都浸淫着利润,但这不是我的本质,这不是我真正的使命!”

戴志康一直思考的问题是:如何实现让情怀滋养资本,实现情怀与资本的完美结合?他在努力做一些尝试。

戴志康曾一度被称为“地产圈最浪漫的文艺青年”。从大拇指广场到九间堂,再到喜马拉雅中心,戴志康试图为中国人打造新的精神文化家园。

戴志康不满足金融家和地产商的身份,他从巴菲特和索罗斯身上发现超一流的投资家都是哲学家。他甚至在复旦大学读了两年的科技哲学专业。

即便后来败退地产,重新做回老本行金融,这也寄托了戴志康既能抒发个人情怀,又能获取商业回报的新期待。他也向外界表露过心迹:

当前中国最缺少金融服务的,还是草根人群。他们有创业激情,却没办法得到融资,我就是想帮他们解决资金问题,这是一项有功德的金融生意。

打破金融垄断的力量来自于地方政府和充满冒险精神的企业家。证大财富愿意做市场先行者,但不愿做下一个“吴英”,将用合法化方式探索民间借贷金融模式。

也源于这份初心,在全行业P2P相继暴雷,面对巨大的财务危机,无数同行选择了跑路,戴志康则选择了担当,他先后给用户发了两封信,尤其8月26日的第二封信饱含诚恳的歉意:

我和所有证大的高管,不会跑路、失联,这样的行为配不上证大27年的招牌。

“我感觉天上最亮的星星就是张謇”

创新者,还是激进者?金融人的短视,还是文化人的执念?唯利是图,还是寻找人生使命?这些看似矛盾的性格特质和角色为何能如此高密度聚集在一个人身上?

梳理戴志康的27年创业之路,岛君尝试解读他时,曾一度困惑:到底哪个是真实的戴志康?

戴志康曾在多种场合表达他的偶像是江苏老乡张謇,这是清末民初热衷以商业之力改造社会的实业家。我们或许能从中找到一些答案。

在戴志康的理解里,企业家很难超越时代,企业家或有钱人很难会被记载或被称作有多伟大。他要做一件事情,论其成功与否,寻找内心坚持的东西能超越资本的原则

戴志康在“2018年度论坛-张謇与中国现代化道路”上有一次简短的发言,我们从中可窥见他本人的志向。

我们小时候讲天上有一个太阳就是毛主席。现在我回南通有时候在乡下走,我感觉天上最亮的星星就是张謇。张謇精神过了100年,他不熄灭就像一颗星永远悬挂在天空,我们南通人自然就沐浴在光芒下,张謇的精神永远在照耀。

张謇精神过了100年,他不熄灭就像一颗星永远悬挂在天空,我们南通人自然就沐浴在光芒下,张謇的精神永远在照耀。

我们平时做事,时不时想想这个事张謇会做吗?

我们想要做坏事的时候,想张謇不会干这样的坏事,所以不干

过去,企业家学谁?胡雪岩。官商勾结。企业家被这样的“楷模”教育出来,所以会面临今年如此的大崩盘。是我们学错了榜样。

我们应该被张謇精神教导之后,走向社会做企业家,那才是真正的时代企业家。

“极不喜欢被称为‘文化人’"

可最终,这个内心流淌着滚烫热血的人被冰冷的现实抛下了车,由此看戴志康的沉浮让人多了几许惋惜和同情。

在股市、楼市、文化产业、互联网金融的多个领域,戴志康都曾谋得先机,他比同时代的人早出发了很远。绿城集团的宋卫平曾是他在海南创业时的手下;郭广昌曾是他转卖地皮的接盘人;他开发的杭州湖畔花园在1999年卖给了马云,后者在这启动了第三次创业,创办阿里巴巴。

而今,先行者成了“出局者”,后来者成了新标杆。这种时空的交错让人唏嘘不已,但历史长河依然在流淌,且让我们多保持几分耐心。

戴志康喜欢穿中式服饰,下巴留着一撮胡子,一副儒商打扮,但他极不喜欢被称为“文化人”。他又确实多次为自己的个人情怀、为一言九鼎的家族式企业管理方式买单。

戴志康也曾做过反省:“凭心而论,证大集团每个文化地产项目还算成功,但公司整体发展速度被拖累了。”

作为一个拥有2万余名员工的公司创始人,“但他之所以会在互联网金融栽了大跟头,主要原因是他将个人情怀凌驾于商业利益与市场监管之上的做法,最终碰壁了。”与戴志康相熟的企业家向《21世纪报道》记者感慨说。

戴志康这位资本老手显然也高估了金融的力量。2010年之后,证大进军小贷和P2P,试图自我化解融资困境,这种选择对于他这个级别的企业家和证大当时的体量而言,似乎并不高明。

随着近年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趋严,市场环境骤变,这一次,戴志康没能做到全身而退,让人叹息,但他承担了对投资人、对用户该承担的责任,最终以主动自首的方式保留了江湖大佬的尊严。

今天再读戴志康的这句话,“投资做得最好的人,不是财务专家,而是艺术家与哲学家。艺术有喜剧和悲剧,而悲剧更震撼人心。”

如果按照世俗之见,戴志康高开低走的人生似乎是一场悲剧,这位早已实现财富自由的人一次次选择新尝试又一次次跌落,但如果重新来过,他是否还会选择这样的人生?可某种意义上,这也许就是企业家的宿命。

“我希望戴志康能健康活下来”

戴志康自首后,消息一度在网络甚嚣尘上,这其中不乏看热闹的旁观者、冷嘲热讽者,也不乏和他相熟的人从更深层次表达了担忧。创始人自首,27岁的证大的未来命运如何?

岛君摘取了杨鹏(曾任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秘书长、壹基金秘书长)在朋友圈的一部分内容:

“与戴志康认识,印象中是一位有担当、临事不会躲避的人。从警方立案陈述看,涉嫌非法集资(指未取得国家相关金融资质许可的情况下,向不特定社会公众吸收存款),违反了政府金融管制政策。

中国民营企业面临的经营环境是,无论公司经营和资产情况如何,无论案情实际情况如何,一旦董事长被抓,人们就判断他有进难出,不死也一定大流血,公司马上会失去信誉,银行停止借贷,债权人马上登门争债,合作伙伴马上消失。

然后就是公司在官方控制下紧急低价处理各类资产。民营企业家最害怕的就是被“吃腐肉”(董事长一被抓,某些公司和一些人能通过政策认可的程序,如秃鹫一样飞上,以极低价格拿走公司财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民营企业累陷非法集资案之中。从2003年的孙大午向农民集资案,到2007年的吴英集资案,层出不穷,背景是民营企业与政府金融管制的关系问题。

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开放时代,许多法学家、经济学家为孙大午呼吁,结果是判处三年、缓期四年执行,当场释放。

2012年吴英被判死刑,众多法学家、经济学家呼吁,结果2014年减为无期徒刑,以后再减为徒刑25年。

今日政-学关系下,还有法学家和经济学家会为涉案企业家呼吁吗?难。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生长史,是一部流着血和泪的、可歌可泣的史诗一般的历史。他们在引领中国企业人艰难征战全球市场、逼迫西方企业节节后退的同时,自己却处于一个险恶的环境中。可惜的人,几乎没有人在书写企业人悲壮的历史。

作为个体,企业家是能干的。作为群体,企业家是可怜的

数百年以后,历史学家们书写当下几十年的历史,会把中国企业人放到历史变迁的中心。

我梦想这只是一个司法事件,按法律的精神和规则来处理。我希望戴志康能健康活下来。”

亦有证大的员工站出来讲述了他们眼中的老板:

惊悉戴总的消息,无比难过,他的理想是做好普惠金融,也常教育我们,贷款给那些经营不易的小微企业,做银行不会去做的小贷,现在却为理想身陷其中付出一切。

我相信大家的眼睛也都是雪亮的,公理自在人心。无论彼时此时,他都是那位一直敢于担当,力挽狂澜的领袖。人生起起伏伏,低谷时忍辱负重,才是大佬本色。吉人天相,逆风归来!在这个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且慢定论戴志康

实际上,戴志康的行为亦折射出他性格的悲怆,在钢丝上跳舞,用身家性命做赌注,从头到尾赢得每次行业的赛跑,这本身就意味着高风险。

但戴志康亦不是个体,今年陷入困境的还有年过八旬的老人尹明善,亲眼看着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力帆汽车正一步一步跌到谷底,仅今年上半年亏损超9亿元;最近昔日“播放器之王”暴风CEO冯鑫被正式批捕,他曾一手造出暴风这支“妖股”,如今似乎离退市也只一步之遥……

这些曾经的行业佼佼者走到今天,着实引发众多叹息。如何避免类似的悲剧,以此为鉴,这对企业家本人提出更高的要求,加强自律、规范企业经营,任重道远。

对于几经大风大浪的戴志康们而言,现在并不是传奇人生的最后终结。我们的社会需要对失败的探索多些等待和鼓励,亦如褚时健、史玉柱、陈久霖们,他们都曾失落,也都重新崛起。

在证大投资集团官方网站的致辞中,戴志康曾写过:“人生是一本没有翻到底的书,你不可能读了一页就知道下一页。” 时至今日,我们只读到了戴志康55岁的人生。

当戴志康风光无限时,曾有记者拿他和张謇比较,他说:

“我现在做得还不够,我希望我能够持续地积累。张謇40岁才开始创业,所以我想我的持续性可能比较长一点,现在还没到盖棺定论的时候,我希望我活到70岁的时候再回头来看。”

前路迢迢,且慢定论。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905A0JQDE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