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接入征信,戴志康折戟后P2P重迎“高光时刻”?

作为清华五道口校友,作为福布斯富豪榜常客,一直以“高光”形象示人的上海滩大佬戴志康自首,引起市场震动。发家于地产,折戟在P2P,让人唏嘘不已。从红岭创投、陆金所的纷纷转型,到网信理财陷入兑付困难,再到如今“捞财宝”戴志康的锒铛入狱,P2P行业出清从小平台蔓延至头部平台,行业整顿早已进入了深水区。

也正是在市场情绪跌宕起伏、持续压抑的大环境下,9月2日互金、网贷整治办联合发文 P2P网贷机构将全面接入征信体系,给行业吹来了一个政策春风。在监管定调的四季度整改合格P2P有望正式纳入监管试点即将到来之际,金融科技大行业还能迎来柳暗花明的“高光时刻”么?

1、江湖大佬的伪创新带来P2P的至暗时刻

再次老生常谈,“证大公司”及其旗下P2P“捞财宝”的问题不是P2P的问题,其设立资金池、挪用资金早已经在背离P2P信息中介定位的路上越走越远。真正的P2P模式的发展固然不是一帆风顺,但也绝不会因为给自己“捞财”而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P2P发展至今,不少平台都曾饱受主观非议,例如曾因债权转让慢广受非议的“爱钱进”等平台。但非议过后,坚持信息中介模式、做好资金存管合规、全面确保底层资产真实靠谱、严格杜绝资金池等,真正的P2P平台,是不可能陷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非法集资的境地的。

在当下的“至暗时刻”,P2P行业无疑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现在拼的是底层资产的优质程度,以及在打黑除恶、规范暴力催收的政策环境下各家管理“不良资产”的技巧。即使在这样恶劣的时刻,我们看到很多平台都在持续通过加大对于失信人的合法合规惩戒来保障出借人的利益,通过压缩平台运营成本持续降低借款人的借款成本,在坚持信息中介定位上强化对于出借人、借款人两端的赋能,践行数字普惠金融。

2、互联网金融播下的创新创业种子不会泯灭

从创新和创业角度看,只要金融行业的利润仍然居高不下,市场对于做金融的渴望就会无法压制。跨国比较来看,2015年中国的金融业增加值占比高达8.4%,已超过美国(7.2%)、日本(4.4%)、英国(7.2%)这三个发达经济体。

2007年至2018年金融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

而国内比较来看,2018年32家A股上市银行实现净利润14893.25亿元,占A股上市公司加总净利润33833.46亿元的近一半;事实上,在剔除金融、两油之后,A股上市公司净利润合计只有15441.41亿元,勉强多于这32家上市银行的总利润。理论上金融做好实体产业的服务员,但现实中服务员成为大老板,成为“百行万业”的主宰。互联网金融从一开始就在试图撕开金融奴役实体的口子,金融革命的种子已经播下,不断生根发芽。

只要居民的投资渠道仍然有限,针对C端客户的各种合规和不合规的理财创新就会层出不穷。我们固然可以苛责出借人只看得到P2P的收益,却在选择性地忽视风险,但我们是否忘记了我们所处的这个货币不断超发大时代下的“小人物财富保值增值”的焦虑。

所谓“中产死于信托,屌丝死于P2P”,持牌机构有持牌机构的雷,非持牌机构有非持牌机构的雷,并非P2P独独有雷。普通老百姓抱怨银行存款利率太低,银行则是抱怨贷款利率没有彻底放开,这些都是一个处于金融抑制的发展中国家所必然面临的问题。一方面是劳动力报酬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的不断下降,另一方面是普通人失业压力加大和就业质量下降的风险日益突出,老百姓的投资理财需求未来只会更旺盛,这种旺盛的需求基础给予诸如P2P这样提供二位数固定收益、暂时并未获得“准生证”的机构以广阔的生存土壤。

1961至2018年中、美、日、印四国广义货币增长率

另一层面,只要小微企业和个人弱势群体的融资渠道仍然受限,服务小微融资需求的创新就有其社会必要性。截至2017年末,我国小微企业法人已超过2800万户,个体工商户6200万户,在全国各类企业总数中占比超90%,吸纳的就业人口总数约为6亿。而按照世界银行的报告,2017年我国小微企业融资缺口高达1.9万亿美元,缺口占需求比重高达43.18%,相当于当年GDP的15.5 %。小微金融服务的市场潜力在中国一直就是蓝海,而这也是吸引众多人投身P2P网贷创业的重要诱因。

国内诸多的P2P、助贷机构等金融科技企业的很多高管尤其是风控负责人不少出自以消费金融和小微企业融资见长的美国Capital One公司,这些创业者都试图把西洋派的小微流程化管理技术和本土小贷的经验做有机的结合。然而在国内目前小微信用空白的土壤上,以市场的力量构建小微征信体系的基础设施,这条路走得必然艰难。虽然难,但很有意义。

3、分流和分化,重迎“高光时刻”

互联网金融整顿至今,取得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我们至少看到了金融投机和套利再也不是简单的轮回,大佬戴志辉也许曾经期待过下一张诸如信托和第三方支付的牌照,但显然他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刻了。这一轮互联网金融整顿可能是我国“一放就乱,一乱就收,一收就死,一死又放”的“治—乱”周期律重演的普通一环,也可能是真正开启金融供给侧改革、推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良好契机。

我们这样一个大国,广大的草根金融机构过去一直游离在金融监管之外,非法集资这一达摩克利斯之剑使草根金融的创新活动难以获得法律保障,草根金融的发展陷入死循环:影响较小的草根金融创新活动不会引起注意,而影响较大的草根金融活动则很容易引来监管机构的"叫停"。由于缺乏正规化赋予的合法身份保障,草根金融机构没有制度性金融创新的激励,便将更多的精力用在资金套利这样短、平、快的利润获取方式上。

值得庆幸的是,这次对包括P2P在内的金融科技创新的监管不再是旧有的"堵"的理念,而更多强调"疏",创造P2P平台正规化的渠道。在坚持对于违规平台和不具有持续经营能力的平台“清退”的基调下,监管表态将按照“成熟一家、纳入一家”的原则,将整改基本合格机构纳入监管试点,同时积极推进P2P转型消费金融公司、网络小贷公司等持牌机构。在北京地区监管对平台注册资本要求在10亿以上的坊间传言声中,头部平台近一年多来一直走在增资路上,今年七月,爱钱进将注册资本金增至10亿,根据最新的消息,实缴7亿已完成,有利网、翼龙贷等平台也陆续密集增资。目前行业内已经有5家机构同时满足“合规必备三证”、“接入两大核心信批系统”、“注册资本达10亿且实缴5亿以上”的三大硬核标准,分别为爱钱进、玖富普惠、人人贷、积木盒子、宜人贷。

在戴志康事件仍在持续发酵的9月4日,监管下发文件支持在营P2P网贷机构接入征信系统的消息在市场迅速扩散开来,在关键时刻再次挽回了市场对于P2P的信心。

大量P2P问题平台的产生并非由于创业者主观为恶,而是个人征信接入渠道缺失下无法有力应对借款人的恶意逃废债。本次接入征信,无疑是对于网贷平台打击恶意逃废债行为构成实质性的利好。如果说之前两年对P2P的清理整顿都是在为行业发展划定红线、防范风险扩散和蔓延的话,此次P2P全面接入央行征信和百行征信为P2P作为信息中介平台进一步赋能出借人、借款人两端打好坚实基础。鉴于目前只有持牌金融机构成功接入了央行征信,本次P2P接入征信无疑也释放出了监管试点开展后P2P可能获得成为拥有经营许可证的持牌金融机构的政策信号。

在机构争取备案或转型持牌机构的同时,也有大量互联网金融机构另辟蹊径,积极转型助贷。比较大的玩家包括蚂蚁金服、腾讯金融这样的行业巨无霸,比较小的玩家也包括各家主流P2P机构,主流的美国上市的金融科技利润数据的光鲜也与各家发力助贷业务息息相关。P2P在2017年撮合的借贷余额达到顶峰,大约在1.3万亿体量,而同年中国银行业的资产规模体量高达250万亿体量。拥抱商业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无疑给诸多金融科技带来了新的发展契机。与巨象起舞,可能是诸多金融科技企业真正步入“高光时刻”的起点。

“老兵永不死,只是渐凋零”。在互联网金融的创业浪潮中,涌现出了太多可叹和可悲的人和事。但是这些都是中国迈向一个更加开放包容的的金融市场所必须经历的过程,这些成本也并非不可承受的。一个大佬戴志康的折戟,不能因此让我们否认这些年金融创新带来的可喜改变,也不能因此让我们拒绝通往更加美好的金融市场的尝试。

(作者陈文,西南财经大学普惠金融与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任教于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908A00BRL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