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格斗机器人之父Marc Thorpe

【极战记录·记录真实】

在2018年4月,极战曾经远赴美国,拜访了一位格斗机器人圈内的元老人物——原Robot Wars US创始人,格斗机器人之父Marc Thorpe先生。并为他颁发上了由极战-FMB奉上的终身成就奖。

在颁奖之余,极战菌也利用了这个难得的机会。与这位格斗机器人圈内的传奇人物交流了不少格斗机器人赛事洪荒年代的旧事。同时Thorpe先生也对如今格斗机器人发展做出了评价,并对这项赛事的未来提出了自己的展望。

今天,极战菌就将与大家一同分享这段关于科技、热爱与梦想的访谈

以下为采访内容

极战菌好看提示

阅读预计花费15分钟

Q:

在当年,是什么让你想要创办Robot Wars这个赛事的呢

A:

这就说来话长了,我首先有一个遥控真空吸尘器的创意。我觉得这个思路会很有意思,为了建造这个吸尘器,我把一个电动的真空吸尘器——类似Dustbuster牌吸尘器——放在了我建造的一个小坦克上。它很有趣,但是并不太管用,所以我放弃了这个想法。而在我放弃了之后,我就在想:我们直接做个小坦克怎么样?因为我之前为了做个小坦克而花了很大功夫。所以我把真空吸尘器从坦克上拿了下来,然后我看到坦克上面有一个很适合装其他配件的表面。我就想把电动工具装在它上面,让它可以切透墙壁或者什么,这一定会很有意思。而就在我想到这个的时候,我就想要创造一个赛事,让别人也创作同样的东西。所以我做了一些Photoshop编辑后的照片,我把一些假的机械工具PS了上去。

Marc Thorpe先生的Wired杂志专访

Q:

所以你的意思是指,当初这些机器人的威力要更弱一些

A:

他们完全没有伤害性,根本无法运行。实际上真正开始了Robot Wars的因素则是Wired杂志上那篇文章,我当时把所有的材料都收集到了一起,然后进行了广告宣传。之后Wired杂志打电话找我过来,告诉我他们想要做一个篇幅一页的故事专题。然后他们的摄影师打电话过来,我跟他说我现在没有能正常运转的机器人。他说没关系,我觉得这样不行,所以我去了附近的商店,买了一把小链锯,把它放在了坦克上面。只是放在了上面而已,上面没有接上任何东西。而这就让那个摄影师拍了照片。

1994年,Robot Wars US会场

Q:

在1994年,你创办了Robot Wars。在当时你遇到了什么困难

A:

困难无处不在,我从来都没有举办过一次赛事,感觉就像举办一个大聚会一样。你不仅仅要提供娱乐项目,或者聚会的主题项目,你还得要保护人们,也就是活动的观众们。比如说提供看台,我对看台倒是不太担心,但是要给大家能够坐下来的地方。还有安保安排,食品提供... 无穷无尽的东西(都要考虑)。

1994年,Robot Wars US场内布景

Q:

那么相比起现在我们所拥有的格斗机器人赛事,过去和现在有什么区别呢

A:

其实有很多区别,不过这取决于你对比的是什么。比如说英国的Robot Wars,他们从我过去的合作伙伴里得到了赛事概念的授权,他们现在拥有Robot Wars。因此英国的Robot Wars是通过授权运营的,通过与美国Robot Wars的合作协议。而他们将它改造成了一个更加偏向娱乐的知识产权品牌,并将它包装成一项运动项目。而我将它视为一项运动项目,但是同时提供娱乐价值。而且在基调上它就是非常不同的一个节目,但是也很成功,所以很明显的,他们做出了很很好的决定。但是,我试着让它拥有更多的车库,或者后巷风格,这会提升赛事的戏剧性。我非常希望能提升赛事的戏剧性,增加一些戏剧性效果,因此灯光应该是我当时在Fort Mason举办赛事的时候所遇到的最困难的一件事情。那里只有屋顶采光,屋顶距离地面的高度差不多有50英尺,而我希望整个场地在白天能够够完全与外界光源隔绝,因为我们的光照要求这个。所以我们的工作人员上到了50英尺的屋顶,把那些窗户都换成了黑色玻璃。差不多那些窗户长度一共有300英尺了,所以我们费了很大功夫,那可能就是我遇到的最大的困难了。

我所做的这些东西都在这里,我有一个保龄球,当时是悬挂在场地屋顶横梁上。因此在场地之内进行着激烈的比赛的时候,保龄球则可以形成一个对比,看上去要优雅很多,这样就能增加很多戏剧性。所有其他机器人格斗赛事都忽视了这个机关。音乐也是很重要的一环。

氛围很重要,非常的重要。我觉得总体上来讲,赛事的风格营造被很多人忽视了,这也是我最不满意的东西。

1994年,Robot Wars US场地内的保龄球机关

Q:

介意向我们介绍一下你的合作伙伴的故事吗?比如Robot Wars如何进入英国,并且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赛事的

A:

它并不是完全不同的赛事,但是它的确不太一样。这和我的合作伙伴没什么关系,这都是我们的联系人,Mentorn Films,赛事的制作方。以及驱使商业模板成性的人,Tom Gutteridge所促使的,他现在正在为Battlebots工作。他们选择了我关于House Robot(主场机器人)的想法,我当时建造了一个主场机器人。因为我想要确保有一个足够大,并且足够强劲的机器人在场内。我不知道它应该是什么样子,第一届比赛没有什么人参赛,我们都不知道它该做成什么样子,直到比赛的第一天。而他喜欢那个主场机器人,本来它应该是为了Robot Wars而制作的参赛机器人。因此他们想到了制作多台主场机器人的主意,比如Matilda(橡皮虫),比如Sir Killalot(机器骑士),或者什么之类的。反正有很多台,我并不喜欢这个想法,因为这让比赛看上去更像是机器人摔跤大赛。它并没有为赛事的运动属性作出贡献,不过这是他们所做出的商业决策,很明显这个决定很成功,所以我也没法质疑。这是一个商业决策,并且很明智。但是就我的立场来看,我还是认为从统计数据来看,我所做的一切是从整体格局着想。不论男女,还是儿童或者年长观众,所有人都喜欢我的概念。而他们在英国所做的,就我个人认为,将它们的受众群体缩小到了年轻观众上。他们隔绝了一部分更加成熟的观看群体,但是就像他们所说的,市场上的成功比我所说的要重要的多。

Q:

在过去的几年里,你是否还关注现在的格斗机器人比赛?或者是否还跟踪有关的新闻?

A:

在(Robot Wars US停办后)第一年里,其实在好多年里我都故意躲开这些。因为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很痛苦。Battlebots和我所做的非常接近,但是在我的心目中他们和我自己有很大区别,但是某种程度来说这很难避免,因为它的规模太大了。我所做得更加具有亲和力,同样还有商业机遇上的合作,比如Comedy Central,以及ABC运动台。这约束了他们很多,因为Battlebots的拥有者是过去Robot Wars的参赛者,并且非常出名。所以他们知道举办赛事的魔力在于哪里,因此对于他们的位置来说这种特质再也适合不过,让他们来重现这种魔力,但是他们却没能做到,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因为Comedy Central让它变成了滑稽的模仿恶搞,就像是拳击赛或者橄榄球赛的恶搞一样。而我认为这是对于推广此类运动而言最坏的事情。而这之中所展现的问题依然困惑着我:为什么像Comedy Central这样的公司... 我觉得他们的底线就是“这必须有喜剧效果”。我觉得就是这样... 否则的话他们这么做完全没有理由,想象一下橄榄球赛事以这种方法开场的结果,人们可以看到这些正式运动项目所带来的利润,不论是橄榄球,篮球还是棒球,或者还是F1赛车。这些都是严肃的体育运动项目,他们首先就不是娱乐知识产权。他们首先是运动项目。而这才是他们商业模式的成功所在,所以你为什么要让它变味呢?所以作为一个旗帜性的运动项目,然而Comedy Central却想要恶搞它。就像是本末倒置一样。

Battlebots 5.0,模特Carmen Electra采访选手

Q:

那么你认为应该从哪里来鼓励人们进入这个圈子?如果他们对建造机器人拥有热情的话。

A:

你说的是从哪里开始,其实这根本无关紧要。我过去给工业光魔工作的时候,我都会花上几个小时的时间知道一个东西的原理,来避免浪费时间、能量和金钱。并且在最后会想出一个我认为能够管用的有效的方案。我好几次开始学习的时候,一切都会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而最终你会成功,开始学就是了。因此这意味着你要加入一个团队,你得自己解决问题,比如解决特效场景的电子问题。你会学到如何解决那个问题。然后你会再去解决下一个问题,真的无关紧要,不论你从什么地方开始,只要你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

Thorpe先生展示他所制作的道具

Q:

对于现在的年轻人,如果他们对机器人很感兴趣的话,你想对他们说什么

A:

我想说的是最好的办法就是和别人一起合作,尤其是拥有比你更多知识储备的人,或者至少和你一样多的。如果一个人陷入困境的话,就不知道如何继续下去,那么就是死路一条。要是有两个人在一起的话,他们会一起合作这个项目。而当他们陷入困境的时候,他们也总会遇到困难,而最后就会共同协作找到解决方案。或许还能加上第三个人,然后就可以形成一种惯性,你建造什么东西之后,你也会解决这个问题。然后你会继续前进,然后继续解决问题,自行延续下去。如果人们拥有足够热情的话,他们自己就能继续下去,你阻止不了的。你就不需要担心如何开始了,你都无法阻挡它。

2016年Battlebots,利用机器视觉辅助瞄准的Chomp击败上届冠军Bite Force

Q:

那么你对人工智能是什么看法?尤其是机器人赛事本身而言,你觉得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A:

现在已经发展很多了,人工智能如今是一个广阔的研究领域。他们有人也在说一辆汽车会犯下错误,技术性的问题,我不知道是如何发生的。但这一切终究会发生,而且很可能不会只有个案,我个人认为人工智能是否是生命的重现?他们能否了解自己,得到足够的知识来了解我们的身体,我们身居何处,居住情况如何。真正的问题在于控制,我们能否控制这项技术,还是他们会控制我们?这是过去20年的科幻电影在讨论的,从2001年开始。

过去我的Robot Wars每年都有一个全自动级别赛,那些全自动机器人很棒,但是他们的速度太慢了。但是它们非常有娱乐性。尤其是对于建造了这些机器人的人们来说,这非常有意思。因为他们知道这一切背后正在发生着什么。但是这就像棒球比赛一样,有很多重要的事情正在发生,但是表面上的动作却并不多。你知道的,就像是跑攻战术一样,如果有人在本垒的话,那么就是抢分战术。也就是说正在发生的这些戏剧性的变化,都蕴藏在动作之中,却并不是由这些动作所表达出来的。这些都包含在机器人之中,我认为这根本无法避免。人工智能最后会掌控所有的机器与设备,我们所拥有的一切

1994年Robot Wars US,Andy-Roid v. Sakoru Special

Q:

你有什么想要和我们的中国观众说的吗?

A:

我觉得最重要的事情是不要忘记幽默感,在Robot Wars中最让人愉快的东西是那些人们会做的诡异而滑稽的事情。这样我们能让气氛放松下来,让大家从强劲的机器人中的暴力对抗里解放出来,有很多东西都能让人感到耳目一新。那就是幽默感的必要所在。

我指的是添加到机器人里面,要么在某个时候展示出来,要么就是一开始就展示出幽默感。我的意思是,没什么能比一些愚蠢的东西放在极其危险,并充满能量的设备和机器人上面更让人开心了。我的意思是幽默是最难达成的一样东西,不像是添加戏剧性,戏剧性... 我的意思是戏剧性是有层次的,而幽默感则就是好笑与不好笑。因此这很难做到,但是如果你能做得到的话,我觉得就能加强大家的想象力。我们举个例子吧,比如迈克-泰森,就像迈克-泰森穿着芭蕾鞋进拳击场一样。人们会不知所措,这会是头条新闻,但是这也不会改变他作为格斗家的强大威力。但是这两样东西形成了对比,我觉得大家可能不会欣赏这个,有一个电影叫《发条橙》,其实就比较像这个。播放的是经典音乐,但是衬托的是非常暴力的镜头。我觉得这可能有些大胆,但是我要说的就是,利用幽默感。但这是一个你如何营造对比的例子。最明显的事情总是最刺激的。

虽然采访的时间并不长,但极战菌依然在与Marc Thorpe先生的这次简单交流中,体会到了他创办Robot Wars US时的艰辛与执着。即使已经远离格斗机器人运动多年,但他依然对这项运动的核心价值,以及发展方向有着自己独到而深入的看法

在此,我们也希望Thorpe先生身体健康,希望他能够继续在今后的岁月中,继续为蓬勃发展的格斗机器人运动提供支持与指导。也祝愿极战旗下赛事能够在今后的日子里更加壮大,将Robot Wars US以及格斗机器人运动的核心价值发扬光大,让更多人体会到这项运动的魅力与乐趣所在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09A0QSAH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