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意隐瞒亲密关系中女对男施暴数据究竟为哪般?

美国学者克里斯蒂娜·霍夫·萨默斯认为,在西方的性侵和家暴的研究上,女权界蓄意造假或隐瞒真相是主流,严格遵照事实才是特例。

然而她关于家暴谣言辟谣的讲座视频太长了。为了给大家一个真相,我另外选择了以下这个例子来说明公众是如何被带有政治目的的美国女权意识形态所欺骗的。

以下是一些医生在2014年合作的亲密关系暴力研究报告。从“Conclusion(结)”(插图1:红线标注)

那里你可以看到,近“五分之一的美国男人承认自己对亲密伴侣有过暴力。”但是这方面的原始数据在这篇报告本身没有给出,只说数据来自2001 to 2003 National Comorbidity Survey–Replication这个数据库。

插图1 2014年一些医生合作的亲密关系暴力研究报告

这个结论被多家媒体报道,包括以下的NBC新闻。题为“五分之一的男人承认打过妻子或女友”:在数字上,NBC只是转述,但是“打”这个词(插图2:红线标注),是NBC新闻的添油加醋,因为原本的报告里并没有说这个暴力是打人还是精神暴力。

插图2 NBC新闻报道标题

有人(我查阅发现,求证者是实名男性,在此不公布他的身份)写信给出具那个“五分之一的男人都施暴”的报告的医生,问是否应该也做做女人对男人实施家暴的研究。这位医生表示不合适做那种研究。求证者再询问这位医生要这个报告的原始数据,该医生表示不能给。这激起了求证者的怀疑,于是他亲自在一个下面举证的数据库找到了。结果他马上就明白为什么医生不想给他数据了。因为完整的数据呈现了,对亲密伴侣施暴的比例上,女人高于男人。不论是在轻微暴力还是严重暴力上都是如此(见插图6、插图7)

这个数据库是要有一定文化程度的人才能搞懂怎么用的,医生大约是认为,不告诉别人,别人就无法自己搞懂吧。

下面我来解释一下数据库是如何使用的。境外的朋友可以很方便地查证,也建议中国大陆的朋友可以自己试一试。这是“美国(大学)校际政治-社会学研究数据共享联盟(Inter-UniversityConsortium for Political and Social Research,简称ICPSR)“收藏的学术数据库,不是来自于任何其他带有政治意图或意识形态诉求的组织的网站。

插图3 ICPSR数据库网页页面01

如果你方法得当,登入这个ICPSR网址: http://www.icpsr.umich.edu/icpsrweb/ICPSR/studies/20240 (2016-02-21)可能会要求你注册并登录。页面如插图3。然后,请在红箭头所指的地方点击“simple crosstab/frequency”超链(见插图3)。然后你来到以下页面(插图4)。

插图4 ICPSR数据库网页页面02

在这里,你选择你所感兴趣的问题,系统就会自动从数据库中提取数据,自动给你做出图表来。在大箭头所指的地方输入问题编号,比如MR42 或MR44,在小箭头所指的地方输入sex(1)来看男性的答案,输入sex(2)来看女性答案。

插图5是这样做出来的一张图表的例子,说的是男性对轻微暴力行为的承认情况……以此类推去操作,依次可以做出四组图表,分别是男性轻微暴力、男性严重暴力、女性轻微暴力和女性严重暴力。请大家记住下图中1014个人这个数字(见插图5中用红框标注)。

插图5 ICPSR数据库网页页面03

在你得到四张图表之后,你可以自己把数据做成四个柱状图,两个一组,做性别对比。插图6中那个1014个人,就是来自插图5。

从这些数据中浮出水面的图景就是:不论是轻微暴力还是严重暴力,都是女人自认施暴的比例大于男人(插图6、插图7)。你不能用“女人被男人杀死的多于男人被女人杀死的”来推翻以上图景,因为一个人“在冲突中自我保护能力差”不等于此人“不是冲突的挑起方”。

插图6 男女承认对亲密伴侣有过轻微暴力柱状图,可见:女性高于男性

插图7 男女承认对亲密伴侣有过严重暴力柱状图,可见:女性高于男性

当然,你可以对这些数据提出合理的质疑,比如自认施暴和实际施暴之间是否有落差?样本大小是否够大?暴力是否包括以暴制暴的反击?

但是,尊重事实的人们都不能容忍的是:美国女权者和或迫于女权的政治或暴力压力而使用摘樱桃大法,故意选取一部分数据公布,把另一部分藏起来,营造男人单方面施暴,女人单方面受暴的假象。在家暴方面,类似的误导性数据还有很多,用事实派女权者的话说,杀死这些谣言比杀死一个吸血鬼还困难。

这很形象,在恐怖片里,你用枪怎么打僵尸吸血鬼,它还是能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继续追杀你!这些参与调查的医生为什么不愿意公布女人施暴的数据?我想我可以理解。因为我请教了我的一位朋友,TA认识一个西方医生(实名男性,在此不公布身份),在某女权组织里做帮助女性受害人的工作,帮了不少忙,业绩不错,但是后来他因为提出男性受暴者不受重视等观点,被女权圈舆论海扁臭骂,并且被赶出了组织。是人都怕被这种白眼狼咬,上述提及的参与调查的医生不愿公布女人施暴的数据比照到这里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也担心女权主义者的报复。虽然在女权方面热衷又积极的人在大众中占的比例不大,但是女权圈的那一小撮人没有别的事情干,把所有精力全放在这一个地方,任谁也受不了啊!

在西方,尤其在美国,在女性权利问题上,意识形态和政治力量毒化传媒和学术界已经40年了,后果是非常严重的,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肃清遗毒。不知道中国的女权界是羡慕西方这种情况呢(想必许多人都可能会想:要是我也有这么强的力量,吓得别人不敢开口说出真相就好了?)还是担忧这种未来的可能性呢(希望中国以后不要变成这种乌烟瘴气的局面)

另,美国男女引发亲密关系暴力几率差不多,不是因为当今美国女性地位高了才这样的,而是人性的体现。40年来,美国女性的地位改变了不少,但是亲密关系暴力的规律并没有变化。从上世纪70年代,美国就有研究发现亲密关系暴力的男女实施几率差不多了(请查看1975 National Family Violence Survey)到现在仍有数据反复证明同样的规律(请查看近年286个文献清单REFERENCESEXAMINING ASSAULTS BY WOMEN ON THEIR SPOUSES OR MALE PARTNERS: AN ANNOTATEDBIBLIOGRAPHY)。时代的变化对亲密关系中的施暴性别比并没有什么影响。

但是,如果你把IVP (亲密关系暴力)和women(女人) 放在一起谷歌搜索,第一页上出来的内容几乎全是把女性作为受害者而非施害者来讨论的。

女权主义不是津津乐道什么男权文化的什么“性别刻板印象”吗?这才是真正的性别刻板印象。中国男人、尤其城市里的男人们真的像女权者说的那样,是占尽了便宜,妻子没办法把他怎么样了吗?想想“气管炎(妻管严)”的戏谑说法,就能窥见一斑啊!谁愿意上当,谁上当好了!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8A0KIYK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