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立地成佛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迷思,比如大多数女性相信按摩脸部可以瘦脸,按摩胸部可以丰胸。

9年来,比特币涨了一百万倍,大家始终认为它是骗局;10多年来,A股从2700点到2700点,大家却依然认定它可以赚钱。

在《人类简史》中,作者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曾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人类相信的从来不是事实本身,而是一个个存在于大脑的概念,而人类被这些概念戏耍了千年。

去中心化,可能就是赫拉利所言的那不计其数概念中的一员,也是近几年风头正劲、“游戏人间”的重要一份子。

浪潮

也许是神秘的中本聪把去中心化的概念带入了比蒂姆·伯纳斯·李发明万维网时更加主流的语境,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去中心化这个词开始频繁出现于各个领域。

比如:2017年10月,马化腾在一封公开信中首倡智慧零售,强调“去中心化。

快手说它的推荐机制、算法是去中心化的,这样可以让所有视频都有机会被发现被喜欢,而不是将流量一味导向头部内容。

上海临港自贸区官宣以后,除了”浦东再无郊区“这样的市民视野,上海地盘去中心化发展这样的宏观战略也屡被放上桌面。

有赞、微盟在每次宣讲的时候都会强调自己是去中心化的电商SaaS服务商。

微信之父张小龙在谈到微信去中心化的时候谈到:“去中心化与其说是平台的策略,还不如说是一个观念,这个观念代表着我们去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

那说了半天,去中心化到底是什么?

30年前,伯纳斯·李发明了万维网以后,他本是有机会通过收取专利费、入网费创立浏览器公司的,但最终他选择了放弃,回归工程师领域,致力于让更多人免费使用万维网上的资源,避免了收费会导致的相互封闭和唯利是图。

人的行为比团体的行动更容易看出脉络,而也许伯纳斯·李这样放弃自己成为一个拥有超级权利的中心,而是把权利放给了使用万维网的千千万万的人们,就是最开始去中心化的一个最鲜活的例子。

而在午茶君眼里,伯纳斯·李的行为也可以用一个佛教用语来形容,那便是:立地成佛。

科技向善

近日,腾讯再次对“金母鸡”去中心化,宣布《王者荣耀》将对玩家和开发者开放,开放的内容包括地图编辑器天工、互动直播以及AI等相关能力。

而这也让玩家享有了部分游戏的“监督权”和“修复权”,虽然只是虚拟游戏中的部分权力分配,但仍体现了腾讯“科技向善”的企业信条。

当然,《王者荣耀》开放并不是腾讯立地成佛路上的第一步。

痛定思痛才会反思自己,腾讯也是。

曾经,为了保证自己的优势最大化,腾讯在上市后侵入了几乎所有能进入的行业,完爆行业内小玩家,而这样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的行为必然会引发危机,2010年腾讯被指责过于疯狂突进,“全民公敌”这个称号像影子一样紧紧跟上了腾讯。

紧接着,两个月后,腾讯和360的绝地战,牵涉到了几乎当时中国的所有电脑。

而反思也在这期间发生了,在腾讯12周年纪念日的时候,马化腾在一封标题为《打开未来之门》的邮件中写道:“作为公司领导人,我个人有必要在此刻进行反思:

……

过去,我们总在思考什么是对的。但是现在,我们要更多地想一想什么是能被认同的。过去,我们在追求用户价值的同时,也享受奔向成功的速度与激情。但是现在,我们要在文化中更多地植入对公众、对行业、对未来的敬畏。

……

腾讯的梦想,不是让自己变成最强、最大的公司,而是最受人尊敬的公司。

从虚到实,也许正是从这样的反思开始,腾讯迈出了立地成佛的第一步。马化腾公开宣称:腾讯的战略是“半条命”。我们把公司一半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一半交给合作伙伴。

从封闭、独占,到开放、共享,腾讯一步步成为了“半条命”公司。把搜搜给了搜狗,把拍拍网给了京东,投了美团、投了滴滴、投了拼多多、投了知乎、投了B站、投了同程艺龙,投一切能投的公司。

如此,腾讯不再让人害怕,反而成为了人见人爱的“金主爸爸”。

2019年,腾讯正式提出了“科技向善”的企业愿景,此时已经没有人再会怀疑腾讯的用意。

从一个5人的小公司,成长为4万多员工,营收超4千亿的巨无霸,腾讯一路走来,一直在蜕变。

也许我们看不到未来,但信念的力量历来穿透时光,从科技向善午茶君看到了腾讯成为一个伟大企业的希望,去中心化这样的时代强音也赋予了腾讯作为一个互联网企业千载难逢的机遇。

机会给予了适合的人便会成就一段佳话,做企业难,做一个伟大的企业难上加难,而腾讯也许是目前中国最有希望的那一个。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20A0GFW8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