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习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发布

智能电视的抢滩登陆——但万物互联还有没有它的一席之地?

自从中兴被关进“小黑屋”之后,华为的曝光率就一直有点超标。

从2018年底孟晚舟被捕,到2019年初携手5G和折叠屏亮相巴塞罗那,华为深得“降龙十八掌”真传。

5月份更是因为美国所谓的“紧急状态”,华为不仅被列入了“实体清单”,还要面对ARM、Google和IEEE等“白手套”在国际市场上的群殴;但就算是这样华为也没有“卑躬屈膝”,还顺手就拿出了两枚“核弹”——鸿蒙&方舟。

一者开天辟地,二者薪火传承。

随后,因为各种原因“斩立决”变成了“缓刑”,却也因此把鸿蒙推入了火坑。

果不其然,鸿蒙还在娘胎就遭遇了不少的“捧杀”和diss。

有人说鸿蒙有机会与Android、iOS分庭抗礼,开启新的生态秩序。

也有人说鸿蒙就是空城计、是在画饼、在大搞爱国教育。

但总体上还是捧杀之风压到了diss之流。

直到华为的开发者大会:

8月9日,华为在广东东莞召开的开发者大会上,正式宣布推出自研操作系统鸿蒙。

8月10日,华为旗下品牌荣耀发布了首款搭载华为鸿蒙OS操作系统的智能终端——荣耀智慧屏。

各种声音迟疑了片刻,曾经没什么声量的开发者一拥而上,他们对“事实”的考究对真相的“追求”一瞬间就戳穿了自媒体“假大空”的泡沫;尤其是动不动就拿代码说话的他们简直所向披靡:开源中国一片唱衰、还有不少开发者明枪暗箭各种冷嘲热讽。

一堆你不懂的专业术语证伪也就罢了,关键是他们还喜欢把林纳斯“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的话挂在嘴边。

这又和自媒体为了10w+夸夸其谈捧杀鸿蒙有什么区别?

不过是占着“话语权”兴风作浪。

一个想把它捧上天堂,但难免用力过猛;一个想把它打落地狱,也难免不近人情。

当然,我们不否认一些自媒体“望子成龙”的用心,虽然有点脱离实际,但在大局观上也不是一无是处;我们也不否认一些开发者“针砭时弊”的冷静,虽然有点过分理智,但他们担忧的也不见得都是耸人听闻。

他们说鸿蒙是空城计?

8月9号鸿蒙出世。

他们怪鸿蒙是PPT。

8月10号鸿蒙上了电视。

他们要鸿蒙Showing the code。

鸿蒙官宣今年框架开源,明年全部开源。

但就算是这样,也有人还是不信;毕竟,现在的鸿蒙还真的只会“牙牙学语”。

普通人的我们自然不信鸿蒙一出就能拳打Android、脚踢iOS;但要说鸿蒙是在天方夜谭,还没下地走路就彻底黄了,其心可诛。

当然,发布会上余承东“言之过早”这也是事实。

毕竟当前鸿蒙还是Linux内核、LiteOS、鸿蒙微内核的“结合体”,还远远不够成熟,也扛不起自媒体给鸿蒙圈定的“远大前程”。

但考虑到鸿蒙所背负的政治包袱,这一切是可以原谅的。

要知道,此时此刻iOS已经12岁了、Android也有11岁,鸿蒙才呱呱坠地,又怎么能指望人家一出生就全知全能?

而且,很多人不看好鸿蒙,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就对鸿蒙有多了解,仅仅只是因为鸿蒙是华为的才会迁怒;就算鸿蒙已经在荣耀智慧屏上“站稳脚跟”,他们还是会纠结鸿蒙的安卓特性。

不可否认,华为在这几年的营销上有那么一点“剑走偏锋”,但一见有人力挺华为就叫嚣“海军”这真的有点不可理喻;而且连爱国在某些人眼中都能称之为“贼”,这就有点毁三观了。

华为有没有海军我不知道,但三星肯定有;而且不管是任正非还是华为,他们从上到下都拎得很清“爱国不是生意”:

鸿蒙可以和国产系统绑定,可它没有;

鸿蒙也可以呼吁有志青年,可它没有;

鸿蒙还可以上升到国家层面寻求政策支持,可它没有。

甚至于,在一波又一波的“抗鸿浪潮”中,华为也可以为自己叫屈,指出鸿蒙正在遭受不公正待遇,可它没有。

要知道在当前贸易战的大背景下,美国梦早已稀碎、日不落心怀不轨;华为但凡能够把系统点亮,打一张爱国牌少说能够卖出3、4亿,可它还是没有。

华为没有强调鸿蒙是“中国系统”、用的是“中国芯”,矢志不渝提高中国互联网的顶层话语权;它只是强调“鸿蒙是安卓的备胎”、“鸿蒙比安卓快了60%”,“万一安卓不给用了,1~2天就可以完成数据迁移”。

当美国因为华为一而再的延长“临时许可证”,你们真的觉得鸿蒙百无一用?

与其说鸿蒙因为“弱小”避开了iOS、Android的正面战场;不如说鸿蒙是一个先锋,它有着从零开始孵化一个市场的孤勇,也有着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更有甚者它正在开创某种未来。

这样的鸿蒙却被人掰开了发布会上的每一个字符拿来批斗,怎不叫人心疼。

但也正是因为心疼鸿蒙,对它有所期待,我们对它才有着更苛刻的要求:5G的水到渠成给了它足够的想象力、手机的成功加冕给了它更大的底气,主动避开安卓开启万物互联也足见它的深谋远虑;但智慧屏上的亮相却真的不那么让人满意。

鸿蒙作为下一代操作系统,却完全没有作为下一代操作系统的格调和质感;

荣耀智慧屏作为鸿蒙的第一次,却几乎看不到初体验的惊喜和浪漫。

我们知道华为这是第一次做系统、也是第一次做电视,但我们也是第一次看到鸿蒙系统;大家都是第一次,这不是我们对它“降低标准”的理由。

而且正因为它是华为,我们对它才会有着更高的标准:

也许,荣耀智慧屏作为2019年国产智能电视还能勉强及格;

但若放在LG、三星和松下这个段位却是有点不够看的;

尤其它还是鸿蒙的第一次触屏之作,就更显平庸了。

当然,考虑到市面上给鸿蒙带来的舆论压力,荣耀智慧屏“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赶工和维稳的心态一开始就决定了鸿蒙电视没那么惊艳;这确实也能接受,只是这样一来智慧屏2.0、华为电视就必须拿出一点“真功夫”。

毕竟,它是鸿蒙啊。

既然荣耀智慧屏“差强人意”,那什么样的智能电视才是我们在万物互联时代所需要的?

外观上的变化有迹可循,机械升降、视觉隐形、家居异化和电子鱼缸都可以;但内涵上,我们又该如何标新立异?

电视总动员

1925年,英国科学家贝尔德发明机械扫描式电视摄像机和接收机;同一年,美国人斯福罗金在西屋公司向他的老板展示了他的电视系统。

但直到1958年,我国的第一台黑白电视才制造成功,并于1973年开始试播彩色电视。

当电视机作为“第一台”电器进入大多数家庭,传统电视逐渐从蛮荒阶段进入成熟期;其所在的电视行业更是作为大众内容消费的头号玩家迅速规范化,衍生出电视台、电视内容商和电视运营商。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冲击,传统电视渐渐露出颓势,网络电视崭露头角。

特别是智能手机时代的到来,APP生态给用户打开了一扇触手可及通往互联网世界的大门,网络电视逐渐沦为智能手机的附庸。

眼看着智能手机从大屏变成全屏、像素越来越高、拍照功能越来越大,当它的潜力逐渐耗尽,不少手机厂商又开始转战智能电视;而5G万物互联则是给它点的一把火。

如果说传统电视拼的是渠道和资源。

那么网络电视拼的就是手段和野心。

至于智能电视拼的则是技术和远见。

传统电视和互联网的遇见不算美好,2004年互联网可以在线播放豆腐块大小、模糊不清的视频动摇了它们的固有格局。

但网络电视的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2013年乐视第一代电视X60正式发布,正式开启了互联网电视元年。

智能电视的崛起反倒有点趁人之危,2018年小米从轰然倒塌的乐视手中接过指挥棒,踩着无数人的尸骸以性价比独领风骚。

当然,这几个时间点并不精确,尤其是网络电视和智能电视之间的界限更是模糊,但不可否认乐视和小米引领了两个时代。

至于鸿蒙电视现阶段“换心”又“换脑”,但它的身体还是蛮诚实的。

乐视电视:蒙眼狂奔

经历了CTR显示屏和等离子屏之后,液晶屏在互联网电视诞生前就得到了大规模应用。

传统电视离我们太远,但互联网电视(网络电视)却似乎还在昨天。

互联网电视(OTT TV)的概念最早于2009年传入中国,TCL也早在2012年就联合腾讯推出一款号称“智屏iCE SCREEN” 的电视;但真正把互联网电视推到风口浪尖的还是乐视。

曾几何时,贾跃亭登高一呼一句“蒙眼狂奔”成就了所谓的PPT神话,但梦还未醒,人却窒息了。

2012年,乐视发布“乐视盒子”,以正版高清内容为卖点,开启内容付费模式。

当时的电视市场还是五大传统电视产商(海信、创维、TCL、夏普、三星)的天下。

2013年,乐视发布“超级电视”系列产品对标三星,甚至喊出了“颠覆”的口号,由此引发了2013年互联网电视热潮;爱奇艺、阿里、小米纷纷加入竞争。

2014年,超级电视因为广电严控遭遇重挫,电视还在卖,可播控平台已然边缘化。

2015年,乐视和小米的战争从电视蔓延到手机。

2016年,乐视手机供应链欠款危机爆发,从而引发乐视体系资金链断裂。

乐视“崩盘”成为互联网电视的分水岭,2017年贾跃亭远走美国造车、2018年李怀宇出走微鲸、2019年冯鑫被抓入狱;但在此之前,乐视电视一直被认为是乐视体系最优质的的资产,也曾有过短暂的巅峰。

2016年9月国内市场每售出5台电视,就有1台是乐视超级电视。

2018年,乐视电视花了30亿改名乐融致新再度出发,2019年5月发布第5代超级电视。

然而经过两年多的波折,乐视电视的市场份额早已被其他厂商瓜分,消费者也丧失了对其的信心;曾经的颠覆者终究还是被自己颠覆了。

但乐视电视对于电视行业的贡献也是板上钉钉的:

1、引领电视这种夕阳产品进入新时代;

2、快速迭代将科技成果引入电视行业;

3、打破电视局限引入互联网生态运营。

小米电视:摸石头过河

2013年9月,成立仅3年的小米就发布了旗下第一款互联网电视,比乐视超级电视的开售时间晚了2个月。

由于当时乐视电视因为其做工和品质备受质疑,小米电视的诞生就有不错的舆论环境。

随后乐视因为版权扳回一局,而这恰恰是小米掣肘的地方;但把手机市场上的成功移植到电视领域,进一步挤压互联网电视泡沫的做法还是比较走心的。

虽然最初把电视价位拉低的是乐视,但凭借性价比出位的却是小米。

不过打败乐视电视的却不是小米电视,乐视想学小米把电视上的成功复制到手机上,却不顾当时手机市场的白热化;最后被自家的友军乐视手机拖垮。

经过了一轮又一轮洗牌,传统电视和互联网电视巨头先后淡出视野,乐视、暴风溃败、微鲸阵痛之后小米终于一家独大。

2019年7月,雷军宣布小米电视上半年销量中国第一。

但随后就有媒体人批评小米电视“一无技术力、二无制造力、三无服务力”,这是中国市场彩电业的悲哀。

就像罗永浩说的“太扯了”,小米固然没有大家口中所谓的“核心科技”,但要说它一无是处就难免偏听偏信;难道市面上的几百万台小米电视都是大风刮来的?

不可否认,小米深谙“互联网红利”:底层系统是安卓的,芯片是外采的,MIUI TV的玩法类似于“Apple TV的汉化版”;但它短短几年就赶超几十年的彩电业做到了全国第一,并为广大用户提供了一个性价比更高的选择,这难道不是小米电视的价值。

虽然一直停留在低端产品打价格战确实不是时代的进步,但至少它给传统电视带来了危机,也给新入局的玩家指了一条明路。

而它给整个市场带来的也远非一句懒惰与投机就能否决:

1、小米电视为消费者带来了全面屏、壁画外观、屏幕与主机分体式设计;

2、小米电视引入了PatchWall人工智能系统、小爱同学和语音控制遥控器;

3、小米电视正在与优爱腾三大内容平台合作,力图为消费者带来海量内容。

荣耀电视:成也鸿蒙、败也鸿蒙

如果鸿蒙没有着急发布?

如果荣耀没有搭载鸿蒙?

如果智慧屏能够显示出智慧?

可惜,没有如果。

作为下一代操作系统,荣耀智慧屏真的很难让人满意。

但吐糟归吐糟,5分钟3000多台的首战成绩说明它还是有着可取之处的。

说真的,内置鸿蒙OS、搭载鸿鹄818智慧芯片、AI升降摄像头、支持NFC魔法闪投、控屏等功能这些确实是荣耀智慧屏独一无二的亮点。

但内置OS没有肉眼可见的交互区别;鸿鹄818智慧芯片又很难肉眼可见;AI升降摄像头已经不是新鲜玩意;NFC魔法闪投和控屏不是唯一。

这就很难让人相信荣耀智慧屏的代际定位,乐视打破了电视的局限性、小米有着更丰富的用户体验,荣耀智慧屏有什么?

从UI、设计到交互,想必经历过全面屏和摄像头战争的我们早已经司空见惯。

当然,也不是说荣耀智慧屏真就那么不堪;只能说我们对于鸿蒙系统的期望太大了,也就难免失望。

若站在华为的角度,荣耀智慧屏至少追平了国产智能电视,多少还能兼容手机上的成熟交互,它给了华为一个很高的起点。

而且在战略上,除开鸿蒙的未来蓝图;华为已然走上了另一条苹果化路径:集成自研芯片、操作系统之功力与智能手机之用户基数,获取互联网电视这个成熟市场的确定性红利。

在局外人来看,荣耀智慧屏作为一个后来者它无法创造太多新奇体验,这就是它的原罪。

不过对于业内人而言,华为进军电视给它所带来的的品牌溢价正是目前整个行业所欠缺的,它可以搀扶小米补全中国电视行业的另一条腿,让更多玩家看到电视行业在品牌和内容上的潜能。

LG&Samsung&松下

如果我不曾见过天下,我或许也会倍感荣耀。

但我见过了人世繁华,惊觉国产电视太过迷恋当下。

或许会有人觉得我们对荣耀智慧屏的要求太苛刻了,但你们若看过LG、Samsung和松下关于未来电视的定义,想必就会觉得中国电视真的太保守了。

LG的可升降电视Signature OLED TV R

LG与设计公司 Foster+Partners 合作,在2019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和2019 年米兰设计周上推出全球第一款可机械升降的电视Signature OLED TV R。

Signature OLED TV R有三种不同的模式:全视图(全屏)、线视图(四分之一屏)、零屏幕(隐藏屏);在用户不需要使用电视机功能的时候,它可以下降成一条窄屏或者下降至完全隐藏,即便是完全“隐藏”起来的状态,用户也可以通过 sound bar 播放音频内容。

三星 Micro-LED 面板

CES 期间,三星展出的 Micro-LED 面板吸收了 OLED 屏幕的自发光特性,同时还能做到尽可能的无边框设计,这意味着用户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将屏幕拼接成不同的尺寸。

三星曾在 CES 现场组成了一面高达 219 英寸的 The Wall 巨型电视墙。

三星电视 Sero

为了吸引那些 Instagram 和短视频的重度用户,Sero 还带有一个可旋转支架,所以你既可以横向使用,也可旋转 90 度观看那些竖向视频。

三星Serif 电视系列

2016年,三星联合法国设计师 Ronan 和 Erwan Bouroullec 推出 Serif 系列电视模糊了家电和家具的界限:设计师把电视从一种电器变成了一件家具,顶部设有一个搁架式的表面,可用于放置遥控器、摆件、花瓶和其他小物件,而背部的织造布板则很好地掩盖了电线和接口。

松下Vitrine 的电视

2019年米兰设计周期间,松下与家具品牌 Vitra、设计师 Daniel Rybakken 合作,推出了一款名为 Vitrine 的电视机:采用透明 OLED 屏幕与玻璃结合,将艺术,设计和科技融为一体,不像大多数电视机在关机时变成黑色大块;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智能玻璃柜。

LG、Samsung、松下的大胆设计,再加上一个被奉为圣经的“索尼屏”,虽然他们在价格上恃才傲物普通人很难接触;但这不妨碍“有钱人”和“有心人”的鄙视链成型,而国产电视一下子就没了逼格。

我们已经在手机上的屏幕战争中赢得了全面胜利,就算是在未来的5G和折叠屏也不输于人;就真的不能在电视上再上演一次“大逆袭”吗?

尤其是万物互联时代,这是我们不能输的战争。

客厅重新成为家庭的中心

智能手机的发展已经到了天花板这是不争的事实。

就算是苹果都开始对自己的硬件缺乏自信开始想在内容服务上掘金。

国产手机就更不用说了,华米OV牢牢把控市场不断蚕食其它品牌份额,开始在iOT领域排兵布阵。

不可否认,智能穿戴已经被智能手机开发到极致,在没有新材料、新技术、新突破出来之前,其它穿戴产品也很难取而代之;这就让智慧家居这个词再一次焕发生机,而作为家庭的中心智能电视却还有再开发的潜力。

尽管当下的电视机市场持续萎缩,年轻人的时间更是被微博、微信等内容,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和虎牙、斗鱼等直播平台分割;但考虑到年轻人喜新厌旧的个性和内容平台日渐僵化的处境,越来越多的人对快餐内容免疫,他们正在逃离。

而电视就有可能重新翻身成为手机之后下一个互联网入口,她的长内容、深度交互和沉浸体验将被赋能。

AI技术的发展、5G时代的到来,万物互联更是给了智能电视无穷的想象力,资本不可能视而不见。

这样的态势下,智能电视就可以把华为、荣耀的路由器、台灯、体重秤等一众智能硬件产品,以及锤子的空气净化器、努比亚的智能门锁、360的路由器、摄像头、智能门锁等融为一体,统筹智能洗衣机、智能冰箱、智能扫地机器人等成为家庭智能硬件的绝对中心。

而未来智能电视将不止于支撑在地面、悬挂于墙体,它将有可能和特殊材料、墙壁融合为一体,甚至是打破墙壁转角的局限,把整个房子变成一个立体的显示器。

又或者它根本就不需要屏幕载体,可以在空气中全息显示。

鸿蒙,就是为此准备的。

苹果的七大系统、安卓的Fuchsia也不外如是。

当然,说到智能家居就不得不提当下已然病入膏肓的房地产。

毕竟,消费者必须先有一个相对固定的住所才会去买智能家居,而智能电视作为一个更换频率较低的电器,它的未来是和房子绑定在一起的。

但若房价居高不下,也不是说智能电视就没有用武之地,以家庭为单位的它还是有可能会在单身公寓、长租公寓和地产公司的智慧社区出现。

这样能够消费的人群终究有限,想要推动社会进入万物互联时代房地产公司就必然需要做出“牺牲”,让通讯产商进来、又或者是它走出去,必先予之,才能取之。

智能电视最大的软肋

考虑到万物互联给传统消费场景带来的颠覆性,它必然不是通信产商一家的事情。

而智能电视固然有可能成为客厅、乃至家庭的中心,通信厂商也不可能面面俱到。

我们可以预估的是随着人工智能、机器赋能和生物技术的进一步发展,总体上人类的出行纵深和体验将会越发高效。

但于个体而言网络权重必然会进行下一波分裂,普通人的生活空间、工作体验将会受到进一步压缩:一是他们没有更多资本进行更高科技的尝试、二是这种高科技生长于资本之上也只会变成资本的天赋特权。

而这,也就是只能家居的天花板。

虽然这之后可能需要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迈入万物互联时代,但只要万物互联开始就必然会影响到企业、社会和个人。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是一次话语权的争夺、对社会资源的重新分配,也是社会结构的再一次重组。

毕竟未来用户接触什么内容,在无孔不入的智能硬件之下都间接由通讯厂商和内容制作商决定,而用户在潜移默化之下做出的消费决策和社会行为又会受自己看到的内容影响。

所以未来有可能分化出硬件和软件这两种庞然大物,当然,必要的监管是少不了的。

智能硬件这边,华米OV都已然入局。

内容制作这边优酷、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却迟迟没能入戏。

不是炒冷饭的综N代、就是制作低劣的古装玄幻;虽然小鲜肉的泡沫正在撕裂,但《陈情令》《魔道祖师》这样的作品真的缺少与Netflix《全裸监督》、Amazon《黑袍纠察队》的一战之力;这是意识形态之争,更是文化底蕴的较量。

我们在内容制作上的短板必然会给智能电视的普及拖后腿。

没有好的内容支撑,再好的硬件也独木难支。

在硬件上好不容易找回一点存在感,难道还要在内容上彻底失去话语权?

曾经的电视有多火,万人空巷。

现在的电视就有多冷,孤芳自赏。

互联网来了之后电视行业每况愈下,被电脑拿去了好奇心,被手机拿去了注意力,就连平板也能踹它一脚。

如今,互联网已经成了人们所说的“基础设施”,甚至有了和能源、交通行业一样的战略意义;当手机的潜力被消耗殆尽,资本这才注意到智能电视还可以继续耕耘。

在传统电视时代,电视更多的是一个大宗家电,笨重、难以使用、开机率越来越低。

在互联网电视时代,基于安卓系统,互联网的海量内容以及友好的UI界面,电视逐渐由一个生命周期长达五到八年的大宗家电,变成一个生命周期可能只有两三年的电子快消品。

而在智能电视时代,它已经不满足于做一个电子快消品,它要总览家庭智能设备成为客厅乃至家庭绝对的中心。

它的前方固然是星辰大海,但我们也有必要认清现在的万物互联市场还是一片滩涂。

我们来了,我们看见了,但我们还需要征服。

PS:

头图来自于behance作者@Ferdi Rizkiyanto

部分素材来自于@知乎 @虎嗅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23A03FH4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

添加站长 进交流群

领取专属 10元无门槛券

私享最新 技术干货

扫码加入开发者社群
领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