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产业链冰火两重天:封测遇难关,AI芯片迎利好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席卷态势下,任何一个行业都难以独善其身,芯片行业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波及,但施加在产业链上不同环节的“作用力”不一。

芯片封测企业“复工难 ”

完整的芯片产业链主要分为芯片设计、芯片制造、芯片封测三个环节。其中封测是产业链最后一个环节,封装测试是指将通过测试的晶圆按照产品型号及功能需求加工得到独立芯片的过程,具体包括晶圆测试、键合、检测、成品测试等工序。目前我国在全球芯片半导体产业的国际分工中,封测领域是最为突出、发展最好的领域。

”封测企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企业,对劳动力成本要求较高,疫情期间内,或将面临复工难题“,长期关注芯片半导体投资的天鹰资本创始合伙人迟景朝向 AI 前线表示。

春节期间,芯片封测厂员工大多放假回家过年,为防控疫情,全国各地采取了封路等封锁措施,加之多地要求异地返回人员隔离 14 天,封测厂节后如期复工难以保障。如果疫情短期内得不到有效控制,后续招工也会是个难题。据半导体行业观察报道,截止2月11日,国内封测厂的产能仅为正常情况下的 50% 左右。

另据集微网报道,中国封测三巨头之一的华天科技在春节期间停产了 3 天,由于复工难度大,截止上周其产能利用率在50%左右。长电科技在 2 月 10 号复工,春节期间公司安排了接续生产计划。晶方科技在春季期间未停工,截止上周在岗员工 60% 以上。

疫情阴霾笼罩之下,不少中小封测公司的日子不太好过。复工难直接影响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开不了工就意味着没有收入,封测属于重资产行业,很多中小封测企业将遭遇现金流告急的尴尬。

2019年上半年,受中美贸易摩擦、手机销量下滑及存储器价格偏低等因素影响,封测行业低迷,多数封测厂商营收跌幅严重。第三季度开始,由于存储器价格跌势放缓及手机销量回升等因素,封测市场渐渐有了复苏迹象。没想到2020年开年,突如而来的疫情又给封测行业复苏增添了一些不确定性。

新鼎资本创始人张驰的态度比较乐观,他认为疫情对芯片封装公司影响不大,因为目前在芯片封装、芯片制造行业,大企业较多,因为这个行业的特殊性,业务规模大,所需的投资量巨大,小企业干不了,资金实力强的大企业的抗风险能力也更强。

据了解,国内第二大半导体封测公司通富微电的订单未受到影响。公司于2月3日假期结束后迅速成立了防疫情保生产领导工作小组,封测订单中,中科龙芯处理器、华为芯片等重点产品都没有停止生产,都按期交货。

芯片制造企业影响不大

相对于封测企业,新冠疫情对处在产业链中游的芯片制造产线影响有限。芯片制造环节,各要素之间的联动和外部环境的依赖度程度相对较小,且制造产线普遍一年365天不停工,遇到节假日也是人停机器不停,生产线仍保持运转状态,一旦停工将面临着巨大的仪器调试压力和其他损失。

中芯国际2月3日公告表示,“作为集成电路制造企业,中芯国际需要确保全年365天、24小时工厂生产正常进行,以满足客户的产品代工需求”。此外,华虹半导体、粤芯半导体等晶圆厂的生产经营均正常进行。

深聪智能联合创始人吴耿源告诉记者,中芯国际等制造大厂通常春节期间并不停工,因此疫情导致的“复工难”对一线芯片厂商而言影响非常小。甚至行业还会出现因为疫情引发的“恐慌性投片”现象,使得芯片制造商在短期内有订单上升的趋势。

令人欣慰的是,处在武汉疫区的长江存储、武汉新芯、武汉弘芯三大晶圆厂商的生产并没有因疫情而中断。长江存储的生产经营仍在“正常且有序地进行”,公司针对在岗员工做好防护措施,针对外地员工延缓返岗时间,并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鼓励远程办公。问芯Voice 独家消息称,在封城情况下,武汉新芯工厂在正常运转,并已和长江存储藉由特殊申报的管道程序,让芯片维持正常出货。武汉弘芯目前处于等待机台入厂的阶段,没有出货问题。

2月17日,经济观察网的报道称,长江存储、武汉新芯在疫情期间虽未中断生产,经营情况正常,但在产能方面会受到影响,武汉新芯已适当下调了Q1季度产能。

不过,黑芝麻智能科技CMO杨宇欣也向记者表达了他的担忧。“疫情期间,一些芯片生产制造企业的客户订单都往后拖了,对它们来讲,产线只要开了就有成本,订单延后对生产、封测企业影响不小”。

远程办公减轻芯片设计行业压力

如果单纯从企业规模这个维度作考量,产业链上游的芯片设计行业受到的负面影响可能最大,因为芯片设计行业里,中小企业居多。

据统计,截至2019年11月底,全国共有1780家设计企业,其中有1576家是属于员工数少于100人的小微企业,占比88%,2019年,仅有3家公司营收过百亿。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集成电路设计分会理事长魏少军曾在同期表示,2019年预计有238家企业的销售超过1亿元人民币。

头部的芯片设计公司几乎无影响。中国台湾Digtimes网站报道称,尽管新冠疫情肆虐,但主要的IC设计厂商高通、联发科和华为海思都没有砍单。熟悉华为、海思体系的半导体业者也透露,华为高层已决定一单未减,持续堆高芯片。

疫情同样影响到了芯片设计企业的复工率。苏州芯格微电子的一名高管孙浩(化名)告诉AI前线,他们公司被安排在3月1日以后才可能复工,但他并未透露延迟复工的具体原因。杨宇欣告诉 AI 前线,黑芝麻智能科技在武汉研发中心的工作开展受到了很大影响,暂时无法完全复工。团队三四十人目前健康状况良好,零感染。

据了解,多数芯片设计公司选择在家远程办公。黑芝麻智能科技于2月10日正式复工,对公司职能部门的员工采取了“到岗+远程”办公结合的形式,200多人的研发团队远程办公。

“芯片研发需要有一定规模的团队在一起做,沟通交流频繁,在家远程办公,虽然研发工作可以继续往前推进,但会拖慢整个研发进度;另一方面,产品交付时通常需要帮客户调试产品、技术,但现在人没办法到现场,也影响到了产品交付”,杨宇欣说。

张驰表示,于芯片设计公司而言,远程办公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芯片设计属于技术密集型行业,芯片设计公司需要不断设计流片形成产品,设计、画图、流片等环节完全可以远程在家,利用协同办公解决。其次,芯片设计公司最花钱的地方是流片环节,这需要找台积电或联发科代工设计出好的芯片来流片。“即便有公司受疫情影响,也可以考虑将流片往后推一推,其他业务继续开展,至少在3个月内,对芯片设计公司的冲击也不会太大,除非有一些芯片设计公司需要融资去流片”。

光量资本创始人王维也认为新冠疫情对于芯片设计公司影响不会太大。但他同时指出,一些快速发展中的中小型芯片设计公司,融资的需求较高,但现在短时间内又难以融到资,一旦现金流吃紧,就很可能导致公司日常经营出问题。

杨宇欣表示,尽管受疫情影响,公司的订单交付、汇款进度放缓,当下黑芝麻智能科技的现金流状况仍是健康的。他也坦陈,如果将时间线拉长到一整年来看,现金流压力会比原先想象的要大。因此,公司内部已经开始实行一些节约成本的措施,另一方面也在积极寻求短期、快速的融资方式,争取政府对创业企业的优惠政策、银行贷款的优惠政策支持,为长远计。

AI芯片、生物芯片迎来利好

区别于传统CPU,AI芯片与AI算法相匹配,可以很大程度提升运算能力。近年来,AI芯片发展迅猛,众多科技巨头竞相布局。经过几年的发展,AI芯片迎来了落地的关键阶段,这次突发的疫情又是否会打乱AI芯片发展的节奏?

深聪智能是AI独角兽思必驰联合中芯国际下属投资公司中芯聚源合资成立的AI芯片公司,根据吴耿源的分析,这次疫情对于AI芯片的研发和应用落地“可谓是正负面影响皆有,挑战中又并存着机遇”。

临时性的负面影响,一是公司员工无法正常复工,尤其一些需要面对面沟通的岗位开展工作不便,不过,通过远程办公的有效管理机制能够基本完成原有的计划。二是,疫情影响加上快递行业的整体滞后,会使得终端品牌客户的产品出货量与往年相比有大幅度下降,同时也波及到了AI芯片的出货。

危机背后也往往蕴藏着机遇。新冠疫情的爆发一下子让人脸识别、语音交互等非接触式人工智能技术受到了极大的关注,但当下人脸识别受限于口罩、护目镜的使用,语音交互技术便成为疫情防控中最具潜力的技术,而相对应的AI语音芯片也会随着各大应用场景的硬件需求的崛起而带来一波新的机会。

吴耿源表示,长期来看,这次疫情为AI语音芯片带来了很多非接触式的应用落地场景机会,“Hand Free ” 形式的场景需求将受到更多关注,如智慧园区、智慧办公楼宇中的电梯语音控制,出入关卡利用声纹识别、语音交互方式做访客登记,利用语音控制办公室/公共卫生区域开关门。此外,疫情带来的“宅”经济现象也将会令人们对于智能家居的语音交互需求攀升。

自动驾驶AI芯片的需求短期也将剧增。疫情爆发以来,以自动驾驶芯片见长的黑芝麻智能科技就看到了大量无人小车的市场需求。杨宇欣也观察到,业内一些专门做无人小车的公司也订单激增。由此看来,疫情在一定程度上激活了无人小车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疫情还给生物芯片、红外芯片带来了特别的发展机遇。防控疫情亟需大量的红外体温检测仪、核酸检测试剂盒等防护物资,这让不少红外温度传感器芯片、生物芯片、内存芯片等电子元器件的供应商需求暴涨、供不应求。

曾经非典防控时的“功臣”— 高德红外是此次疫情防控红外热像产品的核心器件供应商。为保障供应,该公司相关部门500多名员工春节期间没有停工,24小时加班生产红外快速筛查仪。据了解,该公司获得了工信部6万台热像仪需求中中的2万台订单,财经涂鸦的报道中称,高德红外透露,受疫情的突发刺激,目前在手订单已超越2019年全年。按当前高端热像仪单价在10-12万之间,低端产品4万左右每台测算,2万台热像仪可贡献收入逾10亿元。

生物芯片近年来在临床多种病毒检测中应用广泛,针对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检测,SBC生物芯片上海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旗下上海芯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研制出了新型冠状病毒抗体检测试剂盒;2月5日,中国微流控生物芯片第一股万孚生物也研发成功了新型冠状病毒系列检测试剂盒公司。

在迟景朝看来,疫情需求刺激下,用于医疗设备上的芯片会发展的更好。

写在最后

AI前线接触到的多位专家均对目前疫情影响下的芯片行业的发展状况感到乐观,他们均一致认为,纵观全局,疫情对芯片产业链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有限,王维用“中性偏弱”来形容受影响程度。

且,任何影响都只是暂时的。杨宇欣认为,这场突发的公共卫生事件所造成的产业停滞、业务放缓也终将随着疫情的结束而逐渐恢复到正轨,但并不会改变芯片市场/行业发展的规律。

张驰表示,疫情防将导致机构募资、投融资放缓,及企业融资不畅,而这也只是暂时的,不会持续太久。他预测,2020全年,芯片行业投资额和数量与2019年相比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他也相信,伴随着国家对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大力支持,2020年,仍将是芯片半导体蓬勃发展、不断提速的一年。

  • 发表于:
  • 本文为 InfoQ 中文站特供稿件
  • 首发地址https://www.infoq.cn/article/rhBs4J9zDpIbxJ8QutNU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