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商不能承受之重:英国5G建设将走向何方?

在打了几个月的太极之后,英国政府最终还是决定全面禁止华为参与该国的5G网络建设。

据新华社报道,英国政府已下令,自明年起所有通信服务商都不得再采购华为设备,而已安装的华为设备也必须在2027年之前全部拆除。

政府手段强势介入,又会英国的5G前景和行业格局造成什么影响?

运营商不能承受之重

约翰逊政府突然一反今年初“允许在英国5G网络设备中最高占比为35%”的表态,宣布彻底禁用华为,无论是出于对美国政治施压的让步,还是为了确保英国所谓的数字安全,该决定最直接的利益损失者无疑都是英国的各家移动运营商。

就连数字大臣道登本人也坦承,该禁令将使得英国5G网络建设滞后两至三年,并给各家电信运营商带来约20亿英镑的损失。此前牛津经济研究院的调查也显示,驱逐华为将使得英国未来十年的5G部署成本提高9%至29%。

具体到各市场参与者,当地最大运营商英国电信的首席执行官菲利浦·詹森预计,禁令将造成公司5亿英镑的损失。相比之下,沃达丰对于移除华为设备的成本估计则是“数十亿英镑”。

目前英国国内的移动通信服务商主要有英国电信BT、沃达丰、O2(即西班牙电信英国公司)、EE以及3 UK等。这些运营商都在5G接入网和承载网中使用了华为设备,而英国电信则更是在核心网中使用了华为设备。这也意味着这家英国最大的移动服务商的设备替换工作将最为艰难,该公司预计产生的5亿英镑额外费用并不切实际。

而对于底子更薄、财务状况更加严峻的O2公司而言,虽然其接入网中的华为设备占比是各大运营商中最小的,但是额外的设备替换费用以及被迫滞后的5G网络建设进度表都将使公司的运营情况进一步恶化。O2在欧洲最大的德国市场目前正因为信号覆盖率不达标而面临着至少3000万欧元的罚款。

英国咨询公司Assembly Research的研究也指出,全面替换华为5G设备产生的额外费用大约在45亿至68亿英镑之间,远超约翰逊政府预估的20亿英镑。

彻底弃用华为至少需10年

相比于移动运营商们的钱袋子,英国政府在“脱钩”华为之后更为紧迫的问题则是,如何确保老迈的英国在数字化时代不陷入落后的境地。

英国虽然在2018年4月先于法德完成了5G频段的拍卖工作,但是其信号覆盖率仍落后于芬兰、瑞典等北欧国家一至两年。更令英国5G网络建设蒙上阴影的是,普通民众对于5G建设必要性的认同度并不高。

在英国新冠疫情爆发之初的4月,由于社交媒体上“5G信号是传播病毒元凶”的阴谋论广为流传,最终导致了利物浦等地多座5G基站被人为纵火破坏。英国电信行业协会Mobile UK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英国境内已有77座移动信号塔遭到焚烧。

此次禁用华为,无疑将进一步增加英国5G建设的难度,禁令将使得政府和各大移动运营商当下的工作重点从提高5G覆盖率转变为耗费资源且意义不大的设备替换工作。

除了5G网络,英国电信和沃达丰还警告称,华为禁令甚至还将导致英国无法完成此前制定的2025年千兆宽带目标。

英国一直以来都在宽带网速问题上落后于大部分发达国家。2019年研究公司M-Lab公布的报告显示,英国该年提供的平均宽带下载速度仅为22.37 Mbps,位列世界第34位。而欧洲第一的瑞典平均下载速度则高达55.18 Mbps。

为此,英国在2025年千兆宽带计划中要求建立覆盖全国的全光纤固定线路宽带网络。在光纤通信领域华为同样具有技术优势,并在英国已投资巨大。2018年英国政府曾估算华为设备在该国光纤宽带网络中的占比超过40%。

首相约翰逊在今年年初也曾经表示:“我们要让每个人都用上千兆的宽带。如果有人反对某个品牌,那么他们得告诉我们还有什么别的牌子可选。”

此外,禁用华为还会对英国的5G技术积累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沃达丰首席技术官斯科特·佩蒂此前就表示,如果在5G基础设施上排除华为,英国想引领世界5G技术将存在困难。

不久之前的6月25日,华为还宣布将投资10亿英镑在剑桥设立建筑面积达5万平米的研发中心。除了将为当地直接创造至少400个高端技术岗位之外,华为还计划将其打造成集团光电业务的全球总部,英国的千兆光纤网络计划将直接从中获益。

彻底驱逐华为的负面影响还不仅将拖慢英国的5G网络建设,甚至还将引发英国现有4G网络的倒退。

5G虽然以毫米波、高带宽、切片技术等优点而闻名,但是5G小基站模式以及毫米波衍射能力等问题都使得单一5G基站的信号覆盖范围远比不上4G基站。为确保5G网络的大面积覆盖,需要大量布置基站群。不过,广布基站的巨大前期投入也使得运营商们在人口稀疏的乡间地区仍倾向于使用更廉价的4G/5G网络混用模式,即目前海外市场使用较为广泛的非独立组网NSA模式。

与昂贵但纯血的独立组网SA模式不同,非独立组网交叉使用现有4G网络的基站或部分核心网。而4G与5G的强关联性也意味着迁移成本十分高昂。英国还必须拆除大量现存的华为4G设备,这使得伦敦方面希望在七年时间内替换掉所有华为设备这一时间表的可行性存疑。

英国电信首席执行官菲利浦·詹森于7月13日表示,华为进入英国通信基础设施领域已近20年,即便能够在七年内做到将华为排除出5G网络,但若想在整个英国的电信系统中彻底弃用华为,预计至少需要十年的时间。

爱立信诺基亚获益?

如果说华为和英国是一对输家的话,那么以爱立信和诺基亚为代表的第二梯队5G设备制造商无疑则是最大赢家。

爱立信执行副总裁阿努·班萨尔在7月14日当天就表示:“该决定排除了英国5G网络建设的不确定性,而爱立信具备全球领先的5G技术和经验,我们随时准备与英国运营商展开合作。”

无独有偶,诺基亚英国和爱尔兰区域首席执行官马克·惠兰也在当天发表声明称:“诺基亚有能力和专业知识来快速、大规模地替换。”

虽然各大咨询公司和市场调研机构的数据不尽相同,但目前全球5G设备市场占有率大约为华为35%、爱立信25%、诺基亚15%。爱立信和诺基亚也是欧洲市场上华为设备唯二的替代者,两家公司股价在7月14日当天皆逆市上涨2%至3%。

不过,爱立信和诺基亚究竟能否迅速顶替空缺,并确保英国的5G网络建设仍存在疑问。

一方面,爱立信与诺基亚刻意回避了其有限的产能。根据此前爱立信副总裁班萨尔公布的数据显示,爱立信每年全球可以提供大约10万套移动站点设备。而此次禁令将导致英国电信一家运营商就需要额外替换12500个移动站台,这个数字在沃达丰公司则是约6000个。这也意味着爱立信至少需要在现有产能扩张计划的基础上再增产10%以上,才能填补缺口。

另一方面,届时英国电信设备市场的竞争性也将大幅度下降,彻底变成北欧巨头的双寡头垄断市场。

之前的4月15日,爱立信就宣布击败思科和诺基亚赢得了英国电信5G核心网的订单。为了平衡爱立信在英国电信供应链中一家独大的地位,英国电信计划将在接入网中大量采购诺基亚设备。目前,诺基亚在英国电信接入网设备中的占比已超过30%,与华为不相上下。

事实上,除了沃达丰选用了思科的核心网设备之外,其余各家英国的移动运营商皆选择了爱立信或诺基亚中的一家。出于稳定供应链管理的考量,运营商通常会将核心网和接入网设备分给不同的设备商,因此这也实际造成了北欧两大巨头至少在一个细分网络领域能够达到单寡头彻底垄断。

道登也承认,世界各国,不仅仅是英国,都已经陷入了依赖极少供应商的处境。

为此,就在英国宣布华为禁令之前不久,唐宁街就在确保爱立信和诺基亚市场份额的同时,要求两家亚洲5G设备商日本NEC与韩国三星尽快向伦敦方面进行其5G设备的展示,以确保5G设备的选择多样性。

NEC在6月25日便与日本电信巨头日本电信电话公司NTT达成了战略合作,NTT宣布以640亿日元的价格收购NEC约5%的股份,以共同开发下一代5G技术。

不过,市场研究公司LightCounting在接受《日本时报》采访时也表示,虽然NEC凭借其子公司Netcracker在欧洲市场颇有积累,但是NEC由于在5G领域起步较晚,加上需要与欧洲各大运营商建立合作信任关系等因素,NEC仍需要五至十年才能真正实现大规模5G设备供应。

至于韩国的蓝色巨人三星,虽然凭借着开放式接入网(OpenRAN)解决方案吸引了伦敦方面的关注,但英国电信首席技术官霍华德·沃森也指出,开放式接入网只是中长期解决方案,其性能目前仍落后于主流技术。此外,5G市场上万年老四三星的业务重心仍是韩国本土以及美国市场,其在欧洲市场的份额可以忽略不计。

头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 | 钱伯彦,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www.tmtpost.com/4556379.html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