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的发展上,中国为什么能领先西方?

6 月 23 日,苹果公司在线上举办了 2020 年 WWDC 大会。会议的一个重磅消息是,苹果宣布 iOS 14 将推出一项名为 App Clips 的新功能,可以通过网页、iMessage、扫描二维码、扫描 NFC 标签等形式触发,类似微信小程序,无需安装 App 就能使用 App 的部分功能。国人称之为苹果“小程序”。

与国内互联网公司相比,苹果“小程序”的脚步慢了许多。早在 2017 年初,微信小程序就正式上线,此后支付宝小程序、百度小程序和今日头条小程序纷纷出现,国内小程序逐渐走向繁荣。

一直以来,在互联网领域,中国企业基本上是在模仿西方,“照搬”它们的技术和商业模式,进行本地化改造,加以应用,又称“二次创新”。如此,中国长期扮演着跟随者的角色。但是,在小程序上,中国无疑从跟随者变成了引领者

这种新现象被徐昊称为“技术反向时差”的表现。作为 ThoughtWorks 中国区 CTO、ThoughtWorks 全球技术策略顾问、中国区首席咨询师,徐昊对技术发展趋势保持着长期关注和研究,并对上述现象有着深刻的理解。

要搞清楚“技术反向时差”,我们需要先弄明白“技术的时差”。

技术的时差

多年来,西方国家一直主导着全球技术,而中国则扮演着跟随者的角色。据悉,ThoughtWorks 每半年都会发布一期 Technology Radar,对前沿技术进行解析。因此,他们每年都会在全球范围内收集问题,了解不同地区人们关注的技术点。

“问题收集后,我们发现 A 地区,大家可能比较关注这些问题,而在 B 地区,一段时间后,它也出现类似的问题。再过一段时间,在另一个地方,它又出现一个类似的东西。这就像不同的国家,处于不同的 Time Zone(时区),太阳从最东边开始出来,然后在下一个地方出现,再在下一个地方出现。”徐昊说。

与之类似,有些技术先在某个国家或地区出现,然后被另一个国家采纳,接着再传播到其他地方。

过去十年,ThoughtWorks 观察到技术上的一个模式:某种技术,首先在北美出现,然后在一定时间后又在欧洲和澳大利亚出现,再过一段时间后,才在中国出现。这种现象被他们称为“技术的时差”

在徐昊看来,技术的时差其核心要点是“技术的应用和采纳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步伐以及一些不同的频次”。当某种新的技术趋势出现在北美时,需要过 6-18 个月出现在欧洲和澳大利亚,再经历 6-18 个月才可能出现在国内。显然,这种技术时差已经成为全球化的一大阻碍。

关键问题在于任何新技术和新东西出现时,它从产生到被接纳,再成为主流到发现其问题,这是需要时间的。他说,“很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当国外开始反思某项技术时,我们应不应该这么用。中国的用户说,这是一个很好的东西,现在让我们用吧。你认为你采纳的是一个先进技术,其实已经不是了,因为它是有滞后效应的。”

具体到软件开发领域。如果是好的工程实践,滞后的影响,只是会稍微晚一点享受到其带来的便利。而如果是一个糟糕的工程实践,“你采纳它,因为你正处于它的时间差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会给你带来巨大的成本”。

反向技术时差

随着近年来中国经济的发展、技术的进步,中国已经发展出更适应中国现状的技术生态,甚至在某些领域开始引领世界。之前存在的技术时差似乎反过来了,即“反向技术时差”。

这种反向技术时差最典型的代表是 App 的演化,而苹果“小程序”则是其表现之一。

多应用策略

据徐昊介绍,最开始,移动端开发做架构选择时,美国或其他国家在很长一段时间强调“多应用策略”。简言之,企业不要只做一个应用,要开发一组应用,最终形成一套有效的组合,“这个时候,当你的用户在手机上选择应用时,他可以根据自己的场景选择所需要的小应用”。

Facebook 是一个例子。作为全球著名的社交媒体应用,Facebook 旗下有 Facebook、Messenger、Facebook Lite 以及 Instagram,甚至包括后来的拼图工具 Layout。其中,每个应用有一个主打功能和场景,比如 Facebook 偏社交,Facebook Messenger 偏消息通讯,而 Instagram 则偏图片社交。功能清晰,架构简单,亮点突出,非常有针对性。

在他看来,这种策略的优势非常明显,“它能让每个应用的结构变得更清晰,变得很小,每一个应用的功能也更简单,每个团队可以围绕这个应用去进行独立的发布。并且,也不用去考虑更复杂的一些交互。”

因此,很长一段时间,多应用策略在整个移动应用架构选择上占据一个主流位置。

不仅在国外,而且国内移动应用的最初发展时也采取了类似的策略——做一组应用。国内企业会将应用拆分成多个独立的应用。对此,徐昊回忆说,“多年前,我们去给客户做咨询时,我们也曾强调过设计一个有效的应用策略,用应用矩阵去覆盖所有用户要求的功能。不过,我们很快发现,这种方式在中国不是很适应。”

入口应用 + 多模块

至于为什么?我们需要理解“中国移动互联网到底是如何发展成熟的”。

2012 年被视为移动互联网元年,这一年发生的两件事有着标志性意义:一是手机网民数量首次超过电脑网民,二是微信开始快速崛起

从某种意义讲,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成熟伴随着微信的崛起,当微信成为一个全民应用时,“我们才开始真正进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

在这个时代,虽然很多用户上网,使用智能手机,名义上属于“移动互联网的用户”,但其实可能并非智能手机的用户。徐昊认为,这群人使用智能手机,享受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好处,但并不代表他们真正理解手中的智能手机。因此,他们没有安装很多应用的习惯。于是,我们看到虽然使用移动互联网的人口基数不断增加,但是移动应用的获客成本却非常高。这成为许多企业面临的一个增长阻力。

企业可以投入去做多个应用,但是对消费者而言,安装多个应用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因此,国内很多企业就放弃了多应用策略,转而思考一种新模式。这种新模式就是入口应用 + 多模块。其代表是淘宝,如果你打开淘宝,里面是含有多个模块,比如天猫、聚划算、饿了么、口碑和闲鱼等,“比如你在天猫上买东西,很少会单独下载天猫 App,通常你都是下载淘宝 App,因为上面有天猫,我能搜到天猫的产品,就可以直接购买,如果有其他需求,你也可以采用这样的方式实现。”他说。

因此,此时移动应用的架构表现为一个大的入口应用加上许多小模块,而这些小模块也是由不同的团队各自负责。而同时期,国外依旧停留在多应用策略上。

小程序

此后,App 在国内的演化又出现新变化,那就是小程序的出现。微信的探索是既然大家都反感安装各种应用,那是否可以在场景中实现“即用即走”,免安装 App。结果,则是 App 的技术生态中衍生出小程序。之后,其他一些超级应用纷纷跟上微信脚步,开始在 App 中支持小程序。

而在欧美地区,App 也开始出现转折点:用户开始停止安装新的 App。事实上,用户手机基本上全部安装了自己所想用的 App,它们已经够用,无需再安装其他 App 了。换言之,即使用户每隔一段时间仍会换手机,但是新手机上还是安装原有的那些 App。从某种意义上说,欧美地区在架构上需要转型,去适应这种新变化。它们将原有的多应用变成入口应用 + 多模块。

代表之一是 Target(塔吉特),它是美国第二大零售百货集团,仅次于沃尔玛。它将公司的多个应用重新合并成一个应用,他们称之为“Super App”,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应用,包含所有的模块。

如今,我们使用小程序已经有很长时间,“这个时候,轮到欧美在小程序上开始追赶我们,这是我们看到的第一个反向技术时差例子,也是唯一确定的一个。”徐昊说。

他认为,不同国家其国情是不一样的,在不同国情背景下,问题的出现是有早晚的,有些问题先在北美出现,还有些问题则在中国先出现。一旦谁率先解决这个问题,它实际就处于技术时差的前面

怎样理解中国是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这是徐昊抛出的一个问题,也是最近一两年经常被提起的讨论。如果从城市化程度、人均 GDP 和经济总量来看,中国可以被视为一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混合体。比如,一线城市(北上广深)和一些排名前列的二线城市,其体量、城市化程度等完全可以和一些发达国家相比,而三四五线城市还在继续发展,城市化程度还不是非常高。

所以,中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市场,它不像欧美市场那样模式比较单一。在这样复杂的市场中,中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这些问题也给了国内不一样的机会,从而在 App 领域产生反向时差。

除了移动应用,徐昊认为另一个可能出现反向技术时差的领域是云计算,典型代表是中台。中台会成为下一个反向技术时差的代表吗?到底什么是中台?中台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什么?它的真正能力又是什么?我们真的理解云计算了吗?云原生的业务模式是什么?… 关于这些问题,徐昊会在 ThoughtWorks 技术雷达峰会 2020 上进行深入解读。

  • 发表于:
  • 本文为 InfoQ 中文站特供稿件
  • 首发地址https://www.infoq.cn/article/7IBy8iLGX6EjVTS5ZyL4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