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全球化的风险

剑桥大学嘉治商学院国际管理学荣誉教授彼得·威廉姆森(Peter Williamson)指出,去全球化是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做出下意识反应而显现出的现象,这一现象令人担忧。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大流行的形势之下,部分国家对疫情作出下意识反应,滋生出贸易保护主义、民族主义和放弃国际合作等令人担忧的现象。这些做法显然是错误的。

值得注意的是,对内采取收缩政策将降低制造业效率,而消费者所支付的价格也将随之上涨。不仅如此,疫情冲击下的创新发展和生产力增长也将会进一步放缓。简而言之——人们的生活将受到不利影响。

事实上,全球经济的互联互通有助于我们共同应对新冠疫情,比如检测试剂等重要原材料已通过跨境运输转移到供给不足的地方。目前,来自全球各地的个人防护设备以及呼吸机正在帮助许多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国家缓解供应短缺情况。与之前可怕的预测相反,包括食品在内的全球供应链继续维持着良好运行。

然而,尽管历史已经告诫我们保护主义的危险,美国却似乎有意破坏全球经济的供给侧。这种做法的危险性显现在半导体行业之中,因为现在我们正依靠手机设备和其利用的半导体来维持安全、理性和生活常态。

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新政策规定任何在美国以外设计和制造的芯片,只有经过美国政府的批准并且在其生产过程中使用了任何一件原产于美国的设备,才会被允许在美国销售。这一规定将破坏全球半导体行业的创新发展和供应链的稳定运行。

这一割裂全球半导体供应链的举动,可以理解为美国政府希望借此打压中国的半导体相关企业,尤其是华为——因为中国企业占据全球半导体需求的23%。然而,其后果将是对包括美国主要企业在内的全球产业链造成损害。

受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委托,波士顿咨询公司在2020年3月发布的《限制对华贸易将终结美国半导体行业全球领先地位》报告阐述了半导体行业去全球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该报告预计,如果美国完全禁止半导体企业向中国客户销售产品,美国企业将失去18%的全球市场份额和37%的全球收入。该报告总结称,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研发和资本支出上的大幅削减,并导致美国半导体行业直接流失1.5万至4万个高技能工作岗位。

半导体行业的创新发展有赖于美国、中国、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的芯片设计者之间长期、深入的合作。因此,美国政府的这一政策将会阻碍创新,同时为供应链带来不确定性,而供应链正是抗击新冠疫情的关键产品及服务的基础所在。

从长远来看,如果美国政府的政策促使中国政府采取反击措施,推动中国走向自产自足,那么去全球化将可能打破目前的共同标准。半导体设计的巴尔干化将对该领域的技术进步造成灾难性影响,并对越来越多将芯片嵌入其产品核心的行业施加新的成本和阻力。

半导体并不是唯一受到打压的行业。服装公司Kenneth Cole和Ralph Lauren均发出警告称,切断与中国供应商的联系将抬高全球消费品价格,并阻碍经济复苏。而电器零售商Best Buy同样指出,破坏全球供应链将大幅降低经济效率。

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在谈到新冠疫情所带来的挑战时,完美地总结了这一新现实:“没有任何单一实体能够兼备生产新冠疫苗所需的医疗、经济和政治要素。”

正如半导体行业一样,疫苗的研发也需要依靠全球化协作的力量。

尽管我们确实在提高供应链的韧性以及应对“临时”组建的生产网络所带来的脆弱性方面存在一定的问题,但保护主义并不是答案。任何急于逆转全球化、提倡本土化和回流的做法只会让问题变得更加难以解决。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200813A0KBCV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