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人类历史上最糟的时代

如果用信息产生和交换的速度来衡量一个文明发展的水平,那我们所处的世代,可以说是史上最恶的时代了。别急着反驳,听我慢慢说。

一、“信息”

从这个星球诞生之日起,它就一刻不停的在产生“信息”。小到微观粒子运动,大到宇宙行星运转,是变化产生了信息。如果把所有物质的产生,也看做是一段旧信息的重新组合。那么生命体,就像一台小小的“计算机”,他们第一次能“主动的”去处理“信息”趋利避害,留下有用的,删除多余的,以保证信息总量不会超过“内存”所能容纳的范围,也让本体平稳运转,族群繁荣发展。生物的进化,就像是计算机性能的提升,谁能更快更好的去处理这些信息谁就能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

二、“噩梦”

人类的出现就像一个里程碑,我们曾经是这个星球上最先进的“计算机”。我们所能处理的信息量远超以往,智慧更让我们能发明创造,对族群处理信息的能力第一次做到定向改造升级(同样是对计算机性能的提升,不同于不可控的生物进化方向,人类的发明方向是可控的)。纵观人类前几次工业革命,无一不是人类处理信息(也叫生产)能力的一次大飞跃。我们甚至开发出了“副脑”(即电脑)来协助大脑工作,此时我们处理信息的能力已达到顶峰,发展的矛盾不再是处理信息的能力,而是获取新信息的速度。于是互联网产生了,也是人类噩梦的开始。

三、“矛盾”

互联网,将每一个产生信息的主体连接,相互交换信息。这个信息量,随着联网主体的增加,会呈几何倍数爆发,早已超出人类及其副脑所能处理的范围。我们头一次在这么大的信息量面前感到无能为力,不得已冒着被毁灭的风险去开发人工智能,然而受制于人伦及对自身族群安全的考量,这项足矣颠覆人类族群的技术注定只能在曲折中前行。然而人类,作为落后的生物进化时代的宠儿,受限于生物体的短板,注定无法比拟人工智能处理信息的能力,但信息的产生速度有增无减。我们在发展与灭亡的峡谷间走着一根细细的钢丝,进退维谷。

四、负重前行

如果要我选四个字来概括现代社会人的众生百态,我相信“负重前行”应该再合适不过。历史车轮的速度究其根本就是信息产生和交换的速度,我们无力改变这个速度,在没有更合适的发明创造诞生前,我们只能逼迫自己去处理其实早已超过自身处理能力的信息,就像一台超频运转的电脑,或许一时还能应付,但在负载有增无减的大环境下,工作久了是要“烧机”的。从这个角度来说,现在你我所处的这个不幸的时代,毫无疑问是史上最糟,不用怀疑。

编者按:常有朋友说,我是个怪人,看事物的点和一般人不一样,其实我只是受限于时间和空间场合,且拙于表达,也很难找到对这些问题感兴趣的同好,无法和盘托出自己的思考。如今已到而立之年,只想慢慢的做一些东西,把自己一点一滴的思考记录下来,不指望能找到知音,只为自己到迟暮之年,还能有一个回忆。如果你喜欢,欢迎关注转发交流。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30G1J9B3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