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虚拟空间的国家才有未来

当政治权力与信息技术构筑的虚拟空间相遇,就催生了“网络国家”这一概念。它影响着政权与公民互动的方式,改变了商业活动乃至战争的形态;谁能率先拿出与之适应的治理理念和方式,谁就有资格冲破不确定性,从而实现自身的崛起。

蓦然间,全世界的老人和孩子都爱上了同一种东西,那就是智能手机。智能手机接入的是一个无形却无限扩张的世界。每台个人信息终端背后都是数据和代码的运转,它们的使用者不知不觉成了大数据海洋中的水滴。随着大数据的激荡,我们开始讨论一个“后人类时代”——人还是那个人,国还是那个国,但技术进步的确正在改变人的观念乃至国家治理的模式。

“21世纪,得数据者得天下”并非戏言,其中道理显而易见:数据才是这个时代最珍贵的资源,也是最必不可少的资源。从特朗普上台到朴槿惠被囚,我们看到了社交媒体及奔涌于其中的数据流给现实带来的冲击,信息技术愈发成为引领全球政治变革的关键力量。推而广之,顺应技术变革趋势的国家才能成为引领时代精神的、也可以说是全球性的国家。

从历史变迁来看,适应时代发展的国家形态方能最终胜出。从农业时代的帝国到工业化时代的民族国家的构建,再到今日大数据、人工智能持续冲击既有的国家治理方式,国家的形态面临新一轮洗牌。如何顺势而动,成为普天之下政治精英不得不思考的课题。

不少有识之士提出,在现有的国家之外已出现了一种新的国家形态,那就是“网络国家”。举个例子,脸谱网号称拥有20亿用户,它完全能够创造一片新大陆,亦即全时全域在线的虚拟空间。在这个空间中,所谓“网络国家”绝不是一种补充性的、网络空间中的力量集合体,而是一种拥有与非国家成员针锋相对所需的力量和影响力的重要实体。

国家形态的变革带来的是方方面面的颠覆性改变。从传统意义上讲,国家是权力的容器,而权力的性质和来源一直在发生持续的变化。从第一次工业革命的煤炭、钢铁到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石油,推动地缘政治运动的因素越来越“低碳”,直至今日,信息成了国际新秩序的主要“建筑材料”之一。因此,顺应时代发展的大势,国家的结构和治理方式也会发生变化;进入大数据时代,国家权力介入虚拟空间并拓展国家的“边疆”,自然是题中之义。

大数据和信息技术可以扮演国家与公民之间的媒介。在新的虚拟政治空间中,国家与公民的权利需要重新界定和厘清。信息技术改变了人与人的交往方式,也带来了新的生产和生活方式,甚至可以说是重新塑造了政治实体的安全环境。电子商务的发展,则助推了新的消费及新的贸易体系的建立。通过大数据,单独的个体转变为数据和符号;不久之后,活生生的人也可以被“代码化”,形形色色的二维码将成为新的身份证,模糊你我本来的面孔。

我们更无需否认,虚拟空间从不是净土,而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欺诈和犯罪,甚至有能力改变战争的形态。华盛顿的反恐行动从9·11事件开始,持续了十几年,依然没有看到最终胜利的曙光,被评价为“最漫长的全球性战争”。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恐怖分子的根据地先实现了虚拟化,原有战争的理念和思维难以适应互联网时代的战争。相反,在虚拟空间中,极端主义思想就像野草,难以根除;恐怖主义犹如九头蛇,死而不僵。可以说,超级大国在反恐泥潭中的遭遇,映射出传统国家、传统思维在大数据领域和虚拟战场的乏力。

“网络国家”不单是新的国家形态,也是互联网与国家的融合,国家治理的理念和方式会发生巨大变革。未来,我们将很难再用言论自由、公民权利等观念来单向地理解国家与网络间的互动,甚至博弈。纵观国际关系史,领导型的国家往往最先介入新的技术变革和生产方式,冲破不确定性而实现自身的崛起,进而引领着国家体系的变革和国际治理的方式。

※作者是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教授。

本文刊载于《青年参考》报1月25日A02版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24A09A4G00?refer=cp_1026

同媒体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