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人类有可能活到100万岁,可以爱100万年……

拙见说

史蒂文·霍夫曼,硅谷创业教父,Founders Space创始人。

机器人将从事着今天绝大多数由人类来完成的工作,人类社会的整个架构也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没有去尝试某种新的东西,就会感到并没有真正活在这个世界上。

未来的科技

史蒂文·霍夫曼

我们都知道技术驱动着世界上的大趋势,技术它能够让政府和企业家改变一切,所以我们的世界会出现哪些新的技术呢?

人类迷你脑

这些是非常迷你的大脑,它们是由人类细胞做成的人类大脑,它们会不断地生长。

我们把它们植入到动物的体内,这对我们未来意味着什么呢?最终会有狗、老鼠跟人类一样聪明,它们体内这些大脑在不断长大,它们的智慧在不断提升。

机器人

机器人在改变着医疗界。

现在医生在做手术的时候,是由机器人给他提供辅助的,在未来机器人将会取代医生做手术,因为机器人不会感觉到累,也不会生病,机器人都能把每次手术完成得天衣无缝。

更加令人惊奇的是,在牛津大学他们开发出来一个纳米机器人。纳米机器人体积非常小,它们可以植入到人类的眼睛里,它可以在眼睛里做手术,这是现在医生无能为力的。

同时,把这些微小的机器人注射到人的血管中,它们可以控制机器人,让机器人像小鱼一样在你的身体里游泳。

未来科学家希望纳米机器人能够帮助我们对抗疾病、消灭癌症、帮助我们吃药,然后把一些堵塞的血管打开。

可食用机器人

谷歌已经开发出可以被食用的小规模机器人,它会进到你的食道里面,修复人体内的一些创伤。

美国FDA食药局这个月刚刚批准第一个电子药片。它里边是有技术含量的,当你吞下电子药片,计算机上就会提示你是否已经吃了药。

为什么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医院每年都会花几十亿美元去敦促老年人吃药,而现在这个药片会告诉医院老年人已经吃药了。

3D打印:人体器官

Founders Space现在是能够对这些活体器官活细胞进行3D打印,我们对它进行测试,未来3D打印会打印出来人类的皮肤,比如你被烧伤了可以得到新的皮肤。最终也能够打印器官,如果说你喝白酒喝得太多了,就可以打印出来一个新的肝。

阅读情绪软件

在MIT麻省理工,他们开发了一个软件能够阅读你的情绪,准确率达到了80%,在未来将会有可能达到完美。

如果你感到很难过,机器人会说我看到你难过我帮你做什么,或者如果你很着急,机器人会说我看到你很着急我帮你加速,这是未来人机互动的趋势。

脑微芯片

这些微芯片植入到人类大脑中的,可以帮助患有大脑疾病的病人,比如说患有帕金森疾病、老年痴呆等病人。他们无法自理生活,就可以在大脑当中植入这个芯片,以更加自然的方式跟外界互动。

智能头盔

这些头盔能够通过AI等人工智能的技术更好地进行协调,能够去读懂人们在想什么,在战场上告诉每一个士兵,你要去哪儿,你要做什么。

五角大楼现在正在开发一项新技术,让这个人类能够从这些头盔中去下载一些信息直接进入到他们的大脑,当然这仍然是实验的阶段,但你可想像这会有很大的影响。

类人机器人

在阿拉伯,他们已经把机器人当做了公民。

有一些机器人它们的长相和说话的方式就像真人一样,它们非常接近真人,可能有一天,我们在家里边有这样的机器人,就像我们的兄弟姐妹一样,甚至成为我们的爱人。

DNA编辑

有一天,所有人都会设计自己的孩子。

你希望你的孩子变得更漂亮吗?也许不一定。但是你希望你的孩子永远不得癌症,永远不感冒,永远不会生病吗?大部分父母会选择是。

你希望你的孩子更聪明吗?

这意味着什么呢?如果说你周围所有孩子他们的DNA都做了修饰,比你的孩子要聪明一倍,这时你还能拒绝吗?这个时候可能你也不得不去设计你自己的孩子改变编辑他的DNA。

反向老化

人们预测,今天出生的孩子,也许他们的寿命能够达到100万岁,因为我们的技术在不断进步,我们的新技术会延长他们的寿命。

随着技术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如果把它交到坏人的手上,它可能变得非常非常危险,但是这个趋势它也是不可扭转、不可倒退的。

我们是不能够把所有的技术都给抹掉的,在这个世界上有几十亿人,如果没有技术甚至大家都吃不上饭,地球在改变,我们也需要技术帮助我们应对气候变化。

所有人每天都在依赖着这些技术,我们回不到过去的时代,我们只能向前走,我们必须非常谨慎,必须有足够的智慧往前走。

对谈

田延友 vs 史蒂文·霍夫曼

田延友:您来自硅谷,您在过去三年的时间在中国设置了很多的分支机构,或者说投资了中国很多企业,在中国赚了很多钱。当您以硅谷的身份到中国四处去讲学,去投资的时候,是不是意味着硅谷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

史蒂文·霍夫曼:并不是这样,硅谷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地方,特殊的地方。世界上其他的地方,并不能像硅谷一样吸引来自世界各地那么多的聪明人,硅谷真的是一个全球化的国际城市。当我在硅谷的时候,就像这样一个房间里,我问谁是在加利福尼亚长大的,只有少数几个人举手的,因为在座的各位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印度、俄罗斯、中国、纽约、加拿大。我是少数中的其中一个,在硅谷工作又真的是在硅谷这一个区域出生长大的,这样的人很少。

实际上,中国有自己的优势,但我们都知道,现在在座大部分都是中国人,这就是为什么谷歌仍然还是一个创新的驱动者。但是我相信,这只是一个核心,还有其它一些枢纽也可以在世界各地开花,比如说北京、深圳、韩国的首尔、伦敦、特拉维夫,这些城市有不同的优势,它们会用不同的方式去利用不同的技术,而且创新在传播上越来越广泛,而不是收缩。

田延友:您刚刚演讲中说过的技术,2018年有哪些会马上实现,近在咫尺很快影响我们生活的?

史蒂文·霍夫曼:我们已经看到了在一年之内有很多新的技术层出不穷,很有意思的是,有一些技术比我们想象进步得更快,还有一些技术可能让我们失望了。就像VR和AR,我们觉得它们在2018年的时候可能会有大发展,所以我们在VR和AR上投了很多钱。

在很近的未来,我们会看到很多技术在区块链上发展,区块链不止是用于比特币,它可以用于很多其他的业务、其他的公司去解决问题。比如说开发一些疫苗,比如软件、医疗,AI现在可以更好地诊断疾病,比大部分的医生都可以更准确,AI是有这样的技术、有这样的优势的。所以AI在娱乐行业、金融行业、医疗行业,我们看到在各个行业人工智能都开始发挥很大的作用,这方面投资也非常大。

还有在其他一些技术在2018年也会大放异彩,我也非常兴奋在机器人方面进步非常大。现在机器人的大舞台不仅是在家里,我们会看到一些智能的设备、一些智能机器人都会帮助人们的工作,可能会代替人们的工作。

田延友:从趋势的角度来说,当所有人趋之若鹜追随科技的时候,留在原地的这些人也许会找到另外发展的可能,因为人多的地方就成了红海,竞争特别激烈,反而后知后觉的,或者说能够坚持原来的传统思维的,是不是反而有可能成为引领下一步趋势的人群?做原来最擅长的事,脱离技术是不是也有活得精彩的可能?

史蒂文·霍夫曼:这要看你是做什么的,如果你站错了地方还原地不动,那你会被落在后面。坦率地讲有一些领域会被技术完全替代,你不必呆在原地,你必须往前走。从传统艺术、传统的做事情的方式,可能随着技术发展会更有价值。

我们也知道计算机可以画非常好的画,也可以做出非常好听的音乐,但当我们看到一些手工艺品的时候,那些艺术品实际上是艺术家把他的灵魂放在这些作品里面,这样它的意义就不一样了,超越了它的形体、超越它物理的属性,而是把人性里的一些东西放到艺术当中,这是非常个性化的,这种东西可能价值会更高,因为会越来越稀少,这是你刚才所说可以留在原地的。但大部分人他们必须适应这样的潮流,适应新世界。

对谈

广州分会场 vs 史蒂文·霍夫曼

广州分会场:斯蒂文·霍夫曼先生你好,非常高兴见到你,我是宋超,来自广州的分会场。我代表一些年轻人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未来的人才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必备素质呢?

斯蒂文·霍夫曼:每个人都需要的才能,每个人要有学习新东西的能力和求知欲,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停止了学习,如果不好奇了,既有的知识体系会落后。这其实已经发生了,很多美国人落在时代的后面。

我们没有一个领导力去引导他们,实际上现在,我们是希望他们能够成长,希望他们能够看到未来,面向未来,但是没有人去引领,所以说他们非常的愤怒。我们看到在世界上也是这样,很多人都被落在了后面。

我们希望在技术的引领下,我们有一些领导力能够帮助人们不断地改善自己,这样的话,他们会有希望,知道未来会更加美好,这是所有的人都想实现的,这是我们必备的素质。

活动预告

平视这个世界

2018年3月22日

广州

感谢合作媒体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0A0T525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