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轩: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前有《海上牧云记》热度不减,现有《芳华》正值火热,后面《妖猫传》又气势汹汹紧追而来。牧云笙、刘峰、白居易,2017年的年底,无论大荧幕还是小银幕,都注定属于黄轩。

黄轩的爆发让人感到有些意外,但也是情理之中。

毕竟大制作、名导演,总不是一些只有颜值和流量的“鲜肉”们能撑得住,衬得起的。

独得名导青睐的黄轩现在处于风口浪尖,很多观众在认可他演技的同时不禁也会感叹,黄轩这几年发展的太快了。

发展的快?

这对黄轩来说应该是个讽刺,因为回首过往你就会发现,走到今天这一步,他已经花了整整十年。

《海上牧云记》剧照

《芳华》剧照

逆路

黄轩真正意义上被大众所熟知还是2014年,《红高粱》里干净纯粹的张俊杰。周迅说:“他是我们每个人小时候都有过或者幻想过的一个纯情、青梅竹马的爱人,特别的美好。”

《红高粱》中的黄轩

可这时候,这个少年感十足的“国民初恋”其实已经在演艺圈中跌跌撞撞走了七年,是个马上30岁的男人了。

这一次受到如此多的瞩目,是黄轩的厚积薄发,也是他的时来运转。

在这之前,黄轩真的不是个幸运的人。

2006年,《满城尽带黄金甲》上映,大导演大制作引起一阵观影热潮,而就在热潮之中,有一个甚至连看见电影宣传海报心里都会“抖一下”的落寞少年。那是已被张艺谋挑中却又在临近开机时被换掉的黄轩。

黄轩大一时,进过层层筛选,成了电影中小皇子的候选人。

“基本上就定你了,回去准备准备吧。”这是黄轩第一次被命运垂青。

内心狂喜的少年因为“保密”规定甚至连分享喜悦的人都没有,他独自一人欢喜,独自一人准备,然后直到电影公开宣布开机,他才发现本该属于自己的角色已经被替换了。

“大王子换了周杰伦来演,小王子年龄得从十九岁改成十四、五岁,你就不合适了,导演让我跟你说声抱歉。”这也是黄轩第一次被命运捉弄。

更讽刺的是,黄轩所在的舞蹈班学生还被挑选去当电影首映礼的伴舞,少年的伤口还没愈合就又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太残忍了,所有主创在台上坐着,我在后面伴舞。”

而命运的捉弄似乎没完没了。

这之后,黄轩的演艺之路也不能说是不顺利,毕竟他总能在一众演员中脱颖而出被导演看中。

娄烨找他拍《春风沉醉的夜晚》,薛晓路找他拍《海洋天堂》,王小帅找他拍《日照重庆》。

但事情到最后却总是会发生一些三流剧本都写不出的反转。

《春风沉醉的夜晚》完美拍完,直到入围戛纳电影节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40分钟的戏已经被删的只剩成片中的一个背影和字幕中的两个字。

为了拍《海洋天堂》,黄轩特意跑去孤独症患者学校体验生活,跟他们一起吃住,还进行高强度的游泳训练,又是到临近开机,他才被通知自己又被换掉了。《日照重庆》依旧如此,导演最终不得不接受投资方的建议,换掉了基本已经试好戏的黄轩。

最初还会哭,到后来只剩下一句“哦,知道了。”

命运如此无常,黄轩伤心、愤怒但却从没想过放弃。

“如果不做演员我还想做什么?”黄轩也曾这样问过自己。

“我什么都不想做”

于是就是等待与磨练,直至以后破茧成蝶。

救赎

“当演员好啊,你可以躲在一个角色的背后,通过角色和故事把你真的情感表达出来。这多好啊。所以我就尝试当演员。我第一次拍戏的时候别人都觉得我会紧张,但我一点儿都不紧张。我在镜头前再也不是黄轩,而是在一个故事里,把自己的情感和想象表达出来了。”

黄轩对做演员有这么深的执着,可能就是源于此了——表演对黄轩来说是寻找自己的一种途径。

“我从小就知道自己内心很丰富,但我总是包裹着自己,以一种状态示人示己,也认为我是那样的一个人。”

无疑,黄轩是个敏感的人,而敏感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些不安以及偏执。

这当然应该追朔到他的童年时期。黄轩的父母在他小的时候就离异了,从兰州到广州再到北京,从小就已经尝尽了颠沛流离的滋味。上学之后也是如此,每一次他都是那个与周围文化生活不同的“异乡人”,不仅交不到朋友还总是被欺负。

长期的孤独,让黄轩变得敏感又不安。他开始封闭自己,包裹自己,甚至到最后自己都不再了解自己。

“直到一个一个角色把我的性格色彩一层一层打开,我才知道人本身是最圆满的,其实一切我们都有,就在我们的个体里。”

其实一直以来他都是孤独的无助的痛苦的,但他一直在积极的为生命寻找一个出口,舞蹈是,表演也是。

黄轩读大三的时候,他的父亲因为突发性的心肌梗塞去世了,而父亲病逝后没多久,爷爷奶奶也因为查出癌症晚期,相继离世。

这种打击对原本就非常孤独的黄轩来说是致命的,那段时间他几近崩溃,酗酒,颓废,甚至在微博上发的文字里都带了一些决绝的意味。

但人生还要往下走,所以他用表演的方式寻找,表达,宣泄。

后来他说:“对我来说,表演是一种救赎。”它让忧郁封闭的少年跳出了自己的画地为牢,用更清楚地眼光看待自己与世界。

破茧

“我以前拍过很多的戏,都没有很好的播出,甚至没有上映。这些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演员就是“被选择”的一种职业,许多年之后,黄轩被世事磋磨,已经更加豁达。

当然,这时候他已经领教过了更无常的命运。

《日照重庆》把他的角色替换掉之后,黄轩自己背着行李在巴黎的街头流浪,他兜里只有200欧元,白天搭地铁去各种美术馆博物馆参观,饿了就吃个面包,晚上住在青旅。

“我就想安静下来,还是想让自己安静下来,多走一走看一看,多思考,多看书。”

就这样生活了整整半个月,直到公司叫他回去参加张扬导演《无人驾驶》的试镜。

“不去了,我在这玩的挺开心的,回去见了又白见。”

他这一次一点希望都没抱,可事情偏偏就成了,而也是从这里开始,黄轩“破茧”了。

他成了《无人驾驶》里无所顾忌的少年里加;成了《黄金时代》里哭起来时揪住无数人心的骆宾基;成了《推拿》里渴望爱与生活的盲人小马;成了《非凡任务》里卧底的硬汉警察林凯;现在又成了《芳华》里的刘峰和《妖猫传》里的白居易。

这期间黄轩也拍了几部口碑不好的电视剧,这是早些年的黄轩绝对不愿意干的事情,可那又怎么办呢,光有一身傲骨是行不通的,尤其是如今的世道。黄轩早已明白了这一点。

“我想当一个有名气的演员,因为你会有更多机会可以选择,你可以被更多观众接受,被更多人期待,你创作的动力也就不一样了。”

现在看来,他的选择是正确的,更多的曝光让他得到了更好的资源。更难得的是,他没有迷失在花团锦簇的娱乐圈里,依旧脚踏实地,初心不改。

演完《芳华》,冯小刚评价道,“他样子诚恳,内心诚恳,刘峰就是需要这个感觉。”也称赞他:“黄轩很好地控制了自己,没有让自己泛滥”。

陈凯歌也说:“现实中眼神干净的文青黄轩是最适合电影里诗人白居易的人选。”称赞他“他对自己的表演有严谨的态度”。

成蝶

让黄轩彻底火起来的是《红高粱》和《芈月传》。张俊杰和黄歇,他们身上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温润如玉。这两个角色都受到了观众的一致好评,我想这除了黄轩的演技好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黄轩本人的气质与剧中角色非常一致。

都是温润儒雅的翩翩贵公子。

黄轩理想中的未来是:“一年中,三个月准备角色,三个月拍摄,三个月和心爱的人一起旅游,三个月在家喝茶种花。”

工作之余,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喝茶、看书、练书法。每次进组拍戏他也会把这三样都带到剧组去。

85年的人却活的像65年的人,笑起来是个干净的少年,说起话来字正腔圆像极了民国时期的文人。

举手投足皆是雅致。

也许过往中那些命运的无常,生活的艰难,那些看过的风景,读过的书都早已融入了他的身体,那种古老安静的气质也都深入他的灵魂。

从此那些旧时光中已经看不清面容的贵公子,一个一个都有了脸。

黄轩啊,是个笑起来能融化春风的无双贵公子。

— END —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21B0JE6X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