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报告”:未来教育的人文回归

自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学习:内在的财富》(又称《德洛尔报告》)面世以来,至今已有22个年头了。虽然其中的“终身学习”和“四大学习支柱”等核心观念日渐深入人心,但随着政治、经济、科技、社会的不断发展,世界的联系正一方面走向弗里德曼所说的“平的”,另一方面又充满了挑战、冲突和错综复杂的局面。这对教育提出了新的命题,那就是“培养个人和社会掌握适应变化并作出反应的能力”。

之所以提出这样的命题,可以从一个细节问题中看出来:人工智能。在前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几乎都嘲笑过机器的“愚蠢”,别说下围棋了,就是简单地模仿人类动作都够呛。而今日,不仅棋类竞技,人类全面惨败,就连个性化、经验型的行业,如理发、餐饮等,都可能受之吞噬。比如说,判断医学X光片的机器,准确率达可到98%以上,几乎可以替代人。硅谷的机械狗、无人飞机,连遥控都不需要,它们自己足以判断怎么跑、怎么飞,自我躲避障碍,灵活得几乎和生命体一样。

那么,我们人能做什么,还能做什么?人工智能的发展,几乎可以取代农业时代、工业时代的绝大部分工种,而后工业化的今天——麦克卢汉号称已被技术“无痛截肢”:书写能力的式微(打字技术兴起)、记忆能力的外包(互联网“云”革命)、感知和运动能力的弱化(虚拟技术蚕食),如此等等,已经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出现了缓慢退化。

在此背景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近期发布了新的研究报告《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转变?》(以下简称“反思报告”)。这份报告由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三个月内即加印三次,可谓是一时洛阳纸贵了。该报告的核心,是以人文主义的立场,重新定义教育与知识 的价值。何谓“重新定义”?是指在以恶化的生态环境、粗放的经济模式、人权的失衡发展以及网络、脑科学、新文化等为背景的诸多压力和重重挑战下,我们的教育该是一种如何的存在,意义和价值在哪里?对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寄希望于人文主义,使教育得以顺应时代,并发挥积极的辐射作用,推动社会的整体发展。

所以,解读所谓的“人文主义”,成了理解本报告的关键。“人”的核心指向,表现在“尊重生命与人类尊严、权利平等、社会正义”,“文”则体现在“文化多样性、国际团结和为创造可持续的未来承担共同责任”。一言以蔽,人本主义主张将教育的核心关注回到人之本身以及彼此的联结上。于是,知识论就不再是知识本身了,而是侧重于建立批判性思维、独立思考、解决问题和开展辩论上,知识论更多的像是一种“建构论”或“过程论”——此两者的主体都是人和人的经验。“学以致用”这四个字,在新的时代要求中,赋予了学习“如何学习”以用于“如何找到幸福”的新内涵。

也就是说,虽然人工智能很厉害,但实际上它还是程序,它遵守的是一种机器逻辑、算法逻辑,它的无数判断无非是基于大数据统计或是其他技术的分析回归而已,但它本身不建构“意义”。譬如,“幸福”或“生长”这道程序,不换算成二进制,机器是识别不了的,更谈不上“理解”。而人不同,人是自带一套“解释系统”的(大到宇宙,小到微尘,究竟是怎么运行的),建立在其之上的,又有“意义系统”(即什么是价值,什么是审美)。人对一切价值的认定,与其具有意义的多少成比例。正式由于这套“算法”超出可测量、可计算的线性逻辑,人的价值才凸显出来。

当然,人本主义所遇的麻烦,还不止于人工智能的挑战。早在1996年《德洛尔报告》出现以后,全世界教育的基本面其实已经取得了“大治”的宝贵成果:教育的正规化、制度化、平等性、绩效性等,均得到了加强。但在世界的经济结构、文化面貌、政治格局日益多元和丰富的同时,冲突与挑战也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教育仅仅有了表面性的“大治”已经满足不了需要,以谋求全球共同利益为代表的“大同”成了新的时代命题,这也成了整个报告在人文思想观照下对未来发展的深度思考。

这个“大同”,并不是“寻找最大公约数”的妥协,而是让教育本身成为文化建设、经济发展、民主自由、谋求可持续发展的共同立足点;也可以视作是对“四大学习支柱”的延续,谋求“社会、经济和环境方面结为一体”。实现这一切的基点,是让每个人都能有尊严、有自信、有空间的进行自我表达和价值实现。

从这个意义上说,时代对教育的基本管理和策略、技术支撑、师资建设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教师必须促进尊重他人和安全的课堂环境,鼓励自尊和自主,并且运用多种多样的教学和辅导策略。”特别是网络科技一日千里的夹逼下,这些理念和行为的高度合一,显得尤为重要和急迫。当然,数字技术不会取代教师,但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趋势和普及的可能对教师的要求会更高,教师教育以及教师群体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因而,必须改变教师教育机制、形式、路径,重新审视与设计教师教育的课程体系与内容等,以推动和加强对教师继续的研究,改善教育形式与方法,将重点放在增强教师的终身学习意识,提升其学习的意愿和能力。

总而言之,教育和知识是全球共同利益。我们对教育的反思在于:每一个教育从业者要重新认识教育的目的与价值,回归人文主义,既维护个人尊严和差序化的发展需求,关注与适应学习途径与形式的变化,又关注教育与社会、文化、经济的合一性;既强调教师自我学习与生长的重要性,摆脱盲从主义,远离功利主义,又不忘将学生培养成具有世界格局和独立人格的价值主体,真正将实现教育“大同”的责任扛在自己的肩上。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08G07LHL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