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17世纪荷兰人就发明了比特币!

在17世纪30年代,成千上万的荷兰人被卷入了一股近乎疯狂的交易热潮中。谁都相信,郁金香热将永远持续下去……无论是贵族、平民、农民,还是工匠、船夫、随从、妓女,无论哪个阶层。在三年多的时间里,稀有郁金香球根的交易价格甚至可以超过一栋阿姆斯特丹的房产。很多人一夜暴富,但是郁金香市场从顶峰到彻底崩溃只用了不到一年,给参与者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很多人都将财产变换成现金,投资于郁金香。

郁金香是荷兰的国花,也许少数人知道它也是土耳其的国花,而它真正的故乡是在中国新疆。在向西传入波斯和土耳其后,这种绚烂的花朵随即被赋予神学上的意义:在一神教的传统中,花园是天堂的缩影。

郁金香并一种投机商品,“郁金香热”也不是这种植物本身的魔力或罪过,纯然是特定社会结构的产物。土耳其人对郁金香的喜爱,与荷兰人的郁金香热,仅具表面上的相似,但其实质却迥然不同。这一投机泡沫,为何是此时、出现在此地,而投机的对象为何又是郁金香这种花卉?

真正让每个荷兰平民都为之疯狂的,还是因为利益驱使。17世纪初,涉及郁金香买卖的都是花农,后来慢慢出现了作为中间商的职业花商,相对于每天工作16个小时才能勉强糊口的手工业者来说,一个球根转手就能挣得一年的生活费,这来钱简直太快了。

于是到了1636年,来自各行各业的人士都加入了“花商”的队伍——伐木工、铁匠、泥瓦匠、卖肉的、酿酒的、理发的……可以是说“全民炒花”一点儿不夸张。再加上一场黑死病,使壮劳力数量大幅下降,劳动力价格陡然升高,让劳动阶层的手中有了点闲钱。强烈的金钱欲望和忘我的赌博精神,将他们一股脑推进了郁金香的狂潮。

当时最富有的荷兰人祖祖辈辈积攒下来的财富也就40万荷兰盾,而一个郁金香商人一两年就能通过倒卖球根就可以赚这么多钱,那还有几个人能坐得住?利润如此丰厚,人们手有余财但却很少投资对象,市场又极其不规范,此时各种投机倒把、乃至明目张胆的诈骗行为,就都在所难免了。

1636年底至1637年初狂热的巅峰,一个球根价格的最高纪录是5200荷兰盾,而当时一个普通球根也要3000荷兰盾。当时300荷兰盾已经能满足一家人全年的开销。这么算下来,要我我也干。况且郁金香的价格都连涨了两年了,凭什么它下个月或是明天就跌了呢?

荷兰的郁金香热,很快成为破灭的泡沫。1637年2月,平日小酒馆里的正常喊价竟无人问津,价格一降再降还是卖不出去,花商们都懵了。人们的信心崩塌,恐慌迅速蔓延,在一个繁荣市场里,参与者对市场的信心就意味着一切,而一旦信心打开了缺口,下面便一发不可收拾。顷刻间所有人脑袋中只有一个字:卖!价格暴跌,一个5000荷兰盾的球根,现在50荷兰盾就能拿走,有的甚至原来的1%都不到。一掷千金的花商们突然变得一贫如洗。

太阳底下无新事,我们今天的所有剧目都可以在历史中找到剧本:近的有2007年从6124点跌落云端,远的有1929年华尔街股灾,1720年的南海泡沫。而在荷兰,这样的泡沫居然还出现了不止一次,如1912年的唐菖蒲热,只不过很快就消散了。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时代的演进,投资对象也越来越抽象化,这就使得风险更难预料。在“郁金香热”中,花朵到最后已仅只是个抽象的符号,但它多少总是个实体,一旦没有新的球茎进入市场,泡沫遂告破灭。但2008年引发危机的金融衍生品,则完全是数学的抽象演绎组合,因而可以在缺乏监管的情况下膨胀到更危险的程度。

按照凯恩斯的理论,资本市场就是一个零和游戏。人们会完全不管某个东西的真实价值而愿意高价买入,因为他们预期会有一个更大的傻瓜用更高的价格来买走。而所有人都侥幸地认为,自己不会是那个最傻的接盘侠。对“非理性繁荣”的分析基本都是事后诸葛亮,在当局中似乎没人能看清。因为每一次大家都会想:也许这次是例外呢,也许我是例外呢,也许我就是能博赢别的傻瓜呢

这无关理性非理性,这是人性。

于是今日看数字货币发展之态势,似曾相识。所以很多人不理解,国家为什么一面鼓励区块链创新,一面又关掉数字货币交易所。区块链是个好东西,而山寨币就看谁是最后的傻瓜了。

加油!

----------------------华丽丽的分割线-----------------------

下期预告:科学投资区块链

长摁关注深圳湾头牌男公关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6G0DOP4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