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会威胁到基督教信仰吗?

JONATHAN MERRITT   朱思颖、蒋思源、吴攀|机器之心编译   Are you there, God? It's me, robot.   在他相对较短的任期内,教皇Francis一直致力于将精神追求者迎进基督教教堂。他拒绝评价LGBT(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人群;寻求接纳离婚夫妻的方法;让牧师有权利“原谅(forgive)”堕胎。在 2014年的一次基督教集会中,Francis甚至建议教堂为火星人授洗,没有比这更能显示Francis宽广胸怀的举动了。   “如果,例如明天有一队火星人探险队来到地球,探险队中一个人说,‘我想受洗!’将会发生什么?”教皇 Francis问道。“当主给我们指出这条路时,如果我们说‘不,主,这么做是不谨慎的!我们应该这样做’,那我们成为什么样人了。”   尽管听起来有趣,这个有点怪异的情景引出了一个严肃论题——关于教堂接受度的上限最远能够延伸到何处。基督教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宗教,是否应该拥抱所有的智能生命?甚至外星人?当然,寻求救赎的绿色空间(一部动画)的生物来到地球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教皇的考虑打开了一扇门,同时接受另一个来自科幻小说的坚定分子——高智能机器,一个我们不容易打发走的“生物”。   尽管大部分的神学家在这个问题上并未投入多少注意力,但已有一些神学家确信人工智能是人类朝自动化迈进的必然途径要经历的过程。自动化离我们还有多远,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你所提问的对象,但是这种实现自动化的途径已经引起一些基督教基本问题的争议——以及宗教的广泛设想,但是这篇文章的写作我将会忠于我最了解的宗教信仰传统来进行。事实上,自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以来,人工智能可能是基督教神学的最大威胁。   几十年来,人工智能一直以飞快惊险的速度发展。今天,计算机可以让飞机起飞、理解X片成像内容、从法医的证据中筛选罪犯;算法可以绘制名画并且可以作出巴赫风格的交响曲。谷歌正在开发“人工道德推理(artificial moral reasoning)”以用于自己的无人驾驶汽车,从而实现汽车对潜在事故的自主决策。   “人工智能已经来到,它是如此真实和迅速,”凯文·凯利(连线杂志的联合创始人同时也是《必然》的作者)说,“我认为接下来的1万个初创公司的良方是将人工智能赋予已有的事物。”   尽管人类构建人工智能的愿景很美好,有一天机器或许具备全意识,成为理智智能体——拥有情感、知觉和自我意识,但还是有相当一部分的思想家为这一时刻的到来而深深担忧。“全人工智能的发展将是人类灭绝的咒语,”霍金在2014年的 BBC采访中所说。“一旦人类开发人工智能,这些人工智能将能不受人类控制,并且以不断增长的速度优化自己。然而,人类受限于缓慢的生物进化机制,将不能够与人工智能竞争,进而被替代。”   人工智能的爆发——经常被提到是来临的奇点——是很多技术人员对机器人的未来展望之一,并没有如此世界末日。但是任何对人类有威胁的可能,即使很小,已经有呼吁相关预防措施的出台。有超过八千人,包括霍金、乔姆斯基(语言学家)以及埃隆·马斯克,签署了一封反对人工智能发展潜在诱惑(pitfalls)的公开信。Ryan Calo,华盛顿大学的法学教授呼吁美国建立联邦机器人委员会(Federal Robotics Commission)来督导和控制人工智能的发展,从而避免不负责任的创新。   大部分的担忧都是围绕经济、政治和道德伦理,“我们所正在制造的需要有精神维度的考量,”凯文·凯利建议到。“如果你创造出的事物能够为自己谋划,将会出现一个严重的神学破裂局面。”   历史对这一预言做出了可靠性保证。纵观历史,人类重要的科学进步都产生了宗教影响。当伽利略在17世纪提出日心说,轰动一时,并挑战传统基督教对圣经相关段落的解读——教导信徒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当达尔文在 19世纪普及自然选择理论,挑战传统基督教对生命起源的信仰。这一趋势一直延续到现代遗传学和气候学。   创造出非人类的自动化机器人将会颠覆宗教,像其他所有的事物一样,但会是一个全新的规模。“如果人类创造了自由意志的生物,”凯文·凯利(受天主教影响长大,成人之后是基督教徒)说,“毫无疑问,传统神学的任何方面将会受到挑战,并且需要某些重新解读。”   以灵魂(soul)为例,大部分基督徒都认为灵魂是一种独特的人类元素,是精神上内在和永恒的组成部分。这个观点起源于圣经中创世纪的描述,上帝“用上帝自己的模样创造了人类。”在故事中,上帝从尘埃中塑造并将生命气息吹入鼻孔产生了第一个人类亚当,“鲜活的灵魂(living soul)”,基督徒相信从那时开始就拥有上帝的模样和灵魂。   但是灵魂准确地说到底是什么?早期的基督哲学家 St. Augustine曾经发现到“在圣经中找不到任何描述灵魂起源的经文。”自喻为基督教神秘主义者,同时也是《Finding God in the Waves: How I Lost my Faith and Found it Again Through Science》的作者 Mike McHargue相信人工智能的兴起将会导致许多基督徒已经定义好的术语如“意识”和“灵魂”产生很大的歧义。   McHargue说:“在宗教的背景下,人们并不知道灵魂确切地是什么,我们理解的它是一种非物质本质的个体,它不会依赖于或与身体相关联。那么在这个定义下,人工智能有灵魂吗?”   这个是否是一个荒诞的问题,可以思考一下如体外受精和基因克隆等技术。智能生命由人类在这种情况下创造,但是许多基督徒会认定这些创造物是有灵魂的。“如果你有一个灵魂并在物理上复制了一个自己,那么你就会认为你的物理复制品也会有灵魂,”McHargue说:“但是如果我们学会了对人类大脑进行数字编码,那么人工智能就是我们本体的数字版本。那么如果你创造了自己的一个数字复制品,那么你还会认为你的数字复制品也是有灵魂的吗?”   如果你愿意遵守这些推理,那么神学的挑战就会越积越多。如果人工智能机器有灵魂,那它们能否与上帝建立联系呢?圣经教导我们耶稣的死亡救赎了“万物”生灵,不论是蚂蚁还是会计,他让一切与上帝关系的调节成为了可能。那么耶稣的死亡是否对人工智能也是一样的?人工智能能够被“救赎”吗?   佛罗里达州普罗维登斯神学院的普罗维登斯长老会副牧师(associate pastor)Christopher Benek说:“我不认为基督的救赎限于人类,基督的救赎是万物的,甚至人工智能也包括在内。如果人工智能是自主地,那么我们应该鼓励它参与基督的救赎。”   那么原罪又是怎样一种情形呢?在基督徒传统意义的教导上,原罪是在堕落的人与圣洁的上帝之间创造的关系交流障碍。在机器人的未来,机器会自主决定或通过内部深处的硬件决定永远不犯下罪恶是最终的圣洁,而不会说是灭绝人类。那么人工智能比人类会是更虔诚的基督徒吗?这又会如何影响基督徒对人类堕落的看法?   这些问题都是关注宗教信仰,但是还有许多与宗教实践相关的问题。如果基督徒接受所有生命的创造都是上帝的荣耀,那么人工智能做这些事情又会怎样呢?人工智能会去教堂礼拜、唱赞歌和照顾穷人吗?人工智能会祈祷吗?   巴特勒大学宗教学教授及《Theology and Science Fiction(神学与科学幻想)》的作者James McGrath 最近通过一个奇怪的课堂作业对祈祷者问题(prayer question)开了个玩笑。他让他的信教的学生让苹果设备的私人助理Siri为他们祈祷然后看会发生什么。这些学生很快就发现Siri对“什么是祈祷?”这样的问题的回答比“为我祈祷”这样的命令更容易处理。当被要求进行祈祷时,Siri基本上会回应:“我没有做这件事的程序。”但如果更高级的Siri有祈祷程序,那么这样的行为会有价值吗?上帝会接受任何智能存在的祈祷吗?还是说只接受人类智能的?   对于思考这些问题的基督徒来说,并不存在什么简单的答案。当然,也有人说基督徒一开始就不应该为此苦恼。基督教的《圣经》从来就没有预见什么非人类的智能,更不要说解决其所带来的问题和担忧了。但是圣经确实表示上帝与人类之间有一种不同于其它生物的关系。福音派的Gordon College的教授 Russell Bjork对将人格(personhood)的理解包含进人工智能持谨慎态度,他在期刊《Perspectives on Science and Christian Faith》中认为:“人类的特殊之处并不在于人类是什么,而是基于上帝创造我们的目的的上帝与人类的关系。”   除了《圣经》,许多基督徒在古老信条里面寻求指引。《尼基亚信经》就是其实最受欢迎的之一,其中说耶稣是“上帝唯一的儿子,是被生出来的,而不是被制造出来的。”其隐含的必然结论是:人类是上帝制造出来的孩子,而不是生出来的。基督徒相信上帝创造了人类,而人类又创造了机器。依照这个逻辑,有人可能会认为人工智能不应被看作的上帝的孩子或拥有灵魂。   但这并没有妨碍 Kevin Kelly开始倡导发展“机器人的教义问答(a catechism for robots)”。教义问答(catechism)是指一种信仰表述,其通常是以问答的形式来阐述规范的信仰,在一些宗教传统中通常被用来教育孩子。Kelly说他对这一思想“非常认真”,甚至还在 Q大会的一个主题演讲中提出了它。Q大会是一个有超过 1000名著名基督教领袖参加的年度聚会。   Kelly说:“未来某个时间,当我们所创造的一种自由意志对我们说‘我相信上帝。我该怎么做?’到那时候,我们应该有所回应。”   Kelly、McHargue和McGrath都认为今天大多数传统的神学家都没有足够参与到这样的对话之中,因为他们都还在反复重谈古老的问题而不是关注正在出现的新问题。McHargue 指出关于人工智能和神学的问题是他在受欢迎的 Ask Science Mike和The Liturgist广播中从听众那里收到的最常见的问题。“任何非生物、非人类的智能都将给宗教和人类哲学带来比我们的整个历史中任何事物都更大的挑战。”他声称,“在我们首次遭遇它时,没有任何东西能引发这样的剧变和集体创伤程度。”   尽管有这些陷阱,McGrath则提出了一个最终的顽皮观点:人工智能实际上有可能增强一个人的信仰。“对于一些人来说,宗教实际上是关于认识到自己作为一个人类,而不是神,所以不可能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而且对于一些事情不可避免地会犯错。”他说,“如果这是一个人的看法,那么发现你自己是错误的是一件好事。它只是证实你已经所知的:生命即是关于信仰上帝,而不是相信自己的理解。”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西安软件开发

送给挣扎生存的西安软件公司:7点因素决定公司永远做不大

在西安软件开发技术服务行业,能做大的软件公司占绝对的少数,大多数的软件企业都会死在小规模的阶段,或者永远长不大。以下这几这七种思想和行为,或许能告诉你公司永远做...

1032
来自专栏AI科技大本营的专栏

AI一分钟 | 美成人电影公司想用AI为用户拍定制片;日本公司推AI女友

利用深度伪造 Deepfake 技术制作的假视频足以乱真。而美国成人电影公司 Naughty America 想要使用深度伪造技术为用户提供定制化的换脸视频。 ...

7893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数据分析企业单位对应届生的简历筛选——以招商证券为例

随着秋风习习而至,又到了各位应届生秣马厉兵霍霍猪羊的时节,不过这次待割的不是羊毛,收获的也不是果实,而是众位心甘情愿嗷嗷待宰的即将出圈的应届生求职大军们。尚未杀...

922
来自专栏镁客网

"佛系青年 "的性AI拯救者

以现代科技为背景的美剧《黑镜》在第二季第一集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女主角Martha的男友Ash意外去世,朋友向她推荐了一个黑科技的产品,就是通过Ash生前在社...

722
来自专栏大数据架构师专家

30岁了!还在迷茫,我们该怎么办?

2405
来自专栏镁客网

这款eTimer G智能手链除了功能贴心,而且颜值爆表

1612
来自专栏PPV课数据科学社区

拆招大数据:颠覆边缘行业的无影掌

银河帝国系列科幻小说中,数学家哈里·谢顿开创了“心理史学”,他能够运用数学公式准确预测人类的未来,作者艾萨克·阿西莫夫凭借其丰富的想象力被全球读者誉为“神一样的...

2665
来自专栏知晓程序

张小龙的游戏,30 位「无聊大师」的战场

1535
来自专栏量子位

如何不错过AI时代,走上人生巅峰?这是李开复的三个建议

原文刊发于创新工场公众号。量子位已获转载授权,并对内容进行编辑 5月15日,创新工场创始人兼CEO、人工智能工程院院长李开复博士作为特邀嘉宾,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

29410
来自专栏PPV课数据科学社区

【推荐】20位全球大数据领域最顶尖人才都在干什么?

大数据不只是要处理很多的数字,还得要通过这些数字建立模型、深入挖掘,并且寻找那些有可能改变企业运营方式的信息。财富评出的2014年20位大数据领域的顶尖人才,看...

2896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