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互联网+改变了什么

互联网+

日前,记者在CBD做了一个小调查。100%的人肯定了互联网+为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莫大的好处,可是这些人当中,又有高达70%的人表示,肯定之余还有不满和担忧。他们担心的到底是什么呢?

因为互联网+的到来,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变化……

受访中,有白领形容说:“互联网+就是个诱人的美女,缠上了就甩不掉”,不少白领,生活因此变得“鸭梨山大”。

我没有了自己的碎片时间

某公关公司客户经理小胡说,在没有朋友圈的时代,碎片时间都是自己的,可以用来发呆、胡思乱想,在节奏忙碌的工作中得到一丝的放松和减压。“就好像在水底憋着一口气,得时不时浮出来呼吸一下。可是现在所有的碎片时间都用来刷朋友圈,没时间都要挤出时间来刷,刚开始是因为想要获取信息,知道大家都在干嘛,但养成习惯以后就变成改不了的强迫症。好像全世界都在刷,我不刷的话就会错过什么,总是活在一种压力山大的状态下,整天都觉得自己好忙好累,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去浮出水面呼吸一下。”

现在连聊天也聊不起来了

某图书出版公司的美术设计人员杜小姐说,原本一天忙碌的工作下来,跟朋友家人好好聊聊天,就是最能够放松心情和减压的方法,可是大家被互联网+的春风刮过以后,好像再也没有碎片时间跟眼前人相处了。“中午约了要好的同事吃饭,她走出办公室搭电梯就开始刷朋友圈,走进餐厅坐下来,急匆匆点好菜又开始刷,吃饭的时候一只手拿筷子一只手举着手机,结果整顿饭下来,我俩就没说上几句话;老公也是一样,刷完朋友圈就是微博、知乎还有一些新闻客户端,看到阳台种的花被风刮倒了,第一件事不是去扶,而是拍照发圈。他每天上班遇到什么有趣的人和事,也是统统发到朋友圈,而不会亲口跟我分享。吃饭睡觉都要抱着手机,每天因为都要上班相处的时间就不多,现在连聊天也聊不起来了。”

脱离了网络,无法生活

杜小姐读初中的儿子也是朋友圈的使用者,他在网络上妙语连珠,风趣幽默,各种段子张口就来,可是现实中待人接物却显得木讷,沉默寡言,好像另外一个人。“他会在网上玩唱吧这些,但现实中却不会跟同学朋友去KTV,我带着他去餐厅酒吧跟朋友一起聚会,他也是显得对环境很抗拒,呆呆的样子。逢年过节他会在网上发很多内容,也会送虚拟礼物,现实里却不会说句祝福的话。而且,他早就到了对异性感兴趣的年纪,可是现实中遇到同龄女孩子,他完全不懂怎么跟人家相处,还是木木的样子,我那个年代男孩子本能就会去讨好一下女孩子,献殷勤一下,他完全不会。毕竟人的生活是在现实里面过的,这个年纪还不会与人相处,我有点担心他以后。”

整个人直接活在了朋友圈

在表达了担忧和不满情绪的受访者当中,不少受访者说自己最担心被信息泛滥所裹挟,而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国企职员龙小姐说,在没有微信朋友圈以前,自己接收到新闻和外界信息以后还是会独立去思考的,但自从每天刷上了朋友圈,“就觉得朋友圈多大,世界就有多大。某件事情朋友圈里很多人转,就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很关心,整个人直接活在了朋友圈里面,思维直接受到影响。”

因为互联网+的到来,他们的职业发生了变化……

受访中,有三成人表示通过互联网获取资讯实在太方便太快捷了,而且是免费,这就让我们的生活中减少了很多独创和差异性,尤其是文创类工作者和文艺爱好者对这方面的担忧更多。

太多品牌和艺术家把自己玩坏了

时尚买手Manson说,从前想要找到有特色的小众品牌,要投入很多时间精力,甚至全国、跨国地去跑,国际奢侈品牌对于给他们做蕾丝、纽扣等配件的小作坊可是万分保护的。“有了互联网,我们分享和搜索消息确实是方便了,可是我们看到,人家也看到,对于搞创作的人来说就容易产生浮躁,很难静下心来做自己的东西。比如说有个设计师,以前做东西做得不错,后来开了家网店,逐渐发现怎么人家的东西做得比我糟糕,还能卖得比我贵比我多,就心里不平衡了,产生趋利的思想去跟从那种做法,去跟随去抄,离做优质精品的道路越来越远。有了网络以后,我看到太多品牌和艺术家把自己玩坏了,没办法,劣币驱逐良币。”

越来越多高度重合的音乐“爆款”

独立音乐人果果说,以前网络不流行的时候,音乐人之间只是小圈子的聚会,没有广泛地交往,大家根据自己的兴趣长处写自己的歌,也很少去关注别人赚多少钱,安贫乐道,写出不少花了心血也有特色的作品。“现在找素材太方便了,你都不用自己起早贪黑跑老远去录大自然的声音,不用去外地采风找灵感,用网上的素材就可以了,便宜有的还免费!你完全可以闭门造车,很快写好一首歌卖钱。艺术创作的过程变成生产流水线那样,每个人写的歌都用网上的素材,都没有自己真实的情感和经历在里面,出来的东西跟爆款一样,貌似迎合市场,事实上却高度重合,而且难以打动人。

为了迎合,形象和格调都没了

某民营广告公司创意人员晓白说,自己就是对互联网从爱到怕的一个典型。“刚用上的时候觉得,哇太赞了,找东西看东西超方便,就好像碰到美女还让我予取予求一样,可是慢慢相处下来,这个美女太强势了,完全不听我的,她想怎样就怎样!”

在广告创意工作中,他还发现客户变得越来越互联网化,刻意迎合网民的低俗口味,不在乎广告本身作为一种公众宣传品的形象和格调。“客户喜欢用所谓的数据、点击量说话,追求引爆舆论的刺激点,可是这个产品本身定位是中高端人群,应有自己的范儿。我们就觉得,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呢?真正的消费群体不一定是在网上嚷嚷得最凶的这群人呀。”

误信负面消息,加薪预期落空了

某大型服装品牌的设计师董先生,去年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许多关于自己所在行业的负面消息,加上公司财务情况确实不好,说好的加薪没有实现,销售确实也在走低,后来就跳槽到一家电商服装品牌公司,现在半年过去,他说自己后悔得要命。“出来以后才知道,以前的公司家大业大好啊,做事情有章程有条理。小的电商公司不规范,一个人要做很多人的活,而且不尊重原创和设计师,把一些网红款的服装买来改一下贴个牌就卖。他们一切就看数据,只要走量走得好这个款就做,不需要花时间去设计、去挑选材料和修改,好多设计师朋友知道我来了这个品牌,总是取笑我堕落了。而且工资跟服装卖的量挂钩,就逼着我去抄爆款而不是好好做设计,实际收入比以前还少了。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老九学堂(xuetang9)

原文发表时间:2015-12-30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数据的力量

学习数学的意义

上一个月,网络上先是在讨论“把英语踢出高考”,但有人说,英语比数学重要,学好英语才好出国,好移民,语云,“英语记不牢,终身在天朝”。后来话题就转换成“把数学踢出...

1132
来自专栏IT派

26岁摩拜高管:“下不了手开除70、80后,公司死了谁负责?”

最近出了篇文章,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标题是《下不了手开除70、80后,公司死了谁负责?》

1010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机器人简史:由波士顿机器狗追溯至古希腊木鸽

几个世纪以来,人类一直对机器人这一概念痴迷不已——从古代的石傀儡故事到现代科幻小说,我们时刻想象着以机械方式重现自身。尽管“机器人(robot)”一词由卡雷...

852
来自专栏iOSDevLog

《机器新脑:人工智能将如何进化?》书评

是 AI 统治人类,还是人类掌控 AI? AI 是否会取代人类、统治世界,想必是很多人萦绕心中的问题。

1642
来自专栏量子位

马斯克为何创办Neuralink?背后是硅谷钢铁侠对AI的恐惧

△ 伊隆·马斯克,特斯拉及OpenAI联合创始人,在SpaceX猎鹰9号火箭部件内部 2010年摄于佛罗里达州 卡纳维拉尔角 王新民 允中 编译整理 量子位 出...

2245
来自专栏腾讯大讲堂的专栏

腾讯最纯粹的一届WE大会:从黑洞、虫洞到克隆猴

一年一度的腾讯WE大会结束了,戳这里就能复习直播回放。 说到“复习”,和这次大会的主题 “雅努斯之门”倒有点异曲同工之妙:人类总是一边试图洞悉过去的奥秘,一...

1384
来自专栏新智元

《新科学家》:AI 描绘的第一份未来草图,2076 年的人类世界

【新智元导读】作为 60 周年纪念,《新科学家》重磅发布了最新一期的杂志,试图为其读者提供“第一份关于未来的草图”。预测未来并不是十分靠谱的事情,虽然目前的AI...

3927
来自专栏大数据架构师专家

30岁了!还在迷茫,我们该怎么办?

2175
来自专栏IT派

他把自己估值上万亿美元的项目免费化了.....

这个不起眼的小伙子叫萨尔曼·可汗(Salman Khan),今年39岁。他颠覆了美国教育,成为了数学教父,让数学老师不再讲课,比尔盖茨都捧着他。他成功登上了《福...

891
来自专栏腾讯数据中心

在探索中前行---浅谈腾讯数据中心运营文化实践

导语:倘若数据中心,有了完整的运营体系,有了统一的方法论,有了专业的运营团队,有了先进的运营工具,是不是能长治久安了呢?答案显然是不够的。如果我们在数据中心运营...

3736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