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的发展已经失去了方向?人工智能哲学学家Aaron Sloman IJCAI演讲

Aaron Sloman专注人工智能哲学领域有几十年了,这项学科认为人们应该从根本上通过概念化自然界中的物体,为AI研究打下基础,Sloman还认为,现在的AI研究过于急躁的想要取得一些成果,却忽略了基础理论的研究。导致AI真正的发展不大。下面摘录一些Sloman演讲的要点。

图灵的论文“形态发生的化学基础”与1952年发表,2年后他就死了,但是如果他多活了几十年,看到了自己论文中理论变成现实,会发生什么呢?

有人在提出过一种可能,它看起来同图灵的期望相同,叫“变换形态发生”计划:是一项极具野心、相当长远、多学科的试图理解和学习地球的进化中逐步形成的信息处理方式的尝试。

在我们一知半解的那些最简单的生物原始的化学信息处理机制和我们所了解的最先进的关于大脑化学活动的知识之间,可能有着数量远远超出人类科学家认知的过渡信息处理机制。或许其中一些重要的机制仍然在生物进化的过程中起着重要,而且尚未被人察觉的作用。

而这些是怎么从最初那个毫无生机是星球演化而来的?

如果用人类设计的机器模拟一次整个进化的过程,会发生什么?一些学者试图通过来假设单个神经元的功能与电脑中单个晶体管起到的作用是相同的来推理并回答这个问题,并且用摩尔定律(它已经失效了)来预测计算机什么时候能有同大脑相当的计算能力。

但是如果像基于化学的计算在大脑中的作用就像图灵在那篇论文中提到的那么重要,那么在人造系统中为模拟相同等级的大脑运算需要的晶体管数可能会比神经元的数量多上好几个数量级,花费的时间也会长很多。John von Neumann在他的书《计算机与大脑》中意识到了这种可能性。这种争论由Tuck Newport在他的书《计算机与大脑:氨基酸vs晶体管》中做了一个总结。

1944年,薛定谔在《生命是什么》中指出,量子现象除了具有费决定论和统计属性之外,还为现实提供了一种理论基础。他注意到一些物理定律提供的基础定律具有重要的信息处理能力。

进化给自然带来了很多这样的定律,每一条定律都是由不同的演化规律中生成的。

除了化学和物理中所有的那些具体的概念,进化还造就了抽象概念和抽象和具体的混合概念。还赋予了概念变化来组成新的概念的能力。

这次将会报告一些这方面的进展,包括这些新的概念和新的信息处理架构自我更新的概念。这可能预示着我们能建设更多种多样的计算架构而不仅限于邱奇-图灵理论。

目前的AI似乎并没有试图建立一个适当的模型或理论解释,人们并没有试图去研究我们的祖先是如何发展出几何理论和语言系统,并且后来获得了一系列科学成就的。也没有试图去研究我们如何发展出了可变换认知的能力。而这些都是必要的。

我相信,AI作为一门科学,已经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间(部分是因为对结果急躁和盲目的追求)失去了它的方向,在其最困难的一些问题上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而仅在一些极窄的领域内取得了一些微小的成果,和大量工程学上的进展。

我可以举出一些AI领域仍然未解决的问题(希望不是永远解决不了的)

1:组建/复刻动物/人类针对复杂不规则结构的场景中运动的认知,就比如在微风中走过一个布满了各种花草、灌木丛的花园中时视野中复杂的变化。又比如一个筑了巢的鸟不管从哪个方向,总能找到它的巢在哪里。

2:像在2500年前编写出《几何原本》的人们那样,能在逻辑、形式系统、以及几何学建立之前探索和推理出那些数学知识。

3:像尼加拉瓜的聋哑孩子们那样学习一门手语,然后由于老师们教的表达方式无法满足自己的需要而自己创造出这些手语更丰富的形式。

4:像一个小孩那样即使在还没学会语言的时候也能表达出自己学习到的东西和他们是如何使用自己所学的知识的自我延伸能力。

5:许多非人类的动物上的智能的表现形式。

6:欣赏和创造各种各样形式,包括音乐、诗词、舞蹈、绘画和故事,并且拥有对其的好恶。

7:开发出新的,无论是独立还是合作的学习能力的能力。

自从2012年退休之后,我把几乎全部的时间都用在了研究这个上面,但是目前这个变换形态发生计划仍然有大量的疑问和没有得到处理。

由这个问题产生的最重要的想法就是进化始于一个由物理和化学提供的“具体基本概念集”,其中很多概念在《生命是什么》中被提到过。进化在这个概念集上加上了许多分支的,被称为“衍生概念集”的东西。这些概念集都分别侧重于同一事物不同方面的属性。

在智能系统中足够精确的复刻其结构,来解释这些生物拥有的,包括欧几里得能在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几何老师之前创立几何学的,现在的AI看起来完全没有的智能需要几十(或许上百)年。我们也需要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这种基础的理论研究上面。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AI科技评论(aitechtalk)

原文发表时间:2016-07-12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AI科技评论

独家 | 信号处理顶会ICASSP开幕,俞栋张长水周彤荣升IEEE Fellow

ICASSP 2018 正会已于当地时间 4 月 17 日在加拿大卡尔加里(Calgary)开幕。IEEE(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主办的 ICASSP(Inte...

722
来自专栏WOLFRAM

Stephen Wolfram:如何训练孩子们的计算思维(I)

1376
来自专栏AI科技大本营的专栏

数据科学中的 R、Python 和 Julia —— 机器学习的学习随想 02

1. 我认为 R,Python 和 Julia 是机器学习和数据科学中三个最重要的语言。任何人如果想在这个领域有所发展,长远来说这三种语言都需要掌握。 2. ...

3208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阿尔法狗击败人类的背后:AI的发展仍存在哪些桎梏,我们又该如何应对?

1535
来自专栏AI科技大本营的专栏

AI Insight:放弃幻想,搞 AI 必须过数学关

从2012年“大数据”概念兴起到2016年人工智能大热,已经四五年时间了,该看的热闹看到了,该爆炒的话题炒够了,该沉淀的也沉下来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放下质疑...

3419
来自专栏专知

MSRA梅涛研究员: ICIP2017 Tutorial - 深度学习桥接视觉与语言

【导读】视觉内容的识别一直是数十年来计算机视觉中的一个根本挑战,以前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使用预定义但有限的词汇来理解视觉内容。 由于深度学习技术的快速发展,计算机视...

3356
来自专栏数据科学与人工智能

【陆勤践行】怎样成为一个数据科学家:针对大学毕业生的指导(译)

刚毕业的大学生们,恭喜你们!欢迎成为劳动者的一员。在你所有可能申请的工作中,“数据科学家”这个风骚无比的职位也许最难得到的一个,同时也许是最具有潜在丰厚回报的一...

1788
来自专栏机器之心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64岁的RODNEY BROOKS谈人工智能的起源与发展

1165
来自专栏AI科技大本营的专栏

CCAI | 北航空航天大学计算机学院副院长王蕴红:人工智能科学与艺术的鉴赏创作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计算机学院副院长王蕴红 文/CSDN苏靖芝 7月 22 - 23 日,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中国科学院的指导下,由中国人工智能学会、阿里巴巴集团 ...

3076
来自专栏ATYUN订阅号

想装病?没门!MIT的AI机器人会帮你预测疼痛指数

听闻痛分为十二级,最轻的一级痛是被蚊虫叮咬一口的疼痛,最剧烈的疼痛是生孩子的痛。当然,这只是听说,不过疼痛确实是一种实实在在但又抓不住的感觉。当你看见一张疼痛的...

2605

扫描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