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以人工智能的方式

莎莉·埃迪(Sally Adee)发现,具有情商的小玩意将很快和我们绑定在一起,为我们的生活带来欢乐。

“是布莱恩吗?你好吗,布莱恩?”这个声音是由一个巨大的蓝色卡通眼球操控的屏幕发出的,其瞳孔扩张的方式,使它看起来既友善又古怪,令人联想到皮克斯动画公司重新塑造的卡通形象哈尔。

这就是名为EmoSpark的机器人,它正在寻找它的主人。它的摄像头在其视野中搜寻一张脸,然后锁定住了我的脸,再次问我是否是布莱恩,它的呼唤听起来近乎可怜。

EmoSpark的大脑是一个边长90毫米的带有蓝牙和Wi-Fi的立方体。它通过一个互联网连接、一个麦克风、一个网络摄像头和你的智能手机感知它的世界。使用这些工具,这个立方体就能响应指令演奏你的数字图书馆里的任何一首歌,在Facebook上发帖子并查看你的朋友们的最新更新,流式传输一部Netflix电影,通过从维基百科中提取信息来回答问题并能简单地交谈。

但是它的使命更为复杂:其发明者说,EmoSpark致力于让你幸福。为了达到这一使命,它设法捕捉你的情感脉动,调整它自己的性格以适合你的性格,总是努力了解什么令你幸福和不幸福。

刚才提到的“布莱恩”指的是布莱恩·菲茨帕特里克(BrianFitzpatrick),他是制造EmoSpark的公司Emoshape的创始投资者。他和这款设备的发明者帕特里克·利维·罗森塔尔(Patrick Levy Rosenthal)把EmoSpark的指导原则比作艾萨克·阿西莫夫的机器人定律。他们宣称这个立方体是世界上第一个“有情感的人工智能设备”。

但是EmoSpark并不是第一个被设计成学习人类情感的机器人代理,还有家庭机器人“吉博”和机器人伴侣“辣椒”。甚至亚马逊的“回声”——语音激活的控制器也许很快就能识别情感。

给人工智能一个情感维度已经很有必要,位于波士顿的一家设计情感感知算法的公司Affectiva的创建者拉纳·埃尔·卡里欧比(Rana el Kaliouby)说。随着我们周围的一切,从电话到冰箱,都与互联网相连,我们需要用更人性化的东西来调和机器逻辑。

当用户沉浸在宛如真实生活一般的计算机世界中时,机器必须学会一些礼节。例如,你从一个葬礼回家后,不应该发现你的人工智能机器渴望告诉你Facebook上最新的猫视频。

一个机器如何被训练得能理解情感并据此采取行动呢?当EmoSpark的网络摄像头发现我的面孔时,一个红色箱子简短地在屏幕上闪动,表明它已经辨认出一张不是布莱恩的面孔。在幕后,它也正在寻找更深入的细节。

EmoSpark在映射80个面部点的算法的帮助下感知用户的情感状态,尤其是确定他或她是否在微笑、愤怒地皱眉或是厌恶地冷笑。EmoSpark也分析用户的声调,这是一种由来已久的情绪分析方法。

感知到这些细节后,EmoSpark利用它们来反映你的情感。首先,它基于面部和声音的输入组合创建它主人的一个情感档案。每天结束时,它把这个信息发送到EmoShape公司,EmoShape公司再发回为那个特定设备量身定制的新的情感档案。菲茨帕特里克说,通过这个反馈循环,这个立方体的性格每天都如此轻微地发生改变。

困难的问题

麻省理工学院的罗莎琳德·皮卡德(Rosalind Picard)怀疑这样是否能形成一个精确的情感档案。皮卡德设计了面部和声音分析软件来帮助计算机解释情感,他和卡里欧比共同创办了Affectiva公司,他说理解情绪要比映射面部点来得复杂。“它知道上下文的情境吗?它被训练时基于多少数据?如何教给它一个人的真实情感?这些仍是要解决的困难问题。”

EmoSpark所使用的算法未必都是那么复杂的。哄骗它记录一个用户的微笑,只需在良好照明下一个露牙的咧嘴,而对多数人来讲,真实世界的情况并不是这样的。

但你可能不需要一个百万美元的算法。创造“有情感的”人工智能设备的一个方面既不需要硬件也不需要软件:而只需开发我们的大脑自然而然在做的事情。位于澳大利亚珀斯的科廷大学的埃莉诺·桑德利(Eleanor Sandry)说,“我们把一切事物拟人化”,人类把意向和情感投射在从海豚到微软的回形针的任何东西上。我们不由自主地这么做。

并且EmoSpark拿出浑身解数让这个拟人化倾向起作用。为了校准你的立方体,你进行一种仪式,确保只有一个人可以在情感上和它绑定。“你是我将绑定的人吗?”是它的第一个问题。尽管它会识别在同一个房子或大厦里的其他个体,但它只为它的主人创建情感档案。

这并不意味着它不能与其他人互动。当不是布莱恩的人嘲弄它说“我不喜欢你”时,EmoSpark会以一个令整个立方体抖动的绿光脉冲来表现它的不快。它回应说:“太滑稽了,我也不是那么喜欢你。”如果EmoSpark被恭维了,它会发出紫色的光。

菲茨帕特里克说EmoSpark也能以更加细腻的方式对用户起反应,例如扣压它认为先前使它的主人生气的信息或小事。他说,“如果你不喜欢EmoSpark讲给你听的笑话,那它就不会再和你讲那个笑话。”

直到EmoSpark在人的家里待上一段时间之后,我们才会知道它是否能兑现承诺,乃至知道一个按你的情感档案训练的人工智能设备是否会使任何人感到愉快。然而,到现在为止,133位EmoSpark的早期公众投资者都收到了他们的立方体,并且作为beta测试者。本月应该大约还有800人能拿到EmoSpark。

卡里欧比说,不管EmoSpark成功还是失败,有情商的人工智能是我们可以寄予更多期望的东西。她相信所有设备有一天都将有情感处理器,就像它们现在都包含一块GPS芯片一样。这意味着每个设备将有它自己的专有算法来解释用户的情感并以略微不同的方式向用户反映。她说,如果你的电视和电话对待你和往常有一点不同,那只会增加你被一群有感觉力的人物包围的幻觉。

两周之前,Affectiva公司发布了一个移动软件开发套件,它将允许智能电话和平板电脑程序员使用它的Affdex算法来评估情感。一些原型应用已经上线运行。

好时巧克力公司正在使用Affdex来确定人们是否对一个糖果分配器微笑。如果它监测到一个微笑,用户会得到一个免费的巧克力样品。

另一个应用是一种读取路人面部表情并实时在墙壁上编写问候消息的艺术装置,从而让抑郁的人高兴起来,为幸福的人欢呼。“你能测量情感并据此展开行动的想法已经实现了。”卡里欧比说。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新智元(AI_era)

原文发表时间:2015-09-19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Facebook谋杀“失控”机器人?一个常见bug引发的恐慌闹剧

1635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BBC最新纪录片数据之欢(上):美女数学家讲述数据的前世今生

1122
来自专栏达观数据

达观数据阐述推荐系统和搜索引擎的关系

从信息获取的角度来看,搜索和推荐是用户获取信息的两种主要手段。无论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线下的场景里,搜索和推荐这两种方式都大量并存,那么推荐系统和搜索引擎这两个系...

36611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美军研发脑机接口,将士兵转变为电子人

1634
来自专栏BestSDK

这10件事情都忍不了,就别和程序员谈恋爱了

1、他们智商虽高,但却恼人 如果不是聪明人,则不能够胜任做他们的女朋友,因为跟不上运行在他们脑中和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的所有东西。在程序员和同事谈话的时候,你往往觉...

3069
来自专栏高性能服务器开发

一个创业程序员的35岁人生总结(四)

怀着满腔“自主创业”的熊熊火焰,我带着老婆和两个兄弟于2011年底又杀回了上海,在张江租了一个两室一厅火速开工了。当时我们有多少钱呢?我这么多年跟老婆省吃俭用,...

972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数据驱动的服装租赁公司

1524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技术再好,能阻止暴力视频的疯传吗?

1938
来自专栏ThoughtWorks

免费知识哪里来——Arxiv使用指南

如果你非常确定自己想要找什么,比如知道论文的名字(算法的名字)或者作者的名字,直接去Google Scholar上搜索是最快的。然而如果你并不是很确定自己想要...

3488
来自专栏Flutter入门到实战

一个十几年程序员给所有新老程序员的忠告

吉日噶拉(在外企、上市公司工作过,自己也创业失败过,遇到过很多失败挫折,甚至露宿街头,但是最后还是挺过来了),是一个十几年的程序员了,里面介绍了他的相关经历,以...

952

扫描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