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为何创办Neuralink?背后是硅谷钢铁侠对AI的恐惧

伊隆·马斯克,特斯拉及OpenAI联合创始人,在SpaceX猎鹰9号火箭部件内部 2010年摄于佛罗里达州 卡纳维拉尔角
王新民 允中 编译整理 量子位 出品 | 公众号:QbitAI

《华尔街日报》最近有篇文章说,硅谷钢铁侠伊隆·马斯克又创办了一家公司:研究脑机接口技术的Neuralink。

就是你们熟悉的那个马斯克,他的名字后边,可以写上一长串的公司:移动支付公司PayPal、电动汽车厂商特斯拉、火箭公司SpaceX、太阳能公司SolarCity、非营利人工智能组织OpenAI、超级高铁Hyperloop……

Neuralink是2016年7月在美国加州注册的,不过到目前为止都很低调,没有公开发声。他们的研究重点是创建可植入人脑的脑机交互设备,允许人脑直接与计算设备相连。他们的终极目标,是帮人类与软件融合,跟上人工智能的发展脚步。

这家公司的身影浮出水面,让我们忽然理解了马斯克过去半年为何屡屡提到人机融合。

今年2月在迪拜举办的世界政府峰会上,马斯克又谈起了人工智能的威胁,并描绘了这样一个未来场景:“随着时间推移,我们可能将会看到生物智能和机器智能的结合体。这种结合主要是出于对带宽的考虑,就是你的大脑和数字设备之间的连接速度,特别是输出速度。”他说这种结合可能要借助一种名为“神经蕾丝(neural lace)”的技术。神经蕾丝是一种可注射的网状物,能从硬件上将人脑和计算机连接起来,让它们直接通信。

“我们已经是半机器人了,手机、电脑就是你的扩展,手指的动作或者语音指令就是交互接口,这种交互太慢了。”马斯克二月的时候对《名利场》记者Maureen Dowd说,如果你的头颅中有神经蕾丝,就可以从脑中直接将数据无线传输到设备上,或者传到有着无尽计算资源的云端。不过他还说,“要用上有意义的人脑界面,我认为还得四到五年。”

他一直在暗示Neuralink这家公司的存在。

目前,这样的脑机接口还只存在于科幻小说中。在医疗领域,电极阵列和其他植入物可以被用来帮助改善帕金森病,癫痫症和其他神经退化性疾病对人们的影响,然而,现在全世界还没有多少人在颅骨中安装了复杂的植入物,用了最基本刺激装置的患者数量也大约只有几万人。

这个现状应该不会出乎任何人的意料,对人脑进行侵入性手术并植入物体,是非常危险的,只有当其他医疗方法无力对患者进行治疗,才会选择进行这样的手术来缓解病情。

马斯克为什么要开发一种如此危险的技术?在他看来,人工智能要比这危险得多。

三年来,他一次又一次地发出警告,说人工智能是人类目前最大的威胁。为了确保人工智能技术向“对人类有益的方向”发展,马斯克还与Y Combinator创始人Sam Altman一起,建立了非营利组织OpenAI。

最新一期《名利场》刊发了一篇关于伊隆·马斯克的特稿《Elon Musk’s Billion-dollar Crusade to Stop the A.I. Apocalypse》,探讨马斯克对人工智能的恐惧究竟有多深,以及其他科技巨头领导者的想法。全文约8000多字(英文),分六部分,写得很有文艺范,有耐心的同学可以前往原文阅读。

量子位决定,先把干货搬运过来:

1. 马斯克投资DeepMind,是出于对AI的恐惧。

DeepMind联合创始人哈萨比斯和Google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的相识,还是马斯克引荐的。在2014年Google收购DeepMind之前,对人工智能充满恐惧的马斯克就已经是DeepMind投资人了。

这不代表他欣赏哈萨比斯,更不表示他赞同DeepMInd的愿景。

这笔投资并不是为了财务回报,而是为了让自己时刻警醒地留意着AI的发展:“这笔投资让我能更清楚地看到事物前进的速度,我认为这种前进真的在加速,比人们料想的要快得多。”

而哈萨比斯,他唯一关心的大概就是开发超级人工智能。彼得·蒂尔讲过这样一个故事:DeepMInd的一位投资人曾经在一次会议结束时开玩笑说,他应该当场开枪打死哈萨比斯,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拯救人类的机会。

2. 马斯克认为,即便看似无害的人工智能,也可能相当危险。

这位亿万富翁企业家过去一直对武器化的人工智能感到担忧,还害怕即使是指派给超级计算机无害的任务,也会产生灾难性的后果。

他曾经对自己的传记作者、彭博社的Ashlee Vance说,他怕他的朋友拉里·佩奇会出于好心却“意外创造出邪恶之物”,这其中可能包括“能够摧毁人类的人工智能增强型机器人”。

为了生动地说明这个问题,他还打了个比方:“比如你创建了一个可以自我完善的AI来摘草莓,这个AI可以干得越来越好,摘得越来越多。不过,这个系统想做的事情就是摘草莓,所以它可能会把全世界都变成草莓园,永远都是草莓园”。

3. 马斯克对人工智能的恐惧,搞的他与Google创始人拉里·佩奇的友情紧张

马斯克直言,Google这家公司最有可能让AI失控。关于“意外创造出邪恶之物”的问题,他不仅和自己的传记作者谈过,也和佩奇谈过。

“关于AI和机器人,我和拉里谈了很多次,很多很多”,以至于他和佩奇的友情,也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影响。

佩奇最大的信念之一,就是AI的好坏只取决于创造者。而马斯克展望的未来场景,是人类会被AI取代。

4. 硅谷有人认为,马斯克宣传恐惧是为了招聘

许多人认为,马斯克正在创造一个正义对抗邪恶的故事。通过把自己的公司描绘成正义的一方,马斯克将能更好的吸引人才。

吴恩达就指出,马斯克正因此获益:“我想他准确地看到了,AI将会创造巨大的价值。”

不过也有反对之声。

“他是伊隆·马斯克啊,”机器智能研究所联合创始人Eliezer Yudkowsky说,“如果他想受到关注,根本不用谈论什么人工智能,只需要谈移民火星就好了。”

5. 彼得·蒂尔担心,马斯克的思考会有反效果。

彼得·蒂尔是风险投资家、也是特朗普的顾问,曾经和马斯克共同创办了PayPal。他担心,马斯克的反对会让AI得到更多的关注,从而加速这个领域的研究和进步。

“AI问题包括了人们对电脑时代的全部希望和恐惧”,蒂尔说,“我认为推到极限情况下,人类的直觉会破碎,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在这个星球上处理过比人类更聪明的实体”。

6. 还有科技领袖认为,AI将繁殖出超人(如果没有杀死人类)

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认为,我们体内的微型计算机芯片,最终将让人类直接连入云端,可以提高人类的智力和能力。

和马斯克一起创办OpenAI的Altman说,AI将会催生新一代的人类,当然,前提是人工智能没有背叛并消灭人类。他说,“未来几十年,我们要么走向自我毁灭,要么让人类后裔征服宇宙。”

7. 马斯克觉得一旦AI足够聪明,就没办法控制了。

去年,包括Google DeepMind在内的一群AI研究员发表了一篇论文,描述了一个“大红按钮”计划,用以控制人工智能的威胁。

马斯克表示对这个“大红按钮”的有效性不太确定。“我不想成为控制超级AI开关的那个人”,马斯克说,“先被杀死的肯定是这个人”。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量子位(QbitAI)

原文发表时间:2017-03-28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即时通讯技术

盘点和反思在微信的阴影下艰难求生的移动端IM应用

上线一周完成1.5亿元融资,上线10天总激活用户数超400万,8月29日单日新增用户超100万,这是子弹短信交出的最新成绩单(详见《[资讯] “子弹短信”发布一...

1732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杭州新成立数据资源局,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部门?

从9月初开始,来自杭州市公安局、杭州市环保局、杭州市民政局等14个部门的工作人员,来自阿里巴巴、科大讯飞、杭州城市大数据公司等21家IT公司的70多名技术人员,...

823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数据主义:如果把全人类及其进化史看作一个数据处理系统……

1707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大咖 | Huffinton邮报创始人致马斯克:努力很重要,睡觉也一样

最近钢铁侠Elon Mask的日子不太好过,来自外界的压力使其精疲力竭,Model 3产能不足更让他雪上加霜,以至于一周工作120小时,可谓身心俱疲。本次带来他...

681
来自专栏安恒信息

RSA 亮点播报|Opening Keynote主题演讲专题报道

美国西海岸时间2018年04月18日,是RSA大会开幕的第三天,随着日程过半,大会气氛已经开始炙热起来了。

952
来自专栏腾讯大数据的专栏

解读《微信用户数据报告》的正确姿势

本文由“我道(myfaithmyroad)”授权转载 作者:刘志斌,字炫材,清华博士毕业,先后在盛大创新院、百度、腾讯任职。目前为微信大数据架构师,研究内容覆...

1K8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译]投资银行如何利用大数据预测行情

2783
来自专栏AI科技大本营的专栏

《纽约客》:还原真实的扎克伯格

本文作者欧逸文(Evan Osnos)是《纽约客》驻华记者,曾获得2008年普利策奖。文章由公众号“新闻别动队”韩巍翻译。

1362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大数据让你必须知道的十一旅游趋势

假日办撤了,“黄金周长假”到底意味着什么?官方数据可能太宏大,不妨借用新兴社交媒体的大数据,观察和记录2014年“十一”黄金周。看看游客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哪...

972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腾讯架构师揭秘《微信用户报告》背后的巨大商机

3505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