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I/O大会不行?Pichai专访:AI的万里长征只有谷歌能赢

【新智元导读】谷歌 I/O大会第一天落幕,舆论不乏负面之声,CEO Pichai 却直言,谷歌历来后发而先至,做邮件、做搜索、做地图,谷歌都不是第一,但最终都做到了第一。本次大会也一样,谷歌推出的新品在市场上已有类似竞品,但 Pichai 在接受Cnet的采访时,表示,对做到第一充满信心。他所谓“从移动为先转向以AI为先”,意味着颠覆谷歌搜索引擎,颠覆谷歌公司自身。这篇专访结合首次亮相的谷歌人工智能落地产品,深入挖掘 Pichai的AI野心。小看谷歌?或许还早了十年。

2016年5月18日,加利福尼亚山景城,谷歌总部所在地,一场吸引了全世界注意力的开发者大会正如期上演。这是一场绝对的大聚会,在容量超过量两万人的Shoreline Amphitheater剧场,7000名开发者和2000名谷歌工作人员在这里交流、庆祝以及狂欢。

昨夜,Google CEO Pichai 的大会主旨演讲,以及谷歌向世界展示的最新产品Demo,点燃了无数科技爱好者内心的激情,在耀眼的灯光和热闹的气氛中,谷歌是带领人类走向未来的勇士,是即将让美好降临的英雄。

科技震撼人心的力量正是来自这种未来感,一种美好的改变即将实现的兴奋。谷歌是善于运用这种力量的。CEO Pichai在这场大会上展示了他在人工智能上的雄心,一个以AI为基础的谷歌帝国正在缓慢成型。在谷歌展示的Demo中,智能家居、语音助手、聊天应用等等,正如谷歌给其VR产品所取的名字Daydream一样:炫酷的灯光、饱满的会场以及演讲者充满激情的演示,这一切让人有一有一种梦想成真的感觉。

但在狂欢过后,许多人不禁有这样的疑问——谷歌的产品,怎么都那么似曾相识?

没有创新,只有模仿?

谷歌在本届I/O大会上所展示的产品中,许多都是从在原有产品的基础上进行的改进。比如,聊天应用Allo&Duo(被认为与Facebook的Messenger很像);智能家居系统Google Home(被认为与亚马逊的Echo很像);语音助手Google Assistant(被认为与苹果的Siri很像)。

尽管谷歌的负责人介绍了每一个产品背后与众不同之处和新科技的应用,但是在大家翘首以盼了一年之后的I/O大会上给出这样的答案,不得不让人怀疑谷歌的诚意,甚至认为这是谷歌创造力枯竭的信号:没有创新,只有模仿。

Pichai向来以温和著称。2014年登上Businessweek封面时,这位谷歌的CEO获得的评价是“谷歌的柔力”(Google’s Soft Power)。在一次采访中,有人评价谷歌一直在模仿别的同行,Pichai花了几秒平息自己的怒气之后,回答说:

“在搜索上,我们也不是第一家做的公司,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拉里和佩奇选择搜索,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个能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的机会。”

在邮箱、在线地图和网页浏览器上都是如此,作为市场后来的加入者,谷歌做成了Gmail、Google Maps 和Chrome,每一个应用都有着超过10亿的用户。“有一些领域我们需要做先锋,也有一些领域,其他人已经指出了方向,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去做就可以了”,Pichai说到。他还举例说,亚马逊的智能家庭中枢Echo就是这这样。

谷歌虽然一直以前沿科技和创新著称,但是从Pichai的话中,可以看出,谷歌也在走模仿的道路。创新并不总是意味着独辟蹊径,更多的是发现行业发展方向,利用自身的优势做好做强,在这一点上,谷歌确实做得很好。

除了看产品,还要看技术

谷歌并不是一直在推出新的产品,产品背后的技术也是一个必争之地。在接受采访时,近年来获得快速发展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也反复被Pichai提到,这也是最令他兴奋的内容之一。

以语音助手为例:

似乎谷歌正在把重心从单调的搜索页面转移到人们使用的所有科技产品中,比如手机、汽车和手表,当然,还有线上的服务。跟当下的搜索框不同,谷歌的语音助手可以从使用者的行为中进行学习:如果你是素食主义者,它就不会给你推荐牛排作为晚餐。它会理解文本:如果你买了金州勇士队的球票,下次你提到库里的时候,它就会知道你说的是球星库里而不是泰国咖喱。

所有的这一切,都会深刻地改变我们使用信息的方式,Pichai说。 打个比方,以前的互联网就是一种工具,比如锤子或者图书馆信息卡。你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使用他们。但是锤子决不会自动地帮你搭建起一栋房子。谷歌所做的事,就是希望能颠覆这种工具。

语音助手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早在三十多年前,苹果就已经推出过线上助手“Phil”。今天,苹果有Siri,微软有Cortana,亚马逊有Alex。

同样的,谷歌在很多年前就开始做这个了。

Google Now是谷歌在安卓上部署的一个数字助理,会给用户推荐相关的信息。其背后的主要依赖是谷歌的知识图(Knowledge Graph),能理解大量的事物,比如人名和位置,以及各种事物之间的关系。Pichai认为,谷歌在这方面拥有竞争优势,因为谷歌是一家搜索公司,是“世界信息的组织者”。

“恐怕你再也找不到更好的问答机器了”,谷歌产品经理部副总裁Rishi Chandra说,“我们坚定地认为”。

事实确实是这样的,每年,在对谷歌的提问超过了1万亿次。每天的搜索量超过30亿。10年前,谷歌还只能翻译两种语言,现在它可以处理的语言超过100种,每天翻译的单词超过1400亿个。

模仿之外,谷歌还能做什么

Pichai 一直在各处强调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重要性,但 2016I/O 大会是谷歌第一次把真正应用了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的产品拿出来亮相。

家用智能音箱Chirp,如今正式名字为Goolge Home,很可能受到广泛的关注。与Amazon不同,Google Home的物理设计是可定制的,从而可与你的家具相融合。它的各部件是通用的,也就是说你可以自己选择,比如在卧室中使用不同颜色的纺织品,在厨房中使用金属的表面。

你可以使用触发词“OKGoogle”向它询问任何事情,PiChai解释说。但以后公司可能会增加更多的口令词,比如“Hey Google”。(Pichai补充说,在美国安卓设备上的谷歌app,有20%的搜索都是通过语音进行的。)

Google Home会回答任何你在搜索框中输入的请求。它也会告诉你航班是否晚点,包裹是否送达,以及你的下一项日程是什么。它可以调亮你的灯光,播放一部电影,并能与其他的小工具协同工作,比如谷歌的Chromecast。这意味着你可以同步不同房间中音响的音乐,或把电视剧《大城小妞》加入你的电视播放列表。

它也能够理解不同的口音,以及孩子的命令。

同时,GoogleHome会提供与人们已在老式谷歌网页搜索上形成的一样的隐私偏好。“这都是同样的规则,隐私与控制。”ScottHuffman,谷歌搜索工程副总监说。所以你可以做诸如清除搜索历史之类的事情。

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有另一个制造智能家居产品的部门。Nest,2014年市值30亿美元,在前苹果iPod首席Tony Fadell的领导下,生产联网恒温控制器、烟雾探测器以及安全摄像头。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能与Nest的产品兼容的Google Home,不是由Nest生产的呢?

其原因,Pichai解释,是由于谷歌想要把计算带入几个不同的领域:手机、可穿戴设备、汽车、以及家居。Google Home更多是为这一格局而做,而非出于其他原因。

高德纳分析师BrianBlau说,谷歌在Home上的最大挑战并不是技术。最重要的是让这一设备获得顾客的关注。亚马逊的Echo之所以获得成功,原因之一就是亚马逊可以将这一179美元的智能音响在它的网站上进行推销。当人们访问亚马逊的主页时,他们已经很倾向于购买了。而谷歌在销售他们的产品时并没有这样热衷的顾客。

谷歌新发布的消息应用Allo也以人工智能为特征。Allo 将要进入的战场,早已经有 Facebook Messenger、Snapchat 和 Kik 在里面混战。

当你使用 Allo 跟朋友聊天时——Allo 可以绕过电话联络薄,让你直接跟朋友对讲——该软件会自动推荐“智能回复”功能。如果朋友邀请你吃晚饭,Allo 的一种回复会是“什么时候?”你使用 Allo 的次数越多,Allo 智能回复的答案听上去也就愈发像你。因此,如果你平时有偏好使用的颜文字,你几乎可以相信不久后 Allo 的回复中它就会出现。

谷歌的虚拟助理 Allo 与 Facebook 正在测试中的聊天机器人 M 不同之处在于:M 正在被“几千人”试用,如果任务太复杂,比如从一家没有在线订餐系统的餐厅订餐,就会有专门的研究人员介入;而 Allo 是全机器操作而且对所有人公开。

Pichai 表示,这些人工智能布局都只是万里长征的最初几步,因为计算范式的改变太过艰难,需要考虑隐私的问题,还有人工智能对社会和文化的深远影响。

谷歌在今年的 I/O 大会上比往年展示出了更多的愿景,因为这家公司希望开发者和用户理解它所致力于达到的目标、致力于提供的服务,并且认可这个目标、接受这些服务。

Pichai 说,就像谷歌做搜索引擎做了一段时间,人工智能也将是他们预计会花上好几年做的事情,前面路还很长。

掌权者 Pichai

Alphabet 公司联合创始人 Larry Page 与 Sergey Brin 仍然信任 Pichai 的领导力。上个月,他们让 Pichai 撰写了今年的创始人公开信。而这之前,这封信一向是由 Page 与 Brin 亲自书写的。

Pichai 的办公室里挂着一件 T-shirt,上面印着 Pichai 自己的头像和一大行字:“Sandar Pichai 到底将要做什么?”

尽管几年来 Pichai 一向被当作 Page 的继承者,但 Pichai 自己并不记得从哪个时刻起他才知晓他将会接手的。他开玩笑说,Page 并没有当面把谷歌王国的钥匙交给他,“这种夸张的事只会在电影里发生。”

.

实际上,Pichai 是一步步升到这个位置的。他出生于印度的陈奈,在印度理工学院读书,后来在斯坦福和沃顿商学院拿到了硕士学位。2004 年 4 月 1 日,他第一次接受谷歌的面试。那天谷歌发布了 Gmail,Pichai 听到这个消息还以为是谷歌的愚人节玩笑。

Pichai 曾作为产品经理负责浏览器上的搜索栏,后来他启动了 Chrome 项目的研发。他接连不断地成功。在 2013 年,他从活泼而偏执的 Andy Rubin 手中接手安卓项目。两年后,他负责监管谷歌的所有网络产品,并从去年起成为谷歌的 CEO。

他的团队认为他对谷歌产品具有详尽深刻的了解。这种能力使他能够让从前那些彼此孤立的项目协同工作。接替 Pichai 担任安卓负责人的 Hiroshi Lockheimer 说,“他对平台的理解很深。他作为一个领导,我总是能从他那里得到指导。”

在 Pichai 办公室外面,一个复杂的艺术装置正在高处不停地闪烁,似乎象征着神经元们在大脑中传递信号的景象,又有点像星空。我们让 Pichai 在装置下面摆拍。看起来 Pichai 和这个背景很搭,因为在 Page 和 Brin 思考Alphabet的未来的同时, Pichai 已成为真正执掌谷歌的北极星般的人物。

四面楚歌

Pichai 如今在方方面面都遭受了攻击。欧盟监管机构宣布谷歌为了打击竞争者而滥用了它的支配地位。当被问及这一问题时,谷歌用其法律总顾问 Kent Walker 的一篇博文了来做答。Walker 说,谷歌会认真考虑这些指控,但谷歌也相信其模型能帮助电话制造商降低成本。

而谷歌的竞争者正在聚拢。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前负责人、曾领导谷歌的高级技术与项目部(ATAP)的 Regina Dugan 在四月份离开了谷歌,转而去 Facebook 继续她的事业,为扎克伯格建造实验硬件。Pichai 坚持说 ATAP 团队还活着、还在蓬勃发展着。该团队的项目仍在继续。其中的一个项目能够让爱好者们像组装乐高玩具一样自己组装智能手机。在本周的 I/O 大会上,ATAP 也将向人们分享它的消息。

突围:人工智能为先的世界

在应对这些外部力量的同时,Pichai 也致力于将谷歌的发展轨道从“移动为先”转向“人工智能为先”。这将改变整个公司的灵魂,改变 Google.com。

谷歌的搜索页面是公司的摇钱树,母公司 Alphabet 的 740 亿销售收入中的大部分都由它来提供。谷歌搜索的主页在短期内不会改变。但 Google.com 将会变得更加个人定制化。这种改变的一大标志是:在谷歌搜索负责人 Amit Singhal 二月份退休后,接替他的是公司的人工智能负责人 John Giannadrea。

想想吧,现在当你用谷歌搜索“Sundar Pichai”的时候,显示的结果是他的维基词条、他的推特地址(@sundarpichai)和他最近的新闻。我们问了他一些你用谷歌搜索不到的问题:

  • Pichai 最喜欢的电子表情:简单经典的微笑表情。
  • 关于“GIF”中的“G” 是念“G”还是念“J”,Pichai 是死硬的念 G 派。
  • 他认为 Alphabet 公司最具冲击力的项目将是自动驾驶汽车项目。
  • 谷歌并未从事令人惊奇的核聚变项目。(我们向 Pichai 再次确认了这个问题:谷歌并未从事核聚变研究,不过谷歌可以为那些从事核聚变研究的人提供云计算服务。)
  • 他小时候曾记诵电话号码,现在他已经不记了,因为这些号码分散存储在许多部不同的电话里,他记不住。

如果未来像计划的那样发展,谷歌的智能助理真的能想谷歌希望的那样具备助理能力,那么,在不太遥远的未来,你通过谷歌搜索就能获得上面那些问题的答案。在 Pichai 的 “人工智能第一”的世界里,如果我们搜索“Sundar Pichai”这个名字,将会出现什么呢?

Pichai 像孩子一样露齿而笑:“这要看是谁在搜索了。”

文章部分资料来自Cnet对Pich的专访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新智元(AI_era)

原文发表时间:2016-05-19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机器人战胜人类时间表:2061年完成所有人类任务,你信吗?

据美国《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网站报道,牛津大学与耶鲁大学研究人员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未来50年内机器人将取代数百万个人类工作职位,从货...

3625
来自专栏何俊林

毕业3年3个月,来看看我的副业收入50w+,如何来的

随着这个公号已经影响力越来越大了,让大家更好了解鱼哥,鱼哥花点时间说说这些年的副业收入,在不影响主要工作情况下,赚钱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尽管这里有领导,同事,...

4053
来自专栏程序员互动联盟

半路出家的编程之路

在此仅作分享之乐,也用自己的微薄之力做一些分享与共同爱好的同学共同探讨进步。作为新手,很明白刚学编程同学的梦想以及苦恼,梦想各有不同,苦恼却总惊人相似,我并不想...

3405
来自专栏程序员互动联盟

60岁的程序员

很多年以后,在我60岁的那天早晨,天刚蒙蒙亮我就起床了,先去公园晨练,然后回来做早餐(50岁的时候我学会了做饭),送完外孙上学,刚好8点。由于北京从2020年开...

3788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高中生3年自制8个机器人 被国外名校看中

通过摄像头扫描建立3D地图的四脚飞机,头上安装摄像头用于救灾的机器蛇、机器蜘蛛,通过敲门频率识别主人的防盗系统……你能想象得到,这是一名高三学生牵头动手制作的吗...

2775
来自专栏算法channel

你为何而来?一个可能与你有关的改变

后面我越来越觉得每天写点东西,记下来,睡觉前还能看看,真的很不错。同时,在写下来时,以前的知识盲区变得清晰起来,实在没分析清楚的,各种查资料后,基本也都能解决。...

1035
来自专栏企鹅号快讯

2017年重写人类两端时长的科技大事记

大卫11岁。他重60磅。 他4英尺,6英寸高。他有棕色的头发。 他的爱是真实的。但他不是。 —— 《人工智能》斯皮尔伯格 ? 21世纪初期,第一次看《人工智能》...

18910
来自专栏PPV课数据科学社区

【趣闻】当程序员一天天老去....

  技术程序员将代码注入生命去打造互联网的浪潮之巅,当有一天他们老了,会走向那里,会做些什么?真正有可能晚景凄凉的程序员,是对技术和产品没有兴趣的人,是仅仅把编...

4699
来自专栏web前端教室

学习前端开发,不要有轻松的念头

任何渲染“轻松”学会前端开发的言论,我觉得都值得被封杀。因为它会化解你的勇气,消磨人的斗志。使你在战略层面上就处于被干扰的状态,从而做出错误的预期和判断。 很容...

2077
来自专栏用户2442861的专栏

你的创业项目,如果腾讯跟进复制了,你会怎么办?

被腾讯模仿致死的产品都是单一的线上产品,与线下结合不紧密的产品。换个角度说,是一种技术向的产品,而不是运营向的产品。你看看腾讯的产品,有多少是跟线下资源结合的?...

1251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