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伟达有魔力,Uber小心翼翼 | 跟着开复去硅谷Day1

Gen Lee 发自 Palo Alto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大家好,这是跟着开复老师游硅谷的第一天。

为了更好倒时差,创新工场兄弟会的前两日议程设计,强度不算大,以参访知名科技公司为主,用创新工场CMO黄蕙雯的评论说:两天之后才会进入开复节奏,即马不停蹄的高强度交流。

第一日参访的公司有两家,一家是AI时代最火爆的公司英伟达,另一家则是2017年流年不利的Uber。

我们一个个说。

魔力英伟达

很幸运,我们成了英伟达新大楼的第一批访客。2017年年底,耗资3.8亿美元建造的英伟达新总部落成,据说能容纳2500名员工。

英伟达的新大厦外观,算不上特别新奇夺目,但也特点明显,外透着这家公司的DNA。

到处三角元素的英伟达

首先是显性的,建筑内外都有三角形元素,跟芯片结构和设计相类似,内行人士如果穿越而来,多半也能猜到这是一家芯片公司,而且英伟达也没有很多显眼的logo标识,简洁的工业风和极简设计为主。

另一层DNA是隐形的,但反而更能“定义”英伟达。接待我们的英伟达员工小哥,通过VR向我们展示,在英伟达大楼设计之初,所有渲染都基于英伟达芯片和软件平台完成,内外细节都在竣工前接近真实,换句话说,他们先在虚拟世界渲染好了一切,然后在现实中将其实现。

“渲染”这个词,在英伟达产品介绍中一次次出现,而且这种“渲染”,被认为是想象力和创造力的证明。

在游戏中,纤毫毕现的人物和场景都是渲染而成;在电影中,大量难辨真假的产品也来自渲染,比如电影《速度与激情7》中,电脑仿真运用基本让人难辨真假;还有赛车游戏的道路,仿佛真的让你开在每天回家的道路上。

所以英伟达展示出一种潜质:自动驾驶大量的路测,或许通过渲染而成的仿真环境就能完成,模型的数据训练也只会更快。当然,英伟达工作人员介绍说,他们已经在这样做了。

一直以来,英伟达都被当做一家芯片设计公司、硬件公司看待,但在英伟达内部,他们认为芯片只是基础,更重要的应该是基于芯片提供的软件平台——可以为开发者提供更好的服务,为客户\用户做更多,产品也就卖得越好。

实际上,在AI火热、GPU走俏以前,对于英伟达这样一家创立于1993年的公司,或许熟悉的人不算多,但只要是英伟达的用户,比如游戏玩家,就会对英伟达充满感激之情。

2017年开始,英伟达还在全球召开GTC(GPU开发者大会),最令媒体惊讶的地方在于:为何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登台时,可以得到山呼海啸的欢呼——明明花钱的人才是大爷呀?

英伟达的这种“魔力”,产品理念或许能说明一部分原因。

当然,一家公司的魔力,肯定也与创始人密不可分。黄仁勋酷爱皮衣,说话做事酷范十足,果敢直言,从不隐晦自己的真实想法,人送外号“核弹狂魔”,也有江湖绰号“黄教主”。

不过说起黄仁勋,让此次硅谷出行的创始人们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公司起落之间的押注和抉择。

英伟达的押注与命运走势

之前量子位有过编译文章《历史转折中的英伟达:百亿豪赌出奇迹 实习生项目救主》,讲诉的是黄仁勋百亿美元押注CUDA的往事,在战略转型中选择“All in”:每年投入新项目的研发占到了公司总收入的1/6,不可谓不激进冒险。

创新工场兄弟会成员丁吉昌对此颇有感慨。丁吉昌现在是大宇无限创始人,之前则参与了豌豆荚从创业到被收购的全过程。

他佩服黄仁勋的“All in”气概,但也认为创业公司对于“All in”应该有更理性认知,“All in”不代表以命博命。

当时豌豆荚身处移动互联网浪潮,应用应用分发前途向好、竞争激烈,360、百度和腾讯先后进入战场,但最后风口过后,豌豆荚却没有得到预期的结局。

丁吉昌认为,豌豆荚当时也选择了“All in”,但一方面竞争激烈,另一方面商业营收没有建立起来,最后巨头“All in”,尚有退路,创业公司“All in”,以命博命,100%押注后,不成功便成仁,丁吉昌并不赞同这样的做法。

“现在也有很多公司All in AI,但并非完全100%搏命,点击广告依然在获得营收,所以应该对All in有理性认知。”丁吉昌解释说。

最后,此次交流中,英伟达方面也向创新工场兄弟会介绍了目前在创投领域的布局,包括对中国创业公司的投资。而他们密密麻麻的投资公司名单上,自动驾驶占了多数。

有意思的是,就在创新工场兄弟会参访前数小时,黄仁勋在拉斯维加斯正式发布了英伟达的AI芯片DRIVE Xavier,黄教主说:“英伟达投入了2000个工程师,干了四年,研发费用达到20亿美元。”

据量子位在现场的记者说,老黄又一次获得了山呼海啸一样的欢呼。

小心翼翼的Uber

在英伟达参访结束后,我们又驱车1小时,从硅谷赶到了旧金山市中心,这里有一家2017年真正“无人驾驶”的公司:Uber。

Uber比外界想象的平静,至少从公司员工状态来看,并不像在过去一年经历了很多头条大事。

但Uber也比预期中更加小心翼翼。从参访开始,我们30人规模的团队被分成3组,每组分配一名保安人员,然后带队前往交流的活动会议室。

不过这样做也是事出有因,因为Uber开展的业务,切走了原有出租车司机群体的蛋糕,于是门外总有人闹事,最后形成了Uber风格上的小心翼翼。

当然,即便2017年不走运,但Uber也有一些可学可分享之处。

比如在交流中,Uber员工分享了一个发展中的小故事:

起初Uber推出“拼车”服务,并非来自内部业务驱动,而是听闻竞争对手Lyft已经在准备,于是Uber内部紧锣密鼓研发2礼拜,抢先推出了这个Lyft“传说中”的项目。

Uber的战斗力可见一斑!

我们也问了他们作为创业公司业务创新的方法论。比如他们为何会有“Uber打飞机”、“Uber送餐”之类的点子,又是如何鼓励和推出这样的内部创新。

Uber方面说,最核心的还是内部的交流机制,鼓励竞争,所有员工都可以围绕业务公开表达想法,再判断是否与主营业务相关,相关且值得尝试,就会分配资源去支持,并且通过后续商业价值判断是否值得做大做强。

这其中有一些做大的业务,也有一些关掉的业务,比如当时推出“打Uber配送任何东西”的业务就停了。但他们也承认,这样的项目客观上为Uber品牌认知建立帮助不小。

另一个在Uber交流的核心主题是自动驾驶。与滴滴谨小慎微不敢谈论“替代司机”不同,Uber不避讳无人车将是大势所趋,也不掩饰他们对无人车市场的勃勃野心。

但对于自动驾驶实现,Uber表示没有时间表,他们认为这个复杂的系统性工程,现在还有很多挑战待解决。

核心思路上,他们认为无人驾驶实现,或是Google这样的公司可以把系统安全性打磨到100%,或是Uber这样的出行平台,推出产品解决方案——Uber自然认为自己的方案实现会更快些。

也举了一些例子,比如技术达到一定阶段,推出机场到市中心的自动驾驶出行方案。

可能你也关心Uber在美国市场与Lyft的竞争,特别是自动驾驶声势上,Lyft在2017年风头很劲。

Uber员工提供了一些他们的思考,自然免不了对北美最大竞对的调侃和diss。

Uber认为只有资金资源等受限的公司,才选择各种合作去搭建自动驾驶方案,因为无人车需要专注而持续的研发,自然需要持续不断的投入,如果选择了其他的路,可能是因为资金方面不雄厚。

此外,自动驾驶还是车、系统大脑和平台的结合,中间包含了多个密不可分的模块,“如果你没有优势模块,只能寻求合作。”

哈哈哈哈…希望你也能感受到Uber对Lyft不点名的diss。

可能你还关心这次Uber交流中有没有聊到滴滴?有的。

Uber负责并购的员工评价说:Uber中国和滴滴的合并,让他们非常满意。

这不禁让人回想起Uber中国和滴滴合并未宣布前,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的一次“失误”。

他当时在社交媒体上贴出了内部信,称Uber中国将于滴滴合并,后来又秒删了该内部信——毕竟Uber中国当时的负责人柳甄当时还在坚定辟谣否认,表示正在进入新的城市。

后来Uber中国的故事大家也知道了,前方还在浴血奋战,后方已经谈和收兵。

但现在从Uber内部评价来看,后方彼时最真实的心态可能还不止于谈和,而是开心庆祝。

然而一切也都不再重要,或许再过几年,“卡兰尼克”这个名字也会逐渐与Uber失去关联,就像Uber公司大厦内很少出现“Uber”标识一样,卡兰尼克也逐渐不被提起。

Uber在恢复元气,也在逐渐走上正轨。

小鱼易连创始人袁文辉,倒是在活动结束后分享了另一种观点,他认为失去了创始人的Uber还能运行如常,本身就是一种需要学习的能力了。

说得确实有道理。如果放在中国,又有几家公司经得起Uber一样的2017呢?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量子位(QbitAI)

原文发表时间:2018-01-10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吉浦迅科技

NVIDIA加快与车厂合作,积极将人工智能技术投入生产

NVIDIA 今日宣布一连串与欧洲五大车辆相关业者的合作案,推动将人工智能技术用在车辆生产作业上,以增进在欧洲市场里的市占率。 NVIDIA 创办人暨执行长黄...

3587
来自专栏量子位

万万没想到,无人车其实是个劳动密集型产业

李杉 唐旭 编译整理 量子位 出品 | 公众号 QbitAI 病友们都在看杂志、刷Instagram的时候,Shari Forrest打开了手机上的一个app,...

3285
来自专栏PaddlePaddle

一周AI资讯|智能界又双叒出新花样了!

今日,百度正式发布首款自有品牌智能音箱“小度智能音箱”,其拥有ARM cortex 4核处理器、高灵敏度全频喇叭等不妥协的硬件搭配,专业级公放和调音。小度智能包...

912
来自专栏新智元

【快报】世界上最快的龙型机器人 | 福特与MIT联合研制激光雷达

新智元 AI DAILY 1 福特与MIT联合研制 激光雷达行人自主分析规划系统 ? 福特正与麻省理工学院合作,共同发起一项包括机器学习和自动驾驶系统在内的特...

3527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业界 | 给美队设计车的老爷爷设计了一辆自动驾驶赛车,还完成了全球首次爬坡赛

在刚刚结束的英格兰赛车爬坡比赛Goodwood Festival of Speed上,Roborace生产的自动驾驶车Robocar成为了史上首辆完成爬坡赛的自...

990
来自专栏新智元

中国指挥与控制学会刘玉超:智能车产业化必须要考虑3个要素(18PPT)

【新智元导读】中国指挥与控制学会副秘书长刘玉超18日在自动化学会与新智元携手举办的首届 AI WORLD 2016世界人工智能大会 智能驾驶论坛上发表演讲。他的...

43617
来自专栏新智元

【周航】无人驾驶:下一个智能手机

? 编者按:本文作者易到用车创始人、CEO 周航。这篇文章中,他预言汽车智能化的终极目标是无人驾驶。未来,无人驾驶技术将会展现怎样的一幅图景? 科技创新就象冲...

2634
来自专栏人工智能头条

2017 年无人驾驶发展趋势:投资走向上游,行业发展走向细分

1376
来自专栏新智元

不和车厂合作,Google 打算亲自制作无人驾驶汽车?

开发无人驾驶汽车已经成为传统汽车商、科技企业(如苹果和Uber)的头等大事。北京时间今天,Alphabet(谷歌母公司)无人驾驶项目在网站上发布招聘广告,该...

3384
来自专栏AI科技大本营的专栏

AI一分钟 |世界上第一个无人驾驶出租车在迪拜投入使用,2030年无人驾驶将覆盖迪拜25%的交通行程

整理 | 明明 一分钟AI 证监会为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4个行业开辟IPO快速通道: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 南方财经联合科大讯飞推出“人工智能语音...

3488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