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专家给创业者的忠告

现代年轻人聚会,「创业」是一个经常出现的话题。创业难免需要资金,一谈到资金,很快便想到创业投资。其实创业点子有大有小,在创业的金字塔裡,创投基金以追求上市或并购为目的,投资对象的发展潜力必须在一定规模以上(例如三、五年后营业额至少上亿),属于金字塔的上部。

在这金字塔的最底层,数量最庞大、却受到最少关注的是微型创业

微型创业也应加值升级

以台湾微型创业的现状而言,多半属于食衣住行民生活动的范畴,其中又以餐饮及零售居多,近来文创业也似乎生气蓬勃,但整体看来,台湾微型创业有几个现象:

同质性较高。复制或模仿别人的成功,门槛最低,风险最小,因此微型创业中一窝蜂现象特别严重,无论夜市文化、烘焙热潮、个性民宿,往往急速扩张到供给大于需求。这个时候,价格下滑,品质下降,信誉低落,从业者无利可图,也就失去了进步的动力。

B2B 的微型企业过于稀少。B2C 直接面对零售客户,不受制于少数商业客户,可以靠直觉创业,但因为具有相当高的时尚特性,因此也很容易随著潮流衰退而遭受淘汰。B2B 需要较高的专业,较长的育成期,起步较为艰难,但是一旦站稳脚步后,进可攻退可守。这种 B2B 的微型企业常成为大中小各型企业的忠实伙伴,在整体价值键上,是不可缺失的一环。

附加价值较低,这是以上两个现象的必然结果。理想的微型企业还是需要具有特色,提供他人难以取代的价值,才能长久经营。台湾的零售业多,小吃店充斥,文创偏向小清新,附加价值低既是因,也是果。

校长兼工友的工作守则

微型企业也是企业,只是规模较小,平均生命週期较短,但许多经营原则相同。一般而言,第三年是一个微型企业重要的关卡,创业疲乏、客户新鲜感消退、未来何去何从,这些警号常在这时候出现。因此警觉性较高的微型企业经营者,会在创业一开始便谨守几个简单的原则:

做自己真正喜爱、擅长的事。有些业务虽然可以赚点钱,但自己不擅长,放弃并不可惜。有些业务必须做,而自己不喜欢的,也不妨考虑外包(例如做帐)。

清楚的帐目是大部份微型企业最容易忽视的工作,一则没时间,一则担心资讯外洩。但是如果不能每个月知道赚赔多少、成本和费用的分佈,只掌握现金流,如何能够在关键问题上做出适当的经营决策呢?

创业者的私人领域与微型企业重叠而难以区隔。创业者很容易投入百分之百的心力在自己一手创办的事业上,有时甚至家庭成员也全体参与,虽然这常是创业成功的基础,但也可能造成家庭或人事问题,最后限制了企业未来的发展。创办者不支薪资,私人费用与企业费用混淆不清,都是微型企业常见的现象,使得经营绩效难以透明。

创业者自己从校长做到工友,前场后场忙得团团转,结果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其实现代社会瞬息万变,市场趋势与科技日新月异,这既是危机也是生机。创业者要有好朋友,尤其是多闻和直言的益友,才能保持通畅的资讯管道。

薄创新与厚创新

创新难道已经成为显学?学者专家天天呼吁,产业要转型唯有靠创新,刚出版的新书只要挂上创新的字眼便能吸睛,大学裡纷纷开出创新管理的课程。

创新能够引起广大的关注是件好事,早该如此。不过以行动从事创新和用言语提倡创新的人数之间有个比例,这个比例该有多高?在用言语提倡创新的人中,有人拥有扎实的创新实务经验,有人饱读各种理论却止于纸上谈兵,两者又该如何搭配?

纸上谈创新,创新不过是一个没血汗没眼泪的中性名词;对于饱尝创新酸甜苦辣的人来说,创新却是风险、等待、焦虑、恐惧、侥倖的複合体,创新的过程中,既要募集资源、建立团队、决定先后,进行种种算计,还得承担可能失败的后果。

既然当前满朝文武都在大力鼓吹创新,这裡不妨再费点笔墨,姑且将创新归纳成两大类,进行一番剖析。

第一类有点知难行易的味道。例如许多互联网、最夯的手机应用,或者许多服务业的创新,可贵的是商业模式,或是某项独门创意。灵感虽然来之不易,研发却相对简单,这一类的创新,本文称之为薄创新。所谓薄,不代表商业价值低,只是它的技术开发不需要「火箭科学」。脸书是薄创新的典型代表。

第二类可说是知不易行更难。像是材料、能源、生技或洁淨科技等领域,技术开发有一定的节奏,需要的时间较长,投入再多的资源也不见得可以压缩进度,这一类的创新不妨称之为厚创新。厚,不只时间长,研究开发费用高,未来建立生产线的时候往往投资更大。观察电动车先驱特斯拉(Tesla)的历史,便能体会厚创新的特质。

薄创新需要跟时间赛跑,唯恐有人捷足先登。厚创新则是跟市场拔河,最怕弹尽援绝。薄创新的技术多跟资讯技术或软件有关,及时完成最重要,好坏相差不大,有些瑕疵也无大碍,三个月后可以再推出新版本,大学毕业两、三年的聪明小子便可以独挑大梁。厚创新则通常仰仗基本技术的创新,而且涉及学际整合,行家的经验可以累积,历久还能弥新。

从台湾看两大类创新

薄创新多需在地化,强龙往往不敌地头蛇(雅虎终于在 2012 年底退出韩国市场便是一个例子),因此商业价值多半跟在地人口成正比。台湾 GDP 排名世界第 26,人口却遥遥落居 49 名,在台湾发展薄创新,缺乏人口基数做后盾,创新的价值难以产生乘数效果。

这并不代表台湾不适合薄创新,只是在进行薄创新时该想清楚,眼前两条路该如何选择。

一是寻找一个广大的出海口,解决一项不受限于台湾的问题。如果选择的题目够大,出海口市场有相当规模,创意有独到之处,要说服创投公司或其他投资者参与并不困难,毕竟投资者时时在寻找有利可图的机会。

如果题目较小,市场仅限于台湾,也不必勉强或气馁,台湾的中小企业本来就佔 97%,做一个快乐的微型创业者也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重要的是找到对盘的投资者,大家建立相同的认知和期待。

厚创新则比较不受地域限制,只要技术有独特价值,加以品质和商誉做后盾,便可以全球无远弗届。但是厚创新需要的「领域知识」(domain knowledge)往往非一蹴可及,必须依靠长期的耕耘;所幸一旦建立之后,也自然形成了坚厚的竞争壁垒。

台湾製造业惯以 OEM 模式加速进入市场,创新的厚度本来有限,但是二、三十年来在资讯、半导体和机械业也建立了可观的聚落,在这些基础上自然应该继续加厚创新的厚度;除此之外,要能够落实各种新兴产业的发展,厚创新是唯一的途径。

薄创新是激发年轻世代创新能量最佳的途径,厚创新是地狭人稠的台湾竞争力的长久保障。分别清楚厚与薄这两条不同的创新方向,有助于产学研或个人适当配置资源,根据能力与价值观,各自发展出赢得从容、赢得长久的策略。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人称T客(Java_simon)

原文发表时间:2016-07-19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数据猿

讲真的,最近金融科技的创新是不是有点多了?

当我们将金融科技放到历史坐标来看,发现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它带给世界很多不光彩的记录,比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次贷危机,甚至更久远的二次世界大战,...

28770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360谭晓生:AI时代,人才是最好的“安全带 ”

首先是习主席4月底在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这段时间被各界人士仔细研读,掀起了学习热潮;再就是6月1日儿童节这天,除了朋友圈刷屏的儿时回忆,《网络安...

7820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大疆创新携手亚马逊、谷歌创立小型无人机联盟

鉴于无人机产业的快速成长,世界最知名的两大公司亚马逊和谷歌主导成立小型无人机联盟(Small.UAV.Coalition),规范小型无人机的监管,包括小型无人机...

32050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逃离你终将衰落的家乡(大数据城市人口分析)

一年一度的毕业季如期而至。许多学长学姐在毕业找工作的这段日子里都会问我一个问题:我是应该留在上海呢,还是回家乡呢?

18720
来自专栏灯塔大数据

行业盘点 | 医疗行业10大关键词

前言 近年来,新医改政策和各类高新技术凭借强大的赋能力,将中国的医疗信息化产业推入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前瞻研究院预测,2020年我国医疗信息化市场规模将超过千亿...

48940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大疆靠边站 解密不为人熟知的无人机市场

临近4月,罂粟花开。中国广东省河源市城南的偏僻山区,一架白色的四旋翼无人机腾空而起,“嗡”的一声,很快跃到了1000米的高空,在方圆十几里的山林中来回盘旋升降。...

29460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扒一扒深圳科技界那些接地气的“黑科技”

也许你听说过物流界的无人机送货、餐饮界的机器人送餐,或是被娱乐界的汪峰用无人机求婚刷屏,可是无人机和机器人还能怎么玩儿?近日深圳国际工业设计大展又有了无人机和机...

30270
来自专栏新智元

【案例】无人机的经济学

让我们从无人机送货说起。 两年前,杰夫·贝索斯承诺亚马逊很快将使用无人机运送包裹。当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和好几驾亚马逊无人机站在一起时,他对60分钟新闻节目的记者...

30270
来自专栏老苏机

早报:中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年底将达3.92亿

1、新设网络小贷被叫停,真正持有网络小贷牌照的仅几十家机构 近日,设在央行的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与设在银监会的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

40080
来自专栏新智元

【美限制中国AI投资】以安全名义封锁技术,BAT华为项目或受审

【新智元导读】根据路透社和纽约时报报道,几名现任或前任美国政府官员称,美国正准备加强对中国在硅谷投资的审查,以更好地保护“对美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敏感技术”,这...

3549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