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程序员都去哪儿了?

摆在老程序员们面前有三条路,一是转行,二是继续钻研成为技术大牛,三是转型为管理人员。

我最近采访了十五位30岁以上的老程序员们,在此我想发表下我的观点。

网络上总有这类观点——

「如果所有的技术都想着去做管理,不脚踏实地写代码,那技术就做不好了。」

如果仔细推敲这句话,便能发现其中的逻辑错误:该观点私自敲定了「在转型管理的过程中就一定不会再脚踏实地做技术」的预设前提,事实上,这是一种偷换概念。

乔布斯说过一句话:「如果一家公司让主管销售的去主管产品,这家公司就会非常危险。」

优秀的程序员更懂得产品的本质,他们并不是网络段子手们口中的「除了写代码什么也不会的程序猿」。

今天,我来说说第三条路:「技术人员转型为管理」。

人们对「技术转管理」的三个误区印象

什么是管理?

非管理层中有很多人对「管理」二字本身就存在误解,认为做管理只用分分工、协调下人际关系即可,即便是技术人员转成了管理,也会因为长期不实际动手而慢慢淡忘了技术。并且,他们认为技术人员就该老老实实一辈子做技术。

人们对「技术人员转管理层」存在很大误区,总结下来有以下三点——

误区一:管理不用懂技术

国内很多企业的管理层都是从业务出身,业务出身的管理人员有得天独厚的优势,除却擅长于人际关系外也对公司的收入支出、销售体系理解得更为透彻。

也是因为上述原因,导致不少人认为管理不用懂技术。

其实不然,若运营一项互联网产品,或管理一支技术团队,没有人比技术出身的人更为理解。

两个月前,张先生通过100offer上拿到offer,他今年刚过30岁,去年一年都在创业。最初,他以技术合伙人的身份与朋友一起创业,出任CTO,参与核心代码的编写,之后更是担当起管理一支十一人团队的重任。

程序员出身的张先生深知技术的重要性,在管理团队时,他能理解技术人员的需求与苦处,从而对症下药,面对非技术员工,他可以利用自身优势,让他们大致了解技术团队的运作,从而使整支团队的效率提升。

不过,三个月前,张先生选择了离开,两个月前进入一家公司担任CMO,负责新公司的营销战略,他从技术人员彻底转型管理人员。问起为何最后离开自己创办的公司时,张先生摇摇头,说——

「合伙人不是很懂技术,最后把核心工程师逼走了好几个。虽然说管理人员不必在技术上精通,但也不能丝毫不知。」

张先生在30岁完成了程序员到CTO再到CMO的管理转型,即便他如今再也不用写代码,但他仍坚持着「管理层至少要知道技术是怎么一回事」的观点。

38岁的颜先生常年担任技术总监,他对于「管理不用懂技术」、「程序员转了管理后就不用写代码了」这类看法发表了以下观点——

「技术人员成为管理层后,仍要参与核心代码的编写。优秀的程序员即便成长为CEO后,事务繁琐到的确没时间写代码,他的技术知识层面也依旧非常扎实。一个完全不懂技术的人,他无法理解技术团队人员究竟在做什么,分工起来也面临极大困难,这样会造成工作展开的困难。」

颜先生目前负责公司的整体技术规划、各系统总体解决方案,他的职业发展方向是从工程师起步,逐渐成为高级工程师,再一步步成长为技术总监。

技术与管理并不冲突,优秀的管理人员即便不是技术专家,也不代表他一点都不懂技术。

误区二:做管理比做技术轻松

和很多人以为管理人员只需协调人员关系一样,不少人存在这样的误区:做管理不用耗费太多体力,其实比技术轻松得多。

林先生今年29岁,硕士,六年工作经验,在毕业第三年就成为一家公司的CTO,是程序员转型管理人员中年纪较轻的,他说起他在创新工场当程序员的日子,总是会说:「熬夜是家常便饭的事。」

问起他这几年担任CTO会不会熬夜少一点,他摇头,说:「CTO又不是不用写代码,相反,CTO需要精通各类技术,APP开发和运营,可以让CTO们没睡过几个好觉,更何况有十几个人要管理,维护过程中出了问题出了bug最心急如焚的当然是CTO。」

林先生伸出他的手,让我看他的右手食指,整支手指都附上昏黄色,他笑,说:「都是熬夜抽烟抽的,以前常写代码时很少抽烟,因为手都在键盘上。现在也不是有空了,团队大大小小事情那么多,一晚上一晚上地熬,能不抽烟吗?」

不仅是林先生,本次我采访的十五名三十岁左右的程序员,其中七位是管理人员,八位是非管理人员,七位管理人员一致表示进入管理层后,就算会熬夜少一点,但从体力耗费而言,一点儿不比以前轻松。

即便是未成为管理人员的八位程序员,他们大多也表示「认为技术管理会很轻松的多半是没有经验的程序员」,仅有一名持不同观点。

误区三:技术转管理的人往往带不好团队

多数人印象中的程序员都是木讷、内向甚至孤僻,认为他们不擅长与人沟通,更不具备管理能力。

这是大众对技术人员的最大误解,并且,也有很多木讷内向的人,成为了优秀的管理人员。

扎克伯格是「技术人员转管理层」的典型案例,在创办facebook之前,便被称为「程序神人(a programming prodigy)」。

扎克伯格高中时,便开发过名为ZuckNet的软件程序,这一套系统甚至可视为后来的美国在线实时通信软件的原始版本。高中时还创作了名为Synapse Media Player的音乐程序,并且借由人工智能来学习用户听音乐的习惯。大学二年级时他又开发出名为CourseMatch的程序,这是一个依据其他学生选课逻辑而让用户参考选课的程序。

甚至在创业初期,他也依旧着迷于技术本身,将公司管理交给其他高层。

罗宾曾对扎克伯格爆发过:「你最好上课学一下怎么当首席执行官,不然这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不过,在罗宾对扎克伯格爆发后,罗宾注意到,扎克伯格身上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首先他确实同意开始向一位高管辅导老师学习如何做一名有效率的领袖。他开始更多地与他的资深高管们进行一对一的面谈。

之后的事情我们都知道,扎克伯格最终成长为一名出众的首席执行官。

技术出身的管理人员或许在沟通上与业务出身的相比之下显得安静木讷些,但不代表他们无法管理出一支好的团队。

很多内向的管理人员,更具同理心,他们能利用这个优势迅速理解团队中的成员在想什么,使团队更具凝聚力。

答案前面我说了,我这次采访了十五名程序员,我对他们提了三个问题——

1.三十岁后该不该转管理?

十一名程序员表示应该,三名表示不应该,另外,今年三十二岁的杨先生表示:优秀的技术人员应该转管理,但不应该限制年龄,倘若他的能力到了,即便是20岁也该转,如果未到,40岁也不迟。

有趣的是,杨先生进入管理层两年了,转型管理时恰巧三十岁。

2.管理需不需要懂技术?

十五名程序员全部表示需要。

采访样本选择的均是程序员,所以对他们而言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不过,最懂技术团队的莫过于技术人本身,所以,他们的答案是合理的。

3.技术若要转管理,最合适年龄是多少?

除去第一道问题那位杨先生的回答。1人表示25岁以下,3人表示25岁至30岁,7人表示30岁至35岁,2人表示35岁至40岁,1人表示40岁以上,如下图所示——

大多数人都认为三十岁之后是转管理的最佳时期。即便是国外的知名互联网行业,处于中层管理的也多为30岁左右。

资料来源 U.S.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技术和管理并不冲突。

如我在答案开头所说,摆在程序员们面前未来的路有三条,只要是认真抉择过的,每条路都是正确的。但,极为出色的程序员更应该成长为管理人员,不应只将自己定位成「我只是个写代码」的,问题不是到三十岁后转还是四十岁转,而是当能力达到该去管理时,应该为自己、为公司、为社会发挥出更大作用。

并且,三十岁后的程序员们,在战略思维上,他们能更为清晰知道一个项目系统设计的具体规划,细分之后的具体编程对于他们而言自然是轻而易举,但他们应将精力更放在系统设计上,创造最大价值。

程序猿生活状况报告

大家一提到程序员就会想到什么?高薪与加班共存,整天埋头计算机里面,在自己人的世界里面写着一堆人们看不懂的东西,却又一个个感觉牛逼哄哄的。下面就为大家奉上中国程序员的生存谍报,让你一窥程序员的生存现状

超过80%的程序员年龄在20-40岁之间,是程序员工作的黄金时期,需要大量精力和体力的投入。

有10%左右的程序员年龄在40-49岁之间,这部分人基本都已经在管理岗位上,但依然对编程有着浓厚的兴趣,会做部分实际的编程工作。

有4%的程序员,年龄在10-19岁。这说明程序员的工作对年龄基本没什么限制,有些从中学时期就会开始动手写程序。

程序员的年龄分布与普通网民的年龄分布趋势基本一致,差别比较大的在10-19岁的年龄段,网民数量很高,这或许与网络游戏对青少年的影响是有密切关系的。

在中国,男程序员占了绝大多数,程序员这个行业还是有很明显的性别差异的。这与程序员的工作特点有很大的关系(工作时间长,加班多,生活不规律等)。

程序员的性别比例与普通网民的性别比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说明,互联网真正做到了男女平等,没有性别歧视。而程序员这个职业,基本是男人的天下。

中国的程序员主要集中在经济和科技最发达的地区。半数以上的程序员来自广东、北京、江苏、上海、山东和浙江。

而陕西、湖北和四川,由于高校云集,科研院所和高科技企业众多,也是程序员比较集中的地区。

编程问答社区Stack Overflow公布的程序员调查报告显示,157个参加统计的国家中92.1%的软件开发者是男性。我只能说其中156个国家包揽了剩下的7.9%,一个姑娘也没给中国同行留!你看我们像屌丝,我们嘲笑你看不穿——什么叫“像”呀?

程序员的种族。高中理科女生少,大学计算机专业女生更少,工作后直接断了活路,异性数量和质量下降到开始挑战人性的地步。稍微漂亮点的妹子都去了测试部门,硕果仅存的异性都是内外兼修的爷们儿。

程序员的话题。很荣幸我们在和平年代还能感受到生存威胁。猝死程序员年年有,每次听到消息都下意识摸摸心脏。反思最近两个月没有日夜加班,拍拍胸口,嘱咐小心脏“你可好好跳”。

程序员的生活。愿望和事实之间总是差着几百个产品经理,因为这些产品经理没一个叫“豆豆”。他们的眼睛是扫描仪,他们的代号是“天敌”,亮度、饱和、对比度通通都到碗里里,像素更是一个都不能少。

程序员的工作。别问我为啥数数总从0开始,别问我为哈对任何东西都想做2的乘方,别问我打电话说错话左手下意识敲Cthl+Z是啥意思。反正只要客户和产品经理一句“改”,我们就得动起来!

程序员的薪水。社交是硬伤,抱大腿更是不擅长。公司几百个程序员怎么搏出位,不上位怎么有钱赚。罢了,我赌公司不会成为下一个暴风,期权不等了,新找个年终奖发十几个月的公司试试去。

程序员的出路。人家说,码农做十年,就是没出息。其实不是没出息,是没力气。所以除了创业升职当领导的,就都往最熟悉的岗位转。所以我最熟悉的是谁呢?

看懂这些,你就会看懂一个程序员的生活。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架构师小秘圈(seexmq)

原文发表时间:2018-01-18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企鹅号快讯

一篇文章读懂2018年新媒体行业趋势

全文1486个字,预计5分钟读完。 2018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作为一名新媒体人,是时候展望明年的行业趋势了。本文将从内容、流量、平台、变现四个方面进行分析,希...

188100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中国没有莫博士,谁的失落?

不知道莫博士还在评价罗王吵架的人,可以先歇菜了。莫博士(Walt Mossberg)1970年加入《华尔街日报》,1990年从时政记者转战科技评论及评测,这一转...

28150
来自专栏新智元

你看准不准,2016年VR的10个“预言”

年底,预言帝活动的黄金时节。 各行各业各门各派的各种预言在这个时候粉墨登场,其中也包括VR。以下10条关于明年VR发展的预言(xiaBB)来自技术社区TechR...

28150
来自专栏钱塘大数据

十大最令人期待的黑科技

导读: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身边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黑科技,有些简直让人不敢相信!那么,下面这些未来最让人期待的黑科技,你知道几个呢? ? 记忆擦除器 在电影《黑衣...

35980
来自专栏带你撸出一手好代码

论女程序员的重要性

在互联网挨踢行业, 搞技术的人群中,男性从业者的数量是以压倒性的优势胜过女性从业者, 多年来本司机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倒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现状? 有的人认...

42870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谷歌两创始人同台受访:人工智能是未来

175110
来自专栏VRPinea

我们当面和米多娱乐聊了聊,“讨薪”风波下的务实和格局更与谁人说?

29970
来自专栏守候书阁

前端入行两年--教会了我这些道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得不感慨时间过得很快,2017差不多结束了,一下子我从事前端开发的时间已经两年了。这两年可以说是一波三折,回想这两年的经历,让我忍不住了写...

12410
来自专栏ThoughtWorks

我的十年 | 女性

08年,我刚加入公司的时候,被告知在公司工作十年以上就有资格享受12周的年资假。当时并没有觉得这个福利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毕竟太过遥远。

6720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人工智能在医疗:改善药物依从性、虚拟医疗助手、智能看护、智能药物研发...

2826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