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愿不愿意,机器人护理员要来了

我奶奶六岁时在旧金山被一辆缆车碾过之后,她就装上了一条木腿。她非常厌恶它。在应当魅力无限的1930年代,当她穿上超短裙时,她的木腿让她变成了一个黑胡子而不是Greta.Garbo。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们在家庭出游的时候不得不给她装上一条新腿。对此她会抱怨,但它依然足以成为交易的一方,而我总是从这个交易中获得一个冰淇淋。

后来我们把奶奶放到了养老院。我感觉这很糟糕,因为我不能再像以往一样经常见到她,但是,我在大学读书,妈妈要工作,我们都有其他的责任要承担。不过,我们送给她一辆非常漂亮的电动轮椅。后来我在上面贴了一些亮片,这为我在咖啡厅的桥牌比赛中增加了加分因素。这比她的木腿更时髦,并帮她进一步接近了她梦想的Greta.Garbo形象。

但除了闪闪发光的电动轮椅外,我们依然没有时间和家庭成员,也没有钱去好好照顾她。我们能做的只是给她提供电动轮椅,并在周末的时候去看望她。

机器人会派上用场,理由如下:

1/3的美国成年人是家庭护理员,但大部分人都有工作。

到2050年,65岁以上的老年人占全球人口的16%。根据人口普查的数据,那将有15亿人。

2013年6月,皮尤研究中心公布了家庭护理员在线获取健康信息研究报告。根据皮尤的调查,39%的美国人表示,在过去一年中,他们为“18岁以上的亲戚或朋友提供过无偿照顾”。70%的护理员有其他的工作,这就意味着他们除了照顾奶奶之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另外,根据皮尤以前的研究,47%的美国成人表示他们希望在未来成为老年亲属的护理员。

然而,大约一年后,皮尤公布了另一项调查——技术与未来的美国观点——它显示65%的受访者认为,如果机器人成为老年人的主要护理员,这将是一个更坏的变化。而在今年五月The.Guardian做了另一个调查,并发现一半的受访者技术发展太快,破坏了传统的生活方式。

因此,下面的问题成为大家议论的焦点:

我们需要机器人护理员吗?

这个问题在学术界争论非常激烈。Dudley和Emery著有“护理员的时间价值”(2014)。MIT的Lee、Stiehl、Toscano和\\\\nBreazeal写了“半自助机器人化身为家庭沟通与教育的媒介”(2009)。CMU的Borenstein和Pearson写过“机器人护理员:所有人自由的预兆?”(2010)。“GeroPsych: Journal.of.Gerontopsychology.and.Geriatric.Psychology”2013年2月刊出版的专刊上刊登了一系列有趣的文章。Fox、Kleinman以及数百位研究者在研究这个问题并得出相同的疑问:我们需要吗?

MIT的Sherry·Turkle说不仅如此。她对医疗服务的提供者数次发表反对言论,她认为未来很遥远。作为临床心理学家,Turkle写道“人类直接的联系不断减少”并“让我们更不愿意去为他们的照顾寻找其他的解决方案。”

主流媒体也开始就辩论阐述自己的看法。CNN的Heather·Kelly曾被问是否机器人就是“老年人护理的未来?”;Health.and.Medicine解释了为什么病人愿意把更多的秘密告诉虚拟的人,并Louise·Aronson在今年7月19日写了一篇关于“机器人护理员的未来”的文章称,我们需要他们。几天以后,Turkle回应了Aronson的文章,她说我们正在把我们照顾别人的能力在“外包”。她以及更多的人声称,我们的现代媒体让我们感到孤独。

机器人:“科技让我们孤独”的最新受害者

在Turkle的论文“优势合作”中,她认为医疗机器人令人严重关注,特别是我们希望有家庭成员被他们代替的时候。她认为不应该把照顾外包给医院的机器人,以免破坏我们的家庭,简化我们的交流,最终变得更孤独。

“技术让我们更孤独”的记忆正变得越来越糟糕。The.Arlantic在2012年5月做了一个相关的封底故事,Turkle也在NY.Times的一个类似的专栏上宣传她的新书“一起孤独(Alone.Together)”。文学评论家William·Deresiewicz写道“电子黑洞的孤独…我们认识的人越多,我们越孤独…我们已经把自己的心交给了机器,现在我们要在逐渐变成机器。”

阅读这些内容足以让任何人孤独。但是,这一切都是不可应验的。家庭成员被机器人取代的风险不会比对话被电话取代的风险更高。

我们听到过视频游戏和电影带来的消极影响,或者“与花在看电视上的每个小时相关联的是更少的社会信任和更少的团队交流。”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研究电视弊病的哈佛大学教授Robert D. Putnam写道。

电话也让我们更孤独:电话让男人更活跃还是更懒惰?它是否打破了家庭生活的模式以及走亲访友的老做法?

机器人面临着同样的处境,他们将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简单的替代。Maja Mataric教授有着与Turkle略微不同的观点。Mataric指出护理机器人不是人们互动的替代者。在San.Joes.Mercury.News的一篇文章中,她说,“数量庞大并依然在不断增长的老龄人口让我们没有足够的人可以照顾他们,我们需要思考人性化和道德的使用技术,因为这些事情已经来了。”

机器人护理员正在到来

让我们设想一下:我们现在生活在未来。不管我们喜欢与否,机器人是现在医疗服务的提供者。无论你觉得可怕还是迷人,当我们的孩子没有时间、意愿或钱的时候,这些系统都在照顾你和我。

这也许不是一件坏事。在供应商方面,我们已经看到协助调查、评估、分诊和指派的例子。在病人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咨询、娱乐、精神激励、游戏和简单陪伴,今年已经有8000万人进入了医疗系统。

陪伴就已经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是不是值得为你奶奶提供一个她今天依然在玩的填字游戏和一台能为她提供线索的机器人?为她提供一个随时能伸出援手的机器人是不是比只是给她提供填字游戏更好?

这种选择是不是可以解放我们自己?

我有不同看法的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是因为我自己的公司Geppetto.Avatars为医疗保健和其他应用建立自然语言。我们很荣幸能与IBM.Watson、EBSolutions、Tailored.Care和其他公司合作,因此我们现在拥有比任何单一的、经过训练的医生能提供的最新的、经过验证的更广泛的医疗知识。我们的Sophie可以在未来的长者之间起到桥梁作用(象棋和其他游戏,也可以做调查并提供医疗建议),虽然她不能停下飞驰的列车,但是她可以在一系列项目上提供帮助。

还有另外一些公司也跟我们一样提供软件机器人。NextIT的项目主要是帮助士兵、学生和老人。Catalia.Health和Intuitive.\\\\nAutomata的情感机器人则是帮助人们减肥和改变不良习惯。Cantoche则允许客户创建自己的虚拟医疗保健信息,类似的还有Code.Baby,Expect.Labs,Arquiware。这个领域的其他公司还包括Sense.ly,它提供了一个虚拟的护士,或者Engineered. \\\\nCare的细腻护士则可以提供一些日常的支持;MedWhat是一个简单的问答界面,这是与虚拟建设者合作的。这些公司都提供机器人的心灵和智慧,展示极佳的情商,就像他们照顾的人类一样。

同时,在美国的老年人照顾上,有5000万人需要帮助。病人与医生见面的平均时间仅有10分钟,在谈话刚开始17秒,可能就会被他们的医生中断。这是因为周围没有足够的医生。

远程呈现机器人来帮忙

幸运的是,还有另外一种机器人可以让医生和机器人进行协同工作:远程呈现机器人。

MantaroBot、\\\\nVGo、Suitable.Tech的“Beam”和AnyBot的“QB”是四个非常好的例子。这些机器人是远程用户的物理替代者。这些远程呈现机器人能帮我们去到我们无法到达的地方。如果Turkle说这些机器人会组织我们探望家庭成员,她就错失了这些技术所做的事情的精髓,我们虽然不能共享空间,但是我们能分享一起的时间。电话并我们阻止我们之间的对话,它让我们打破空间的壁垒,方便更多的人。

无论是基于软件还是基于硬件,这些机器人都不会让我们的家庭成员淘汰;就像电话,它拓展了我们到达的空间。他们作为替代者可以帮助家庭成员做得更好。他们也可以在我们与奶奶之间发挥更好的桥梁作用。

医疗机器人就像其他任何医疗工具一样——把他们看作是一个夹板,一台X光机,一辆轮椅,或者药物。

我们要考虑的是如何使用机器人。我们需要提醒用户注意潜在的副作用、弊端、好处、快乐、病痛、剂量、提取以及成瘾。如果我们能把技术(无论是广播、电视、电话、互联网还是视频游戏)看作是处方药,那么这个谈话就不会显得太迟钝。Edward·Snowden指出了社交媒体的副作用之一(“监视!”),NSA则指出了另外一个(“恐怖主义”!)。

我们需要权衡成本、风险、副作用和效益。是的,一些人会变成严重上瘾者,而其他人则更有节制一些。但我们需要进行温和的对话,以避免走极端。

声称我们都应该或不应该做一些事情在极端的条件下解决围绕机器人的对话,例如挑起“机器人战争”。这(像“毒品战争”)会把人们遗留在医院和监狱(美国有八百万老人现在被监禁。2014年8月,城市研究所发布报告称,这增加了财政负担,并建议这些人可以用机器人,就像自己的祖母一样)。

犹如毒品一样,机器人的“好”或者“坏”依赖于人们如何设计和使用他们。我们的想象将引领技术的发展。

我的老祖母不是在监狱中,但是跟那也差不多。有些养老院和老人看护中心有虐待、疏忽和走捷径以致死亡的恐怖记录。但是,Parp或GiraffPlus等系统可以用来帮助确定奶奶的健康是出于应有的状态,她是活跃的、警惕的、向上的。

机器人提供了大部分老年人没有的奢侈品:监视、隐私、社会地位和陪伴......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机器人网(robot_globalsources)

原文发表时间:2014-10-15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315晚会观后感:最互联网的一次315晚会,但是…

看完了315晚会——准确地说是在朋友圈刷完了315晚会,不用看电视,最新进展基本都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看的一清二楚,看完之后有这些感受: 1、互联网经济占半边天。...

3577
来自专栏用户2442861的专栏

职场注意事项

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政治斗争,这和我们的民族性无关。需要纠正的一个偏见是,政治斗争对企业是有积极意义的,其意义并不在于站队,而在于筛选。

1363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月光男孩》夺奥斯卡闹乌龙,人工智能却被打脸了?

每年都有奥斯卡,但今年奥斯卡却非常不一样:闹出了一个巨大的乌龙事件。 在台上时,“雌雄大盗”比蒂和费·唐纳薇一起颁奖,比蒂看到本属于最佳女主角的信封犹豫了一阵,...

3368
来自专栏JAVA高级架构开发

前腾讯开发组长,跳槽到头条后猝死

今日一位网友在网上吐槽,因为996的上班时间,今日头条一名程序员猝死了。网爆前腾讯OMG开发组长,跳槽入职头条后,昨天猝死了。

9540
来自专栏狮乐园

我为什么选择离开了Liferay

距离离开Liferay还剩下用指头可以数出来的日子了,心中不禁感慨万千。这一个月除了做一些交接工作和下一份工作的准备意外,剩下的时间基本都在思考在Liferay...

2.1K3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CIA困局:天下再无007,AI识别下无处遁行的“特工”们

1401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Super快报第20期:搞个锤子的周六

一、老罗罗永浩的手机“操作系统”:搞个锤子 罗永浩要做的“罗氏”手机终于有点进展了。3月27日将发布手机“操作系统”,准备的说是基于安卓的一套主题。我一...

3236
来自专栏AI科技大本营的专栏

NIPS大会竟发生性骚扰:我拿你当教授,你却想当“叫兽”?

我拿你当教授,你却想当“叫兽”?——NIPS统计大牛性骚扰言论事件追踪 近期国际顶级机器学习会议NIPS刚刚闭幕,会后却有人爆出某大牛公然谈论性骚扰话题的不当...

36315
来自专栏AI科技大本营的专栏

通过算法为宝宝选保姆,数据辅助决策靠谱吗?

作者:Rachel Botsman 翻译:reason_W 你会根据什么选择保姆?直觉?——还是能够告诉你预约排名最高的保姆的算法? 我对陌生人的第一次信任危机...

3756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译】新加坡强国之梦:以大数据为基石,建筑智能之国

2133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