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谈:如何成功设计出儿童陪护类机器人

在今年,很多创业团队涌进了机器人领域,扫地、陪护、人形,投资人的一句“2015年是机器人的元年”预示着产业的兴起。不过机器人不同于穿戴等智能设备,虽然这个领域的创业者不少,但可不意味着机器人创业的门槛会很低。

云顶畅游此前曾发布过两款APP,51拉钩和51听听,针对的都是家庭领域。也许是软件上并无太多斩获,最近他们开始涉足硬件,推出了一款名为快乐童年的儿童陪护类机器人。虽然产品还未正式上市,但智能跟随、避障、语音交互、学习等功能一应俱全。

在互联网创业公司中,“软”而优则“硬”的现象不胜枚举,但云顶畅游显然并不符合说法,所以记者好奇的是他们选择推出硬件产品,是草率之举还是深思熟虑?以下是李际明与记者的对话:

关于创业

记者:说说为什么会想创业做机器人吧。

李际明:因为年龄大了,有一次与朋友聚会聊到一个话题,未来10年里面是沿着原来的路走下去还是要另做一番事业?最后我们几个人决定花5-10年的时间换一个领域尝试一下。创业开始我们的方向就是家庭领域,推广APP的时候发现相比于软件,硬件能够更好的应用到家庭中去。机器人给人的感觉是拟人化的产品,能够与人真正的互动起来,而像玩具都是被动去玩的。

记者:机器人的门槛不低,你们之前有哪些积累?

李际明:我们总公司主营业务是无线射频,研发和生产过很多军工产品,在硬件上我们又十多年的经验积累。从传感器到硬件的驱动,包括底层的驱动,我们组建了一支不到20人的团队专门做FPGA和DSP的算法。也就是说,硬件到驱动再到软件我们都可以打通。

记者:很多情感陪护的机器人都被看做是伪需求。

李际明:首先,所有厂商都知道未来的大方向一定是机器人进入家庭,但究竟以怎么样的方式进入,什么样的需求才是强需求,这是需要在未来发展过程中慢慢摸索。

其次,从我个人的角度看,通过一项先进的技术畅想未来的时候,一定是有一群人在这个领域坚持不懈的做。尽管还有差距,但现在就是将设想慢慢落实的过程。

回到问题本身,是不是强需求我觉得完全是机器人本身能不能像伙伴一样。所以对于快乐童年来说,我们在对人的感知上做了很多努力,主动陪伴、跟随才是产品的重点。

关于硬件和交互

记者:机器人的螺丝孔很明显,有人说你们的产品外观太像玩具么?

李际明:产品现在还是样机阶段,正式上市的时候可以把螺丝孔堵上,但是目前我们正在犹豫这个问题。堵上后如果有问题,拆装就很麻烦。产品的设计我们找了洛可可,他们做了很多调研,并且很多父母和孩子都很喜欢我们的设计,之所以有男女两款,也是因为家长的反馈。

记者:怕影响拆装这其实是设计有问题。

李际明:我们产品针对的用户是学龄前的孩子,所以材料选择的是ABS+PC,杜绝一切喷漆。对于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不仅是材质安全,紧固性也有一定要求,方便拆卸的摔多了就会松散甚至损坏。

记者:你一直提到感知能力,机器人采用的方式就是集成多种传感器,你们有什么不同?

李际明:我们确实用了很多传感器,但不只是将传感器都集成到一个产品这么简单。想做一款像伙伴一样的机器人,我们认为感知系统一定要包括视觉、听觉和触觉。

比如主动陪伴,机器人通过摄像头、距离传感器、人体感应传感器、避障传感器共同完成的,这是一个共同处理的问题。由于机器人本身是可以动的,传感器相比于静止状态,运动时对于复杂环境人和物的感应也有很多困难,底层算发也要做相应调整,这在研发上是个挑战。现在快乐童年可以做到毫秒级反应,在跟随和避障上可以保证不撞上。

记者:给孩子设计的陪护机器人交互上一直是个问题,你们怎么做?

李际明:快乐童年的交互模式是语音和触觉,这主要是通过相应的传感器和软件系统。对于孩子来说,能够语音交流很容易勾起他们的兴趣,而触觉是最直接的方式,孩子对于陌生事物总是习惯东拍拍西拍拍。我们也加入了语音唤醒和触摸唤醒,不过我们也在纠结如何改进才能让机器人既能跟随孩子,又不打扰孩子。

记者:针对的用户是学龄前儿童,怎么解决小孩子发音不清晰的问题?

李际明:首先语音技术来自科大讯飞,对于基础环境解决的比较好,2-3米以内没什么问题,降噪处理的也比较好。其次孩子在刚开始说话的时候,更多的是学习语言的过程。这个过程与机器人的互动,孩子说一句,机器人立马就能够识别出来。我们希望通过场景化的游戏过程提升孩子的语言能力。

记者:机器人的续航怎么样?支持自动充电么?

李际明:产品配备了一块1500毫安的电池。我们测试了一下,充一次电大概需要3-4个小时,使用时间要根据运动情况,比较频繁的话大概3个多小时。只做语音等一些交互,一般可以达到7-8个小时。这一代的产品还不支持自动充电

记者:孩子总是四处跑,机器人能跟上么?

李际明:通过传感器检测,跟随状态可以与孩子保持50-60厘米的范围。在APP端我们设了三个档来适应不同年龄段的孩子,最快的速度约0.3米/秒,对于孩子正常的行动还是没有问题的。

记者:产品上你的遗憾是什么?

李际明:遗憾就是没能加入声源定位功能,这种交互其实很好,但因为是第一代产品,想法虽然很多,但想要一步到位还是有些困难。

关于产品周边

记者:机器人的教育内容来自哪里?

李际明:我们与一些出版社合作,比如浙江少儿。很多厂商都会选择与线上平台合作,但我们认为对于大人来说,内容来源可以是全网络,而对于孩子,内容一定要细心筛选。不过未来不排除跟一些线上优质的内容商合作。

记者:作为子公司,有对外引进融资么?

李际明:目前还没有融资,都是靠母公司支持做的。产品会上众筹,这其实是验证现在走的这条路,等到众筹结束后我们会看看有没有感兴趣的投资商。

记者:说说消费者最关心的,产品的售价是多少?

李际明:众筹会定到1000以内,结束后的价格大概会在2000以内。

记者:会有人愿意花2000块买一个需求不明显的陪护机器人么?

李际明:初期应该主要是一些家庭状况比较好的用户。我们发现有很多1000多块的产品销量其实都很好,国人对于孩子的投入是非常多大的。

记者:很多家庭机器人也都是智能家居终端,你们为什么不做?

李际明:对于智能家居,其实我们也在纠结。团队更想做一个很核心的东西,像伙伴一样陪护孩子成长,并且还是学习的助手。

后记

情感陪护一直被看做是模棱两可的需求,一方面不论是小孩、年轻人还是老人,都有陪伴需求。另一方面主打情感陪护的机器人却有不能解决实际需求,买回家后常常是处于吃灰状态。

在交流过程中,自嘲为“老一代创业者”的李际明对于家庭机器人的很多问题做出了解释,记者也注意到他多次用了“纠结”一词。显然,做机器人他和他的团队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但产业的不明朗也让创业者走的每一步都小心翼翼。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机器人网(robot_globalsources)

原文发表时间:2015-10-10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镁客网

苹果三缄其口,Facebook却大张旗鼓研究人工智能!

20030
来自专栏孟永辉

被质疑为苹果X最佳模仿者,小米8真的是一无是处吗?

22040
来自专栏孟永辉

洗牌期或将来临,网络电影发展路在何方?

23630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移动视频变现遇西西弗斯魔咒?一下科技一鸡多吃开启新“钱”途

不论是陌陌最新财报中营收、利润五六倍的增长,还是微博依托内容战略重返互联网中心舞台,都在传达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信号:短视频和直播为主的内容形式已是推动互联网行业市...

29890
来自专栏新智元

谷歌量子计算机,为什么会加速 AI 竞赛?

作者:DOMINIC BASULTO,毕业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耶鲁大学工商管理学硕士,金融分析师,新兴市场咨询、社交媒体决策家和数字决策家;主要擅长策略分析、金...

29580
来自专栏新智元

华尔街日报:AI 飞速发展,但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新智元导读】本文作者是一名拥有神经科学和行为生物学学位的资深科技记者/专栏作家,作者认为现在的AI好比正从水母向智慧生物进化的阶段,距离实现拥有真正智能的AI...

37350
来自专栏CDA数据分析师

TED演讲-数据科学家最重要的技能是什么

对于数据科学家来说,最重要的技能究竟是什么呢?在本期的TEDx演讲中,你一定会找到相应的答案。

11430
来自专栏镁客网

VR体验的“第一印象”正在崩塌,追踪定位技术会是救命稻草吗?

10740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李开复:别再煽动人类对AI的恐慌

本文经AI新媒体量子位(公众号 ID: QbitAI)授权转载,转载请联系出处 在本届达沃斯论坛上,《人类简史》作者赫拉利教授提出,我们也许是最后一代掌管这个世...

35960
来自专栏DT数据侠

“城市大脑”能为百万车辆川流的城市带来什么?

我们去年讲到城市大脑,其实自从人类有了互联网技术,让我们可以去重新思考一下我们城市的问题,其实我也是这一年才明白城市到底是什么。

550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