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机器人需要监管吗?如何监管?

机器人是否需要监管这个问题经常被提起。有些人认为不需要进行干预,因为监管可能扼杀创新,而另一些人则认为确有必要进行干预,因为机器人被证实具有破坏性。但是,两种论点都只是局部的,正因为如此是错误的。得益于现行法律,机器人(像其他物理现象)监管此刻已成为现实。

出乎人们的意料,法律的发展比任何技术都要快。 如果时间机器(time machine)将在明天研发出来,并且时光穿梭成为可能,在该装置的消息向世界发布之前,机器的每一个环节都已经在监管之中。如果第一批时间旅行者没有从回到过去的旅行中回来,根据现行的法律框架,这些人的配偶可以起诉时间机器发明者,并要求他们对事故负责。 这个要求将随后被提交到世界某个地方的法院,而法官必须确定是存在疏忽规则还是替代客观标准责任适用,如果旅行者和机器的发明者之间订立了有效的合同,则要确定太空旅行的管理规则是否也适用于时间旅行。有人认为法官的结论正确,而另一些人则认为他们是错的,但是在任何情况下,结论都是依据某些法律或者某种形式的法律推理,法官唯一不能接受的答案就是案情不明。 由于机器人已经处于监管之中,法官的任何结论都有可能产生诱因使未来各方发现他们处于同样的情况中,作为立法者,我们的关注点必须从是否需要监管转变为如何监管才能更富有成效。 目前的大部分机器人都被认为是“产品”,根据欧洲缺陷产品指引或美国侵权法重述三,可以直接这样解决。应用这些规则在某些情况下可以会产生合理的结果而不会产生争议,而在另一些情况下可能是有问题的,并确实产生技术激冷效应(例如无人驾驶汽车和机器人假肢)。 在有问题的情况下,临时监管是合理的/必要的,而且对机器人技术的正确发展最终是必不可少的。正因为如此,机器人发展的反对者往往会得到更好的立法惯性服务而不是干预。避免通过新的规则,由现行的法规引发的负激励实际上会阻止这些应用的开发。 产品赔偿责任规定通常旨在作为一个工具来激励产品设计时的高安全标准,在某些情况下并没有起到实际的积极效果。例如,美国引入一个旨在保护商用无人机生产商避免诉讼的责任豁免之后,事故的数量并没有因此减少。 正因为如此,持怀疑态度的技术人员、工程师和机器人专家可能会认为一个周到的法律环境对于他们的工作、研究和商业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当充分思考、合理应用时,监管不是一个恶魔,而是一个有用的工具。 如何监管:RoboLaw的方式

由FP7欧洲委员会资助的RoboLaw项目采用了一个新的办法解决如何监管机器人的问题,这是跟以前截然不同的方法。

首先,机器人一词既不是工程也不是法律角度的一个技术术语,它来源于科幻小说。因此,RoboLaw项目的立场是,试图为“机器人”一词开发一个无所不包的定义是毫无意义的。与其试图从各种不同的产品例如机器人假肢、无人驾驶车、软体机器人、工业机器人、机器人伴侣和自动吸尘器中找到一个共同的特点,RoboLaw试图考察他们每一个的特点,并指出他们之间的不同。 为了研究机器人技术的伦理、法律和社会影响,这意味着放弃开发统一的解决方案、代码或一组机器人规则作为一个单独类别的想法。RoboLaw并没有试图进一步阐述、取代或克服阿西莫夫制定的机器人法则。 相反,RoboLaw项目认为最好的办法是根据不同情况逐一分析,解决单种-或类-的应用,指出每一个的技术特点,确定类似技术引起伦理和法律影响两者的出现和扩散。基于这些考虑,RoboLaw的准则针对四个不同应用领域:无人驾驶车、机器人假肢(和外骨骼)、手术机器人和机器人伴侣。 每章专门针对单一类型的设备,开始进行概述技术主要方面的技术分析(由工程师进行),阐述它的功能,并指出它进步后将面临的相关挑战。然后,应用现有的伦理方法和理论,对问题进行识别和讨论,并提供政策因素。最后,得出一个从法律角度分析认为适用的规则,并确定提供的激励是否可取,最后为需要的地方提供替代方案。 选择哪些技术 在选择哪些机器人技术来解决的问题上,RoboLaw综合考虑了应用的新颖性、可能的社会影响和它的相关性。 RoboLaw考虑了三种应用——机器人假肢/外骨骼、手术机器人和机器人伴侣——都属于医疗保健领域的范畴,根据麦肯锡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最有希望改善大部分人生活质量的都属于机器人技术。 排第四的无人驾驶车也可能是一项突破性的创新,它能显著减少致命车祸的数量,并最终重新定义交通、运输的概念以及我们城市设计和功能定义的方式。 何时以及如何干预:从功能出发 RoboLaw项目选取功能的角度来决定何时以及如何干预。 这不只是机器人固有的技术质量或特征因而需要监管,还有机器人自主运作的能力,甚至还有学习和适应它的功能的能力,换个角度来说它本身并没有足够的理由。 即使机器人在没有人监控的情况下可以执行复杂的任务并做出决定,但它依然不能成为哲学意义上的代理人,更别说是法律意义上的。机器人仍然是一个物体、一个产品、一个装置,不具备权利,只能是使用。什么能证明一个纯粹的物体(那将迫使我们把机器人看作是一个具有权利和责任的生命)是Gutman、Rathgeber和Syed所说的“强大的自治体”——即具备自己做决定并设定自己目标的能力。但是,目前这只存在于科幻小说中,可以说,这不是我们希望的机器人的发展方向:我们希望机器人能让我们的生活更轻松,因此他们做什么由我们来决定。如果他们可以自由决定是否,何时以及如何执行我们要求的根据是他们自己的品味和喜好,那么我们开发机器人技术的目的就落空了。 如果社会偏向于或构建一些技术发展的障碍,那么单独机器人设备的技术方面需要考虑,联通其他元器件,以决定何时监管以及从那个角度监管。市场的格局、规模和环境(一方面它会导致市场失败,另一方面是宪法原则和基本权利)确实会影响到这些方面。 就机器人假肢来说,它肯定是产品,现行的规定很有可能会阻碍它的发展。考虑研究相关的成本以及潜在用户的市场有限(至少在产品研发的早期阶段),如果他要对假肢可能发生的所有损害承担严格的赔偿责任,那个生长生可能会决定永不首先开发这种技术。 然而,这种技术给截肢者提供了提供生活质量的可能,政策论证一个更好的责任制度给予受害者适当的赔偿并确保生产安全的设备而不需要研究者和生产者承担所有情况下的责任。此外,也可以找到一些确实证明有利于他们发展的法律依据(例如,联合国公约第四条关于残疾人的权利)。 从功能的角度必须根据技术特点和设备挑战分析目前适用的法律,以确定他们会产生的影响,他们会触发的激励,最后阐述一个优越的解决方案。受青睐的方向是通过权衡设备会带来收益和风险来决定的,依据现有的原则和权利,特别是刚刚摆脱宪法和其他基本权利的声明。 一些案例 总结一些由准则得出的最相关因素后,我们可以说哪些定义是非常相关的问题。除非无人驾驶车辆被定义并且这些定义用来修改街道代码,这些设备是不允许使用的。 在许多情况下,责任规则会制造大量不同形式的障碍阻碍期望应用的发展。尽管如此,优选的解决方案依然是特别的技术,并考虑技术特点以及市场结构。例如,无人驾驶车主需要一种强制保险以确保他们的第三方损害赔偿就足够了,这并不意味着同样的规则可以成功应用于假肢或者机器人伴侣。最初较为有限的假肢市场,以及现有的赔偿责任规则可能引起的潜在的高额且不确定的成本,很可能会阻碍私人保险公司提供这样的合同。机器人伴侣也一样,有一些被认为是有效的解决方案,包括法律人格的归属,类似于今天跟公司做了什么。 由于责任追求安全与补偿,在某些情况下,现有的产品责任规则被证明是无效的,需要进行改革。这两个问题可以分开解决:标准化是保证安全的最好方式,而采用自动补偿机制(无过错情况)可以确保受害人适当补偿。 在国际和欧洲层面有几个标准化组织(例如,分别由国际标准化组织和欧洲标准化组织)。他们的作用应该得到落实,相关当局应该确定较高的安全标准,并且足够狭窄以适合具体的应用——那些生产商真正能够遵循。如果把当前欧盟规范EC标志的指导规则拿来看,很容易就能发现他们的范围过于宽泛。例如,医疗设备的指导适用于从外科手套到外骨骼的所有东西。 标准化也可以是机器人应用的相关行业受益,例如外科。要求医生接受特定的培训就可以获得使用特定外科手术机器人的牌照,可能使水平立即得到提升,减少事故和随后的诉讼,并促进这种新技术的扩散。 RoboLaw的准则可以在欧洲以外的地方使用吗? 尽管规则是为欧盟委员会制定并解决欧洲法律制度的问题,他们也可以很容易地移植到其他的系统。新兴机器人技术引起的问题在不同的国家变化很小,因此,RoboLaw提出的解决方案可能有些相似。考虑到这些准则的主要目的是提供量身定制的狭窄建议,建议立法者应当如何干预,这样的结果可以应用到任何地方,至需要做一些必要的调整。 此外,即使这个解决方案受到批判,我们预计他们会在某些情况下发生,他们依然为各地具体的解决方案提供了一个从法律和哲学方面进行技术辩论的出发点,这本身也是我们希望鼓励的一个新颖的结果。 由于分析需要对技术有很好的理解,我们也考虑了我们研究小组中的工程师的具体能力。因此,一些相关的设备遗漏了,包括对我们的未来生活有多方面影响的无人机,还有政治影响复杂的军事机器人。 尽管如此,RoboLaw的方法可以应用到任何一种机器人设备,并且项目应该得到进一步的资金支持,其它技术也必定可以通过这种方法进行研究。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机器人网(robot_globalsources)

原文发表时间:2014-11-03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数据猿

【视频】高峰对话:人工智能将把人类带向何方?

数据猿导读 2017年2月16日,由数据猿、中欧商学院、腾讯直播共同举办的《中欧微论坛|数据猿·超声波》活动在中欧商学院北京校区圆满落幕。本文为活动高峰对话环节...

2643
来自专栏镁客网

线下大数据才是“大蓝海”,但几乎还是处女地,破局之法何在?

1365
来自专栏AI科技大本营的专栏

智能金融风起云涌,该如何顺应这波智能化浪潮?

? 现代技术中,最让人神往的莫过于人工智能了。机器人不仅能帮人扫地、洗碗,还能在车间里代替人做繁重的体力活。在未来,甚至我们都不用开车了,背后的一套智能系统...

2733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移动商业化,巨头们着急了

百度在移动收入突破20%之后,开始力推百度移动网盟,本周四将在黄山召开一年一度的百度联盟峰会,很可能会宣布移动更多商业化举措,例如更诱人的分成比例,更多的开发...

2806
来自专栏数据猿

数据猿专访丨微软中国首席技术官韦青:我们正在用大数据解决雾霾问题

<数据猿导读> 微软中国首席技术官韦青在接受数据猿记者的专访中说道,微软研究院跟中国环保部门正合作推出相关项目,比如我们的“城市空气质量”,用云·物·大·智的思...

2998
来自专栏量子位

2018年AI如何发展?普华永道做出了8点预测 | 报告下载

李杉 编译自 PwC ? 人工智能(AI)非常复杂,而且发展迅速。任何人都不可能对未来几年的发展做出准确的预测。 然而,我们却有可能对今年的人工智能趋势做出具...

2279
来自专栏CSDN技术头条

IDC对2016年大数据、云计算等领域的7个预测

上图是IDC发布的2016年排名前10的预言,首席分析师Frank Gens奉劝企业要么转型要么消亡,并指出2016年的首要主题是“数字化转型相应扩大。”Gen...

2017
来自专栏腾讯研究院的专栏

虚拟现实:科幻梦想和秩序挑战

蔡雄山  腾讯研究院法律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李思羽  腾讯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科幻小说《三体》以宏大的虚拟世界构筑、引人深思的哲学思想斩获“雨果奖”,...

3584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Hey Siri,我到底该不该给你性别?

1593
来自专栏AI科技评论

CNCC 2018 | 东软集团刘积仁:进行大数据研究要有新思维

今年的大会主题是「大数据推动数字经济(Big Data Drives the Digital Economy)」,CNCC 邀请到近 400 位国内外计算机领域...

1122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