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创新的秘密(一)

Yossi Matias18岁,刚刚从高中毕业,现在到内盖夫沙漠中的Hatzerim空军基地报道,正式到军队服役,该空军基地位于耶路撒冷南部约100公里。经过了数轮严格的标准测试以及6天的选拔测验之后,Matias被选中作为以色列空军飞行员,这在以色列国防部队中被认为是最具盛名的岗位。该项目训练非常严格,6名受训者中只有一位能顺利完成训练。但是训练结束以后,在动荡地区持续冲突中执行任务才更具挑战性。”我负责在非常紧急的情况下驾驶飞机,”Matias回忆说。“后来我遇到的挑战与之相比基本上不能相提并论。”

在担任飞行员6年 ,并从特拉维夫大学获得了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后,Matias开始了其作为研究科学家的职业生涯,刚开始在威兹曼科学院,后来在贝尔实验室。他获得了30项专利,并发表了数百篇专业论文。然而,他放弃了学术界轻松的生活,Matias同别人联合创立了一家技术公司,他们开发出了个性化和上下文搜索技术,同时他担任HyperRoll公司首席技术官和首席科学家,该公司后来被甲骨文收购。

2006年,当考虑创立其第二家企业时,Matias接到了谷歌主席埃里克施密特的电话,埃里克希望他能在以色列为谷歌设立研发中心。“这是一个机会,就像让我自己亲自创业一样,能够创建团队,决定应该开发哪些项目才最有影响力,”Matias说,后来研发中心的工程师快速增加到500人。

在Matias的领导下,谷歌在以色列的研发中心开发出谷歌在搜索领域最杰出的创新成果。这包括Google Suggest,GoogleTrends,以及Goolge Now。刚开始的项目是将死海古卷(在死海西北基伯昆兰旷野的山洞发现的古代文献)项目,谷歌研发中心还领导了谷歌的数字化项目,后来该项目拓展到全球数千个历史文献中。

创业国度

谷歌并不是唯一一个在以色列设立研发中心的跨国公司。早在1974年,英特尔就已经意识到以色列在创新方面的优势,并且在以色列建立了第一个美国之外的研发中心。在后来的40年里,英特尔研发中心成为以色列雇员最多的科技企业,并且出口了数十亿美元的处理器。很多处理器都是在英特尔位于以色列的工厂制造出来的,比如8088,奔腾MMX,Centrino。

今天,有超过250家跨国公司在以色列设立了研发实验室,其中有80家是财富500强企业。三分之二是美国知名高科技企业,如脸谱和苹果等,中国和韩国企业如华为和三星也逐渐在以色列设立了研发实验室。一些企业是通过绿地投资形式进入以色列的,(绿地投资是指跨国公司等投资主体在东道国境内依照东道国的法律设置的部分或全部资产所有权归外国投资者所有的企业),另一些企业则是通过兼并当地企业进入以色列市场—惠普公司在以色列的8家研发中心有7家通过兼并获得的。“如果你是一家跨国公司,那么你必然要在以色列设立研发中心,”微软EMEA并购和业务发展部负责人Yair Snir说。

在过去几十年中,以色列已经被公认为是“创业国度”,该称呼由Saul Singer和Dan Senor在其2009年出版的书中提出的。1999年到2014年,以色列创立了10185家企业,其中有一半还在运作,其中的2.6%年收入超过1亿美元。

有几家已经成为估值高达数十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后来被国外科技巨头收购,比如Viber和Waze(分别Rakuten和谷歌收购)。还有一些则在国外股票交易所上市,自1980年以来有超过250家以色列企业在纳斯达克市场公开上市。以色列在纳斯达克公开上市的企业数量仅次于美国和中国。

尽管以色列规模较小,但以色列在全球创新领域却拥有非常大的影响力。

弹弓的威力

在2013年Malcolm Gladwell的畅销书《大卫和歌利亚》中,作者描述了著名的以拉谷战役。虽然敌方人数众多,且装备精良,大卫(后来的以色列国王)快速决断,最终用弹弓杀死了人数占优的歌利亚。Gladwell认为表面看起来的劣势在某些情况下可能会转化成为巨大的优势。

就像大卫,以色列是将劣势转化为优势的鲜活案例,并且克服了重重困难。人们第一感觉是以色列人口很少,国土面积狭小,地缘政治环境恶劣,缺少自然资源。但是以色列却将这些劣势转化成为创新的优势。

以色列在创新方面的成就一部分原因就是其环境、资源方面的瓶颈。由于缺乏资源,以色列很难发展资源密集型产业。由此,以色列必须要加大在教育方面的投入,将人才作为发展的重要动力。其经济主要是以知识密集型和高度创新的产业为主。

以色列开发出了世界一流的滴灌技术和海水淡化技术,成为沙漠农业的典范,也是以色列克服困难创造奇迹的最佳案例。今天,以色列大片的沙漠已经成为橄榄园,农业成为以色列重要的出口部门。

而且,由于受到周边阿拉伯国家的抵制,以色列实际上同区域市场割裂的。以色列人口只有区区850万,国内市场非常小。为了摆脱这种不利局面,以色列企业主要聚焦高科技产业比如软件和互联网,这些行业不受国界和交通成本的制约。以色列高科技产业出口占总出口的45%,出口总额达到184亿美元。在全球800亿美元的网络安全市场中,以色列占据了10%的份额。

Snir,负责管理微软在以色列和欧洲的投资,他说“以色列企业从成立的第一天就着眼于全球市场”。虽然他们被迫走向出口市场,但是这也帮助以色列企业着眼于全球,并且和国外客户紧密相连—这在“平”的世界中是一项关键的竞争优势。“这种情况我敢说欧洲创业企业身上你看不到的,”Snir说。“欧洲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所以欧洲的创业企业都着眼于本地市场,后来才会考虑全球扩张问题。”

GingerSoftware公司位于特拉维夫郊区,已经开发出比较先进的第三方键盘应用,能够进行语法和拼写检查。在成立之初,其考虑的就是全球市场。“我们有来自全球的测试团队,了解各国的文化差异,”Oded Lilos,Gingerg公司前市场总监说,他还说该公司的应用还能处理所有主要国家语言的语法输入。该公司也和当地合作伙伴紧密合作,这样能够加快公司在海外的业务拓展。公司最大的投资人之一是亿万富豪李嘉诚,为公司打开香港市场创造机会。

“以色列国土面积狭小,远离美国、欧洲等主要的的国际市场,”首席科学家办公室(OCS)负责孵化器部门负责人AnyaEldan说,首席科学家办公室是以色列经济部下属的一个部门,主要负责推动产业研究开发工作。“以色列的企业开发产品从来不是针对本土市场的。每一个产品都是面向全球市场的。”

包容各种观点

以色列的国土面积只有2万多平方公里,但是其国土上有70多个民族。从1947年以色列立国到今年,以色列的人口从最初的180万增加了4倍多,主要是引进的各国犹太移民,而这些犹太移民在文化,观念和技能等各方面都存在很大差异。2014年,以色列三分之一人口出生在国外,这一点和硅谷,纽约等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很像。

新移民的涌入是以色列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在1990年,接近100万移民从前苏联来到以色列。很多都拥有科学和工程学背景,这些人对以色列高科技产业的繁荣发展发挥重要作用。正是由于移民的多元化和观念各异,以色列形成了冒险和包容的多元文化。以色列人愿意以独特有效的方式创业,很少受条条框框的限制。

“以色列是一个年轻的国家,有很多移民。每个人必须证明自己,”首席科学家办公室的Eldan解释说。“这里很少有做事的传统方式或必须因循守旧,所以我们可以尝试很多不同的方法。”

由于很多以色列人都是从国外来的,所以以色列人都很直接,而且没有什么正式的规矩。这经常被称为是“chutzpah”,或者说是“直率”。这意味着他们非常直接,即便是对上级提出质疑时也是如此。这还意味着当他们要解决一个问题时,他们会直奔主题,不会浪费时间在繁文缛节上。

而这样的行为又被外人看作是好争辩且难相处的,很多以色列创业者解释说他们只是挑战人们传统的观念和现状,做出改变。正如OCS的Eldan所说,“以色列人从不满足现状。他们一直在努力让事情变得更好。”

“chutzpah”的另一面就是强有力的执行力。以色列创新者在有了想法之后会快速行动,刚开始会对概念原型进行简单验证,然后就是以更有效,成本更低的方式进行重新测试。在这个过程中,有些变革性的创新产品会出现,有时候会颠覆整个行业。

Richard Foster,《创新:进攻者的优势》一书的作者,也是麦肯锡公司创新和技术实践项目的联合创始人,他认为进攻性企业刚开始都是在细分市场提出新的想法。随着生产力的提高和成本降低,企业会快速做大,并逐步蚕食行业中原有企业的市场份额。

这就是以色列创新模式的本质。

研发强国

以色列的教育系统为以色列创新领域的发展输送了大量优秀的高技能人才。根据OECD2014年的报告,以色列46%的成年人完成了大学教育,其中一半学习STEM专业(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以色列对教育的投入占以色列国民生产总值的7.3%,在OECD成员国中位列第5。以色列有数所大学在世界上排名非常靠前,而且自2002年以来,有5位以色列出生的科学家获得了诺贝尔奖。

以色列的大学主要是从事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尤其是在技术领域。以色列用研究开发的投入占GDP的4.2%(世界最高),其中30%用于大学中的研发活动。所以,特拉维夫大学,威兹曼科学院,和以色列理工学院在美国的专利申请数量都位列美国前十。

更重要的是,以色列大学在研发成果的商业化方面比较领先。始于1959年的威兹曼科学院,以色列大学创办了自己的技术转移公司,或者将研发专利向外部企业授权或者是利用研究成果创立企业。这种学术界和产业界之间存在的强关联催生出众多创新产品,包括化学土豆,还有条形码扫描仪等。

Yissum,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技术转移公司,拥有9300项专利,110个衍生项目。这家成立52年的技术转移公司,和大学研究人员紧密合作,将大学研究人员和企业紧密联系在一起,比如英特尔和谷歌之类的著名企业。该技术转移公司平均每年创造10家新创企业,其中有的企业如Mobileye今天估值超过90亿美元。

Yissum公司市场副总裁Dana Gavish-Fridman说,Yissum通过技术转移开发出的产品每年产生的收入超过20亿美元,公司每年都能收到3-5%的知识产权费用。其他收入还包括产业界企业的股权和投资等。

Gavish-Fridman解释说,公司将其成功归因于希伯来大学支持创新的生态系统。研究人员的岗位评定和升迁是建立在其专利数量和质量基础上之上的。而且这是研发成果商业化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最终,Yissum公司的成功提高了大学的研发能力和科研质量。公司60%的收入将会返给研究人员和他们的实验室,每年能创造300个新岗位,剩下的收入则归公司和大学所有。“研究人员并不完全为了钱,”Gavish-Fridman说。“他们做研究的目的也是为了让大众享受到其发明带来的好处。这是他们做研究的兴趣所在。”

以色列研发优势的另一个方面是其军队。自从1948年立国以来,以色列就意识到建立军队和产业界之间的合作关系在战略上是非常重要的—以色列必须持续面对和邻国的冲突,而国外援助并不总是靠得住。由于以色列规模较小,其必须拥有保持绝对的技术优势来阻止或打败潜在的敌人。

以色列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稳步提升军事研发能力,军事研发支出占军费开支的30%。在政府的支持下,一些企业开始将国防技术转向民用市场。模式识别技术被用来识别制造过程中存在的缺陷,而数据存储技术则用于发明USB闪存。

微软风险投资基金创始人Zack Weisfeld认为,以色列军队的需要使得以色列在机器学习,机器视觉或分析大规模数据,以及影像识别方面比较领先。随着今天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需要数据挖掘技术,这些企业要向以色列企业寻求大数据相关技术的支持。

保护机密信息非常重要,Gil Shwed曾经从事加密网络的开发工作,后来他萌生了开发防火墙的想法,这一想法后来就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网络安全企业之一—Check Point。国防领域中的其他技术人员也将其在国防技术开发过程中学到的技术和项目管理经验应用到民用领域,开发出众多新型创新产品。

很多高科技企业都围绕以色列的军事基地设立了办公室,目的就是要利用国防产业的研发溢出效应。当以色列国防部决定将基地搬到内盖夫沙漠的贝尔谢巴时,像德意志电信和IBM等知名企业均跟随军事基地搬到了贝尔谢巴。正如洛克希德马丁以色列研发中心的执行董事Shelly Gotman所说,“因为贝尔谢巴拥有军队,产业界和大学形成的创新生态系统,所以我们搬到贝尔谢巴也非常正常。”

军队就是孵化器

在我交流过的创业者,高管以及政府官员中,几乎每个人都认为以色列的征兵模式是其创业生态发展的重要驱动因素。实际上,以色列大部分年轻都会进入军队服役(男性3年,女性2年),在军队服役已经成为一种成人仪式,军队也成为志趣相投的人才产生创新想法的孵化器。

虽然以色列国防部队常规部队规模相对较小,但以色列国防部队通过培训和高科技提升其作战能力。以色列国防部队会通过严格的筛选程序将入伍士兵分配到其最适合的地方。以色列国防部队所招募的都是以色列最优秀,也是最聪明的年轻人,军队会非常仔细地将最有潜力的高中生召进精英部队。

比如以色列的8200部队,是一个高度机密的情报单位,相当于美国的国家安全局。每年,通过一系列的标准测验,心理测试和内部推荐程序,8200部队会挑选出最有潜力的人才进入最后一轮面试,由军队指挥官亲自面试。他们会考察候选人的领导能力,创造力,沟通技能以及快速学习能力,最后只有那些能够适应8200部队严苛且高强度环境的人才会被选中。

一位负责以色列国防部队中情报机构的网络安全部门的上尉说招募程序是非常苛刻的,而且要花很多时间面试候选者。“我们经常会考虑测试以及测验成绩和工作绩效的相关性”他解释说。“我们的成功就是要通过一种非常有效地选择程序挑选出最聪明的年轻男女,给他们提供最好的培训。”

一旦加入8200部队,这些优秀的人才就要经受密集的培训 ,并着手处理最棘手的难题。比如,一名初级士兵,要开发出一套先进的程序对军队的高级机密进行加密。“这些问题都很难解决,你必须找出解决办法,”Avner Aizendorf说,他是BioCatch公司的开发部门负责人,该公司通过为电子商务和银行网站提供生物识别服务为企业提供身份验证技术。“但是当你在18岁的时候所做的事情绝对是非常伟大的,这是在其他地方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这将会对其他人和你的祖国形成非常大的影响。”

应征者从第一天就学会了承担真正的责任。“当你在8200部队时,你在拿人们的生命冒险。这不是随时会崩溃的手机应用,”Itay Glick说,他是网络安全创业企业Votiro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8200部队要求的百分之百的准确,不能有任何的差错。”责任也会随着时间的延长而加重。在他第一年的时候,Glick所在的团队在开发一个项目,预算300万。随着他逐渐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不久他就开始领导更大的团队,更大的项目。“你知道这些钱都是纳税人的钱,所以你不能浪费。每件事都要你负责,”Glick说。

Natia Golan,BioCatch公司的产品管理负责人,也是8200部队的校友,认为由于必须在有限的资源条件下找到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士兵们必须要能够创造性地解决问题。”在8200部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思维开放,要用不同的方式考虑每个问题,不要一开始就下结论,”他说。“8200部队提出的很多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因为人们考虑问题的方式不同。”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点滴科技资讯(DDKJZX)

原文发表时间:2016-06-20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一个90后程序员,需要养活几个过重阳节的老人?

导读:今天重阳节,你给父母和长辈送上祝福了吗?但其实这是一个并不属于你的节日,你一定像往常一样,仍在努力工作,甚至加班。你以为你的辛勤劳动,是为了今天的自己可以...

10020
来自专栏大数据挖掘DT机器学习

【推荐】零售店铺十二大数据分析指标

零售店铺一天生意的好坏,如何提升,要掌握分析好十二大数据指标。 一、营业额 (1)营业额反映了店铺的生意走势。   针对以往销售数据,结合地区行业的发展状况...

41630
来自专栏企鹅号快讯

物联网智慧养老 玄武给出样本——建平台虚拟运营养老院,全区养老相关资源共享

随着南京老龄人口越来越多,养老问题也成了社会的热点话题,每个家庭面临的养老问题也各不相同。昨天,玄武区的互联网+智慧养老就吸引来了上海的“考察学习团”,那么到底...

23570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响铃:爆雷=靴子落地,P2P或不再负重前行

7月9日,2013年年初成立、交易额已经累计325亿元的钱爸爸,一下子变成了“囧爸爸”。“经侦部门介入调查”这一幕又开始频繁发生在P2P领域,看客们用“爆雷”来...

10120
来自专栏人工智能快报

日本正在建设机器人城市

据《机器人趋势》网站报道,日本的一家新创公司Cyberdyne正在建设机器人城市,旨在将机器人助手用于医疗、工业和农业。 这座名为Cybernic的机器人之城将...

28640
来自专栏数据的力量

华为为什么牛?看任正非如何搞员工激励

14660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收益率调整催生理财新常态,投资者该哀嚎还是该欢呼?

近日,一条最严银行理财新规即将发布的消息在网站和朋友圈不胫而走。新规的实施将使得银行理财产品投资范围缩窄,获取高收益项目的空间也更小。而另一端“7·18...

10520
来自专栏FreeBuf

新长征路上的反黑,移动支付安全没有银弹

刚看到新鲜出炉的鹅厂雷霆行动《2015年度移动支付网络黑色产业链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这算是鹅厂今年交出的一张份量很重的安全领域成绩单。 ? 报告主...

21770
来自专栏腾讯技术工程官方号的专栏

TSRC 白帽子,10 亿用户的守护者

当我们拥有的技能和本领越来越高,我们所肩负的社会责任、承载的社会期待也越来越大。

487100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王小川快给搜狗改名吧!

罗超为虎嗅网撰稿,2013年5月9日发表于首页 5月8日晚上22:00左右,钛媒体的一条“360、搜狗合并疑已谈定,互联网寡头之战将加剧”揣测在深夜掀起了波澜...

3576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