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智能硬件行启示录

更正:昨日文章《详解支付宝如何打造“未来医院”》作者袁月,摘自财新网LIFE健康频道。

南斯拉夫有一个谍战片叫《春天里的17个瞬间》,我想在座的很多老总都看过,是我印象特别深的一个片子。我们这次去硅谷待了差不多一周的时间,正赶上旧金山是夏天,有人说世界上最冷的冬天就是旧金山的夏天,那里的夏天气温确实很低。但是对于智能硬件来说还是属于早期,还处在春天。

我们前后看了大概有20多家公司,有一些初创公司、大公司、还有VC,给我们描绘了一个未来智能硬件产业的一个愿景。我觉得大家经常高估一个技术三年以上的影响力,低估一个技术十年上的影响力。我们也认为智能硬件是一个非常大的商业浪潮,未来一定会改变每个人的生活,包括企业的工作方式。我简单介绍几家印象深刻的公司。

我们去了Lumo,是斯坦福大学的一个女博士,她是第二次创业,做了两款产品,第一个是一款腰带,在做瑜伽的时候、站的时候、坐的时候、行动的时候手机上会 有一个变化,实际上就是运用传感器技术,去捕捉人的动作,现场看非常形象。后来做了一段时间,她放弃了这个项目。智能硬件的很多项目都是探索型的,并不一定会变成一个大众化的需求,这个就是一个典型代表。

后来她做了另外一个项目,做了可以像一个胸花、胸针一样带在身上的东西,里面是一个磁铁,外面是一个小的芯片,记录追踪你每天的睡眠、坐姿等,特别是记录坐 姿。我觉得非常有兴趣,因为现在的可穿戴设备记录人的动作都差不多,都是记录你走了多少步、睡眠情况等,但是它这个记录你每天坐的时间。为什么记录这个,实际上最近医学有个统计,坐的时间特别长的人即使运动也不能弥补长时间坐所带来的健康风险。你即使天天跑步,但是每天坐的时间超过8个小时,像搞财务的、行政的一些岗位,还是不能降低你得心血管疾病、癌症的一个风险。所以它记录你每天坐的时间就会给你一个提示,改变你的习惯,所以这就跟智能手表等一些可穿戴设备一样,最终是追踪并捕捉你的行为来塑造你的行为,改变你的行为,它就不仅仅是捕捉信息。

我们还去了Intel,Intel的这个员工也是一个创业者,他做了一个叫Basis,被Intel一亿美金收购了。现在在Intel负责可穿戴设备。他给我们讲了一个可穿戴设备的路线图,当然讲的更多的是一个理念和上游的一些技术,因为Intel是做芯片的,他对移动端的一些公司冲击非常大,他们专门为可穿戴设备定制世界上最小的芯片。我印象非常深的是当时他提出无线充电的理念。智能设备如何解决充电的问题,如果都配上充电器或是纽扣电池当然也可以,充电器就比较麻烦。Intel提出要做一个网,晚上回家把一堆要充电的设备往里一扔就像笔筒似的,第二天早上就充好电了。这个概念非常好,但是现在是有概念无技术,没有技术能够实现它。所以这些大公司谈的都是一些愿景。

Pebble这个产品做智能手表的都研究过,去年年初我就看到这款手表2000人民币,但是我没有很强的佩戴的欲望,因为看起来不是很好看。但它仍然是苹果没有出来之前最有潜力最好的一款智能手表。它的第二代手表是金属表带,比较好看,售价是不到3000块人民币,很多人到那一看就买了。所以说这个智能手表还是要做的时尚,因为可穿戴设备是戴在身上的,你一定要做的漂亮。360做的这个儿童卫士手表非常好看,同样360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这款手表能不能持续的戴?持续的吸引人?够不够时尚?这个是可穿戴设备非常重要需要考虑的一个因素。所以Pebble还是非常成功的。

邓总这次请了KPCB的合伙人、投资全球智能硬件的赵文瑄先生,交流的时候讲到丹麦的一家公司给苹果做屏幕的,我们看了他的概念确实很漂亮,非常好看。你的手表想变成劳力士就是劳力士,想变成江诗丹顿就是江诗丹顿,纯液晶屏,耗电量还低95%。有老外说Iphone4手机叫好男人手机,因为每天都得回家充电 所以每天晚上都得回家。大家确实面临这个问题,智能手机的电量70%是由屏幕消耗的,屏幕对电的利用率只有20%,所以大家可以想一想,他把屏幕耗电量降低95%,如果这个数据是真实的,一下就解决了充电的问题,因为你不可能每天都充电,这是一个习惯的问题,而且它的外观很漂亮。但是据说今年9月发布的I-watch不是这个屏幕。现场没有拍到,因为他是比较接近硅谷核心的圈子消息应该是比较准确的。我们问了创始人Eric苹果的I-Watch马上就要出来了你们怎么办?他回答说他们是属于独立于第三方、既不是在谷歌也不是在IOS,阵营是跨平台的。我们认为苹果要发布I-watch对Pebble是一个利好,这个东西就是一个个性,所有人都戴Apple,我就戴Pebble,永远都会有小众的一个需求,而且量还比较大。

谷歌可穿戴设备叫AndroidWear,我们见到了两个华裔工程师,都是在美国出生长大的,非常的年轻,给我们讲了一些谷歌在可穿戴设备上的一些设想,Android Wear刚刚在两个月之前的安卓大会上发布,我们初步得出一个结论谷歌在这方面只是一个探索期,也没有重量级的人物分管这个部门。但是他的演示效果要比Pebble好很多,右边图片上的智能手表上面有航班号,一输航班号就可以在手表上值机,查询航班信息,就相当于航旅纵横在手表上的定制版。另外一个就是在手表上做社交,看周围有哪些人活动。最近腾讯的五个联合创始人在投美国的一个社交应用,其实这个就非常适合做手表。还有我们这次去的团员出门问问的CEO李志飞,他就十分适合做可穿戴设备,但是所有的这些都没有很成熟的应用,但我相信两三年以后在座的各位都会戴上智能手表。

我们去了August智能门锁,CEO是Jason这是这个创始人做的第二、第三家公司,他把可穿戴设备分为三个部分,一是连接设备(Around of you)在你面前的比如手机、智能水杯,你拿起水杯你老婆就能看到你每天喝了多少水,对父母的一些关怀;第二叫On you就是你佩戴的设备手表、手环;第三个就是around you。沈总这次去硅谷他也认为老美做的大部分的东西在中国的深圳都能做,而且可以做的很好。但是在概念、包装、影响力方面我们跟人家的差距很大。

门锁是一个特别传统的行业,用互联网去改造特别传统行业就特别有优势。在北京我们看到很多人家里都装有电子锁,他这个锁不一样,它相当于一个开关一个小机器人,用蓝牙来控制放在门的后面,放在门前面怕给撬了。用蓝牙可以把门打开,还可以把钥匙分享给别人,比如说男女朋友还没结婚各自住公寓,就可以互相通过手 机把钥匙分享给对方,来了之后就可以自己开门。还有在一些办公区,我可以把钥匙分享给同事,谁来了都会有记录。当时大家看了还是比较推崇觉得这是个比较靠 谱的应用。所以当场就有一位我们同去的老总决定进入这个领域开拓。

Fitbit大家就很熟了,做智能手环的,在美国现在是排名第一,在苹果商店有售,最近也是在上海办了一场进入中国市场的活动,但是其实他办公室很小。就是大量的这些创业公司在硅谷。Fitbit大概占了75%的市场份额,耐克现在基本都已经放弃做手环了。

在座的各位很少有戴手环的,用来做计步器和监测睡眠,但是Fitbit就做了,参加交流的是他的联合创始人兼CTO,他们准备推出一款很时尚的,有点像BUBRY的,因为也是请的专业的设计师来做的,非常漂亮。很多女士没有戴智能手环,但是戴手镯的非常多,所以说智能硬件也许是个伪命题,但是硬件的智能 化是一个无处不在的趋势。所有的电器空调、冰箱等都具有可连接网络的功能,可编程可控制非常的方便,甚至加一些搜索的功能。所以硬件智能化是一个非常快的趋势,但是没有必要为智能硬件单独创造一个门类。

Fuse是Jawbone的设计公司,有点类似于我们的798,他是跟IDEO等齐名的做工业设计的。我们中国的产品在工业设计上确实还是比较弱,我们也是做硬件的 所以比较清楚,在功能上比较强但是在工业设计上还是比较弱,这家公司可以提供一个全案,从行销到包装,你看锤子手机的罗永浩,我还专门去看了一下他们的发布会,他是专门请了一个从苹果出来的美国的一个设计师开的设计公司来设计,这个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同团有一些做智能手表的我们就建议他们找这样的设计公司。确确实实人家的概念不一样,而且他对创业公司不仅仅是收服务费,而且还可以收你部分股份。就像现在有些咨询公司,国内也是这样,掏不起钱没关系,给我5%的股份。所以硅谷的创新机制特别灵活。

这次我们到洛杉矶参加可穿戴设备大会,这个给我印象的很深,很多人包括咱们的沈总也在朋友圈里发了一下,这个是GoPro刚刚在美国上市的一个非常火的便携式相机,原来他没上市之前做了很多奇特的营销,比如从太空的边缘跳伞,身上绑了8个GoPro相机,拍他从太空的边缘一直到落地,大家可以在优酷上去查看这个视频,非常酷。还有一个是从高山滑雪,很多极限运动员都是GoPro来赞助,其实没花多少钱,但效果特别好,它是非常的酷,非常奇特的一个玩具。

这位他本身是个驯化狼的野生动物保护专家,同时他担任GoPro的营销管理职位,他通过在狼的脖子上绑了一个相机,来追踪它走过的路径,就更好的去保护它。 他做了一个记录片,讲怎么去养这个狼,现场的大家看的都很感动。他把狼带到会场来了,狼的脖子上绑了相机,大家就能看到它扫视全场,大屏幕上能看到。这个狼见到生人比较怯场,右边的这只是狗,左边这只是狼,你可以看到这只白色的狼趴在那里。

国外的公司在行销方面确实很强。我刚才听到360的几位产品经理讲了之后,我觉得确确实实360是一个技术型的公司,在行销方面,我个人还是觉得美国的这种公司,特别是在硬件方面,行销是特别重要。而且我们自己都感觉的到。我经常参加极客公园的活动,觉得极客公园的活动就有种特殊的气质。所以我们应该在智能硬件方面、在行销方面下点工夫。

图片上这个人我原来只在媒体上看过的,没想到在现场见到真人了。这哥们是色盲,先天就是像那个化学家道尔顿一样(第一个发现色盲的人),分辨不出色彩。然后他就在脑后面植入了一个芯片,芯片外面隔着皮肤贴了一个吸盘一样的东西,搞了这么一个探测仪器来推测脑电波。我们不知道他的具体原理,反正他用了这个可以刺激他的大脑神经,就能看到色彩。就包括上次沈总到以色列,很多老年人得黄斑病变,黄斑病变是不可治愈的、致盲疾病,以色列就是做一种晶体,通过激光给他 供电,来刺激人的视觉神经。现在还只是个概念,但是将来会出这种产品。那我觉得这个其实对在座的所有人都是一个很大的福祇,这就是人和机器的协作。

我自己有几个很深的感受,第一个就是大公司确实转身非常困难。 我们去了英特尔去了思科,上面思科没有讲。其实对于思科,就如刚刚那位女士所说,360为什么做这个互联网的硬件,我也不敢揣测,但我觉得互联网公司,他一定要把服务延伸到所有的人或物体,这个其实思科就说的IOT,the Internet of things,所有的东西能都联网。但我们看到做芯片的一个公司mCube,这个芯片做的非常小。我们当时讲的就是你的生活电子化是一个悲哀,但这确实会变成一个趋势。所有的环境都会联网,可以分析。但是大公司确实转身很困难,像英特尔和思科,我们去思科那次,是讲的特别少,思科在接待上面规格是最高的, 来的是他们的一个全球副总裁。因为思科是一个非常强的公司,1300亿美金的市值,2001年的时候,思科的市值就有5000亿美金,苹果现在也就是6000亿美金,它是个非常牛的公司,但这次明显感觉他们除了50栋大楼之外,这个公司没有创新的产品,没有令人惊奇的创意,只剩下宏观的愿景来和大家分享。

所以今天我想讲愿景的话,可能老总们容易接受。但实际上我个人更愿意听产品经理去讲产品。因为只有产品才是你们公司的灵魂,来为用户创造价值。而这些大公司,包括在硅谷我们也每天早上都去跑步,组织了一个跑步团,虽然也不是第一次去,但在那里跑步,总有一点感觉,我看了很多,像惠普、戴尔等这些公司,整体的感觉就是这些大楼你能够听到它坍塌的声音,没有活力。不像那些小的公司,都是很破的办公室,但是你会感觉这个公司将来很牛逼。

第二个就是成熟的创业者是创新的源泉。

我想呢就是硅谷之所以强大,不仅仅是在于有像360这样的大公司,像谷歌、亚马逊、Facebook这样的大公司,还是有很多非常小的公司,很酷,像Fitbit,它在全球的名声已经非常响,但公司却非常小。

而且我印象特别深的是,硅谷的创业者很成熟,我也在我们国内36氪的活动参加了很多次,我们国内创业者更多的是讲产品,但是我觉得他们的创业者很成熟,不仅讲模式,而且很小的时候他就会讲我的团队,其实他就3个人,讲这3个人是怎么分工的。然后这3个人公司还能讲顾问委员会由哪些人组成。就是他们的模式会让你看到他们是很成熟的创业者,所以一开始就把很多问题想清楚,而我们中国的创业者则是我对这个事很专业,但他对这类的问题考虑的比较少。

第三个我觉得不满足于做极客,更追求改变世界。

这次沈总他也是讲了这个感受,就是去以色列去看,看的都是非常酷的技术,比如测脑电波等等,就像我们去张鹏的极客公园看,大家都觉得看的很酷。前两天我跟CSDN的蒋涛聊天,他就说你去硅谷IO大会,听的都是概念,如果模仿他,你一定会死。苹果不一样,苹果他推出产品,他一定是奔着大众化商业化,所以我觉得这些美国的创业者跟其它国家是有差别的,他不满足于做这种极客的玩具,就只有少数人欣赏的东西,而是期望能够真正做到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每个人都能用,我想你们做手表也不是希望只有你的小孩戴对吧,而不是所有幼儿园的小孩都戴这个表,真正的改变人们的 生活。

有一个人写了一句话,我们很多人对此很认同,“Nothing is stronger than habit.”没有什么比你的习惯更重要。对智能手表这种东西,我虽然很期待苹果的智能手表,但是我自己还是觉得有点打鼓,因为我看了一下我们公司的30多岁的人都不戴手表,你们在座的很多人也都没戴表,这就是习惯,这是一代人的习惯跟上一代人的习惯的变化。如果未来他们没有戴表的习惯,那么可穿戴设备最 重要的就是怎么去跟人类的习惯做斗争,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原来07年时,我们公司派我到法国去做驻法经理,我印象特别深,我去法国之前,我看了一本书,林达写的,叫做《带一本书去巴黎》,他在上面引用了一句海明 威的名言“如果你年轻的时候去过巴黎,那么你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因为巴黎就是一场流动的盛宴”那时候1920年巴黎是世界文化的中心,但实际上我觉得今天我们科技文明的中心就是硅谷。这倒没有煽情的成分,去以色列去两三次,我觉得可以。但硅谷呢,年年去,看不同的公司,你都可以去,不是为了旅游,而是你去 看这个世界上在发生的变化。

今天的企业家也好,创业者也好,我都还是建议:早去,多看,经常去。你像马明哲,平安保险这么大一公司的老板,作为一个金融家,经常去。一般人都是常去美国的东海岸,纽约那边,但他基本上都是去西海岸,包括马蔚华,原招商银行行长,为了见乔布斯一面,托了好多关系。

在座的企业家有很多来自不同的行业,但是所有的行业受到互联网的影响都会非常的大,特别是物联网以后,一定会深入的去改造每一个相关的行业,这是我们看到的趋势。因为我们也是一个传统的高科技制造业。所以我也是建议大家有这种机会,不仅是在中国,今天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们今天在中国可以和世界的科技文明同步,我们可以来360这样的公司参观,我们可以在北京见到马斯克,见到谷歌的艾里克·史密特,都可以和他们面对面的交流。在20年前,联想的老总想见 一下惠普的副总裁都很难,我们今天大家都有一种机会,而且可以走出去交流,和全球科技文明同步的这个机会,我建议大家要抓住。

我觉得美国的很多科技公司还是希望能够通过售卖美好来赚钱,就像你去迪斯尼,巡游的音乐一响起来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个公司很牛逼,他没有去搞那些色情的东西、黄赌毒的东西,他是靠售卖美好去赚钱的,包括苹果本身也是。这个是你去了以后面对面的交流,而不是通过媒体的报道看到才能感觉的到。

最后要讲的是,我们看了很多,今天中国的科技行业竞争非常激烈,但是我们去英特尔的时候,大楼里展厅里看到印着的罗伯特·诺伊斯的名言,“Do not be encumbered by the history, go out and do something wonderful!”——不为被历史所羁绊,走出去创造一些美好的事情。下面那句话是IDG刚刚去逝的创始人麦格文先生讲的,“世界上最大的空间就是创新的空间”。我感觉真的是这样,我原来是管销售的,我们整天抢的就是市场份额、市场空间,但实际上更大的空间是在于创新的空间,不论对于哪一个行业,教育、医疗、交通、弱电,甚至包括科技互联网本身,最大的空间还是来自于增量,来自于创造探索这种未知的事情,抓住年轻人。

以上就是我们参加英途的活动的感触,他们是一家组织跨国商业交流的机构,每次去的人,用互联网的话讲就是逼格都比较高,像阿里巴巴的VP,腾讯的VP,360的VP,还有我们这种屌丝一起跟着去,打酱油去听一下,还有很多投资人等,这次还有美图秀秀的CEO吴欣宏,他很年轻,这些年轻的创始人很牛逼,融了非常大的一笔钱,且产品又达到了非常大的用户量,我们在路上也交流了很多。所以这种考察,不仅看了别人的公司,同时也跟不同行业内不同的人有了交流,是教学互长的一个学习的过程,我还是推荐给大家。

作者:杨波,华三通信CMO,2014英途硅谷智能硬件考察团员

本文分享自微信公众号 - 大数据文摘(BigDataDigest)

原文出处及转载信息见文内详细说明,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原始发表时间:2014-08-11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

年度创作总结 领取年终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