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是人性的罗夏测试

编译 | 于之涵

编辑 | Leo

出品 | AI科技大本营

我不害怕人工智能,我担心的是那些对人工智能感到恐惧的人们。

在20世纪60年代,一位心理学家盯着他的病人——一个谢顶的中年领班,他的手里拿着一支香烟,一缕香烟环绕就像是虚幻的光环。心理学家举起一张墨迹图,一个用黑色的墨水随机喷在白色的抽认卡上形成的模棱两可的图像,问他的病人看到了什么。

他的病人思考着,不愿意或着说是无法去表达他的感觉,想法和动机。在描述这种模糊不清的事物的时候很可能无意中暴露了出他内心的一部分。工头无法识别那些难以区分的线条或污点。他看到的是一男一女在做爱,或许是更激烈的事。他看到了一位母亲抱着她的孩子。他看到了一场可怕的谋杀。

虽然这些墨迹图所描述的内容很少去揭示真正的世界,但它们揭露了很多关于描述他们的人的本质,因为当面对一个不可思议的抽象事物时,人们往往把自己投射到这种模糊的事物上。

让我们从人工智能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说的不是自动驾驶汽车,或者是在Gmail上为壁纸和那些精美的皮靴设计广告的算法。我说的也不是那些为了在沙丘路上的风险投资家那里筹集资金,而被我们称之为人工智能的东西。我说的是通用人工智能,它是一种需要某种东西而得以生存的计算机。就好比制造一种有意识的足够聪明的机器,并有能力让它们自己变得更聪明。

以这个为出发点,我们便可以进行这样的思维实验:

那些会独立思考的机器确实会让自己变得更聪明,一旦它变得更聪明,它就会学会如何让自己更加聪明,这是很好的衡量标准。机器变得越聪明,这种模式重复的速度就越快,机器的智能就开始成倍增长。

打个比方,周二早上诞生的有意识的人工智能机器可能会比周三下午诞生的最聪明的人聪明一倍,而到了周五,它就无所不能了。这就是我们像上帝一样来创造事物的方式。在书呆子的学问中,它被称为奇点。唯一值得关注的问题是——人类可能不再处于智力链顶端——这种指数增长的智能真正想要的结果是什么呢?对于传统智慧来讲,它无疑是一种谋杀。

反乌托邦版的超能力经常被科技行业的领袖们描绘,好莱坞在《终结者》(Terminator)以及最近的《机械姬》(ExMachina),甚至《复仇者联盟》(The Avengers)等影片中也对此进行了描述。“愤怒的人工智能上帝”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故事,因为你总是会听到类似的故事情节: 我们建立了能够进行思考的机器,它在各个方面都超越了我们的能力,然后出于各种原因我们被它所毁灭。”也许它认为我们是一种威胁,也许我们只是在它进化道路上的一部分,它几乎没有察觉到我们——人类,一个可被任意支配的像昆虫一样的种族。

当然,有很多观点反对现在普遍存在的人工智能会在将来造成巨大的灾难。我自己也对那种反乌托邦观点的逻辑提出了质疑。实际上我们的关注点与那些会思考的机器的本质并没有很大的关联,我们主要关注的是它的实现方式以及它的意义。首先,大多数被各种文化中描述的人工智能看起来都是类人的,这在技术现实中是没有根据的。那么,奇点的真实范围几乎是不可能预测的,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这些关于广义上不可知的观点从何而来?

要试图去理解一个假想的如神一般智能的动机显然是非常困难的。就好像对于你心爱的拉布拉多犬来说,你是一个拥有巨大魔力的生物,有着几乎不可理解的行动力。你能够召唤来自无生命物质的光明和声音,穿行在愤怒的金属组成的街道上,还能够用你的手投掷火焰!拉布拉多犬对人类的概念是扭曲的,因为狗的智力和人类的智力有很大的不同。我们把这个差异命名为“x”。现在,当我们试着去理解有史以来最聪明的人与一个假想的、由奇点而生的类神智能之间的区别时,我们可以把我们在智力上的差异保守的设为“1000X”。

你永远都想象不到这是怎样的一种智慧?

在这里,我们探索了这种不可思议的抽象概念并进行了机器人罗夏墨迹测试。但如今的心理学的提示中表明,我们所观察到的其实不是完全模糊的图像。我们正试图想象一个放大了的思维。在这里,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特别相关的数据点——我们自己。在试图想象放大的智能时,我们很自然地会联想到自己的智能被放大。在想象这种放大智能的动机时,我们自然会联想到自己。假设当你试着去构想一种能够拥有机器智能的未来时,一个怪物出现在脑海中,你很可能一点都不不害怕那些异形生物。真正害怕的是和你一模一样的东西。如果你自己在未来拥有无限超能力,那结果是怎么样的?

心理投射在人工智能以外的其它环境中有很大的作用。在科技行业,“精英统治”的概念现在备受争议。你的生活有多少是由运气决定的,多少是由意外决定的?我们在这里没有确切的答案,是否能够有更好的罗夏墨迹测验来区分高成就的人和那些只懂得索取的人?有关人性的问题几乎往往都是自我反省。我们本质基本上都是好的,当然不排除一些例外。或者人基本上都是野兽,我们的兽性仅仅被我们自我暗示的一系列被缓慢侵蚀的条条框框所限制——法律,信仰,社会。

一个人的内心活动不能被完全暴露出来,显然也不能被旁人所观察到。因此,我们不能,起码是目前不能做到的,去真正了解一般人的内心活动。但我们可以了解自己。所以当面对关于智能的大量抽象概念时,我们往往会举起一面镜子。

并不是每个害怕人工智能的人都会有对他人造成伤害的倾向。有很多人根本没有深入思考过这些问题,他们往往会向周围寻求线索,想要了解自己的想法,而且愿意告诉他们的人不在少数。毕竟,媒体要进行广告宣传,而且从历史上看,媒体们通过渲染恐怖故事往往会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当我们想要去了解那些对这些问题有深入思考的人,比如,对一个有深度的剧本,一本书,或者一个公司进行思考的人,在这种时候,墨迹测试是值得考虑的。

原标题: ArtificialIntelligence Is Humanity's Rorschach Test 原文链接: https://medium.com/s/story/artificial-intelligence-is-humanitys-rorschach-test-6fb1ef9c0ce4

——【完】——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AI科技大本营(rgznai100)

原文发表时间:2018-06-15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TEG云端专业号的专栏

【人物·李典林】专家架构师的修炼之术

个人简介 Ensoli(李典林):腾讯数据中心专家架构师,主要从事数据中心的规划设计、新技术研究等,致力于大规模高效节能绿色数据中心的设计实现。在模块数据中心方...

3817
来自专栏灯塔大数据

腾讯的实践表明:最重要的不是大数据,而是……

今天很容易通过大数据对市场一目了然,但一目了然之后怎么做?漠视它、改正它、还是适应它?当整座城市管理,都可以用大数据运算出一个“最佳方案”时,城市又会怎样? ...

3774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重磅]智慧社会:社会物理学与网络科学

25411
来自专栏钱塘大数据

钱塘干货 | 那些年所吹的机器人预言,如今有些已成现实

达·芬奇1495年的草稿中曾有一张制作机械骑士的草图,这位机器骑士能坐能站,手脚还能活动。人们普遍认为这应该是人类第一份关于人形机器人的设计草图。1921年,捷...

3406
来自专栏JAVA烂猪皮

什么样的经历,才能领悟成为架构师?

最近我发现,无论是博客也好,还是我写的技术专栏也好,经常会收到很多朋友的留言,留言的内容除了讨论技术问题以外,问的最多的,莫过于职业生涯规划相关的了。

1314
来自专栏me的随笔

人工智能

其中,第二种定义被作者明确否决,因为目前人类自己对自己大脑的工作机理认知尚浅;第四种定义则反应了当前的AI技术趋势——机器学习。我个人更喜欢最后一个定义:根据对...

4143
来自专栏企鹅号快讯

什么是人?人工智能的发展已经逼迫人类思考这样的问题

现在人工智能正在迅速发展,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仍然有可能发现我们制造的智能机器人拥有类似于人类的思想和情感。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如何对待我们的机器将变得至关重要...

2167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辛苦了!大数据文摘的那些美丽女主编们(靓照曝光)

2817
来自专栏腾讯大讲堂的专栏

【带着情商做产品系列②】成长经历感悟:成熟产品经理必备特质

作者: 陈勃,文艺青年一枚。产品策划岗供职6年。写得了文档,编得了文章,做得了诗词,玩得了金属。 在自己从事产品经理这个职位的六年间,看过不少产品经理成长相关的...

1935
来自专栏企鹅号快讯

人工智能改变世界

近几年,人工智能在社会上可以说是混得风生水起,这不,前段时间,安徽首位智能电梯安全员“小AI”已经在合肥“上岗”,它可以在电梯发生故障时第一时间自动拨打救援电话...

3851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