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来的互联网大混战!它背后的底层逻辑究竟是什么?

过去180天,发生了几个很有意思的大事。

白富美的摩拜单车委身美团财团,中国最原创的创业故事,进入「垃圾时间」。

一个月前,滴滴吃掉快的后的网约车独家美食,在众声指责中,也迎来了最外行的对手,携程,美团,高德等等,开始抢食网约车市场。

再数月前,高达300亿美金估值的今日头条,展开了一系列横向并购,收购了抖音、小火山以及海外短视频社交,连腾讯递上来的示好,都十分爱答不理。

事情正在起变化,这是为什么?

答案是,虽然每个孤立的合作并购案例背后,有着各自的独特逻辑,但是不可否认,都有一个共同的底层逻辑在主导着、约束着这些表面现象。

它们有一个巨大的背景公约数。那就是:互联网的流量故事已经接近到达上限,互联网企业估值,最擅长用来讲故事的内容不足了,一场互联网的大决战正在到来,赶在摧毁力量之前,大家必须合纵连横,抱团取暖。

这个问题,早在去年下半年就已经出现了,只不过还能硬撑。但是,随着今年整体市场上的资金流动性趋于紧张,恶化了互联网公司讲故事的环境,现在不得不快速进行主动或被动的应对。

为什么这件事情会发生。

两个原因!一个与互联网公司估值的模式本质有关,另一个,则与资金层面的变化有关。

第一点,互联网估值的本质,有两个重要指标。其一,用户量的增长;其二,用户留存在平台上的使用时间。

这是几乎所有互联网企业估值的模型,也就是说罗胖子所说的时间的战争。

我们看到,随着中国多年的智能手机的普及运用,中国的互联网人口,已经基本上完成了跑马圈地,也诞生了很多个五亿级、十亿级用户的移动互联网平台。

相对于中国的总人口,互联网人口数量发展到这个程度,可以说用户量几乎到达上限,毕竟很多移动互联网平台都已经到三四五线城市下沉完毕。再发展下去,空间有限,你总不能不管老人小孩,都要把他迅速培养成互联网用户,这也不太现实,也不符合中国国情。

那么,流量故事讲完,现在就只能开始讲另外一个故事,用户使用平台的时长的故事。

要做到这一点,各大互联网巨头都要通过收购、联合等方式,来增加自身平台的业务应用场景,让客户留存在自己平台上的时间变长。

这就是巨头们最近买买买、或者幕后撮合大交易的底层逻辑。

第二个原因,就是资金的全面收紧。

互联网表面看起来是一个科技故事,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金融故事。互联网产业的背后,都是大量资本的烧钱。一个互联网公司短短两三年,从无到有,到估值数百亿元,在本质上,就是因为这个地方的资金过剩,而且缺乏很好的去处。

比如,在北京,大量的企业总部与国库所在地,各种资本泛滥,而制造业并不是鼓励发展的重点产业。在这种情况下,钱是不会进入北京制造业的,早期,钱还可以进入各种红木,古玩,收藏品市场,但是,这些领域本身容量很小,可以容纳的资金有限,如果容纳的钱过多,资产价格就会急剧暴涨,反而让投资变得更加不安全。

因此,大体量的资金,要么进入海洋一样的吸金大户房地产,要么就进入所谓的「可能性」生意,此处特指互联网。

有很多人会问,现在,医疗,养老,教育是非常大的痛点,人民群众苦之久矣,这些资金为什么不愿意进入医疗、养老这些刚性需求的行业呢?

答案是,在这些领域,监管严格,阻力巨大,技术壁垒很强。

资本不喜欢听这么复杂的故事,除非你有特别牛逼的背景。而互联网不一样,之前没有太多的利益群体,国有企业也不知道如何管理。所以才有成长空间,互联网是在夹缝中成长起来的,这也是中国民企崛起的共同之路。

杭州被认为是互联网经济很发达的城市标杆。那么,杭州大量的互联网创业的资金是从哪里来的呢?一群程序员就能有那么多钱?其实,很多浙江民资投资了这些程序员群体,是它们在阿里系的发展过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如果光看人才,杭州的IT人才真的并不比中西部城市多太多,而西部三大城市的互联网程序员甚至比杭州更多。

这就矛盾了,为什么中西部没有很多互联网企业呢?道理很简单,因为没有钱烧,没有资本有胆量烧钱。

魔都上海为什么也没有全国知名的大互联网企业巨头呢?也很简单,因为大量的资金是本地国企与外企。

国企的投资纪律不允许烧钱,而且上海人民靠着黄浦江边的上交所,炒股票,放放贷款,就能够赚到很多快钱,为什么要去投资一个不确定性呢?

互联网企业的崛起,需要大量社会民营资本的钱,国企的资金天生保守,害怕国有资产流失,天然不是创业资本的好金主。

帝都有北方各路权贵富豪,杭州则有大量的江浙富人,深圳更不用说了,各种风险资本与香港资本,后者便宜的融资与地下钱庄,在深圳的创业潮中发挥了极其关键的作用。

因此,互联网天生就是金融,而且更偏重于民营资本。这就是互联网背后的钱的逻辑。

做企业,首先就是融资。互联网企业天然具有风险性,银行是不会愿意投资的,因为按照它们传统的放贷纪律,必须要有抵押物。互联网除了团队与一个商业PPT,如何说服银行给自己放贷呢?

所以,互联网创业就要找那种胆子大的钱,这种钱肯定不是那种有严肃财务纪律的企业的钱。一般国企不敢投的,万一亏没有了,领导要承担责任。

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本身创造价值并不多,加上国家提倡实体经济,开始去杠杆,脱虚入实,这就是曲终人散、前景不妙的前夜。

当信贷全面收紧的时候,很多资产管理计划与信托渠道都被堵死后,这些新平台的日子就很难过了。这个时候,他们才愿意接受卖身。你日子如果过的很不错,怎么会接受卖身呢?

摩拜、OFO这些共享单车也是烧钱模式,就是看能烧出来一个什么样的平台,现在明显烧不动了。

因此,信贷收紧的结果,往往就是互联网企业的倒下,最近在美国股市,科技股也在下跌,背后就是因为美国的资金也在收紧了。每个国家都在追求脱虚向实。

这些现象的背后,都是互联互通的,底层逻辑就是钱的逻辑。

中国从去年开始进行强硬的去杠杆,就是要防止金融虚化,需要让资本流入能够创造现金流的行业。当信贷收紧,资金成本变高,互联网企业也都不淡定了,就得开始重组。我们最近目睹的这些合纵连横抱团取暖,与中国的金融去杠杆的时间表吻合,并不是一个很偶然的现象,它背后有深刻的商业逻辑在。

很多时候,创业热潮,不过是「便宜钱现象」而已,不要总觉得是这个国家的技术进步达到了某个爆发点,年轻人突然觉醒了一样。

当你把互联网不再当做一个基础设施行业,只当作一个像制造业、煤炭行业、房地产业一样的众多行业之一的时候,你对它就会有幻灭感,它一样要服从于经济规律,它不是高高在上的,也没有神迹,它也不是一个连上帝都宠幸的行业。在底层逻辑上,它也需要为金主制造价值,当资金环境发生变化的时候,它也一样必须在谈判桌上,该服软服软。

今年将是中国又一次高压的去杠杆开局之年,无论是土气的房地产开发商,还是油头粉面的互联网公司,在钱与金主面前,你们一律平等。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IT派(transfer_3255716726)

原文发表时间:2018-04-09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9年用480个机器人顶替近千工人,这家上海工厂做到了机器与人力双赢

在吸纳首位机器人入职的9年后,海立集团尝到了大大甜头:2015年,使用一台机器人成本不到6万元/年,使用一名工人成本近10万元/年。生产空调“心脏”—压缩机的海...

30390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BAT进军在线医疗真的能解决医疗行业的问题?

18550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12位大佬的互联网焦虑症: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清楚

十年前,那时戴尔还被所有教科书奉为经典案例,诺基亚和黑莓也被视为科技创新的代言人,但现在戴尔已经退出世界500强,诺基亚和黑莓一个被收购、一个前途未知。一台智能...

12630
来自专栏人称T客

移动CRM再融资 销售易C轮1500万美金再掀资本狂潮

融资,融资,还是融资,2015年企业移动信息化市场会融资不断,与其说是不差钱的一年,不如说是资本运作的一年,特别是当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制定“...

33030
来自专栏财经1

“合规+场景+技术”三位一体 开启互金下半场

这里是天堂之门。互联网金融以及随后的Fintech蓝海,吸引了传统金融巨头、互联网大佬、创业新贵集体涌入。

15320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丑闻缠身的谷歌再放返华烟雾弹,究竟有何目的?

近日,谷歌返华话题高潮迭起,8月6日下午,人民日报也在Twitter上发表推文称:欢迎Google重返中国大陆,但必须遵守中国法律。在欢迎的同时人民日报也作出慎...

9410
来自专栏数据猿

互联网思维?吴亦凡金拱门VS马云美人鱼

麦当劳的持续创新贯穿着敏锐的互联网思维,实力演绎了线下零售商如何吸取互联网精华全面脱胎换骨;而星巴克却是不得不踏上互联网之路, 努力保持“高端”的品牌形象,让其...

12630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贵州专题:大数据,大机遇!

374120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无人机快递: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日前, 电商大鳄亚马逊宣布推出名为Prime Air的无人机送货服务,这使其在网络星期一网购节前享受了一个话题营销的盛宴。Amazon竞争对手Ebay的...

23160
来自专栏镁客网

特斯拉要钱了

联盟名字叫EV Drive Coalition,包括通用、日产等汽车制造商,行业巨头ABB,气候变化和能源游说组织以及ChargePoint在内的电动汽车基础设...

842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