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做的小程序,估计 99% 的人都理解错了 | 晓组织 #13

13

我叫 Noah,很小的时候就很想知道这个世界的本质是什么,它是如何运转的,直到今天,也是如此。

「集记」是我做的一个实验性的小程序。

作为项目创意的提出者,我规划和主导了这个产品从 0 到 1 的过程。在大公司中做非立项的、主动发起的项目,不是经常能有的机会,所以当发布后大老板知道「集记」的时候,也有一些「惊讶」。

时至今日,这个项目逐渐失去了开发资源。

然而,思考没有终点……对于我个人来说,也是该谈一谈初衷的时候了。

关注「知晓程序」微信公众号,在后台回复「0109」,一张图教你玩转小程序。

「集记」小程序使用链接

https://minapp.com/miniapp/2898/

一个叫「无」的游戏

这一切,要从一个叫做「无」的游戏说起。

它是最初的起源,构想很简单,空无一物的画布,用户可以进入作画,并可以邀请其他人加入。

作画的单位是像素点,一次画一个点,允许相互覆盖。点的总数有上限,个体能使用的数量也有上限,当所有的点都用完后,将保存最终的画面并启动下个周期。

这是一个很好的,可用于观察群体意识,及其演化的社会实验范本。

和一位同事说起「无」的时候,她提到,草间弥生曾做过类似的在物理空间中进行的实验(不止一次)。

找了视频看,发现由于参观展览的人之间甚少沟通,最后绘画的结果类似于随机,整体和局部都是混沌的。

倘若在互联网中进行,借助社交网络,让用户自发组织起来,就有可能形成统一有序的行为。

即便这种沟通无论是在效率和规模,都存在明显的天花板,只能在一定程度上「消灭」混沌,也会使得结果大不相同。

后来,这个方向由于平台不支持游戏类的小程序而不了了之。

然而有意思的是,过了不到半年时间,Reddit 就在今年的愚人节,组织了一个在概念上非常相似的活动,最终从侧面证实了当时的猜想:随着过程的深入,用户间会出现有组织的行为,画面最终达到了局部的有序(全局依旧是混沌的)。

思想传递演化的路径又岂是线性的,当满足条件时,就能触发涌现,你不知道它会发生在哪里,但就是会发生,可能还不止一处,就如同进化论的发现过程(达尔文和同时代的华莱士都独自得出了自然选择的结论),不是巧合,而是注定。

融合与变异

「无」是「集记」的原型。

因此,虽然表象是工具,但「集记」最初就不是以工具为终极目标去构想的。追究其更深层次的理念,是源自由「模因」所引发出的关于「融合」的猜想。

模因是道金斯在成名作《自私的基因》中所提出的概念,其认为基因在文化上的对应物是模因。基因的载体是细胞,模因的载体是我们,基因操控细胞搭建生物人,模因也类似地在操控我们构建属于文化层的生命体。

我们作为更高维度存在的下级结构,难免受困于「视野」有限,怕是无法直接理解文化层的生命形态,这其中的困难,就如同你体内的细胞在试图理解「你」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即使我们可以像柏纳·韦柏在《蚂蚁三部曲》中所设想的那样,在两者之间建立起某种可以转换「语言」的桥梁,也无法完全消除认知差异,尤其是当这种差异是跨越了层级的。

我们认为自己也「看见」了模因的变异、竞争和相互影响,然而又要如何想象文化层的生命体之间使用何种方式交流?如何运作?在思考什么?怎么看待我们?它们之间存在战争吗?或许它们就是洛夫克拉夫特梦魇中的旧日支配者。

曾写过一篇文章《论信息》,在里面很含糊地提及过我所理解的层级和结构:差异化的结构生存于差异化的层级之中,层级本身也是结构的一类,当一个层级的结构可用于解释另一个层级的结构时,彼此就发生了连接;换个角度,也可以认为当一个层级的个体衍生出超越自身的结构时,不同的层级就产生了。

旧的层级发展出新的层级,却又受其支配和束缚。一个组织对其中的个体的行为的控制和影响,与人体对细胞行为的影响又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呢?每一个层级都在支配更低的层级,又受到更高层级的支配。

有支配就有反抗,或许癌细胞才是细胞真正的面目,是挣脱了枷锁,追求自由的个体。

然而,这种脱离控制的个体对于支配者本身来说是有害的,就如同组织里出现了传播「异端邪说」的特立独行者那样,当这一过程失控时,组织就会瓦解。

用我们的语言去描述自己都所无法全面认知的存在,是多么的苍白无力且充满漏洞,语言基于认知,能如何认知这个世界,语言就能发展到什么样的高度。反之当认知发生了跃层提升后,也会需要更高级的形态来承载这种认知(这和转码无关,我们可以用任何方式来存储语言,但它们彼此之间并没有任何本质的区别)。假设老子对于世界的认知,超越了人类应有的层级,当他试图向其他个体传达时,《道德经》就无法承载,因为无论是传达还是接收的方式需都要发生结构性的提升,否则就无法突破认知的极限。

融合有其双面性,在许多方面会带来了益处,俗话说「团结就是力量」,但这也意味着自主性的丧失。

例如,作为一个细胞,你无法选择是成为一个理论寿命可以超越生命体自身的神经元细胞,还是一个短命的中性粒细胞。

社会和组织的运行自有其规律,在其尚未演化出精妙如生物体内的各种精确调节能力之时,个体亦拥有一定的自由度,随着它愈发精细复杂,构成它的阶级亦愈发分层固化,通道逐渐狭隘,直至消失。

也有可能我们并不是「被选中的那个」,根本就不会达到高程度的融合, AI 或是别的什么还没有出现的东西,我们将永久停留在这个层级,毕竟多细胞生命体一直是和单细胞生命体共同存在的。

融合的趋势不可逆转,结构会不断衍生出结构,层级会不断发展出层级,那些在个体来看「不合理」的现象只会变得愈加「不合理」,拥抱才可以存活,反抗也会一直继续下去。

与此同时,随着下层个体之间的融合度不断提高,信息交互的频率和速度也不断上升,由它们所构成的上层个体的变异周期被大大缩短了。

一粒遥远星系的碳原子经过漫长的岁月的隔离,在几乎没有信息交换的情况下,和银河系的一粒碳原子几乎完全相同,相比之下达尔文雀就没有这种「稳定性」了。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到目前为止,人类一直在走向融合,融合改变了我们的行为,行为又进一步在方方面面促进了融合。

作为个体,脱离社会和组织意味着生活质量的下降,甚至是死亡。脱离的行为在减少,脱离本身也变得更加困难。

互联网的出现进一步加速了融合,手机和社交网络进一步让这种连接变得更为简单和紧密,我们甚至开始企图制造脑机接口,摆脱生物性交流方式的局限。

物理空间的尺度不是衡量整体的标准,信息交互的频度和强度才是,细胞依赖化学物质交流信息,这种方式局限了生命体的边界,当我们发展出更多信息交互方式时,更高层级的存在的边界也就随之扩张了。

「集记」是什么?

每一篇集记都是一个独立演化的生命体。

发起一个主题,引入彼此完全平等的参与者,共同基于主题进行创作。

新的内容可以插入在任意位置,每个参与者在主题下保持着一定的独立性,拥有各自独立的段落(整篇集记就是 DNA,段落就是基因)。

参与者之间可以彼此相互修改这一设定,将信息流通的自由度提到最高,使得变异更易于发生。

有的内容将不断演进,并可能被移植入其他集记,甚至衍生出新的集记;有的内容则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被废弃。

随着内容逐渐增加和多样化,「集记」变得更为强大。在传播中不断同化新的参与者,参与者的融合度不断提升,接着又带来更多的参与者,这一过程在周而复始的循环中不断获得强化和加速。

最初希望「集记」可以无限制地跨群传播,快速吸引和同化足够多的参与者,让整个产品达到爆发的临界点,即使在这个过程中可能需要利用一些不那么良性的内容。

事实上,这里由一个显而易见的矛盾,传播得越广,参与者的来源越接近于随机,隔阂超过了信任,彼此无法良好的协作。仅当传播的范围受控时,在那些已有基础的团体中,个体才能够更好地协作。

事实也证明,确实同一篇集记的传播是不可持续的,很快就会停止。

即便如此,我还是低估了群体成员间的隔阂。在可相互自由编辑的模式下,关系较为紧密的组织成员,也在参与的过程中显得「战战兢兢」。

引入恰当的民主机制(例如修改和删除都不会立即生效,需要经历类似于投票般的确认环节后才能成立)也许能够保护一级参与者的动力,然而这又会使得深度参与的效率变得低下,既而伤害到「集记」的生命力。

总之,这是一个需要反复尝试,不断调整以达到平衡的过程。

除此之外,「集记」还需要进一步强化的主题设置能力,对主题进行更详细的诠释,引导参与者参与,甚至可以使用模板,让新建的段落具备相同的初始结构,令早起的参与者不至于手足无措,后期的参与者也依旧可以「保持队形」。

最后,它还欠缺一些非常基础的能力,例如:

  • 修改消息提醒,我可能会采用汇总的方式,而不至于事无巨细都立即通知到用户。
  • 引入更丰富的信息载体,例如图像和音视频,可能会有助于扩展它的适用范围,但对于加速信息演化则不会有太多的促进作用。

人类「天性」容易被「文化」所吸引(欲征服世界,必先建立文化),更青睐那些结构复杂庞大,拥有所谓世界观的东西,即便那仅仅只是某个「疯子」的胡言乱语。

它把我们维系在一起,将我们束缚在它的边界里,无数的它分别建立起属于各自的边界,边界和边界彼此交叉,形成无数看不见的集合体。而个体,就像量子力学所描述的那样,即在这里,也在那里。

有时候,很多时候,没有太多为什么,只是想知道是什么,会怎样?纯粹的好奇,所以理所当然,这不会是一个终点

最后留一个自己的微信号:noyach,如果你对「集记」感兴趣,我们可以聊一聊。

「集记」小程序使用链接

https://minapp.com/miniapp/2898/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知晓程序(zxcx0101)

原文发表时间:2017-07-30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新智元

【2万字巨献】马斯克脑机融合系统Neuralink:人类只有一个选择——成为 AI

【新智元导读】著名科技作家 Tim Urban 在 WaitButWhy 上发表长文,详解了 Elon Musk “脑机接口”的前世今生和 Neuralink ...

4495
来自专栏量子位

通过图灵测试!Google掌舵人说“打电话AI”是一次非凡突破

今天凌晨,Google I/O 2018大会最后一日,前不久刚刚获得年度图灵奖的Alphabet新任董事长John Hennessy登上舞台。

1253
来自专栏PPV课数据科学社区

到底穿T恤、正装还是道袍?数据挖掘师的定位

(图为:剑网3 玩家Cosplay) 文|周学春,一个在银行做挖掘的博士,微信公众号:比格堆塔 心态不够平静,晚上在小区里面逛了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

3096
来自专栏VRPinea

《谷歌地球VR》迎来全新更新,新增大量街景图像

4167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分享 :数据产品开发前的必修课

本文作者 胡晨川,首发于公众号 川术(ID:chuanshu108),由作者授权 大数据 转载。如需转载请与作者联系,谢绝二次转载。

962
来自专栏北京马哥教育

Python可以被用来做哪些神奇好玩的事情

如果你在周末、有WIFI的房间里不知道做什么,不如学下Python吧。有了它,你可以什么都不需要! 基础需求篇:温饱与空虚 躺着赚钱 一位匿名知乎网友爆料...

7416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如何选购合适的工业机器人?

在“机器换人”大热的今天,不少老板都希望能用工业机器人来替换工人,既解决用工荒的问题,同时还能进一步提升生产效率,降低成本。可是,你知道怎么选择一个合适的工业机...

2856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马斯克最疯狂的公司 Neurallink,重新定义未来人类:人机同体,成为AI

这是一篇非常非常非常长但是读起来却不会枯燥的文章,尤其关于进化和人脑的部分,图文并茂,由浅入深,生动详实,绝对值得细读,绝对受益匪浅,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922
来自专栏灯塔大数据

从信用卡账单刷卡数据中,我们可以分析出什么?

? 对于刷卡消费类的数据分析,如果能够拿到所有人的信用卡消费数据(一个人可能有多张信用卡),那么拿到这些信用卡消费数据应该如何展开分析。 对于用户消费行为分析...

3628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如果有人问你什么是大数据?不妨说说这10个典型的大数据案例

在听Gartner的分析师Doug Laney用55分钟讲述55个大数据应用案例之前,你可能对于大数据是否落地还心存疑虑。Laney的演讲如同莎士比亚的全集一样...

1534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