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n LeCun遭三位UC伯克利教授连怼:双重职位多重危害

高校教授同时兼任企业研究人员,这在目前的AI圈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不过,最近就有3位UC伯克利的教授站出来反对:

“有些人啊,在公司花80%的精力,给学校才留20%的精力,他一个人,怎么服务好两家机构?”

说这话的正是UC伯克利EECS系的副教授Ben Recht、教授Alexei Efros、以及跳槽去UIUC的David Forsyth。

双重任职伤害学术界

在这篇名为《一人无法侍二主:双重职位的危害》的文章中,三位教授提到了Facebook在雇佣学校教授时的“八二法则”:在Facebook工作的教授们,可以把80%的时间花在公司,20%的时间用在学校。

在这三位教授看来,学校和公司是两个不同的社区,而两者驱动研究的价值观不同,在学校是好奇心驱动研究,而在公司则是企业利益驱动研究。因此,目前流行的这种双机构兼职模式有三大坏处:

1.伤害学科

教授们不再因为好奇心而从事研究,转而为公司利益从事研究,违背了学术界应当承担的社会角色。

2.伤害学生

教授和学生们长期共事才能有效的指导学生,而教授大部分时间在别处工作则意味着很多课程被取消了,教授们成为了企业利益的代言人。

3.扼杀创新,伤害未来

创新的本质在于不破不立的创新精神。而如果一位教授80%的时间产出的成果都归公司所有,则不免受制于人。

三位教授还指出,目前这种简直模式弊大于利,而有利之处主要在于教授可以提高收入、研发覆盖百万用户的产品,而最主要的原因是,目前哪些颠覆性的创新往往是由企业界做出来的,这也是学校同意这类双机构兼职方案的原因。

而如果企业界真的想要帮助计算机科学的研究,完全可以通过赞助奖学金、雇佣实习生、开源数据库和让学术界人才使用工业规模的计算资源来实现,但不要挖走教师们,然后说这对学术研究有好处。

虽然这篇文章没有指名道姓的针对Yann LeCun,但它点名了Facebook,还多出引用了Yann LeCun的公开回应文章,颇有一丝与Yann LeCun为首的Facebook人工智能实验室叫板的意味。

LeCun:我可没挖人

对Facebook从学术界挖人的职责从上个月就已经开始了,LeCun还专门写了两篇文章来申明Facebook人工智能实验室的人才引进进展和自己对产学研合作的支持。

LeCun说,Facebook从同一所大学最多雇佣5个人,并且均为兼职,保留学校的教职,同时还投资了一些学术项目,为有潜力的博士生提供奖学金,为法国公共机构资助服务器。

LeCun认为,这种双机构兼职模式大有好处,不仅有益于人工智能产业,也有利于教授、学生和研究人员们,利于整个行业。

产学研结合是个趋势,学术界和产业界之间的合作次数从2012年的12672增加到2016年的25962,整体翻了一番。商业、金融、法律、医学等多个领域都采取这种产业界与学术界合作的方式。

而AI研究的飞速进展也依赖于这种双机构兼职模式。根据斯坦福、Adobe等多家机构的数据,AI研究的花费、创业公司数量和需要的人才数量近些年都成倍增长,如此缺人的状态下,AI研究还能进展顺利,主要归功于产业界和学术界的合作。

这种合作能让学术界的人才获得高算力和大规模的训练数据,同时也让参与产业界的知名教授们不至于中断自己的职业生涯。

同时,Facebook生产的AI软件工具也反哺了学术界,被数百个团体用于高能物理、天体物理学、生物学、医学成像、环境保护和许多其他领域的研究。

吃瓜网友各站队

而看到这篇文章的吃瓜网友则表明了不同的态度。有跟着三位教授一起吐槽的:

“时间八二分?这可不是两个机构兼职,这是企业的研究人员顺便去教个课。”

也有反对文中观点的:

“看那些产业界大型实验室的研究成果吧,很多人去产业界根本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更好地进行研究、更快地迭代。”

“大部分学术工作都是为了学术基金,不是什么好奇心。要是大学希望教授们不要成群结队地跑去科技公司,就应该给钱,然后别让教授们搞那些浪费时间的破事。大学应该在争取人才的道路上勇于竞争,哭哭啼啼的抱怨教授们不再恪守清贫、专心学术,有毛用?”

“呵呵,我都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吐槽。

我对学术界的了解是,每个人都争先恐后地搞资金、发paper,可没有人问过钱是从哪儿来的,很多项目的钱(甚至可能是大多数)都是从国防部来的,明明白白的要制造武器。

教授们呢?花好多时间写资助提案。就跟找风投一样,月复一月,还搞不到多少钱。

所以努力了一辈子也不过如此:底层出身,读6年CS的PHD,这6年没钱赚还必须接教授的活,甚至浪费时间做不是自己研究方向的工作,然后再做几年博士后,这都不一定能谋得一个教职

此外,伤害学生那部分读起来像是个糟糕的笑话。学生受苦是因为大多数大学请的都是研究性教授,而不是讲课型教授,顶尖的研究型学校蔑视教授本科生。”

还有人觉得三位教授没说到点子上:

“请那么多知名学者主要目的是为招聘背书,这样才有更多毕业生愿意加入这些创业公司啊。而且,对于学校来说也是一样的,如果在研究方面落后了,教授跑了,就没人申请了。”

“这事还是得看工资啊,除非你待在物价极低的地方,学校开的工资完全没法提供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教授们也是人,也想活得好。除非给CS教授跟商学院一样高的工资,不然大家还是都跑到产业界去。”

周博磊:明明是产学双赢

MIT的周博磊博士也同样看到了目前流行的学术界和产业界的融合。

周博磊博士观察到,现在计算机成为了最热门的专业,其中尤其以AI最为抢手,海量创业公司群雄并起,进入了AI的战国时代。

AI学术界和产业界越来越融合,一方面国内外许多AI方向的大学教授都在各类AI公司兼职,另一方面学生们也长期待在各种AI公司实习。对教授和学生来说,同样是开展研究,在公司有强大的计算资源、海量训练数据和强大的工程团队做支持,能产出更优秀的成果;而对公司来说,雇佣学术界人士接触到了学术前沿,提升了自身研发能力,同时还节约了成本——毕竟实习生的薪资比全职人员低很多。

传送门

最后,给大家留下三位教授原文的传送门: http://www.argmin.net/2018/08/09/co-employment/

还有周博磊博士的知乎文章: https://zhuanlan.zhihu.com/p/41692038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量子位(QbitAI)

原文发表时间:2018-08-12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腾讯大讲堂的专栏

腾讯最纯粹的一届WE大会:从黑洞、虫洞到克隆猴

一年一度的腾讯WE大会结束了,戳这里就能复习直播回放。 说到“复习”,和这次大会的主题 “雅努斯之门”倒有点异曲同工之妙:人类总是一边试图洞悉过去的奥秘,一...

14540
来自专栏镁客网

镁客请讲 | 行者无疆张亮:用有限的硬件做极致的VR游戏

如果说任天堂没有办法走进中国市场的很大原因在于中国没有客厅文化,那么遍布街头的行者街机或许就是重新吸引游戏新生代的流量入口之一。

12110
来自专栏钱塘大数据

IBM Watson失败的4大原因

被称为“认知计算”革命性代表的IBM Watson从诞生那一刻起,就一直在被质疑中发展,在发展中被质疑。近日,坊间传言IBM Watson健康部门将裁员50%-...

9920
来自专栏新智元

最新全球计算机科学排名:清华力压CMU占据人工智能第一!北大排第四

18940
来自专栏腾讯研究院的专栏

相信陌生用户评价的人会更幸福?

互联网+心理学系列: 互联网+信任,给你更好的社会 四四  腾讯研究院研究员   不知不觉,过上了这样的生活。中午和同事出去吃饭,点开“大众点评”,找评...

30240
来自专栏新智元

机器学习美女博士亲身体验:读博与工作,如何抉择?

问题:我是一名对机器学习充满热情的本科学生,我觉得获得博士学位有点压力。是不是要先入行几年,然后再考虑回到学校读博士更有意义?

13920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译]投资银行如何利用大数据预测行情

28330
来自专栏PPV课数据科学社区

拆招大数据:颠覆边缘行业的无影掌

银河帝国系列科幻小说中,数学家哈里·谢顿开创了“心理史学”,他能够运用数学公式准确预测人类的未来,作者艾萨克·阿西莫夫凭借其丰富的想象力被全球读者誉为“神一样的...

26850
来自专栏CDA数据分析师

【火爆】国务院副总理汪洋:谈大数据感悟 !

国务院副总理汪洋:谈大数据感悟 休息这几天,我看了两本书,其中有一本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一个美籍的人涂子沛写的《大数据》,看以后非常有启发。我推...

21990
来自专栏程序人生

如何选择工作

这个问题在『黑客与画家』里 Paul Graham 已经给出了答案:选择那些具备 可测量性 和 可放大性 的工作。 我们来详细说说。注意以下的话跟「敏捷宣言」的...

2767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