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思影科技幻听中语言网络、听觉网络和记忆网络的交互障碍

幻听中语言网络、听觉网络和记忆网络的交互障碍

听觉言语幻觉(AVH,也就是幻听)在精神病患者中出现,但也作为其他病症的一种症状,甚至在健康人中也存在。目前关于AVH起源的几种理论趋于一致,神经影像学研究表明,语言、听觉和记忆/边缘网络具有特殊的相关性。然而,这些理论与实验证据间的统一性是缺失的。也就是说,影像学发现的证据是零散的,并未与系统的理论之间构成严密的逻辑关系来支撑或者反对某种理论。

针对此问题,来自荷兰格罗宁根大学的研究者回顾了50项关于这些网络中功能连接(EEG和fMRI)和解剖连接(弥散张量成像)的研究,并探讨了这些网络中与支持AVH相关的异常连接的证据。该文章发表在Progress in Neurobiology上。

作者区分了症状关联研究和症状捕获研究两种不同的研究对象。症状捕捉研究清楚地揭示了听觉、语言和纹状体区域之间增强耦合的模式。解剖学和症状关联功能研究表明,后听觉区之间的半球间连接可能依赖于疾病的阶段,非精神病患者和首发患者的半球间连接增加,而慢性患者的半球间连接减少。

作者对近年来提出的五种理论模型,包括不稳定的记忆模型、自我监控缺陷模型、自上而下的注意力控制模型和混合模型进行了分析,指出这些假设部分得到了已发表的连通性数据的支持,但仍存在一些缺陷和不一致性。最后,指出了以往研究在结论冲突、方法不一致和被试选择上的一些问题。

研究背景:

脑成像的最新发现表明,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听性言语幻觉(AVH)与大脑连接的改变有关,这种改变包括功能性和解剖学上的联系。这些研究指出了语言、听觉和记忆网络在AVH中的重要作用。虽然已经进行了许多研究,但有些研究是相互矛盾的。例如,一些在同一神经环路网络的发现表明语言和记忆网络内的连接性增强,而另一些则显示出分数各向异性(FA)的减少,暗示连接性减弱。此外,记忆区域与AVH有关,但它们与语言和听觉网络的关系尚不清楚。因此,研究语言网络与听觉和记忆网络之间的相互作用显得非常及时和有益。

据推测,AVHs同时伴有这些网络内部和之间的异常。最近一项关于AVHs神经基础的综合综述得出结论,没有足够的神经影像学证据来充分理解AH的神经生物学基础。近年来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与AVH相关的语言功能和功能连接相关的弧形束的解剖连接方面。然而,目前还没有涵盖语言、听觉感知和记忆处理的功能和结构连接性研究的全面综述。此外,为了收集特定于AVH的信息,重要的是不仅要观察AVH患者的连通性变化,也要观察其他人群的连通性变化,如无精神病的AVH患者、高危精神状态患者和首发患者。以前的研究表明,大约5%的健康人群可能出现AVH症状,即在所谓的非临床人群中。这些人既不符合精神分裂症的诊断标准,也不符合一般的精神病诊断标准。

作者纳入了上述AVH人群的连接性研究。近年来,已经发表了大约20篇关于AVH相关联的新研究,包括在任务期间和RS(静息态)的fMRI功能连接、脑电图研究和各种解剖指标的MRI测量。在这些新的神经科学发现之前,许多理论模型已经被开发出来,现在是时候看看模型如何与脑连接证据相一致了。这意味着有必要对神经影像学研究进行新的综述,这可能有助于建立一种新的AVHs神经生物学模型。为了把这些新的研究纳入一个理论,作者首先提出关于AVH背后机制的主要假设,然后调查最近的文献是否支持这些假设。

2.主要假设:

在本节中,作者首先概述了AVH最具影响力的假设(或模型),具体包括:不稳定的记忆模型(图1-1)、自我监控缺陷模型(图1-2)大脑半球间的听觉信息失调(图1-3)和自顶向下的控制和自下而上的预测模型(图1-4)以及混合模型。其次,作者将回顾这些模型的证据,考虑到功能和结构的连接性发现,主要分析集中于听觉、语言和记忆处理网络。最后,将回到模型,并根据研究调查的结果对它们进行评估。

首先来看这些模型的简介:

图1 研究中提及的四个模型

2.1不稳定的记忆(unstable memory)模型

早期的一种理论认为,言语幻觉可能是一种“寄生”(parasitic)记忆,因为它破坏了语言的产生过程,从而自发地、错误地激活了基于语言的记忆。该模型最近的一个变体提出,AVH可能是由于记忆和其他心理表征(如内心语言、听觉图像)的侵入和无意识的激活造成的。从幻听者的体验看,听到这些声音的人会觉得这些声音是干扰的,不受欢迎的,这可能是由于记忆系统不能抑制目前不相关的心理联系所导致的。由于记忆编码的不完全,增加了记忆被错误启动的可能性,或者存储的不正常,从而导致幻听者对当时的心理状态的失控。作为支持性的证据,形式思维障碍的类型(即没法集中在一个所谈论的对象上或者说着说着就跑题)经常在伴有AVH的患者和健康个体中被报道。

抑制性缺陷也会导致无法控制记忆内容。如果记忆确实与AVH有关,那么参与的区域将包括海马复合体(图1-1Hippocampus),以及将记忆转化为语言经验并将经验转化为意识的壳核(图1-1 putamen,在图里标注的是纹状体,壳核在纹状体的豆状核中),当然还包括言语感知的听觉网络(图1-2中的wernick区域)。这一理论可以为儿童创伤和AVH之间的强相关性提供神经生物学解释,AVH存在于精神分裂症患者、创伤后应激障碍患者和非临床人群中,而这些人群在海马区域的功能受损是多项研究都有发现的。支持这一观点的还包括在AVH之前就可以观察到被试的海马激活减弱的研究。

2.2自我监控缺陷模型(source monitoring)

自我监控缺陷假说认为,AVH包括自我监控和现实辨别的缺陷,即内部事件(思想、内心语言、行动)缺乏自我属性,导致自我认知的广泛困难。一种方法是通过从一个人自身动作的感觉运动预测来解释这些损伤。其中,使用神经影像和神经生理监测技术(如脑电图)研究最多的是内部语言模型的自我监测。神经科学家们已经提出了这样一种模型:将自我产生的内在体验标记为来自自我,从而使它们与外部产生的感知区分开来的神经机制。在非人类物种中,实验通常涉及发声和记录听觉皮层神经元的局部场电位。人类研究则使用基于脑电图的方法模拟了这项工作和研究结果。

结果发现,无论何种物种,在发声过程中,听觉皮层的反应都会受到抑制。额叶(可能是布洛卡区)和颞叶(听觉皮层)之间的连接被认为是负责听觉皮层抑制(图1-2)的,因为这些区域在说话时的连接程度与抑制的程度有关。一种可能的机制是内源性听觉皮层活动的减少,驱动了AVHs,但也不能排除其他机制(如涉及情绪调节)。AVH患者听觉皮层内源性活动的增加较早被观察到,而次级听觉皮层的激活与AVH有关。此外,一项荟萃分析报告了听觉刺激过程中听觉皮层的反常的激活降低,这可能可以解释AVH患者在听到外部刺激时感知能力降低。但也有研究者认为这个模型是不够的,因为它没有解释什么是需要监控的,即内部信号仍然需要从某个地方发出。

第二种方法将这些自我监控缺陷问题视为记忆缺失导致,包括未能正确地绑定和检索记忆内容以形成经验表示。总的来说,这些缺陷说明了内侧颞叶(海马复合体,外周边缘)的作用,因为它在记忆编码中具有作用。除此以外,更多的颞叶后部区域和顶叶皮层在后期记忆检索和/或灵活使用信息中同样具有重要作用。前额叶区域也参与其中,但更多的是归因和推理过程。该理论中一个关键的白质结构是连接这些区域的弧形束。

2.3半球间的听觉信息失调模型

该假说认为,双侧听觉区域间的同步增强可能与AVH的神经关联有关。这一理论源于对耳鸣的研究,耳鸣是一种没有任何相应外部刺激的听觉感受。基于听觉皮质之间高度同步的发现,Diesch博士和他的同事们提出,更强的半球间听觉通路可能促进位于两个半球的耳鸣原激器之间正反馈回路的发展和持续。使用多种模式的研究(fMRI、DTI、EEG)支持这样的假设,即通过胼胝体改变双侧听觉区域之间的连接(图1-3)与听觉AVH的出现有关。这一想法是基于上述通路参与健康的听觉处理和语音理解的观察。例如,损伤研究表明,这一途径在韵律和句法信息的整合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换句话说,这条通路对听觉和语言处理至关重要,它的紊乱可能是AVH或耳鸣等听觉幻觉感知的病理生理学基础。

2.4自顶向下的控制和自下而上的预测

另一种关注感知和注意过程的方法认为AVH可能是由自下而上的感觉处理机制和自上而下的预测机制的不平衡加工造成的。据报道,有更严重的幻觉的患者会表现出更大的图像对听觉感知的影响,提示自上而下的干扰对听觉感知的影响,研究者将此解释为自上而下影响听觉感知的干扰。作者认为,两种认知机制的异常与AVH同时相关:

(a)现实监控中的迟钝和(b)图像自上而下的影响增强(仅限于幻觉期)。Metzak等人发现,在现实状况的注意监控过程中,默认网络激活减低,而涉及补充运动区(SMA)、前扣带皮层(ACC)和枕叶区域的网络变得更加活跃。自上而下影响的增加应该反映在对该种的状态研究中,这些研究显示,无论是前额叶皮层(PFC)还是更高阶的知觉区域,都增加了与听觉知觉区域(如STG和颞中回(MTG))的连接(图1-4)。

2.5混合模型

福特和霍夫曼提出了一种自发激活和自我监控的混合模型。他们认为,AVH的神经基础是一个超连接的皮质-纹状体网络,它可以从一些其他脑区中产生的新奇激活转化为感知经经验。这个网络负责感官方面的经验,包括声学声乐特点等。这种体验的非自我感知可能是由于自我监控机制的功能障碍造成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来自单一分析的数据支持这种混合模型。

在对上述五个模型进行接单介绍后,作者指出,这些模型的验证都是可以通过目前已经出现的一些功能连接、结构连接和EEG连接等网络连接方法进行评估的。因此,作者接下来从:功能网络连接、结构网络连接和基于EEG的网络连接三种研究方法出发,进一步从听觉网络、语言网络和记忆网络出发对以上模型中的观点进行了分析。

如果您对功能,结构脑网络及EEG脑网络感兴趣,欢迎点击了解思影科技课程:

第十五届磁共振脑网络数据处理班(南京4.13-18)

第十二届磁共振弥散张量成像(南京3.21-26)

第九届磁共振脑影像结构班(南京2.26-3.2)

第十四届磁共振脑网络数据处理班(重庆3.18-23)

第二十届脑电数据处理中级班(重庆3.7-12)

第八届脑电数据处理入门班(南京3.9-14)

3.功能网络连接

功能连接(FC)是指大脑不同区域之间活动的相关性。利用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fMRI)数据的时间序列,通过计算两个或两个以上区域血氧水平依赖(BOLD)活动之间的时间相关性来评估功能连接。功能连接可以通过在休息或任务期间获取的数据计算出来。前一种方法的优点是,可以在不考虑精神分裂症患者常见的认知障碍的情况下,对连接进行推断。后一种方法的优势在于,通过仔细的任务选择,将重点放在被认为与AVH有关的认知操作的大脑网络上。FC指的是同时激活(如fMRI中的相关性或EEG中的一致性),而effective connectivity (EC)指的是一个区域对另一个区域的因果影响。EC方法允许推断一个神经系统对另一个神经系统的影响,已经在神经科学相关范围内被少量使用。

功能性核磁共振研究调查了患者在出现幻觉时的大脑功能网络,也比较了出现幻觉和没有出现幻觉的患者之间的大脑功能网络(作者的综述性研究中使用的文章具体见原文表1,由于没有需要帮助理解文章的部分,因此不再这里贴图,感兴趣的读者请在原文自己阅读,如需原文请直接添加微信siyingyxf19962074063获取)。为了方便论述,作者将把对幻觉组的脑成像调查称为症状关联研究(也称为特征研究),把幻觉体验称为症状捕捉研究(也称为状态研究)。这里的区分其实很简单,对AVH类病人的研究就是症状关联研究,这些被试本身患有疾病,其幻听的触发是频繁伴随的。而那些有AVH体验的非临床病人(或者直接理解为健康者)则是症状捕捉研究,这类人群没有其他精神类疾病,但是仍旧受到幻听的影响,其可能提示了与疾病伴随的幻听不同的特异性的神经基础。

3.1听觉网络

声音首先在初级听觉皮层(PAC)被感知和处理,PAC位于颞上回(STG)的上平面,称为颞上回(Heschl gyrus)(图2),从那里,声音和声音被传入到次级听觉皮层,包括STG(颞上回)、MTG(颞中回)区域,然后通过丘脑发送到更高级的感知处理区域,如Wernick区域和其他语言区域。

幻听会形成更强烈的感官体验,从而激活听觉皮层(包括左STG;图1),并且包含了大脑的语言听觉感知区域。作者回顾了症状关联研究和症状捕捉研究中出现的与听觉网络相关的研究结果。作者指出,来自于症状相关研究的证据(包括静息状态和任务)表明,STG和dACC(背侧前扣带回)/SMA(辅助运动区)之间的异常连接在AVH患者中很常见。这些区域之间的健康连接可能在监控言语思维并将其标记为来自自我方面的体验中发挥作用;这种连接的功能障碍可能会降低将这些经历标记为内部感知的能力,从而导致AVH的出现。作者指出,目前没有任何连接性研究直接测试了生理意义上的自我意识监控。

图2 语言感知和产生的重要脑区

此外,dACC/SMA功能的改变与最近的形态学研究一致,该研究显示,AVH患者的副扣带沟较短,该区域被认为参与了对现实状态的监测。在某些情况下,听觉器官(包括STG和MTG)内的自发信号可能超过了意识知觉的阈值,导致了患者的幻听的出现。

3.2语言网络

参与语言处理的最重要的大脑区域是位于左半球额下回和颞顶叶交界处的Broca区和Wernicke区(图2)。左右半球的外侧额叶和颞叶都参与了连接语音的句法处理,左半球在连接语音处理中占主导地位,而右半球在情感信息处理(韵律)和口语语调处理中起着更重要的作用。新的古典主义语言网络包括额叶和颞叶,以及补充运动区(SMA)(图2)、前扣带回和脑岛区域。

在听觉感知中的各种机制,包括错误归因或受损的内部语言监测和受到干扰的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的互动过程被认为是AVH的神经底物。这些功能障碍可能与大脑额叶和颞顶叶之间的连接中断有关。而语言网络广泛分布于这些区域,并且参与了听觉感知的各种机制过程。

作者对症状关联研究和症状捕捉研究进行了总结分析。他们指出,许多研究报告了患有AVH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与没有这些症状的患者之间的功能连接的改变。虽然大多数研究报告显示,语言区域和其他大脑区域之间的连接性减弱,但这些研究结果显示出相当大的异质性。不一致很可能是由于研究方法的差异,如选择的ROI不同和不同类型的分析方法。尽管如此,这些研究也揭示了可能构成AVH经验基础的一致性。任务相关的范式表明,自我认知监测的缺陷与异常的额颞叶功能相关。这些机制的破坏与假定言语生成过程中自我监控受损的认知模型是一致的。

类似地,功能连接研究表明了AVH患者的几个功能网络的功能紊乱。与没有AVH和健康对照组的AVH患者相比,最一致的发现是颞顶叶语言区域和初级和次级听觉皮层的FC的连接异常。此外,有证据表明AVH与皮质-纹状体脑网络中连接韦尼克区、额下回和壳核的连接增强有关。

3.3记忆网络和边缘系统

记忆和情绪最重要的区域是内侧颞叶区域(图3),这些区域包括杏仁核和记忆区域:海马体、参与情绪记忆的海马旁回和关联记忆的纹状体。通过对症状关联研究和症状捕捉研究的分析。作者指出,有明确的证据表明,AVH患者和非精神病患者的记忆网络与语言区存在异常的相互作用。这种相互作用的强度在休息或任务期间与幻觉的体验有明显的区别。也就是说,大多数症状相关研究指出,与没有AVH的患者相比,AVH患者的记忆和语言区域之间的连接减少。然而,在AVH(症状捕获研究)期间和幻听产生 之前,连接性明显增强。这可能表明,这些区域的功能异常导致了AVH患者的记忆和知觉感知及语言信息的交互出现了紊乱,从而导致了其对内部记忆的错误处理。

图3 记忆和情绪处理相关的脑区

注:PHG 海马旁回,amygdala 杏仁核, Thalamus 丘脑(其他前文均有标注)

4. 结构网络

解剖学上的连通性指的是脑区之间的实体连接,脑区之间有轴突束连接称为白质(WM)。在过去的20年里,新型的MRI序列和分析技术使得包括形态学和连接在内的大脑解剖学的非侵入性研究成为可能。脑连接研究中最重要的方法是基于WM估计的扩散张量成像(DTI)。

最广泛使用的指标是分数各向异性(FA)系数。FA已经被证明可以反映轴突膜和髓鞘的完整性,以及髓鞘轴突的局部一致性。然而,FA的减少并不总是意味着异常的完整性,也有可能是表明纤维交叉。其他DTI衍生的指标(如平均扩散率MD和径向扩散率RD)也可能对AVH研究提供神经结构方面的信息,因为它们可能反映了WM中发生的不同于FA的病理生理过程,但相关研究较少。

4.1听觉网络相关区域的结构连接

有大量证据表明AVHs患者的听觉处理存在缺陷。在休息时,初级听觉皮层的活动增强,而在执行听觉任务时,活动减弱。此外,初级和次级听觉皮层GM(灰质)体积的减少表明,听觉皮层自上而下的调节存在异常,这对连接听觉区域的通路的潜在WM的完整性提出了疑问。

从参与高级听觉处理的听觉区域投射出的运动通路是胼胝体后部的弓状束和半球间通路。弓状束涉及听觉和语言处理。因此,作者在4.3小节中更详细地描述了弓状束异常与AVHs的关系。

另一条重要的通路连接两个半球之间的初级和次级听觉皮质——胼胝体的峡部和脾部,有几项研究报告了听觉通路、大脑半球间和半球内的连接异常。然而,他们的发现在分化方向上是矛盾的。主要的趋势似乎是在首发患者或急性患者中FA分数各向异性增加,而在慢性患者中FA减少。作者指出,这些看似矛盾的结论可能并不是由于实验的假阳性导致的,因为相对于健康患者而言,这些AVH患者的胼胝体相应部分的FA的异常增加或者降低都可能导致结构组织的异常变化,从而导致其功能的紊乱,在不同的疾病中发现的不同结果可能是由不同的疾病生理原因带来的。

4.2 记忆和边缘系统

AVH的发生和记忆与边缘系统存在明显相关,这些区域既服务于记忆的检索,也服务于负面情绪的体验。记忆障碍在精神分裂症中有充分的文献记载,但还没有对其与AVH的关系进行深入研究。

记忆/边缘网络涉及情绪过程和调节、自我监控、记忆和注意力。它包括以下区域:前扣带区(参与错误监控和情绪处理和学习)、海马旁回(参与与记忆密切相关的情景联想)、杏仁核(参与情绪处理和情绪学习)、嗅内皮质(与海马的记忆功能密切相关)和嗅周皮层(具有感觉整合、语义记忆和长期记忆的功能)。连接这些区域的最大的白质通路是钩状束和扣带。

钩状束连接外侧和内侧额叶前部皮质、嗅内、周皮质和颞极/前颞叶。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钩状束在基于价格的决策偏倚中起作用。鉴于这一功能,钩状束似乎在AVH的情绪异常现象中扮演了一定的角色。迄今为止,只有一项研究使用基于确定性追踪的方法,发现了钩状束和AVH内白质异常相关的证据。具体来说,勾状束FA值较低的幻觉患者AVH更严重。但也有研究发现,这项研究中的发现并无法得到重复。

扣带是位于扣带皮层下的长程白质束。它连接着前扣带回、后扣带回、扣带回峡部和海马旁皮层。在精神分裂症患者中,一直观察到扣带不同部位的FA减少。然而,该区域与幻听的关系仍然令人费解。虽然有少数研究发现扣带完整与AVH之间没有联系,但也有一些研究发现,AVH患者和AVH患者在扣带存在FA的显著差异。

作者指出,这些研究中发现,AVH患者的扣带区FA值发生了改变,但这些结果不能用病程的长短来解释,因为无论是慢性患者还是急性患者的扣带区FA值都有所增加,并且还未发现AVH的何种症状与之相关。作者总结道,这些差异可能是由于使用不同的获取方法或分析方法造成的,但普遍的共识是AVH的记忆/边缘网络存在解剖连接的异常。

4.3语言网络的结构连接

最近的一项荟萃分析分析了最重要的额颞部纤维束研究的DTI研究研究。指出AF(弓状束)在语言感知和生产中起着核心作用。荟萃分析中保留的五篇论文中有四篇报道了AVH患者左(但不右)弓状束的FA较无AVH患者减少。并且,最近在比较极度高危和首发精神病患者AVH发作与AVH不发作的患者时,也获得了类似的结果。

这项包括74名没有AVH病史的患者和39名有AVH病史的患者的研究,发现与其他患者和健康对照组相比,AVH患者的弓状束(纵向部分)的FA明显降低。并且,该研究中AVH患者的RD明显升高,其径向弥散率的提升暗示了AVH患者的弓状束纵向部分的髓鞘的受损。

而另一个在语言中扮演重要通信作用的额枕下束则为被发现与AVH有关。作者指出,关于AVH的弓状束的FA值异常的研究存在较大分歧,尽快大部分研究发现FA值的降低,但也有研究发现了FA的异常升高。这说明,在AVH和弓状束之间的病理关系研究中缺乏大型的、标准方法的研究,不同的研究方法和被试筛选标准以及小样本的研究阻碍了研究者进行更鲁棒的推断。

4. 基于EEG的网络连接

这一段主要是用脑电图研究AVH患者连接改变的研究。脑电图是对神经活动的直接测量。脑电图振荡或内在耦合模式,已被证明反映了调节大脑功能连接的关键机制。此外,最近发展的非侵入性脑刺激如经颅直流电刺激可以提供一种大脑功能在频率上的,也可能是机制上特有的改变,从而对AVH患者的脑区之间变化的振荡耦合产生进一步的理解,并可能为特定的网络机制或甚至新的治疗概念提供直接的联系或证据。

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几年中,脑电图连接分析领域在方法上取得了重大进展。虽然早期使用传感器级别的脑电图相干性测量的研究由于容积传导而增加了研究可重复性的风险,但源空间的分析和大脑区域间相位滞后的处理是有效的。目前,人们使用了几种不同的基于脑电图的连接分析策略,例如相位相干性的研究。

简单地说,使用脑电图研究AVH的基本原理如下。有人提出,大脑处理信息的一个潜在机制是远距离神经元的同步,因此,如果AVH的解剖学功能连接发生改变,正如之前DTI研究显示的那样,其功能后果是神经元同步的相应改变,从而损害信息处理,可能导致幻觉。原则上,AVH的病理生理学可以预测AVH患者在感觉处理过程中的脑电图同步受损。与前文分为三个听觉网络、语言网络和记忆\边缘系统网络不同,这里主要集中讨论了自我监控缺陷和半球间听觉信息失调的问题。

在自我监控缺陷研究中使用EEG手段的网络方法研究较少,Wang等人在谈话/倾听范式中使用脑电图(EEG)和声源估计方法,证明AVH患者在说话前300毫秒的额下回活动与言语产生后100毫秒左右其听觉皮层对言语声音的抑制处理有关。与说话时间相比,在说话前的时间框架中,在较低的频率(delta/theta频率范围)中,额颞源的相干性增加。这些发现表明,来自前额叶皮层语言区域的传出信号被传递到听觉皮层,听觉皮层用来抑制预期语音的处理。

在半球间听觉信息失调的相关研究中,作者指出通过对源估计和相位同步的分析,有研究者发现,在听觉稳态反应(ASSR)任务中,精神分裂症患者听觉区域之间的半球间伽玛波段相位耦合减少。此外,幻听症状评分与听觉皮质间的相位同步有显著正相关。有大量的基于EEG的网络分析研究支持AVH的大脑半球间的听觉信息失调的缺陷。

总结:

作者在文中系统地回顾了有关AVH中涉及的语言、听觉和记忆/边缘网络的解剖学和功能连接的文献。尽管可以发现一些相互矛盾的结果,但有一个明确的共识,即这些神经网络在AVH患者中受到了特异的干扰。虽然在疾病的早期,大脑半球之间的连通性似乎有所增强,但在疾病的后期,这种联系就会减弱。

在有幻听的健康人身上,可以观察到大脑半球间连通性的增强,这与早期患者相似。大多数对慢性分裂性颅相症患者的大型研究,发现语言区域的解剖学或功能连接减少,但其他研究发现恰恰相反。这可能提示了不同方法或者不同的病人筛选标准带来的结果差异使得该问题的解决变得更加复杂。

但是,一个重要的共识是AVH与语言、听觉和记忆/边缘网络的交互障碍相关,这些网络不是相互独立的,而是相互联系的。在解剖学研究中发现,其中一些区域具有多重网络功能。最好的例子是颞上区,次级听觉皮层与韦尼克区重叠。

语言、听觉和记忆/边缘网络在言语知觉中高度互联。这三个神经网络在精神分裂症患者中都表现出解剖学和功能异常。他们认为以前的研究可能过于局限于语言网络,而这三种网络(语言、听觉和记忆/边缘网络)之间的交互障碍可能是精神分裂症产生AVH(幻听)的核心。

原文:Interaction of language, auditory and memory brain networks in auditory verbal hallucinations

本文分享自微信公众号 - 思影科技(siyingkeji),作者:杨晓飞

原文出处及转载信息见文内详细说明,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原始发表时间:2020-02-09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 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脑网络组织的经济性

    大脑是昂贵的,相对于身体大小而言,大脑会产生高昂的物质和代谢成本,而脑网络可以通过改变组织形式来减少这些成本。但是,脑网络连接组也有很高的拓扑效率、鲁...

    用户1279583
  • 读文万卷005期:使用动脉自旋标记(ASL)成像预测儿童脑肿瘤等级;脑铁沉积与帕金森病认知严重程度有关

    脑胶质瘤生长的一个重要机制是微血管增生,从而引起局部的脑血流灌注变化。对于成人来说,衡量灌注的常用MR序列是DSC,但是该序列需要注射对比剂,对于儿童并不适宜。...

    用户1279583
  • Molecular Psychiatry:内在连接组是预测重性抑郁缓解的生物标志

    请点击上面“思影科技”四个字,选择关注作者,思影科技专注于脑影像数据处理,涵盖(fMRI,结构像,DTI,ASL,EEG/ERP,FNIRS,眼动)等,希望专业...

    用户1279583
  • 代码诊所

    几年前,我有机会负责一个项目的咨询。团队很小,目标是对旧有系统的后端用Java改写,而团队的开发人员全为C程序员。我的工作职责是负责项目设计、开发,以及担任项目...

    张逸
  • 轻松 Flutter 入门,秒变大前端

    ? 本文作者:dickma,腾讯 IEG 前端开发工程师 本文不是Flutter的教程,只是对 Flutter 的技术特性,做了一些略全面的入门级的介绍,如果...

    腾讯技术工程官方号
  • Layui常见问题

    为什么表单不显示?当你使用表单时,Layui会对select、checkbox、radio等原始元素隐藏,从而进行美化修饰处理。但这需要依赖于form组件,所以...

    二十三年蝉
  • 二值人脸对齐--Binarized Convolutional Landmark Localizers for Human Pose Estimation and Face Alignment

    Binarized Convolutional Landmark Localizers for Human Pose Estimation and Face A...

    用户1148525
  • 一文读懂中国现代化支付系统|央行支付,中流砥柱

    是中国人民银行按照我国支付清算需要,并利用现代计算机技术和通信网络自主开发建设的,能够高效、安全、快捷处理各银行办理的异地同城各种支付业务,及其资金清算和货币市...

    金融民工小曾
  • 塔趣 | “计算精神病学”的诞生:AI和VR是如何改变精神疾病诊疗的?

    导读:研究人员正在探索一个新的医学领域——计算精神病学。该学科利用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和深度学习技术来诊断和治疗精神疾病。 然而,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来了解这些方法...

    灯塔大数据
  • Sugarhosts 糖果主机中美极速直连 洛杉矶 CN2 线路速度评测

    魏艾斯博客www.vpsss.net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