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成绩斐然,Oculus Story Studio联创却不信VR是故事叙述的未来

文章相关引用及参考:engadget

但我不认为这就是未来。

映维网 2018年01月25日)《墙壁的狼》讲述了女孩露西在寻找狼群生活在墙壁里的证据的故事。她能够自然地与观众交互,比如把物品递给你,或者在对话中根据你的视线作出反应。她同时能够记住你所做的事情并且在后面再次提起。由于《墙壁的狼》的制作已有数年时间(最初为Oculus Story Studio的项目,后由新成立的VR工作室Fable接手),这仍然算是相当传统的VR叙事。你将扮演露西的幻想朋友,然后以一种相当线性的方式来体验故事。但对Oculus Story Studio原创始人,现Fable工作室联合创始人Edward Saatchi来说,这只是迈向他所憧憬的理想虚拟人格的第一步。

他表示:“我们感觉这次重新开始不是作为一家VR影视工作室,而是专注于解决极具挑战性的技术和创意问题,亦即(开发)一个交互式角色。我们没有从露西身上抽象出来,没有从一个看似真实并且能够说话的角色身上抽象出来,我们只是单纯地在这里打造技术,这是完全错误的做法。”Saatchi认为,与陈旧的游戏引擎更新相比,观众会对真实角色作出更多的回应。

Saatchi从他喜欢的交互式游戏中招募了设计师,他们曾负责过《生化奇兵:无限》中的角色伊丽莎白,《最后生还者》中的角色艾莉,以及EA与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合作但后面终止了的“LMNO”项目等等。Saatchi同时邀请了负责过“LMNO”项目,以及一系列经典游戏(如《网络奇兵》)的Doug Church作为顾问。

Saatchi说道:“从一开始,我认为令我们这个工作室与众不同的是,我们团队都喜欢游戏和叙事性游戏。我觉得其他许多VR工作室经常是由不热爱游戏的人所领导。我从5岁起就一直在玩叙事性游戏……当我们创办Story Studio的时候,那是戏剧,叙事游戏和电影的交集……我的朋友大多不了解沉浸式游戏,比如说《到家》,《Tacoma》和《Virginia》。”

在许多方面,今天的VR影片制作类似于电影的早期。在当年,导演们试图复制在舞台上的体验,所以他们设置了一台摄像机,然后拍摄了一部电影,其感觉就好像是观众坐在前排剧院一样。艺术家经过了一段时间才真正了解电影语言的力量,比如编辑和摄像机的摆放等等。同样,Saatchi认为今天很多VR影片都只是在尝试复制电影。360度的VR视频确实比2D电影更具沉浸感,但它们依然遵循大量与2D电影相同的规则。就算是更具交互性的虚拟现实体验,其往往只是反映出我们从电影院所了解的一切,而不是说扩展它。”

他解释说:“对我们来说,我们四年前就像处于这么一个地步:沉浸式剧院,叙事性游戏。对于《Lost》我们第一部VR影片,我们创建了开始、中间和结尾。对于《Henry》,我们赢得了第一个艾美奖(对VR领域而言),《Dear Angelica》是第一部在VR中创作的影片(使用Quill应用)。我很高兴(我们的作品)能够与游戏引擎区别开来。从早期游戏的视角出发,人们在制作内容时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构建的是游戏引擎,而我认为《Dear Angelica》同样如此。我们当时构建的是一个引擎,只是我们讲述这个特别的故事是出于热爱。”

Saatchi补充说:“老实说,我们在4年前对(叙事性VR)的展望可能就是《墙壁里的狼》。现在我们实际上已经接近这一展望,但我不认为这就是未来。”

相反,他现在憧憬的是一种可以通过增强现实眼镜观看的“跨平台交互式角色”,如类似于微软Hololens和Magic Leap One这样的AR眼镜。在Saatchi的设想中,回到家中他将会发现自己的孩子正在佩戴AR眼镜,而一位AR角色则向她讲述故事。当孩子们想看电视的时候,她可以与AR角色一起坐在沙发上,然后响应屏幕上的内容。Saatchi把其比作是《银翼杀手 2049》中的乔伊,一位足够智能的虚拟人,可以真实地与你互动。

Saatchi说:“我可以预见在未来世界中,空间计算的GUI(图形用户界面)不是《少数派报告》,甚至不是HoloLens所描述的那样。它被称为空间,意思是指3D。那么,我从3D中获得的信息是什么呢?人。GUI不会限制于鼠标和键盘,或者是触摸屏,它可能是一个交互式角色,就像Alexa和Siri。”

他把斯派克·琼斯所执导的《她》作为例子。但是,他对由斯嘉丽·约翰逊配音的AI主角并不是太感兴趣(令人惊奇的是,Saatchi对我们这一代能够实现“完美”AI保持怀疑态度)。相反,他迷恋于那些只是偶尔从画面中露头,而且满口脏话的游戏角色。这看起来十分逼真,因为这有点颠覆和意外。与这样的角色进行交互要比戴上VR头显和耐心等待数款体验结束更加无缝,而且VR头显与世界完全断联。即使是在VR领域打造自己职业生涯的Saatchi也认为,戴着头显“非常有压力”。

他说:“当我开始制定计划时,我想像自己正位于一个作家的房间,我并不是要为电影创作19分钟的故事片段。相反,这是一个专注于构建一个角色的作家房间。创建《银翼杀手 2049》乔伊的团队不得不为她创作大量的故事、记忆和轶事,所以你会有一种丰满的感觉。我认为这是影片制作人可以聚焦的最有趣部分。”

当然,要实现这个愿景,我们需要价格亲民而且有效的AR和VR眼镜。根据我们所听到的有关Magic Leap眼镜的情况,我们似乎已经接近这个未来。但要达到人人都能消费得起的地步,我们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Saatchi表示,他所看到的AR体验是如此逼真,即便在角色消失后他仍然久久徘徊在这个空间中。

展望未来,Saatchi首先把《墙壁里的狼》中的露西看作是“1.0版本”。他的下一步是创建一个能够识别多人并之交互的AR版露西。随着Fable工作室的不断发展,Saatchi仍然保持谨慎,时刻警醒自己以往雄心勃勃但又最终失败的项目。毕竟,没有人愿意重蹈Peter Molyneaux的“Milo”项目的覆辙。

QQ群:251118691

公众号:YiVianVR

商务微信:yivian001

投资合作:yivian.com/about

微信社群:yivian.com/vrcxo

行业报告:yivian.com/vrstats

阅读原文:进入官网查看更多资讯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26A0596O00?refer=cp_1026

同媒体快讯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