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最终幻想”以及游戏的语言

如果游戏是一种语言,你热爱它,使用它,他构成了你的童年,定义了现在的你。那么你是否增想过,与自己的亲人分享这种语言?荷兰独立游戏工作室 Vlambeer 的经理人及开发者 Rami Ismail 与自己的母亲一起游玩了《最终幻想15》《龙腾世纪 审判》等多个游戏,并分享了母亲在游戏过程中的点点滴滴。看完之后,相信你一定也有所感触吧。

原文来自

rollingstone

,标题《Mom, 'Final Fantasy' and the Language of Gaming》,作者 Rami Ismail,翻译:小奈田

我出生在一个荷兰+埃及组合的家庭里,各种语言从小就伴随着我。荷兰是欧洲的一个小国,母语荷兰语在地球上只有不到2500万人口在使用。作为基础教育的一部分,孩子们从小学荷兰语的同时也会学习英语。在接下来的教育中,还会教授法语和德语;更高等的教育中,学生可以选择学习古典拉丁语和希腊语。而在这些之外,我的父亲还教授我埃及阿拉伯语。他是个埃及人,在我出生的十余年前移民到了荷兰。

当某种语言伴随着你一生时,语言其中的一部分就会变得很自然,让你难以意识到它的存在。我和妻子刚恋爱时认识到了这一点,她是个美国人,正在练习荷兰语作为第二语言。有时她构造的句子在逻辑上是正确的,但在荷兰语里并不地道。她就问我该怎么讲,为什么这样讲是正确的。

令人沮丧的是,我难以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只能说:荷兰语就是这样讲的。在陪伴她学习荷兰语的过程中,我也才发现了我母语中的诸多古怪之处与其渊源。

如果你母语是英语,那么你可能已经会说一些荷兰语了。英语中多数与海军有关的术语 —— ship(船)、sea(海)、anchor(锚)、haven(港口)、river(河流)—— 这些词汇都来自于曾经处在语言十字路口的日耳曼及北欧民族,如今的荷兰人们就是他们的后人。

语言经过了上千年的发展,有些在独立发展,有些有共同的根源。语义,音素,文字,结构,语法被细化成更小的语种。随着部族的迁徙,人文的发展,全球文化的融合,人们在不断地学习舶来词汇,向外输出本土词汇。

在我的一生中,父母向我灌输了对历史和语言的热爱。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的父亲知无不言地给我讲解学校里没教过的非西方历史与知识,一些关于世界发展的不同观点与故事。母亲则为我翻译荷兰那些古老教堂里陌生的单词,因为她懂拉丁文。家中的书柜里还有成堆的历史和语言史书籍可供我阅读。

一直以来,只有一种语言是我懂而父母不懂的,这就是计算机的语言。从孩提时代起,我就开始通过家里的旧电脑接触 MS-DOS、游戏和编程,我熟练掌握计算机比学会英语还要早。

在我六岁的时候,我就开始编写小型互动故事游戏了。像“if-else”这种编程命令,我当时不懂单词的意思,但我编程时用得贼溜。MS-DOS 中的一些命令,例如重命名的 “REN” 是 RENAME、删除 “DEL” 是 DELETE、更改目录 “CD” 是 Change Directory,这都是很多年后我才知道的,但当时的我已经可以用这些命令熟练操作电脑。

随着时间的增长,我对英语、数学、电子和计算机方面更加熟悉,我逐渐了解计算机的结构、概念、语法,并且懂得如何使用、操纵、构建这些日益复杂的电子设备,为它们编程。

我的父母教会我荷兰语和阿拉伯语,我也试着教他们一些计算机技能来更好地使用这些设备。其实如今的电子设备已经足够智能,不再需要专门的学习。通过简单地触摸和滑动,设备就能理解你的需要,并且帮你完成大部分繁重的工作。当他们的电脑、网络、电视、移动电话、平板电脑和其他类似设备运行不太正常时,我通常都能修理它们。我的父母为了我的成长与教育付出了太多,修个 WI-FI 相比之下真的是个小事情。

表象之下

似乎从我记事开始,我就是一名游戏开发者。而在过去近十年的职业生涯里,我是独立游戏工作室 Vlambeer 的联合创始人、管理者和程序员。我们是一个小团队,但我们的游戏已经取得了国际上的成功和赞誉,我每年都要花大部分时间去世界各地的其他游戏开发社区学习、分享知识,并协助南美、非洲、中东和亚洲的人们建立创意产业。在旅途中,我结识了我如今的大多数朋友、同事和商业伙伴,以及我的妻子。

我在荷兰时每周末都会去看望父母。在漫长的旅程结束后,我也会回到父母身边分享旅途见闻。去年的假期里,我给母亲讲拜访“菲尔”的故事,她立刻就问:“是《章鱼奶爸》那个菲尔·提比托斯基?还是 Polytron 的菲尔·菲什?”听到这我并不意外,因为我母亲为了能了解我的工作与生活,很久以来就开始关注游戏行业的新闻报道了。

真正让我突然意识到的是:虽然母亲经常阅读游戏业界新闻,但她从未在游戏本身的层面上读懂游戏。可能她对游戏行业有足够的知识与兴趣,却从来没有拿着手柄真正去玩一个电子游戏,她不懂游戏本身的语言。十年来我们一直在聊游戏、行业、游戏人,聊我被它们触动的时刻,母亲也会点头附和,但她没有理解这些表象之下的东西:游戏本身。

因此,我决定找一款游戏推荐给母亲玩,以此向她展示游戏的语言。就像语言也有分支,我不想推荐给她手机游戏、棋牌或消除类游戏。我想教她的语言,是伴随着我长大的,让我一直热爱的大型游戏,有着丰满的故事、世界观和人物,曲折的情节和有趣的玩法。《潜龙谍影》和《俄罗斯方块》都是有重要意义的作品,但我想推荐的是前者。

我母亲是《指环王》这类奇幻小说的忠实粉丝,喜欢那种英雄小队对抗邪恶反派的剧情。在商业游戏有据可考的历史上,人们一直对龙与地下城类奇幻游戏偏爱有加。无论哪个游戏机世代,奇幻类世界观与叙事的游戏都活跃在舞台上。我觉得“写实”画面风格会好一些,而有太多暴力画面的则不考虑。综上所述,可供选择的游戏其实不多,而让我的苦恼的是,其中大多数是硬核 RPG,有太多复杂的分支和菜单选项。

另外,晕 3D 也是一个问题。我很久以前就发现,母亲经常抱怨说看游戏视频或预告片的时候觉得恶心,第一人称视角的游戏视频尤为严重。所以我觉得游戏的视角必须是第三人称的。

对玩家们来说,不用看手柄也能轻松控制角色。但我母亲从来没有用过手柄。早在2013年,我教一个好朋友玩《刺客信条2》,我以为这个游戏会比较容易上手。实际上双摇杆控制角色的操作难住了她,这不是一种人们天生具备的技能。她始终无法快速转身面向敌人,在反复失败后放弃了这个游戏。对于母亲的第一个游戏,我不应犯同样的错误。我需要一款温和的游戏,能够容忍玩家的失败与错误输入,尽量不含 QTE 或类似高难度挑战的游戏。

碰巧的是,我刚打完的一个游戏,就符合以上的品质:《最终幻想15》—— 流浪王子与三位好友在危险世界中旅行的故事。重要的是,在我印象里《最终幻想15》并不需要什么复杂的操作,也不用控制主角的具体移动。只要按住攻击键,主角诺克提斯就会自动拉近自己和选定目标之间的距离,再持续攻击。按住防御键,诺克提斯会躲避,并远离目标。

那天晚上,我重置了这个游戏,用游戏默认设置和玩法玩了一圈,看看我有没有落下什么,是否有什么难点可能会让我母亲放弃游戏的。令我欣慰的是,我发现有两个无障碍选项,让我相信这个游戏是比较适合她的。其一是“简单模式”,角色可以在每次战斗中原地满血复活一次。其二是“等待模式”,意味着游戏会等待玩家的操作,以防手忙脚乱。

我去商店买了台 Xbox One 和《最终幻想15》。之后我去拜访她的时候带上了这台游戏机,安装好,并向她解释如何开机玩游戏。母亲她觉得自己可能玩不好电子游戏,但我向她保证,如果她不喜欢这个游戏,我就会把 Xbox One 带回去,完全不会介意。

下一页:#老妈vsFFXV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221A05TRP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