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与人类弱智(下)

我们接着上次的话题继续聊人工智能。

上次,我们说到越重大的事情需要的人越少。比如说,谁在安排春夏秋冬,安排万物的生长老死。如此重要的事,根本就没有人安排,甚至你都没有意识到这个安排的存在。这就是神逻辑或者说是神人逻辑。

赫拉利为我们描述的未来就是这样一幅暗淡的情景,我们到底能做什么呢?其实赫拉利也给不出答案。当让这一天不会马上到来,可能我们今天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都看不到这样一个未来。我们一方面无话可说,一方面也无事可做,只能希望自己的后代能够进入那1%,不至于堕落到那99%里头。

鲁迅曾经说过一句话,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有时候要大于人与猿之间的差别。在今天看来,真是有一种悲凉的感觉。

庄子里讲到一个故事,说有一个老人挖地窖,他一边挖土一边就把土装在一个坛子里,等坛子装满土了,再把坛子抱上来,就是用这么一个笨拙的办法运土。有人说你怎么不用工具呢?比如说用个杠杆、滑轮之类的机械把土吊上来,这一下子不就省事多了。老人听后就说了一句:“有机事者必有机心”,你做事的时候用机械,你的心也就跟机械一样了。用我们前面说的话就是,你用了快捷方式,你的心或者说思维模式也会变成一个快捷方式。

我们今天不断地使用机器,结果我们自己变成了机器,变成了被机器控制和操纵的人。或者说我们外形像人,但是我们已经蜕变为机器,也就是可以被操纵的,用简单操作按钮就可以操作的机器,而机器反过来成了人。

我们经常把智能机械叫机器人,有人纠正了,说那个不应该叫机器人,应该叫人机器,现在看起来机器人这个说法是对的,它好像是机器,但是逐渐变成了人。最后,我们成了人机器,就是表面上看是人,实际上是机器。

这一说法听着有点不靠谱,我们早就开始使用机器,但仔细想还是有一点道理。比如说,现在我们离不开手机,手机已经成为我们身体的一部分,丢了手机好像你的魂都丢了,你拿着手机什么都可以干,离开手机,你就可能寸步难行。

我们想一想20年前,我们丢了手机会不会觉得无所适从?那个时候我们可能都没有手机,但我们活得好好的。

王东岳的《物演通论》里有一个对人类命运的概括,叫“递弱代偿”。在他看来技术不是是人类越来越强,而是使人类越来越弱,技术不过是一种代理性、虚拟性的补偿。因为你弱,所以你需要补偿,因为补偿,你就会越来越弱,直到弱不禁风的地步,也就是说稍稍有点风吹草动我们就可能消失,而且消失的是那么的不精彩,不是轰的一声,而是嘘的一下。

无论是《未来简史》还是《物演通论》,他们都给不出一个解决之道,因为他们认为面对这种神逻辑是无解的。

同时,那些最聪明的人,比如说著名科学家霍金,还有特斯拉的老板马斯克,对于人工智能也是相当悲观。他们担心当机器越来越强大的时候,拥有了智能的机器有可能把人类消灭,他们想象的场景是很惨烈的,但也有可能不那么惨烈。比消灭更可怕、更可悲的是你不需要被消灭,因为你的存在没有意义。

人类的发展让很多生物都灭绝了,可能人类最终灭绝的生物就是自己,而灭绝的方式不是硬性消灭,而是软性让自己变得没有意义。

说了这么多,似乎有点无语了,但转念一想,未来的前景或许并不那么悲观,为什么不那么悲观呢?我们下次接着说。

未经审计的人生是不完整的,请在留言中记下你今天的知识账本,让我们一起自我迭代。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08G0MX7R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