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实践
活动
工具
TVP
写文章

我才不在意烧脑不烧脑,美就够了!

千年古木虽枯不死,

荆棘鸟一生一次的鸣唱,

萤火虫的夜晚,

蝉的夏天……

一直惊叹于自然界中有些生命终结的形态可以美得如此不可思议,甚至是刺痛。今天偶然看到电影《湮灭》的一组“生命的另一种永存”海报,让我再一次觉得——

生而为人真是太无聊了!

《湮灭》可能是近期被讨论得最多的一部电影了,占据了豆瓣热门讨论的第一名。

这部片子由《机械姬》导演亚历克斯·嘉兰执导,北美口碑已经大爆,内地也即将于4月13日上映。虽然还没看到电影,但我已经被它的高概念和气氛美哭了……

首先,这是一部科幻片,改编自当年打败《三体》获得“星云奖”的同名小说。在科幻之外,网友们也给它贴上了“烧脑”、“恐怖”、“奇美”的标签。

没错,从目前爆出的各种预告和海报看来,我的确被它美得头皮发麻。

在《湮灭》构建的X区域里,生命物种规则发生了改变,生命的终结可以像艺术品一样,好似一出“恐怖美学”的宣言。

嵌入墙体并与各种菌类融合的“真菌人”,其实是前一批进入X区域的特遣队员之一。

按照人体结构生长的“真·植物人”,让人很难界定他们到底属于植物还是高级动物。

又或者,在这片区域里,关于本体的讨论是否还有意义?

在生命最后一刻,从体内释放出烟花般绚烂的粒子的心理学家(在小说里,其真实身份是南境局局长)像极了含着血泪歌唱的荆棘鸟,真的是“很湮灭了”!

再来就是复制人,不过这部电影里的复制人可不是其他科幻片里已经被讨论无数次的人工智能,而是DNA折射的结果。

也许这就是外星智慧远远高明于人类的一大表现。它成型之初,那种带有荒诞式的无意识模仿,被外国网友称为“嘉兰绝妙的舞步”。

复制人的出现也是从目前网友讨论情况来看最具争议性的。影片结局,娜塔莉饰演的生物学家Lena看似逃出了X区域,但逃出去的究竟是复制人还是真的Lena呢?

按照“生命终结即是另一种永存”的套路,那么她是复制人的可能性很大。只有这样,她才能和同样被复制的老公一同,作为地外神秘力量的使者,变成新的亚当与夏娃,进而一步步颠覆世界……

《湮灭》对于这些生命永存形式的绝妙构思与想象,让我更加坚信:

如果地外高级生命真的存在,它们一定会嘲笑我们人类的平庸。

假设有一天X区域侵入我们身边,而我们必须像《龙虾》里的参与者一样作出选择。那么,你愿意用哪种形式让生命永存呢?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323A1IRVZ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