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区块链时代的失控

假装高冷,假装不求关注。

1.2.0.0

昨天在怒马群里看到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分享给大家——大意是说,在互联网时代,价值分配上属于瘦协议、肥应用,如上一代的共享协议TCP/IP,HTTP等,虽然制造的价值难以估量,但最后却大部分被应用层捕获(如微信、淘宝、脸书、谷歌等)。但在区块链世界中,这种关系却反了过来,价值集中于协议层,形成了价值分配上的瘦应用、肥协议。

这其实跟当前币圈的投资热点也是一致的,说明这一定程度上也是市场的认知。

今天串串并不打算就这个观点本身进一步讨论,而想要脑洞大开,从更广义的角度讨论下“肥”协议带来的启发。

1.2.0.1基础协议

听上去是个特别技术的词儿。区块链的架构中有一层就是协议层。

往简单了说,协议就是一种规则。比如,蚁群、雁阵中每一只蚂蚁和大雁都不需要知道整体会如何发展、每一个人要怎么安排,而只要知道类似距离身边每一只同伴多少距离、怎样的距离就会自然涌现出整体的形态。

这意味着,蚁群、雁阵并不需要有节点来做实时管控,大家都只需要按照相应的最基础简单的规则执行即可。

如果这个思路运用到人类社会,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你凭什么让人按照基础规则来运行?

1.2.0.2 后权威时代

下个时代的公司/组织,可能将要面对的是区块链化的组织的颠覆。

以往的公司或者组织,基于一套管理的权威,自上而下通过KPI来交付结果。所以,人们会按照你的规则走,是因为只有如此你才能被这样一个组织接纳。

但随着通证的逐步普及,新的组织形态很快就会形成。串串上周分享的IDO观点就是基于通证的新组织形态实现路径。

人类的大规模协作将突破公司的边界。事实上,通证本身成为了新的动态边界——任何人都可以随时自由地来,也可以自由地离开,所以,或许也谈不上边界。

这对传统公司是可怕的,权威不再被拥护就无法成为权威。而学会放弃控制,这对传统公司而言无比艰难。

1.2.0.3传统公司转型区块链的悖论

对目前的互联网公司而言,所谓的开放,就是类似微信开放平台、或者某个公司开放几个API。

所有传统公司能够取得些许成绩的,都离不开自己的核心管控。所以,当我们展望IDO等形式来实现无边界、极度开放的大规模协作时,这甚至听上去有点荒谬。

那我们不说完全的IDO的好与坏,就只问,如果你所在的行业里出现一个这样的组织形态,是不是会对现有行业产生极大的颠覆?

现在的很多大公司都产生了区块链焦虑,他们害怕错过区块链、失去自己的控制地位,于是内部指派一个团队来做一个区块链项目,希望借以维护自己未来的控制地位。

然而,也正是因为想着控制,这个项目必然无法成为大家的项目,也就必然难以成为成功的区块链项目。大多时候,这样的项目结局就是一个内部玩偶。

1.2.0.4失控

失控这个词,可以是书名;也可以是一种选择,还可以是一种结果。

如果主动选择了通证IDO形式来运作项目,那么失控一开始就是一种选择,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放弃控制。

注意,放弃控制只是起点,并不意味着事儿就做成了,事实上,人类有史以来有什么事是核心群体放弃控制、实现大规模协作完成的?我反正想不出来。

但现在不同的是加入了通证这个强激励的维度,用共同利益来保障人群按照基础规则去推行。这不仅赋予了可能性,而且,这种激励程度几乎可以说是由大锅饭到包产到户的区别。

然而这依然未必是好事。

比如,币乎设计了一套它的规则,给出了它的强激励,走出了漂亮的曲线、一定程度已经可以说是颠覆了既有的各类内容平台的一套完全不同的玩法。

但是,也是在这套机制下,机器人、抄袭、水文、一篇文章故意分多篇来赚key……走向了结果的失控。

1.2.0.5新悖论

这也是以后所有落地的区块链相关项目必然会面临的悖论。

如果彻底放弃控制,一切都按照最初设计的协议去自运行,很快就会被各种人玩坏。

如果想要走一步根据结果调整一步,就不得不用一个中心化的超级管理员管控来实现,然而,一方面,这必然对组织的自进化形成无可挽回的压抑(当你发现,你辛辛苦苦做得努力,明天团队改一个规则就会一切付之东流,而且已经有这样的先例,你还能有这样的动力去深耕吗……);另一方面,众口难调,在一次次调整中,社区很容易逐渐失去信心。

写到这儿,串串对比特币、对中本聪的崇拜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327G1W7DK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