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筹于亮:真正做区块链应用的企业,才能让市场回暖

于亮,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COO,原赛迪传媒华东分公司总经理,历任《中国计算机报》、《计算机世界》、《PC Magazine》总编及IDG市场总监。2017年9月当选北京青年互联网协会副会长。

轻松筹成立于2014年9月,截至3月8日,轻松筹网络平台的注册人数超过2.01亿,总项目数251万个;轻松筹旗下轻松互助健康会员数日前突破了3300万,累计发放互助金超过1.1亿元。2017年7月,轻松筹正式将区块链应用在了公益领域,成为业内首个把区块链技术进行落地应用的平台。

1、结缘区块链,认准区块链

区块资本论:最初是怎么发现轻松筹业务跟区块链有很好的应用结合?

于亮:其实还是跟我们的背景相关,最初创业的时候,我们开发团队就是跟着美国最先进的技术走,14年之前众筹特别火,国内很多机构想做众筹,我们就开发了一套开源众筹平台代码,为别人搭建众筹平台,所以我们对国外先进的东西都比较关注。

真正触动我们一定要用区块链解决问题是在2016年,当时不断有媒体和公众去关注用户捐到平台的钱有没有被挪用?平台到底有没有秘密?当平台有大量资金时,用户就会有这样的担忧。

当时也有一次突发事件,微信支付开年会的时候,出现了DOWN机,我们在高峰期捐赠的并发量非常大,正常情况下,当用户捐赠完以后,马上就会记录到产品列表里面,捐赠项目下面就会显示你捐了多少钱,但当时微信支付DOWN掉之后,钱是收了,但捐赠记录数据回不来,大量用户就跑到轻松筹来问钱去哪了?我们认为用户这种质疑是对的,还有很多用户要求我们把所有捐赠人的列表都打出来,两三个小时几万用户的捐赠记录都是靠人工在一笔一笔核对,虽然很麻烦,但是当时有这种质疑的用户,我们都要去帮他们解决。

我当时觉得这种问题可能还会发生,不管是外界因素还是内部中心化的存储都会有这个问题,唯一能够让用户打消这个担忧的方法就是让用户知道不是我们在操作这个数据记录,而是一个开放的网络,我们每个人都能掌握这个账本信息,所以我们要用分布式账本。2016年初,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已经比较成熟了,我们觉得区块链肯定能做这个事。

区块资本论:轻松筹平台本身已经获得用户的信任感,互联网技术或者中心化的数据记录方式基本上也可以给用户相对不错的体验,为什么还要研究区块链技术呢?

于亮:当初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区块链技术方面也不是非常成熟,可能只是一个向用户展示的记录数据界面,作用也没那么强。但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方向,虽然中心化的用户体验可能更好、效率更高,但是在公益方面还是会存在资金不透明性存在,用户对公益的认知还是会质疑资金的去向,我们觉得只有去推动区块链应用落地才能解决用户的担心。

我们做阳光链的想法就是让更多的资金加入进来,基金会在平台上筹款,然后把筹款公示,让用户能够了解到资金的流转方向,解决公益上的一些不信任感。

区块资本论:蚂蚁金服、腾讯也在使用区块链技术做公益,网络互助平台众托帮也有推出心链,轻松筹与他们有什么不一样吗?

于亮:我们初衷是通过区块链技术来展示资金的使用和流转,因为公众对于基金会、大病医疗救助最多的质疑就是资金的使用和流转。传统模式下,我们以中心化的平台获得了公众的信任,其实是平台做了增信,中心化模式是以平台的信任为背书来运营,用户通过中心化产品的呈现方式,能够看到他的捐赠记录。

但是实际上在从我们做技术做产品角度来说,这个过程中,用户看到是平台给他的数据,而不是真实世界发生的事情,中心化的方式是将数据记录到数据库里,并没有让每个人都真实地知道其他人的情况。我们觉得区块链这种去中心化、智能账本模式肯定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即信任问题。

第二个在资金的使用端,其实用户也很担心,就是我捐了这十块钱,这个交给基金会也好,捐给受助人也好,那他是怎么用的?他是不是把这个钱用到了他承诺的那些地方去了?

原来中心化的操作方式,钱到病人的账户上就结束了,我们只能通过道德的方式去限制它使用;钱到基金会以后也只能是说我们督促基金会去做资金的公示,但没有办法去核实。

我们当时其实和蚂蚁金服的想法是一样的,就是希望我们平台上筹来这部分资金的使用去向,能够通过区块链的方式,对项目的资金使用情况掌握得非常清楚。

区块资本论:中心化数据安全一直是个大问题,最近Facebook数据泄密事件导致股价大跌,安全性该怎么解决?

于亮:其实中心化数据的安全性历来都是一个问题,数据都在你这里,肯定就会被黑客或者机构惦记,他们会用各种方法去拿到这个数据。

但是在传统应用里面,你要做好安全防护工作,不能说百分之百的保证不会被窃取,但起码会在传统领域制定一个非常完善的数据保密机制。企业的安全意识在提高,对用户信息的所有权意识要清晰,用户信息不能当成企业自己的财产。

区块资本论:在轻松筹所做的业务里,互联网或者中心化的运营模式您觉得有什么不足之处吗?如果用区块链来解决,成本又是怎么样的?

于亮:从长远来看,中心化的成本一定是远远高于这个区块链驱动的成本

传统模式保险理赔判断周期至少要15天,我们每天要对大量用户提交的医疗信息进行甄别,让申请人去做各种操作,还要委托公务人员去医院、社区、工作单位进行实地调研,最后还要请公估公司去进行评估,比如上海的申请表,我们一定会委派北方的公估公司,是担心患者和公估公司关系离得近可能会有系统风险,产生直接利益关系,其实保险理赔就判断两点:患者是不是得了在保险理赔范围内的病?他是不是有过逆向选择(类似于隐瞒历史病情)?

目前医院的电子化已经非常好了,只要看病人的数据上链,在医院的病历库去核实,病人是不是有乳腺癌的一些诊断,机构化的数据就能判断出来她是不是有逆向选择,把分析结果给到所有区块链互助合约的用户都知晓,大家只要认同就可以通过区块链打款,那么整个过程都可以实现自动化。速度会大幅提升,理赔周期会缩短。

从我们目前对国内医疗系统评估来说,医院去做这件事情的时间还挺长,医院现在还基本是一个信息孤岛,别说数据上链,他们现在能够打通相互之间的关系都不可能。

很多领域的区块链应用一定是国家去推动的,就数据开放这一块,一定是政策性的力量去推动,例如我们的身份证验证系统、银行征信验证系统、汽车违章查验系统等等。

区块资本论:之前有对于联盟链、私链的一个争议,他们只是具备区块链中的一些特性,但并不是真正的区块链。你们为什么会选择开发联盟链呢?

于亮:我们当时考虑的是,现在要解决的问题,私链的解决方式是最好。目前的情况下,不能走太快,像我们这样不是巨无霸的企业,在推动这个事情的能力是有限的。用最简最快的方式,先让用户有一个大概的感受,然后再慢慢推动。如果做公链,就要把全国的保险公司、医院所有数据都覆盖,这不是一个企业能够做到。

区块资本论:轻松筹在2018年后面会有怎么样的一个布局?

于亮:从我们自身的企业角度上,我们要把阳光链赋能,希望所有的基金会大家共同来做好这个联盟链;在保险领域,区块链应用也会加快推进,我们在18年完全可以把互助业务实现全部上链。

2、“区块链+”是否可行?

区块资本论:您认为区块链与保险行业有哪些契合点?

于亮区块链非常适合保险行业,除了健康险和寿险这种需要医院数据以及人工干预的项目外,保险完全可以马上数字化实现应用。举个例子——航空延误险,购票信息在携程这些公司是数据化的,航班信息这一端也是完全数据化开放的,只需要做一个智能合约,就可以完成自动判断自动理赔。

区块资本论:您觉得数据上链是目前最大的障碍,除了数据真实性之外,在保险行业还会有哪些挑战?

于亮:如果说区块链在数据这块挑战,就是谁有权利去了解这个信息,这是一个问题。用户自己的保单,该用什么样的机制让他的保单信息不被泄露;在他出现问题的时候,谁有资质去查询这个保单。一方面既要保护用户隐私,又要在出现状况的时候能够获取信息解决问题。

区块资本论:您觉得区块链能够像“互联网+”一样,去应用到各个领域吗?

于亮:我本人对区块链的方向绝对认同,但是我觉得在中国包括全世界去实现这个事情,是需要一个挺长时间来做。在数据公开的一些领域,会有比较有的应用先落地;金融、医疗等领域数据保密性比较强,需要政策性地推动。区块链之所以能够在公益先行,其实是因为没有利益相关。

币圈现在那么疯狂,更多还是数字货币的投资推动的,数字货币的投资造富了很多人,现在很多ICO项目理想都是好的,但实际上这些事情根本不是他们这样一个团队能够去完成,区块链的推动是底层改变,要比表面上缓慢得多

去年八九月份的项目,按照白皮书进度,今年这个时间段应该要有落地,但他们根本做不到,即使没有前段时间的监管,投资者也会看到这个项目的不真实,后期他们也会谨慎,更何况政府前两次强监管的信号释放,大家就会冷静。冷静之后,需要市场上真正做区块链应用的企业,才能让市场回暖。

区块资本论:前段时间的区块链概念火爆对你们有造成什么影响吗?

于亮:最大的感受是人员成本上升太快,市场上具备开发能力的人本来就很少,很多项目拿到钱之后就会承诺给开发人员很高的薪资待遇,大部分投入到区块链行业的开发人员都是趁着行业热,能够赚钱进来的,我们那段时间根本招不到人。

区块资本论:区块链领域吸引了大量资金进入,您觉得对行业发展是好事吗?

于亮:大众的关注对于区块链的普及是好事,但对于技术的进步帮助并没有那么明显;反而是市场偏冷的时候,大家会以审视的眼光去看区块链的前景,会冷静下来去关注真正做应用的公司,他们对提高传统的效率、行业发展都有正向促进作用。

传统行业进行互联网改造时带来了很大To B端机会,只有游戏类产品To C 端用户才有感知,区块链后面发展可能To B端机会更大,因为我觉得区块链真正普及,一定是所有行业都需要“区块链+行业”才能实现,如果行业有断点,就没有办法实现串联。

3、区块链应用还得十年

区块资本论:前一段时间炒币以及炒作区块链概念的现象您怎么看?

于亮:我觉得这个其实在什么时候都会有,不只是虚拟数字货币一个行业,只不过区块链本身技术是真实的,否则它跟传销就没有区别。企业嫁接区块链概念,就像VR/AR、AI热是一样的,上市公司、大企业有足够多的资金,那他需要找到一个未来的方向。

区块资本论:您对数字货币监管有什么看法?

于亮:我觉得其实要分为两块,一个是技术,一个是数字货币。区块链属于底层技术的进步,从大方向来说,你必须跟进,必须储备这方面的人才;但数字货币这块,很容易对传统金融体系造成大的冲击,任何一个对传统金融体系造成冲击的事物一定会被各个国家监控,如果不拥抱监管,就意味着你会被取缔,一定要在监管下去做自由市场的运作,才有可能活下来

区块资本论:从长远看,您觉得区块链技术从脱虚向实会是多长的时间周期?

于亮:我觉得至少得要十年,要推进区块链在各个行业的应用,首先政府得有明了的政策,之后在一些传统领域才能真正推得动。之前我看到有人做所谓的食品追溯,单靠一个企业募集的资金去改造供应链肯定不够,他只能改造自己的生态体系。

一个企业要确认区块链技术来改造它,改造的成本谁来出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用户的感知其实没有那么强,就像我们做公益事业,没有用区块链,用户也会认可我们;而使用区块链技术,用户也不会因此而多捐钱,也不会主动去判断有没有用,甚至如果让用户知道改造系统增加了成本的话,反而会考虑我们有没有把这个成本转嫁给捐赠人,这样我们肯定不能去做,所以To B的公司是区块链应用未来的机会。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328G1NSHS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